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69 十五年了

作者:阿琐

  白森森的獠牙、血腥的热气,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吼和尖锐的利爪,岚琪感觉到肩颈被利齿重重咬住一口,对于生的绝望迅速盘踞在脑海,那一瞬占据她脑海的,竟然不是嗷嗷待哺的孩子们,而是玄烨。(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一头黑狼扑在了德妃娘娘身上,福晋宫女们尖叫着散开,太监们也都吓懵了,性命攸关时,却见大阿哥冲上前,双手扯住狼耳朵把他从德妃身上拖下来,畜生一挣扎从他手里蹿出去,但这一下被激怒,呼呼发出嘶吼声,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大阿哥这边。

  “大哥,给你刀。”三哥突然跑上来,从腰上解下小刀,拔了刀鞘就塞给哥哥,大阿哥转头抓刀的瞬间,那头黑狼就冲了上来,一口咬住了胤禔的肩膀。

  三阿哥被兄长推了一把摔滚出去,只见黑狼和大阿哥缠斗在一起,他一手掰着畜生的脖子一手握着刀就插进去,一刀见血畜生哀嚎一声朝边上滚开抽搐起来,大阿哥扑上去又是一刀,直插在畜生的脑门上。

  一场激烈的缠斗,畜生毙命的一刻,周边几声尖叫,竟是有胆小的女眷吓昏过去了。

  此时有侍卫和越来越多的太监赶来,畜生已被制服,大阿哥肩膀上的棉袍被撕破,嫣红的血沁出来,他被畜生咬伤了。

  宫女们围住了倒在地上的德妃娘娘,她意识还很清醒,环春扒开她的衣领,摸到湿濡濡被黑狼口水沾湿的地方,冰凉的感觉让她心惊胆战,幸好扯开大氅和衣领,只看到点点血丝,再抬头看大阿哥肩头一片鲜血,直吓得她浑身哆嗦,若非主子穿得厚实,脖子里又戴了早晨太后赏赐的一串极粗的金链子,后果不堪设想。

  “娘娘,那头畜生死了,没事了,您脖子上伤口不大。”环春说着要搀扶主子,岚琪却虚弱地发出声,“别动,我的腰不能动了。”

  众人一惊,才知道德妃被狼扑到时摔到腰了,怪不得大阿哥拖走黑狼后,她明明清醒着也没爬起来逃跑,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可旁人又不敢靠近,这会儿才明白她是动不了了。

  宫女太监们乱糟糟地想法子,总算把不能动弹的德妃娘娘送回了瑞景轩,随驾入园的正骨太医被急匆匆召来,因伤情严重不容耽误,直接上手在德妃娘娘后腰摸了几把,确定腰骨未受大的创伤,众人才舒口气。

  太医同样把心放回肚子里,伏地告罪他触碰了娘娘玉体,又叮嘱道:“腰伤只能靠养,娘娘至少卧床一两个月,这一回不把伤养好,落下病根就是一辈子的事,将来阴晴雨雪还会发伤,十分辛苦。”

  此时就听见急匆匆的脚步声冲进来,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凝固,皇帝浑身燃着火似的谁也不敢靠近。

  “德妃怎么样了?”皇帝终于开口,岚琪稍稍侧过脸看他,那盛怒的神情,眼睛里仿佛飞出一把把利刃扎进太医的脑袋,不由得叫她想起大阿哥和黑狼缠斗的画面,那血腥的恐怖全刻在她脑袋里了。

  太医絮絮叨叨将方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皇帝脸上的神情稍稍舒缓,走近床榻,可还未开口,岚琪就先说:“大阿哥流了好多血,皇上去看看儿子。”

  玄烨深深蹙眉,岚琪又说自己没事,伸手做出推的动作,微笑着:“皇上看过大阿哥,就来臣妾身边,一直陪着臣妾。”

  “你好好养着。”皇帝沉沉地应了,转身往外走,看到胤禛站在门边发呆,便唤了一声,把儿子叫到跟前,冷声问,“你这一脸颓废模样,也是吓着了?”

  四阿哥闷声不响,憋着一股劲儿似的,低垂着脑袋也不看父亲,手里紧紧握着拳。可腿上突然被父亲踹了一脚,他这才抬眼,不知自己为何挨踢,父亲怒气冲冲地说:“你脑子里在想,为什么救你额娘的不是你?那你告诉朕,你有力气制服那畜生,有你大哥那么高的个子和魁梧的身板吗?”

  四阿哥不甘心地摇了摇头,脑门上又被父亲拍了一巴掌,他吃痛地抬手揉,只听父亲训斥道:“有功夫瞎想这些,照顾好你额娘养伤,替她多看着点弟弟妹妹,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就是你的孝道了。”

  胤禛不甘心地应了声:“是。”

  玄烨则怒:“再耷拉着脑袋,定不轻饶你,小小年纪没点精神做什么?你给哪个看脸色?”

  四阿哥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板抬起头,才见父亲脸色稍霁,不耐烦地瞥他一眼后,匆匆离开了瑞景轩。

  圣驾离开,环春出来请四阿哥进去,说娘娘找他,胤禛赶紧进门到床边,比起父亲又踢又骂的“心疼”,母亲温柔如水的呵护直叫人暖心。

  而岚琪听见外头动静,环春告诉她是皇上发脾气在责备四阿哥,还踹了四阿哥一脚,此刻便伸手摸摸儿子靠在床边的腿,也不知摸的是不是地方,笑悠悠说:“他一肚子火,叫你赶上了,额娘给你揉揉,看在额娘的面上,咱们不和他计较。”

  胤禛嘀咕着说不疼,反问母亲:“额娘是不是疼极了?”

  岚琪笑道:“养些日子就好了,额娘不疼,从那畜生嘴里捡回一条命,额娘心怀感激。”抬手示意儿子伏下身子,便摸摸他的脑袋,愧疚地说,“额娘又让你担心了。”

  实则她心里更愧疚的事,生死存亡的瞬间,她想着的是玄烨,她这个母亲太不称职,竟然把孩子们都抛在了脑后。

  “一会儿等你阿玛看过大阿哥,你也去一趟,问问大皇兄有什么事儿能帮他做的,就算替额娘谢谢他,额娘会记着这份恩情的。”岚琪温柔地说着,摸摸胤禛的脸颊,“还能活着和我儿子说话,额娘真的好高兴。”

  胤禛道:“阿玛让我替您管着些弟弟妹妹,额娘放心,这几天一定不让他们来缠着您,我把他们接去桃源书屋也成。”

  “傻小子,那你和胤祉还念不念书了?”岚琪笑出声,牵动了腰肢的疼痛,眉间紧蹙缓过那一阵来,见四阿哥不知所措,便赶他走,“去凝春堂给皇祖母道平安,再去看看你大皇兄,听话。”

  四阿哥没有再纠缠,照着母亲说的话去办事,从凝春堂辗转至大阿哥这里,皇阿玛已离开,大阿哥的手臂吊在胸前正走出院落,瞧见胤禛过来,朗声问他:“德妃娘娘可好?”

  胤禛跑上来问兄长为何绑着手臂,是不是手臂也受伤了,大阿哥满不在乎地说:“肩膀受了伤,他们怕我乱动才绑了手臂,别叫牵扯了伤口,只是点皮肉上,别大惊小怪的。”

  弄明白了怎么回事,四阿哥才安心些,替母亲道了谢,又问大哥自己能为他做什么,大阿哥却笑弟弟还是个孩子,说着话就要走了,原来他不在园子里住,还是打算今日回阿哥府去,现下再不走,天就要黑了。

  目送兄长离开,胤禛要回瑞景轩看望母亲,小和子机灵,劝道:“万岁爷必然在瑞景轩,您去了,万岁爷还怎么和娘娘说话?”

  胤禛才意识到这点,不情不愿地往桃源书屋走,路过方才出事的地方,空气里隐隐还能闻见血腥气,他停下脚步看了一会儿,问身边小和子:“将来我也能像大阿哥这么孔武有力吗?”

  小和子却说:“奴才希望您一辈子别遇见这样的危险。”

  四阿哥看着他,冒出一句话:“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你说是不是?”

  小和子眨眨眼睛望着,他好像听不懂。

  此时瑞景轩里,岚琪早就在药物的作用下睡过去了,各宫不乏来探望她的人,之前是环春应付着,这会儿圣驾过来后,再没有人敢靠近,因岚琪昏睡,玄烨在别的屋子里歇着,梁公公从清溪书屋捧来许多奏折,他一刻不停地处理着朝务,不知不觉天色渐暗,夜幕无声无息地降临,梁公公不断地增加蜡烛给皇帝照得亮堂堂,玄烨似乎是被晃得眼晕,撂下手里的事问:“她醒了吗?”

  梁公公摇摇头,玄烨看了看桌上的折子,一时耐不下心了,起身道:“收起来明天看罢。”一面说着就往外走,一出门瞧见院落里红彤彤的灯笼,不禁愣了愣,梁公公跟上来说,“皇上,今天元宵呢,您瞧月亮多圆。”

  玄烨抬头望,皓月当空,皎洁明亮,不知是月色太冷还是天气太冷,他烦躁的心也稍稍冷静了些,自言自语道:“十五年了。”

  梁公公知道今天除了元宵之外是什么日子,本以为皇帝会做些有趣的事哄德妃高兴,但皇帝这几天特别忙碌,瞧着几乎是忘了,反而是今天,德妃娘娘自身出了了不得的事,此刻想着德妃娘娘生死一线,皇帝必然揪心,便道:“万岁爷和娘娘,长长久久一辈子呢。”

  玄烨看他一眼,稍稍露出些许笑意,“这话朕爱听。”

  待往岚琪的卧房来,进门却见榻上的人似在梦里挣扎醒不过来,面上虚汗如雨,眼角更是沁出泪水,他心疼极了一遍遍喊着岚琪,才见她猛然睁开眼睛,可还沉浸在噩梦的恐惧中,怔怔看了会儿自己,才哭出声:“皇上,我害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