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79 父子,母子

作者:阿琐

  胤禛无力地趴下去,不知为何,被妹妹这一闹,他心里反而松快了,外头温宪叽叽喳喳的声响吵闹不止,但很快荣宪公主就折回来把小妹妹拎走,嗔怪着:“越发胡闹了,哥哥们念书呢。【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温宪大大咧咧地嚷嚷着:“四哥屁股疼,不好念书啦。”

  屋子里伺候的小太监们都捂嘴笑,四阿哥没好气地说:“都下去,叫我一个人静静。”

  这天到夜里,凝春堂传来的话,太子烧退,到底是精细养着的孩子,底子不赖,太后算是舒口气,晚上荣妃过去请安时,太后与她道:“下一回再往园子里来住,你和岚琪劝着皇上些,别弄那么多人来了,孩子们还是拘束在宫里才能好好念书。”

  皇帝隔日才亲自来凝春堂看太子,父子俩关在门里说了许久的话,太后冷眼瞧着,玄烨出门时脸上不喜不怒,看不出什么不寻常,可如此才更叫人好奇,不知他们父子俩怎么样。等她再去看看太子如何,孩子照旧从前那温和客气的模样,祖孙俩三两句话说不在一起,太后也就不愿费心去亲近了。

  但这天下午,从清溪书屋颁下圣旨,即日起四阿哥随太子伴读,自然住不在一处,只是每日一道上课堂或学书画练骑射,历来皇子伴读大多为宗室大臣的子弟,兄弟之间顶多算个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伴读,现在四阿哥成了太子的伴读,仿佛无形中降了一级似的,但皇帝又不言明其中的区别,并不要四阿哥为太子做什么,只是在一起念书而已。

  众阿哥们对此也无法理解,三阿哥就闷闷的,来荣妃跟前请安时便说:“我和老四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分了,额娘几时问问皇阿玛缘故?”

  荣妃心里苦笑,哪儿轮得到她去问皇帝为什么,只有劝儿子:“太子四月里纳侧福晋后,就该轮到你和四阿哥了,早晚要各自成家分开的,这有什么可稀奇的?大概是你皇阿玛觉得太子独来独往太寂寞了,兄弟们又不敢多亲近,才把四阿哥送去作伴,他们俩不是挺玩得来的?”

  三哥不服道:“难不成额娘也相信,那晚他们是去钓鱼?”

  荣妃只道:“你晓得他们做什么,又能有什么意思?”

  且说那晚的事,从园子里传到宫里,都是说太子和四阿哥贪玩半夜去钓鱼,胤禛随口应急的一句话,传着传着竟成真了,加之皇帝突然让四阿哥陪太子念书,外头的人都觉得,是因为太子在兄弟之中与四阿哥合得来,于是这钓鱼的事听着也像是真的,虽然太子不小了,可十五六岁也是贪玩的时候。

  话传到宫里,惠妃惊讶之余,更多的心思还是在另一件事上,燕竹已失踪两天,她派人去问明珠,明珠表示不曾召唤过燕竹,如此一来,燕竹真是凭空消失了似的,而惠妃听说梁公公曾秘密回宫一趟,心里就十足的不安。

  这天夜里,连着两天没睡踏实的惠妃好容易因为疲倦入眠,竟被尖叫声从梦中惊醒,外头乱糟糟地不知多少人在奔跑,等宫女们点了蜡烛进来,一人跪在榻下说:“娘娘不好了,燕竹姑姑死了。”

  “死了?”这一瞬惠妃醒得透透的了,胡乱裹上棉衣大氅扶着宫女就匆匆出来,外头清冷的空气更叫她浑身一紧,隐隐看到门前躺着一个人,身旁宫女拉着说,“娘娘就在这儿看吧,不能再靠近了,燕竹姑姑浑身都是伤,吓死人了。”

  “浑身是伤?”惠妃惊愕不已,脑海里翻转可能发生的一切事,她好像明白梁公公为什么秘密回宫。

  有胆子大的小太监跑过来禀告主子说:“刚才有人敲门,奴才还以为什么事儿,一开门不见人影,就地上扔了个大麻袋,一打开看到是燕竹姑姑,奴才吓得魂都没了。再仔细看,人早就被勒死的,身上还有像是鞭子抽的伤痕,衣裳都烂了,可那些伤口没烂,瞧着像是冻过的。”

  惠妃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弯腰就把睡前吃的药全吐了,众人七手八脚把她抬回去,她缓过神后吩咐:“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报到敬事房去,说燕竹急病暴毙。”

  底下宫女太监也都没主意,主子怎么说就怎么做,连夜将燕竹的尸体处理掉。昔日在长春宫里作威作福的大宫女,就这么莫名其妙死了,长春宫里许多人原是宝云的,这下都出了口恶气似的,而那些曾跟着燕竹欺负人的,则担心会不会是宝云将来再回来做掌事宫女,那他们之前落井下石那些事,可足够算账。

  为此宫女太监都无心办差,惠妃又因被惊吓病倒没精力管束,一时闹得人心惶惶,长春宫里很不安分。许多留在宫里的宫嫔们,也不晓得长春宫怎么一夜之间,突然变得死气沉沉。

  大阿哥听闻母亲病倒,进宫探望,问起缘故时,惠妃担心儿子和皇帝好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被破坏,硬是不说燕竹的死因,更派人叮嘱明珠,不要轻易挑唆他们父子关系,虽然将来若走到争大位的那一步早晚父子反目,可也绝不是现在。

  但大阿哥不是小孩子了,他也会想法儿打听宫里宫外的事,知道燕竹死得莫名其妙,心里有了谱,回家与妻子说时,福晋便提醒他:“叫我看,你是给皇上办差的,你就该听皇上的,长春宫里的事是后宫的事,你都离宫了,就不该再插手,额娘在宫里二十几年了,她自己能想明白。你若非要跟着后宫搅和,能有咱们什么好?”

  大阿哥知道妻子于公于私都不会向着他母亲,但这番话的确有道理,眼下他一门心思要上战场,去看看外头更广阔的世界,就绝不能跟着母亲瞎搅和宫里的事,便听了妻子的话,在皇帝面前只字不提,依旧安安分分地办差。

  而长春宫里死了个大宫女的事,三四天后也传进园子里,宝云跟着八阿哥来畅春园,随他与五阿哥七阿哥一道住在观德轩,没有了长春宫的压抑,宝云这些日子每天脸上都笑呵呵的,可今天做着针线活,底下畅春园的小宫女听说长春宫的大宫女死了,都来问宝云怎么回事,宝云还不敢信,再找人打听后,才知道是真的。

  傍晚阿哥们散了课,兄弟们一道去凝春堂给太后请安,吃了点心才回来,八阿哥一进门就跑来找宝云,拉着她轻声说:“我在皇祖母那儿听到,燕竹死了。”

  宝云给他换衣裳,点头道:“奴婢也是今天才听说的,说是急病死的,怪吓人的。不过死了就死了,八阿哥别多想。”

  胤禩却认真地说:“我想跟皇祖母说,让你再做长春宫的掌事宫女,皇祖母若答应,就成了。不然死了个燕竹,再来个别的什么人,一样还要欺负你。”

  宝云心里暖暖的,可她更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好生劝说:“奴婢跟着八阿哥,不会被人欺负,您放心就是了。可掌事宫女做不得,那样子您和惠妃娘娘就尴尬了,您还是听奴婢的话,好好和娘娘做母子。”

  此时却听九阿哥在门前嚷嚷,随即就见人跑进来,小家伙满面不服气,见了八阿哥就说:“八哥跟我去我额娘那儿用晚膳吧,额娘请哥哥们一道去,五哥竟然不肯去,他太过分了。”

  宝云给八阿哥递了眼色,胤禩会意,应道:“我换了衣裳就来,五哥刚才在凝春堂吃多了点心,大概噎着了,你别怪他。”

  九阿哥却喋喋不休,说他五哥一点都不孝,他是小孩子自然想不到大人之间关系的尴尬,可宝云不得不私下叮嘱八阿哥:“宫里人都不管五阿哥,宜妃娘娘也不敢说,就是因为顾念太后的感受,您听九阿哥念叨几句就是了,别多插嘴。”

  八阿哥慧心善悟,最懂这些人情冷暖,在他看来,五阿哥对宜妃的无情,和自己亲娘对自己的无情是一样的,拗不过来的事,谁也无法改变。

  这一晚阿哥们都在宜妃屋子里用膳,本是因盛京郭络罗家给娘娘送来时鲜,不多不少拿来送人分不均,自己留着吃又太多,便在桃红的建议下请孩子们来聚聚,阿哥公主都请了,只有五阿哥没到,宜妃脸上自然不好看。但意外的是皇帝半当中来了,笑悠悠说他也嘴馋来尝个鲜,这叫宜妃喜出望外,一并连儿子“忤逆”的事也不计较。

  这边热热闹闹,园子各处便显得更加安静,岚琪夜里吃了药在屋子里扶着环春的手慢慢走着,自从玄烨把她抱起来后,她每天都会起身走一走,但大多时候还是遵医嘱躺着静养,这会儿走了两圈就累了,坐下喘息道:“这样躺下去,元气都耗光了,等再过几天,每天至少起来走三四回才好。”

  说话时,门外宫女来禀告,说宜妃娘娘那儿散了,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因为睡着了被宜妃留在她那儿,环春不乐意说:“吃个饭而已,怎么就留下了?”

  外头应道:“是万岁爷的意思,皇上今晚也在宜妃娘娘那儿。”

  岚琪不至于那么小气,刚想让环春算了,却听外头有人说:“四阿哥,这么晚您怎么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