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60 我的儿子不要我

作者:阿琐

  看着儿子满脸孩子气,方才他们金童玉女般进来时,岚琪恍惚觉得是有了儿媳妇了,这下一开口说话,又活脱脱是个小孩子。【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去十三十四屋子里坐会儿,我哄了温宪就来。”岚琪微微笑,把儿子推到门前,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就先回来对付大哭大闹的小魔王,温宪是个要人哄的脾气,更何况这会儿是被烫伤了,更加有道理哭闹,到目前为止似乎只有玄烨能镇得住她,岚琪也时常束手无策。

  比起妹妹那儿吵得人脑壳疼,弟弟屋子里特别安静,进门时正看到俩小兄弟伏在炕桌上,十三阿哥自己吃一口饭,再给弟弟喂一口,兄弟俩差了一岁多,可十四长得十分壮实,就快赶上小哥哥了。

  “是哥。”胤祥看到四阿哥来,欢喜地放了手里的勺子,爬到炕沿伸手要四哥抱抱,他口齿还不灵活,四和十分不清楚,总是“是哥是哥”地喊胤禛,性子很黏人,黏岚琪黏乳母,看到哥哥姐姐都要抱抱,一见四阿哥就更乐。

  小家伙胖乎乎的脸上还沾着饭米粒,胤禛给他拿下来,边上乳母递来帕子,他小心地给弟弟擦拭干净,可再抬头看十四,那孩子自己爬到桌边,拿起小哥哥放下的勺子自己开始扒拉饭吃,乳母在一旁说:“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日夜颠倒,今天又睡晚了,这会儿才吃饭。十四阿哥不肯吃自己的饭,一定要吃十三阿哥的。”

  其实就是一碗白米饭,他们倒是好对付,白米饭也吃得津津有味,十三阿哥看见弟弟拿他的勺子把米饭拨得到处都是,只乐呵呵地笑着一点不生气,这要换做小宸儿动一动温宪的东西,姐姐早一巴掌招呼上去了。

  “吃饱了吗?和弟弟一起去吃。”胤禛放下胤祥,拍拍他让他坐回去,胤祥抱着哥哥不肯撒手,他只能带着弟弟一同坐回来,可胤禵正拨得高兴,看到米饭散了一桌子,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大概是吃饱了已无心食物,只想着玩儿。

  “浪费粮食了,你十三哥还没吃。”胤禛一本正地说着,十四阿哥迷茫地看着他,不足两岁的孩子,简单的话能会意,但大部分听不懂,可是他们有一样的天性,就是会看脸色,晓得大人脸上是喜是怒,知道拿捏着应对。

  便见十四阿哥晃悠悠舀起一勺米饭,可米饭顺着他的手一路洒落,递到哥哥面前时几乎全洒了,勺子上只留下零星几粒米,他咿咿呀呀地发出声,像是在说“吃”。

  乳母见四阿哥似乎不大高兴,凑过来顺手把洒落的米饭收拾掉,一面说着:“十四阿哥是请您吃呢,十四阿哥可不大愿意把食物分给别人,今天倒是新鲜了。”

  却见十三阿哥凑过去,一口吃掉了弟弟举着的米饭,显然吃的人不对,十四阿哥愣了愣,收回手又费劲地舀了一勺,实则他还不会用勺子,也就是看着哥哥弄自己胡乱学的,勺子还是反手抓的,再一勺米饭,就全被甩了出去。

  小家伙着急,发脾气扔掉了手里的勺子,十三阿哥则吓了一跳,娇滴滴跟哥哥说:“弟弟又发急了。”

  胤禛摇摇头,捡起勺子,把十三弟放下,亲手喂他吃,胤祥很乖吃得很香,这下被乳母抱在一旁哄的十四阿哥又眼馋了,过来要一起吃,胤禛便指一指边上说:“好好坐。”

  乳母把小阿哥放下,胤禵爬到小哥哥身边靠着,总是偷偷看一眼大哥哥,又眼巴巴地看着小哥哥大口吃饭,他呜呜咽咽地想要,胤禛再指一指方才的地方说:“坐过来。”

  边上乳母几人都笑眯眯地看着,还头一回见有人给十四阿哥做规矩,稀罕的不是做规矩,而是做规矩十四阿哥肯听,小家伙笨拙地爬到哥哥指的地方坐好,张大嘴巴啊着要吃,胤禛喂了一小勺给他,他用力夸张地咀嚼,冲着胤祥笑眯眯地炫耀,一脸满足样。

  等岚琪收拾了温宪,过来要和四阿哥说话时,就听见里头笑声不绝,胤禛则一副无可奈何的语气,说着这个不要那个不行,等环春进去看了眼出来,笑着说:“十三阿哥十四阿哥趴在四阿哥身上闹呢,又啃又咬的乐极了。”

  “让他们玩儿,两个小家伙睡了大半天,闹一闹累了好早些睡。”岚琪不在意,便回自己的屋子去,方才被温宪蹭得身上都是眼泪,衣裳也皱了,想着一会儿要和儿子说话,便洗漱替换。

  她才收拾好自己,胤禛就来了,却见儿子身上也被弟弟弄得一塌糊涂,领子上还沾了饭粒,尴尬地站在那儿,环春笑着说:“四阿哥等等,奴婢给您取干净衣裳去。”

  岚琪却笑道:“拿两件大氅来,我送胤禛回承乾宫,在那儿换了衣裳让他早些睡。”

  四阿哥没有反抗,被环春裹严实后,跟着额娘出去,岚琪身上拢着大氅,下台阶时不方便,胤禛主动上手搀扶说:“额娘小心。”

  岚琪心里又暖又甜,顺着牵起儿子的手,母子俩一前一后慢慢走着,前头灯笼引路后头五六个宫女太监随行,可母子俩却另有一番境界似的,谁也插不进去,快到承乾宫门前,岚琪终于开口说:“我还以为,你再也不要理额娘了,大半个月不来永和宫,我心想,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让你生气了。”

  胤禛着急地赶上来,站在母亲身边说:“没有的事。”

  “真的?”岚琪软软地笑着,跟儿子撒娇似的,“额娘看到你就安心,你那些弟弟妹妹都是磨人精,我每天被他们折磨得精疲力竭,一想到我还有四阿哥这么懂事的大儿子,心里就踏实了,可是我的大儿子却不理我了,说出去怕人笑话,连个能安慰的人都没有。”

  胤禛急得脸红,一直说:“额娘胡说,没有的事。”

  母子俩进了承乾宫的门,青莲见德妃娘娘一道来,很是惊讶,听说要给四阿哥洗漱换衣裳,便去张罗热水,男孩子到底不好意思,不肯让额娘动手,等小和子几个伺候好了再进来,正见母亲给她铺好了被褥。

  “早些睡,今天你和毓溪看了半天的书,不要再温习功课,你还有一辈子的书要念,眼睛熬坏了可不成。”岚琪过来拉起儿子,把他往床上推,四阿哥却站着,低着脑袋说,“额娘,是我错了。”

  “好好的,怎么了?”岚琪笑着,却掩饰不住心底的不安。

  胤禛拉着额娘一道坐下,慢慢说起书房里的事,不知不觉靠在了母亲的身上,岚琪怕他只穿着寝衣会冷,用被子裹着,儿子从厚实柔软的被子里探出脑袋问她:“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他们的额娘,也对他们说了这样的话是吗?难道当初太子的食物里有毒,也是因为我们兄弟里有人容不得他?可我们是亲兄弟。”

  “等你书念得多,通晓过去千百年的历史,你就明白皇帝的儿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额娘书读得不多,怕解释不好反而耽误了你,要你慢慢去领会。额娘那么笨都能明白,你早晚能懂。”

  岚琪觉得裹着被子露出脑袋的胤禛十分可爱,但努力正说:“学识才气不是用来显摆的,是要用在正事上的智慧,争强好胜本不是错,可在输给你的人眼中,你就是错了。输的人不会理解赢家为此付出多少努力和心血,他们只会觉得自己运气不好,只会认为上天不公平,久而久之积怨成恨,好些事就说不定了。你说你们是兄弟,为什么会这样子,你想过没有,难道皇阿玛不懂吗?那他为什么还要让你们比试?”

  胤禛不懂,皱着眉摇头,岚琪无奈地笑着说:“好些话额娘说得太直,你能接受吗?”

  “反正接受不了,也有您在。”四阿哥毫不犹豫地说,“额娘告诉我,我想听。”

  岚琪将心一沉,笑容散了,严肃地说:“你再如何优秀,也不能越过太子,他是储君是未来的帝王,你们现在是兄弟,将来就是君臣,君为臣纲,从现在起你就要事事屈居在他之下,不论你多努力不论你多优秀能干,都要收敛光芒,绝不要让人觉得四阿哥比太子优秀,绝不要让人提起太子的时候,把你也算上。”

  胤禛僵了神情,好半天突然说:“皇额娘临终前问我,想不想做皇……”

  后半个字没说出来,四阿哥就被母亲捂住了嘴,岚琪认真地告诉他:“这话藏在心里就好,额娘什么都没听到。”她停了停,问儿子,“你皇额娘去世,额娘没有哭,你可知道为什么?”

  胤禛晃了晃脑袋,岚琪却第一次捧起儿子的脸颊,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小家伙脸蛋倏然就红了,她却悠悠笑着:“皇额娘没了,额娘往后要更强大地保护你,那个时候你悲伤得什么规矩礼仪都忘了,额娘若再哭,谁来给你做依靠?额娘不聪明也没什么大本事,可我的孩子们需要我时,我随时都会在你们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