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77 孩子们没骗他

作者:阿琐

  “额娘。(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十三阿哥被吓着了,软软地喊着岚琪,她才回过神,拍拍伏在身边的孩子,哄了他几声,便唤来乳母将十三阿哥抱走。

  环春已从地上站起来,虚弱无力地撑着一旁的椅子站着,岚琪没好气地说:“你从前打香月玉葵她们,手里可有劲了,今天就这几下子累成这样了?我看你都没用力气打。”

  “主子若真不心疼,怎么还掉眼泪呢?”环春低着脑袋,含泪说,“奴婢手都软了,四阿哥那么好的孩子,又不是什么天大的错,怎么就要打呢?”

  “你们这样子,十三十四早晚也要惯坏了。”岚琪说着硬气的话,神情却不见强势,反而央求环春把她放平,这样靠着一会儿,腰里头就吃不消了。

  环春上前来伺候,岚琪看到她手掌虎口通红,微微还磨掉一层皮,脱口而出说:“磨得这么厉害,你下死手打他了?”

  “您总算心疼啦?”环春反是破涕而笑,把主子小心翼翼放平后,摸了摸自己的手说,“奴婢也不记得了,起先舍不得用劲,您骂了几句才稍稍用了力道,可是看到四阿哥发抖,实在下不了狠心,可都打十几下了,后面再怎么轻也没用。”

  “他活该。”话虽如此,但做娘的眼底满是心疼。

  环春则不解:“娘娘为什么非要打四阿哥?这事儿说出去,真没什么大错。”

  她长长一叹道:“钓鱼这样的理由,谁都不会信,我打他是打他撒谎,可都这样打了他还不肯说,我就知道不能再问。再者,我千叮万嘱不许他和太子牵扯上关系,他却闹出这样的事,我也不是真不让他和太子有往来,他们毕竟是亲兄弟,可别的人不会这么想,我打他是做给别人看的,免得人家背后泼他脏水”

  岚琪又伸出手拉了环春道:“胤禛不会记恨你,回头我就好好和他说,今天若非我不能起来,我一定会自己打他,幸亏是你,我还少些愧疚了。打在儿身痛在娘心,我哪儿舍得呀。”

  环春喘息着说:“奴婢的手还在抖呢,从前打香月时怎么就觉得解恨,刚才打四阿哥,魂都没了。”

  正好香月和玉葵端了药进来,香月笑嘻嘻跟岚琪说:“姐姐她从前打我,都是往死里打的。”

  玉葵则推开她说:“主子,太子发烧了,烧得很厉害,皇上让养在凝春堂请太后照顾,咱们四阿哥也不能疏忽,指不定还没发出来。您可别再罚了,好歹等身体好了才行。”

  岚琪担心太子,又叹她们:“小阿哥们长大后,可不许你们这样,往后我照样要管教他们的。”

  几人都答应,侍奉洗漱吃药,环春也因哭得脸花而去收拾,在门外听几个小太监说:“梁公公不知哪儿去,今天跟着万岁爷的是他徒弟,会不会为了太子的事,梁公公让皇上给裁了?”

  环春也有些好奇,索性派一个人去打听,果然园子里找不见梁公公,她回头和主子一说,岚琪道:“是不是回宫去了?”

  而此刻禁城长春宫里,宫女太监也在招人,一清早燕竹说去趟敬事房就没见回来,主子跟前的事也都是旁人张罗的,惠妃近来用惯了燕竹,自然在乎她去了什么地方,底下的人都问不出个所以然,只有派人去找了。

  可是宫里找了一上午,敬事房没人见她去过,甚至宫里连见过她的人都没有,惠妃渐渐有些不安,心想着是不是被明珠找去了,她怎会想到,昨晚梁总管连夜回宫,一早派人守在长春宫外,叮嘱了不管什么时辰不管有没有人在边上,见到燕竹就抓,那么巧的是,她一清早自己不知跑出来干什么,几乎是上赶着叫人抓的。

  慎刑司里有密室,是宫里没多少人知道的“阴曹地府”,梁公公当年被师傅领来这里告诉他宫里头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吓得腿软几乎爬着出门,可一年年过来,他也学得心狠手辣,这会子坐在一旁喝着茶,悠哉悠哉。

  燕竹被捆绑在架子上,身上已挨了好几鞭子,昏过去两次被冷水浇醒,现在已奄奄一息,一旁火炉上横七竖八几把铁烙烧得猩红,好像随时会被拿来炙烤她的皮肉,最后一点点坚持就快崩溃瓦解。

  但见梁公公端着茶壶走过来,啧啧道:“燕竹啊,我们年纪也差不多,你可比我强,周周全全的人,将来什么事不能做,就是现下放出去了,嫁人生子都不难,我可给你一条光明大道走,但你若不肯走,我也没法子。”

  燕竹粗粗地喘息着,人在绝境中会本能地想要自救,刚被抓来挨了几鞭子,她心想自己咬定什么都不知道人家就会放过她,但显然那不成,她被认定了知道些什么,而现在等待她的是更恶毒的刑罚。

  边上一个面目猥琐的太监用厚厚的布包了一把铁烙拿起来往水桶里放,滋滋声里蒸腾起迷人眼睛的烟雾,燕竹惊恐地尖叫,一众人狰狞地大笑,一个太监上来扇了她一巴掌说:“梁总管问你的话,你可想清楚了?再不回答,就把你下面的肉烧烂了,咱们没了根的,也见不得你好。”

  说着在她下身重重捏了一把,燕竹吓得两眼翻白,可很快被捏着下巴问:“说不说?”

  燕竹凄惨地哭着:“我说……梁总管,放我一条活路……”

  一个时辰后,梁公公才走出那“阴曹地府”,外头的世界没有血腥没有哭喊嚎叫,他也卸下了阴狠毒辣的面具,长长舒口气,事情算是弄清楚了,终于能给皇帝一个交代。身后跟出来一个太监,殷勤地将梁总管的帽子递过来,小声道:“大总管辛苦了,这就要回畅春园去办差?不然小得还预备好酒好菜孝敬您,您风尘仆仆跑一趟,好茶也没顾上喝一口。”

  梁公公有些恶心作呕,果然是长年混在慎刑司的人,对喊打喊杀的事麻木不仁,至少她看着燕竹咽气后,十天半个月不想碰荤腥了。

  慎刑司的太监又问:“大总管,那宫女的尸体怎么办?”

  梁公公将脑袋上的帽子扶端正了,理一理衣袍袖子,慢条斯理说:“拿冰先冻着,等我从畅春园给你们传话,是丢去乱葬岗还是另找个去处,等我的话。”

  撂下这句,梁公公就匆匆离去,赶着天黑前回畅春园,皇帝必然等着急,若是处理一个宫女他都要耗费几天功夫,那这口饭也甭继续吃了。

  等他回了畅春园,顾不得打听太子发烧和四阿哥挨打的事,径直奔来清溪书屋,那么不巧明珠大人在书房里回话,他略心虚,在一旁躲了,等明珠离去才到皇帝跟前,玄烨果然问:“和明珠撞上了?”

  梁公公说他避开了,不敢废话赶紧道:“万岁爷,奴才从燕竹的嘴里撬出来,这次园子里有狼的事儿,的确是明珠大人干的,惠妃娘娘倒是不知道这件事,只是明珠大人让惠妃娘娘曾叮嘱大阿哥,别在您跟前出风头,想着两件事是合得起来的,他们就怕大阿哥会出手救人吧。奴才问燕竹,那狼明明是太子叔姥爷家养的,怎么能让明珠大人找人带进园子,燕竹说她不知道,奴才严刑逼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可他说明珠大人往宫里带话了,确实告诉惠妃娘娘,这次的事是大人的主意,让惠妃娘娘一定好好叮嘱大阿哥,再不能强出头,别把命搭上了。还有一件事……”

  梁公公顿了顿,见皇帝不耐烦,赶紧道:“燕竹说,明珠大人和惠妃娘娘在想法子,想要让大阿哥早些上战场建功立业。”

  玄烨:“多此一举,朕原就有这样的打算。”不知为何,确定了是明珠一派干的,玄烨突然松了口气,意外的没有愤怒,好像本来就这样想似的,更重要的是大阿哥没有骗他,那孩子是真不知道有这回事,而太子……想到太子,不由得就揪心。

  但他不会凭燕竹几句话就认定这件事与索额图没关系,两只老狐狸较劲,知己知彼,正如他可以在任何角落安插眼线,索额图和明珠彼此,也会这样做,那养狼的人到底是谁的人,如今已不得而知,但索额图怎会洞察不到这样的事,未必不是他故意顺水推舟将错就错,反正对他们来说是障碍,不论大小扫清了就好。

  让玄烨安心的是,这一次孩子们都无辜,谁也没有骗他。

  这样一想,昨晚太子和四阿哥的事又悬上心头,已有人来禀告,说太子的烧退了病情安稳,反倒是四阿哥被打得不轻,估计三两天下不了床,暂时养在瑞景轩里。

  玄烨此刻吩咐梁公公:“派人传话去瑞景轩,把四阿哥送回桃源书屋。”

  胤禛身上的伤,都在屁股上,消肿前是不能坐着念书了,可父亲却派人传话来,让他立刻回桃源书屋,只给一天的假,明天趴一天,后天就要恢复课业。四阿哥那会儿不知怎么,竟特别没出息地想去见额娘,觉得比起跟额娘求个饶,比回去被兄弟们“嘘寒问暖”要来得容易得多,一想到回湖边要被兄弟们问长问短,还要围观他趴着的模样,悔得肠子都青了。

  四阿哥被抬走不久,外头就传圣驾将至,环春几个赶紧进来收拾准备接驾,岚琪也是好几天没见到玄烨了,让她们给梳好头脸上抹了薄薄一层脂粉,不愿他看见自己的狼狈。

  而玄烨一进门,见岚琪还躺着,却是说:“你是不是怕疼才不敢动,其实早好了呢?你一直不动,可就真动不了了。”

  岚琪眨眼看着他,暗暗觉得玄烨好像心情不坏,脸上就浮起笑意,安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