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71 他在扇我的脸

作者:阿琐

  德妃遇袭的事很快被传出去,那天有那么多福晋夫人看着,她们最藏不住,妯娌姑嫂间一说,一家一家传开,不多久就成了朝廷上下皆知的事,宫内更是隔天就传进消息,听说大阿哥徒手将德妃从狼嘴里救下,惠妃整个儿就傻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儿子是下午才进宫来给她请安的,脖子里吊着胳膊大大咧咧就进来,她按着儿子坐下扒开衣裳看伤口,竟是泪如雨下说:“小畜生,你做什么去救她,你若死了,额娘怎么办?”

  大阿哥笑着说:“那头狼不大,我当时也没多想,扑上去就抓了,幸好老三随身带了刀,不然还真有点悬。”

  惠妃恨得扬手要扇他的脸,到底没舍得,反而搂着儿子说:“傻子,你再不要做这样的事了,额娘不是才叮嘱你,千万不要在你阿玛面前表现得好吗,这段日子你要低调才好,你傻不傻,差点连命都搭上了。”

  胤禔不以为意,举目看到桌上满满当当的金银珠宝,笑着问母亲:“是皇阿玛赏赐的?”

  惠妃恹恹道:“谁稀罕。”

  大阿哥却欢喜地站起来,在里头挑了一条手串一对镯子,笑嘻嘻对额娘说:“我带回去了,前些日子才问我要一对新镯子戴。”

  惠妃怒道:“她就不心疼你受了伤?”

  “骂得我跟她孙子似的,哭了大半夜呢,比额娘狠多了。”大阿哥玩笑似的当真不在乎,不过把镯子在怀里收了,坐定了就轻声问,“额娘是不是觉得,我不该救德妃娘娘?”

  惠妃面色一凛,干咳道:“你说什么呢?”

  大阿哥苦笑:“昨晚您儿媳妇就说我傻,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记恨我,本来让德妃被狼咬死了,很多人都能拍手叫好,可我却救了她。”

  “她懂得可真不少,我小看她了。”惠妃,睨了一眼儿子说,“不管怎么样,人是你救下的,你皇阿玛会记着这份情,对你也不是坏事。”

  “当时我可没想这么多,情急之下就冲上去了。”大阿哥气宇轩昂地说着,“回过头皇阿玛来看我,拍着我的肩膀说我长大了,真真是可以为他担当了,我才觉得这件事做得真值,皇阿玛还没那么夸过我呢。”

  惠妃也不知该高兴还是悲哀,不屑地说:“若你是救了个宫女,他眼皮子都不会抬一下,指不定还骂你自不量力,可你救的是他心尖上的人,他能不感激你吗?”

  “所以才值得啊。”大阿哥洋洋得意,抓了桌上的糕点大口地吃,心情甚好地说,“皇阿玛说我英勇果敢,将来是沙场将才,您看,这次若对阵准噶尔,一定少不了我,额娘,我就要建功立业去了。比起太子那个文弱书生,我在马背上给皇阿玛稳固江山,他才能明白我比老二优秀。”

  “别轻狂了,你皇阿玛看人看心,天底下没几个人在他眼里是简单的。”惠妃叹一声,给儿子倒茶让他送下干巴巴的糕点,又叮嘱,“你听额娘的话,收起你的傲气和光芒,你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呢,就处处和太子争个短长,你皇阿玛只会恨你啊。”

  大阿哥笑道:“我怎么觉得皇阿玛更喜欢我,他每次见了我,训几句免不了,但也会说些有趣的话,咱们爷儿俩有话说呢。但是他对着老二,话可不多,两个人一点不像父子。”

  惠妃听着皱眉头,轻声问:“总是这样吗?”

  “差不多吧,反正老二一见皇阿玛,就成了闷葫芦,不过他平时话也不多,和兄弟们都合不来的。”大阿哥又塞了满嘴的糕点,鼓鼓囊囊说,“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是储君,看不起我们啊?”

  惠妃叹气,语重心长对儿子道:“别管太子如何,做好你自己的本分,听额娘的劝,再不要出头了。”

  大阿哥敷衍着答应,实则还沉浸在昨天的壮举中,长这么大第一次得到父亲如此高的褒奖,到现在还无法冷静,虽然母亲妻子都说他太鲁莽,他听得不耐烦了大不了不理会,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满心想着要去建功立业一展抱负。

  儿子离宫,惠妃陆续接待了几位没去园子里的宫嫔,大家都来问大阿哥好不好,也算和惠妃套个近乎。虽然因明珠府失势长春宫大不如前,但大阿哥近来越发耀眼夺目,诸皇子中皇帝眼下似乎最喜欢长子,旧年孝懿皇后丧事就多委任他,这次又救下德妃,就皇帝对德妃的在乎,大阿哥不啻是救了皇帝他自己了,这个好可值得惦记一辈子了。如此一来,都不敢再怠慢长春宫,而惠妃一向不与人交恶,照旧八面玲珑笑脸相迎。

  等客人散去,终于落得清净,关了长春宫的大门,燕竹一路跑进来,捧着心门口说:“奴婢都要吓死了,大阿哥没事真是太好了,娘娘您说这事儿,万岁爷能查到大人头上去吗?”

  惠妃沉重地呼吸着,摇头道:“这狼是索额图的人养的,你放心,皇帝一旦查到太子,就不会继续往下查了,他怕挖得太深,就没法儿和太子继续做父子了。”

  燕竹唏嘘道:“幸好大阿哥没事,怪不得大人千叮万嘱要大阿哥别在万岁爷面前逞能,竟然是这样凶险的事。”

  惠妃长长一叹:“我一直想他到底打得什么算盘,没想到走了这一步。明珠定是认为,若能挑唆德妃与太子一派反目,皇上左右为难,任何一方受损对咱们都有利。四阿哥聪明伶俐将来必然是人才,长大了也是个绊脚石,更要紧的是四阿哥还有德妃这个亲额娘依靠,别看乌雅氏背后没有家族支撑,凭她这张脸,就足够在皇帝面前为儿子周全了。”

  “娘娘可要好好和大阿哥说说,您看这次悬得。”燕竹惊魂不定,絮絮叨叨地说,“奴婢怎么觉得大阿哥很兴奋呢,一点儿不害怕。”

  惠妃心中忧虑重重,燕竹这话一点不假,她的儿子她知道,本性耿直善良,只是被自己和明珠一步步利诱到了争夺储位的道路上,他冷静下来听旁人说,也明白不该救德妃,可当时当刻他就不会那么想。

  “他这样,好像在扇我的脸。”惠妃心中大痛,不知纠结在何处,紧紧捂着胸口说,“那个女人,上辈子积了多少德?”

  畅春园里,太后欲亲自来看望岚琪,被岚琪派环春再三阻拦才作罢,其他妃嫔更不敢怠慢,三五成群地来,连宜妃都像模像样来慰问了一下,但是关于园子里有狼出没的事传得神乎其神,女人们都惶惶不安,来应个景后都躲回自己的院落,生怕不知何处还潜伏着野兽,随时会蹿出来伤人。

  布贵人和端嫔为岚琪操持瑞景轩里的事,领着胤祥胤禵几个小娃娃,荣妃陪在岚琪身边,正绞了帕子给她擦手臂,岚琪憨憨笑着:“竟让姐姐伺候我了,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荣妃啧啧道:“你好好的,我天天来伺候你也成,我昨天腿都软了,想来看看你都迈不动步子。你说这事儿闹得,她们现在都不敢出门了,平时还巴望着在园子里假装和皇上偶遇,现在就怕撞上狼。”

  岚琪笑出声,牵动了腰肢不禁吃痛哎哟了一声,被荣妃嗔怪老实点,她则说:“这偶遇的伎俩,早些年就有人玩过,姐姐记不记得为皇上生过公主,但夭折了的那个张答应,大暑天的在路边等皇上,结果中暑晕过去了,没人可怜她,都上赶着笑她。”

  荣妃给她放下袖子,盖好被子说:“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还记得呢?那个张答应如今也没了,倒是另一个章答应,今天我看她在瑞景轩门外徘徊,结果被宜妃带走了。哎……”

  “是吗?”岚琪淡淡一笑,心里想,还真想见见杏儿。

  荣妃则笑起来,略有些高兴地说:“朝鲜国进贡的短刀,皇上不是特地赐了一把给胤祉吗?他稀罕得天天带在身边,睡觉也搂着的,我总说他那么大的孩子还跟个小娃娃似的得了宝贝不肯撒手,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处,大阿哥是除械进园子的,那时候除了胤祉腰里有一把刀,谁手边都没个家伙。”

  “胤禛有没有去谢谢他三哥?”岚琪笑着说,“让胤禛替我好好谢谢胤祉,姐姐也告诉胤祉,等我好了,他要什么我都给他寻来。”

  荣妃笑道:“小哥儿俩都在桃源书屋住着,一定谢过了,皇上都派人来叫我奖赏儿子,我心想也没他什么事儿啊,都是大阿哥的功劳。”说着顿了顿,轻声道,“倒是往后见了惠妃……”

  “该谢谢她的。”岚琪淡淡一笑,看着荣妃,意味深长地说,“大阿哥伤得那么重,也是生死一线,你说她该怎么想?荣姐姐,若是我死了,宫里头的光景,就大不一样了吧。你会找谁来帮你一道协理后宫,不管这事儿谁弄出来的,我想没几个人真为我大难不死叫好,对她来说也一样,最膈应的还是她的儿子救了我,你说我将来见了面道声谢谢,是不是应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