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64 我们没吵架

作者:阿琐

  这件事已过去两天,岚琪知道皇帝该查的不该查的都差不多了,来也不会是要问她什么,一定是心里气不过,想找个人说说,可他一向不大对自己提起太子的事,或者说也许她对后宫所有的女人,都不愿谈起太子的事。【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太子长大了,再也不是坤宁宫里那个给养母捏雪兔子的小娃娃。

  “混账!”玄烨突然大怒,一挥手,炕几上的茶杯茶壶都飞了出去,在墙角摔得稀碎,岚琪甚至感觉到有碎片溅出来扎在她的手背上。

  外头环春和梁公公慌张地进来看光景,只见皇帝和德妃娘娘好端端隔着炕几坐着,皇帝一脸的阴沉之怒,岚琪则朝环春摇了摇头。

  两人赶紧退下来,环春捧着胸口说:“这是怎么闹的,皇上生那么大的气,梁公公你这几天可要辛苦了。”

  梁公公的手藏在袖笼下比了个“二”,环春会意是说太子二阿哥,他摇摇头说:“别多问,问不得,清溪书院这两天,就没人说话。”

  环春叹息道:“可怜王常在,吓得半死都不被人惦记。”他话音才落,又听见里头摔东西的动静,脸色吓得惨白,连梁公公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两人呆呆互相望了两眼,正犹豫时,竟见皇帝出门来,梁公公赶紧迎上去问圣驾何往,皇帝没好气地说,“回清溪书屋。”

  瑞景轩内宫女太监恭送皇帝,圣驾才从门前离去,环春就飞奔回屋子里,刚刚是摔了炕几上的茶杯茶壶,这会儿是摔了架子上一只雨过天青釉的双耳瓶,而她家主子,正跪在炕下一动不动。

  “娘娘,这是怎么了?”环春吓坏了,赶紧上来搀扶,一拉她的手,瞧见一片殷红血迹,吓得捂住了嘴,岚琪则吃力地在炕上坐下后道,“飞溅出来的碎片划的,没多大伤口,洗干净血迹就好。”

  环春心疼地捧着主子的手,极小声地问:“娘娘和皇上吵架了吗?好端端的,怎么吵架了?奴婢劝您的话,您哪怕听一两句呢,皇上是皇上呀,您不能总是……”

  “你怎么这样啰嗦了?”岚琪不耐烦,苦笑道,“我可半句话都没说,他发了脾气就走了呀。”

  “没吵架?”环春都不信。

  “真没吵架,我半句话都没说。”岚琪盘腿坐起来,抬眸看满室狼藉,叹息了一声浪费多少银子,又对环春说,“他摔了茶杯不解恨似的,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一扬手就把花瓶又摔了。”

  环春更加听不懂,可她家主子好像很淡定,不似方才进门见她跪在炕下那般凝肃,又听得嘀嘀咕咕:“他也不挑一个便宜不值钱的摔,我难得摆一两样精贵的物件,他就这么容不下?”

  听得这些,环春算放心了,之后给岚琪处理伤口,洗干净了血迹,才发现口子确实不大,但略深才流那么多血,为了谨慎找来太医,太医都笑着说没事,睡一晚就能结痂了。

  傍晚四阿哥来请安时瞧见母亲手背上的伤痕,问她怎么弄得,岚琪说和孩子们嬉闹时刮伤的,胤禛气哼哼地问是不是温宪,说那丫头手里没轻重,生气地就要去教训妹妹。岚琪当然不好冤枉闺女,一面也对胤禛说:“温宪只是淘气霸道些,哥哥别太拘束她,将来她嫁出去了在宫外,还要哥哥多照顾她,你们生分了,额娘该多担心?”

  胤禛却脸色一沉,道:“嫁去很远的地方,我也不好照顾她,额娘不要太宠她了,将来嫁去远处,在人家那里就该吃亏了。”

  岚琪见儿子没头没脑说这些老陈的话,更是一脸的不高兴,自然要问缘故,胤禛才情绪低落地说:“今天大皇兄来书房,听他说皇阿玛已给大皇姐定了婚事,过几天就要宣布。”

  “纯禧姐姐年纪不小了,你皇阿玛已尽量留她了。”岚琪道,想起布贵人告诉她皇帝找端嫔说话的事,算着日子是差不多了,纯禧都快二十岁,没有再留下去的道理。

  “我是想,姐弟兄妹的感情,比书房里要简单些,姐姐们对我都很好。”胤禛一脸不舍,更担心地说,“所以我才担心温宪脾气不好,将来去外面被人欺负。”

  做哥哥的如此疼爱妹妹,岚琪心中很暖,而她知道皇帝答应女儿们决不远嫁,刚才才无意中说出口,要胤禛将来在宫外照顾妹妹,此刻不敢再多说,只是安抚他这是很正常的事,但母子俩说了好半天的话,岚琪也没见儿子提起太子。

  相反的,岚琪自己有些好奇太子怎么样,之后似不意地说起道:“在湖边住着可还好?皇祖母那儿怕湖边太热闹吵着你们念书,太子的无逸斋是个清静地儿,额娘回头和皇阿玛说说,把你们也挪到清静的地方才好。”

  “无逸斋很僻静,地方也大,我们几个去给太子请安时瞧见了。”胤禛好像真的不知道什么,一脸单纯地说,“三哥说无逸斋就是宫里的毓庆宫,我瞧着也挺像的,不过我和三哥住的桃源书屋也不赖,额娘放心,我会用功读书,不会贪玩。”

  岚琪摸摸儿子的脑袋说:“额娘对你很放心。”她知道,胤禛如今眼下对她无话不说,将来怎样不去想,至少眼门前的儿子和自己,已然完全交心,倒是自己这个额娘不能事事都对他讲,所以太子的事一定还没影响到他们兄弟。

  想想也是,她和荣妃敦促着园子里不要乱传无逸斋里的事,皇帝必然也下了手腕,这两天园子里风平浪静的,也不怪关在湖边读书的孩子们,对此一无所知。

  四阿哥请安吃了点心,就要回他的桃源书屋去,温宪正好来撞见哥哥走,硬纠缠着要一道去,刚才还在母亲面前扬言要教训妹妹的人,这会儿却被妹妹缠得束手无策,还是领着她去了。

  岚琪坐在窗前看兄妹俩说说笑笑地走开,一手撑着下巴想心事,环春来问今天晚膳要不要准备,猜想她是没什么胃口的,岚琪突然想到说:“你去厨房看看什么菜色,挑几样可口的送去蕊珠院,给王常在用,顺便看看她怎么样。”

  环春照着做,亲自来回一趟,却带着觉禅贵人一道回来,说是在蕊珠院遇到觉禅贵人去探望王常在,就随她一起来的瑞景轩。

  岚琪近来因忙碌而极少与觉禅氏见面,只是偶尔问问她在延禧宫好不好,知道她喜欢畅春园,这次把她也带来,依旧和易答应住在一起。

  “入园两天没见你,一切可还好?”此时寒暄了一句,她便问觉禅贵人,“王常在是曹大人家的亲戚,是不是这一层缘故,对她多照拂了些?”

  觉禅贵人却笑道:“只怕曹大人知道一些旧情往事,明里暗里会劝着王常在避开臣妾,今日臣妾去,她脸上就挺尴尬的。”

  岚琪不以为意,在手炉里添了两片红箩炭地给她,说道:“她被吓得不轻,皇上也不去慰问她,这两天恐怕不会对谁有好脸色。”

  觉禅氏却道:“臣妾本来就不是去看她的,是去瞧瞧那屋子里的光景。”

  “怎么了?”

  “娘娘放心,这话臣妾只在您这儿提起。”觉禅氏捧着手炉说,“在凝春堂听说那宫女原在无逸斋办差,那就必然是和太子有瓜葛,这事儿一搁在太子身上,臣妾就只能想到大阿哥。昔日易答应的宫女勾引大阿哥,如今太子无逸斋里的宫女悬梁自尽,而去年太子一个人在畅春园住了好长的时间,这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多想想就明白了。”

  岚琪何尝不明白,玄烨说那死了的宫女肚子里有身孕了,必然是验了又验,查了又查不会错,太子去年一个人在畅春园住着,这里除了太监外,就是侍卫进出往来,这宫女要么和侍卫私通,要么这孩子就是太子的。

  皇帝这样生气,不会是冲着有谁算计太子,那不值得他气到要摔东西,可见那宫女和太子之间,一定不简单。

  “这件事儿,你要小心,涉及到太子,万一除了什么事,我也帮不了你。”岚琪沉下醒来劝,又提醒觉禅氏道,“我猜想你是怀疑长春宫,但你想想,如今和太子最有利益冲突的,是大阿哥,太子有什么事,人家很容易怀疑长春宫,惠妃不至于这么鲁莽。这一次她生病,是真的病得沉重,荣妃亲自去瞧过,不像是装病不来。如果算计好了园子里有这样的事,她何至于装病不来,弄得此地无银三百了?”

  觉禅贵人颔首道:“所以臣妾才觉得蹊跷好奇,想要弄清楚,惠妃到底有没有从中作梗,不然就又是一个把柄,捏在我们手里。”

  正说话时,外头脚步声匆匆,环春很快进来道:“娘娘,万岁爷又来了,梁公公说是要在瑞景轩过夜。”

  觉禅贵人赶紧放下手炉起身,福了福便要告辞:“臣妾明日再来与娘娘商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