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83 谁也别去见

作者:阿琐

  “我既然分不清其中真真假假,别把自己卷进去才好。(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岚琪伸手想要抓一把炒过的大麦,可担心这气息留在身上被人察觉,还是罢手了,吩咐环春,“尽量做得不要让王常在发现,别让她知道是我换下她喝的茶。”

  环春颔首道:“奴婢明白,这点事奴婢还做得成,王常在身边人手简单,很好对付。”

  岚琪摇头:“未必都简单,兴许就有人在为什么人做事。你把梁总管找来,我要他查一查,到底是谁弄了这些东西给王常在服用,我心里有了底,才不怕有一天让谁卷进去,或是王常在自己察觉。我不必对她们有什么交代,对皇上有所交代就好。”

  主仆俩定了主意,环春便去想法儿打点王常在的饮茶,算起来从王常在说她当初开始喝麦茶到如今,几乎一整年的光景,若一直是喝决明子代茶饮,身体阴寒的确不易受孕,怪不得她常伴圣驾左右,却始终没有好消息。但到底是她和袁答应之间生了嫌隙,还是别人从中插一手,还要等梁公公细细探究后才能明白。

  隔天端嫔与纯禧公主先行回宫,而岚琪她们也要预备等圣驾谒陵归来后,一同启程返回皇宫,她的腰上已养得差不多,何况这一次是看着长大的纯禧出嫁,她必然要参与才好。

  这日圣驾要傍晚才进园子,岚琪和荣妃诸人在凝春堂陪太后摸牌等待,岚琪不能久坐,摸了两把就推给布贵人,自己直着腰在一旁站着看,正说玩笑话,太后的宫女从外头来,笑盈盈道:“奴婢听说清溪书屋有动静,以为万岁爷和太子回来了,结果去探问,才知道是说朝鲜国的罚金送来了。”

  太后眯着眼问:“好端端的,他们送什么罚金?”

  岚琪心里明白,可她不大在人前表露对朝政的洞悉,倒是荣妃没这些顾忌,笑着告诉太后说:“旧年朝鲜国王废了王妃,今年向皇上请旨册封新妃,结果奏折里提及‘后宫’二字,被皇上认为大不敬,藩属小国何来后宫,算上旧年的奏折中未规避我们太子名讳这一罪过,一并狠狠罚了他们笔银子,大抵是这会儿赶着送来了。”

  太后唏嘘:“他们废妃等同咱们废后吧?”

  诸人脸上微微异样,都知道太后是继后,她的姑姑博尔济吉特氏才是先帝原配,可惜夫妻不和睦,早早被废了,才把她这个降了一辈的侄女硬塞来继续当皇后。

  但太后却不是为此感慨,而是道:“皇上才失了孝懿皇后,心中悲痛,这朝鲜国王却要闹着废妃,你们家主子是重情重义的人,遇上这么无情无义的事,他怎能高兴,偏偏又是人家家事,他也不好干涉,找个由头警示训诫罢了。”

  荣妃附和道:“的确如此,听说新妃张氏妖颜媚主,那国王也真是昏了头了。”

  岚琪在旁淡淡笑:“一家不知一家事,咱们看个热闹就是了。”

  说话间,外头通报宜妃求见,因了五阿哥,太后和宜妃总有些隔阂,但面上和气不会少,此刻跟前人又多,不多她一人,便让请进来。却不知宜妃大摇大摆进门,竟是满面喜气,在太后跟前周正行了礼,高高兴兴地说:“臣妾来给太后娘娘道喜呢。”

  太后且笑:“喜事就在眼门前,纯禧要出嫁了不是?”

  宜妃道:“公主出嫁的事儿臣妾若此刻才来道喜,真该打了。”罢了得意地看了眼岚琪,而后说,“是章答应有喜了,方才在臣妾那儿说话,突然就不舒服,瞧着像是害喜,臣妾让太医把脉一瞧,果然是了。章答应也是,都生了阿哥公主的人,自己还不留心。”

  众人脸上都一愣,但算算日子,三四月里皇帝的确时常翻章佳氏的牌子,不论她境遇如何,皇帝对她一向青睐有加,就连岚琪自己都不明白,玄烨是真的喜欢章佳氏,还是为了她而去多多眷顾,但皇帝不说杏儿也从不在任何人面前显摆,她是真的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什么感情。而撇开一切都不谈,若论真心,此刻突然听说杏儿又有了身孕,她心里并不见得真高兴。

  但皇家添子嗣,是再欢喜不过的事,纵然皇帝儿女成群,也不会有人嫌孩子少,只有子嗣多,才能从皇宫延伸出去繁茂的枝叶,皇室才会在生生不息的传承中日益强大,泱泱国土数万万百姓,皇室若枝叶凋零,如何执掌天下。

  宜妃眼珠子溜溜转着,一句句好听的话哄着太后高兴,果然还有下文,她试探着说:“这一胎若安稳,章答应便要为皇上生下三个孩子,确确实实的功劳,臣妾觉得再把她放在答应的位置上,未免叫一些毫无建树的贵人常在看不起,对皇子公主将来也不大好,臣妾想替章答应求个恩,趁大公主出嫁天大的喜事,赏赐章答应一个常在的位份,您看好不好?”

  太后却不动声色地把事情推诿掉:“真有心抬举,给她贵人的位置才好,可惜越级册封不合乎规矩,先给常在的位置,下回又不知几时才有机会晋升,一撂撂下几年,和眼下又有什么区别,这件事等我和皇上商议再说。”

  宜妃听太后讲还是要和皇帝商议,不免讪讪,太后则招呼荣妃几人继续摸牌,她见岚琪在一旁站着,便凑过来说:“德妃姐姐,正是个好机会,我带她去瑞景轩给您请安,您道声喜说说话呗,您可考虑了好一阵子了,好歹别辜负我的心意,都是伺候皇上的姐妹,和和气气才好呀。”

  这些日子以来,对于和杏儿“和好”的事,岚琪始终没有给宜妃正面的回应,但对她的友好则来者不拒,毕竟是四妃之一,她们之间关系太尴尬,会让皇帝难做,男孩子们也都长大了,若察觉到母亲之间有隔阂,不利于兄弟和睦,更加会让皇帝难做,岚琪也是顾全大局,才与她客气些。

  而不知宜妃到底怎么想的,如今她一口一声德妃姐姐叫得顺溜,隔三差五来瑞景轩喝杯茶,好像真的与她亲热起来,旁人看着必然如此,连荣妃都私底下来问过,提醒岚琪宜妃是有奶便是娘的主儿。

  果然宜妃折腾这一切,就是为了一己私利,本来人为了自己谋求什么并没有错,可她一副人人就应该为她如何如何的心态,对于旁人的帮助和好意从不怀感恩之心,甚至践踏凌辱随意抛弃,她以为这是不要妨碍自己前途的不二法门,却不知朕一次次地失去人心,终有一天,她茫然看左右,会发现自己已落得孤独无依。

  “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荣妃见不惯宜妃对着岚琪套近乎,悠悠开口,岚琪会心一笑,大方地说,“宜妃在与我商量,一道给章答应赏赐些什么。”说着坐到太后身旁去笑,“宜妃的算盘打得真溜,大家凑份子,她不是能少掏腰包了,臣妾以为宫里没有人比臣妾更吝啬,原来这里还有一位。”

  众人嬉笑,宜妃尴尬也不是不尴尬也不是,正暗暗气愤德妃再次回避她的话,却听德妃大大方方地说:“皇上傍晚回来,知道好消息必然去看她,咱们就别掺和了,明天我在瑞景轩摆两桌茶果,姐妹们过来聚一聚,大抵这一次回禁城后,不一定立时就回来了。宜妃你带着章答应来,不然她一个人不好意思出门。”

  见岚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邀请章答应,宜妃脸上顿时开了花,难以掩饰心中的高兴,连声应下后,着急就要走,大概是去找章答应商量。而她一走,四下无外人,太后有意无意地对岚琪说:“别太好心了,没心没肺的人,不值得往来。”

  众人都静默不语,岚琪也只是含笑点了点头。

  黄昏时分圣驾归来,皇帝与太子和侧福晋来给太后请安后,太子与侧福晋回无逸斋,皇帝则径直往瑞景轩。在瑞景轩洗尘换衣裳,等岚琪张罗了晚上进屋子,却见十三十四缠着皇阿玛嬉闹,父子三人在炕上滚作一团,她不禁嗔怪:“皇上可要把他们惯坏了,下回在外人面前见了阿玛,也这样没规矩。”

  玄烨却凑在儿子们耳边不知低语什么,俩小家伙大笑,都捂着脸偷偷看额娘,岚琪知道玄烨没好话,虎了脸上来把俩儿子拎到地下,推在门前唤乳母来领走,回身时玄烨已正坐着,脸上暖暖地笑:“难道见不得朕乐一乐,你生什么气?”

  “晚膳预备好了,臣妾可催好几回了。”身后有宫女端来水盆,她亲手接过递给玄烨洗手,玄烨说,“时辰还早,你着急什么?”

  岚琪却道:“早些用了膳,您好去瞧瞧章答应,皇上不知道她有喜了吗?”

  玄烨点头:“知道,怎么了?”两人都愣了愣,玄烨道,“这有什么新奇的。”

  岚琪心里怪怪的,说不上来哪儿膈应着,一时不再多嘴,等与玄烨坐下用膳,闷闷地伺候布菜,半天玄烨也看不下去,问她:“难道朕去看别人,你才高兴?”

  她立时摇头:“不是,顶好你谁也别去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