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55 树大招风

作者:阿琐

  十一月初下了场大雪,自大行皇后持服之后,宫里又见苍白一片。【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永和宫暖里,岚琪正拥着锦被教胤祥认字,十三阿哥娇憨可爱十分粘人,岚琪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心里也就更加惦记他的亲娘,正准备过些日子把孩子抱去给杏儿看看,甚至想让杏儿搬来热闹的殿,铃兰那里虽然好,到底太僻静。

  隐隐一阵冷风灌进来,该是外头有人来,一阵小声说话的动静后,便见环春再打了帘子进来,伏到炕边对她说:“索额图大人回来了,太子也从畅春园回来了。”

  岚琪颔首说:“年末了,太子应该回来了。”又叹了叹,“但是元旦一过,皇上大概就要去园子里了,大行皇后病前就想去了,可惜皇后病太重不宜挪动。”

  环春问:“咱们去不去?”

  岚琪摇头道:“且看皇上怎么安排。”

  环春笑着:“万岁爷一定想您去的,万岁爷去哪儿不带上您呀?”

  怀里胤祥奶声奶气说:“皇阿玛带额娘去。”

  岚琪欢喜地亲亲他,但心里却想,孩子们不知不觉又都长大了,往后在他们面前说话要多小心些才好,便没有应环春什么话,等之后乳母来把十三阿哥抱走,才对她说:“太皇太后大丧、皇后大丧,这两年皇上就没怎么好好亲近过后宫,谁心里的悲伤都有限,更何况他还要继续负担这个天下。他总要去散散心的,如今都是新人得宠伺候着,我跟过去做什么呢,难道他们做什么事,还要看我的脸色?”

  环春笑道:“这话旁人说也罢了,娘娘说不得,皇上宠谁也比不上您。”

  “你倒是轻狂了。”岚琪嗔怪她,“我都三十岁了,总比不上十几二十岁的新鲜可人,他正当盛年,能有一两个好的伺候着,我也省心不是?”

  环春笑眯眯地说:“娘娘的心可真大,回过头自己又要吃醋过不去,您跟奴婢还客气什么呀?”

  岚琪却笑:“你年纪也不小了,还总拿这些话闹我。”她沉沉一叹,似在伤感孝懿皇后的一生,唏嘘着:“大概是历了太多生离死别,只是年末年尾的功夫,我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地就少了几分昔日的气性。虽然心里依旧不愿意他身旁有新欢新宠,可比不得早前那么强烈的反感,现在每天睁开眼惦记的,是他身子好不好,是这宫里的有没有出什么要紧事,是孩子们有没有哭闹,果然美人是要养在云端上的,一旦沾染了烟火气,就不一样了。”

  环春也觉得,自家主子比起其他妃嫔娘娘们,她心里塞的事太多,她做什么事都全心全意,六宫琐事也好,阿哥公主们的起居也罢,对皇帝和太后的关心更是从不怠慢,每天都塞得满满当当,真是给她时间用来吃醋,她也宁愿抱着软乎乎的小阿哥小公主歪着睡一觉,实在太辛苦。

  “太后娘娘说了,要您这两个月别管宫里的事,好好养身体。”环春走去稍稍将窗打开一道缝换换气,候着觉得有些冷了,赶紧又关上,回来给主子面前再挪一盆炭,叮嘱着,“皇上一日三趟地派人来问您好不好,奴婢都嫌烦了,皇上那儿还不烦。”

  岚琪懒懒地歪着说:“他烦什么呀,是底下公公们殷勤,备着他随时随地要问,我估摸着他不会时时刻刻都想知道,顶多想起来了,随口那么一问。”

  环春摆手笑:“娘娘可不能这样说,奴婢问过他们,说万岁爷真是一日三趟地问呢。”

  岚琪矫情地轻哼:“他心里有我,我知道。”

  此时外头似乎又有人来,环春迎出去听话,须臾脸上神情怪怪的进来说:“长春宫刚去宁寿宫报喜,说大阿哥府里的侍妾有了身孕,好像要向太后讨个恩旨,给那侍妾一个格格的名分。”

  岚琪知道,阿哥府里的侧福晋也是地位尊贵的存在,大多出自名门,太子的侧福晋就是太皇太后亲自选的,所以大阿哥府里那得了宠幸的丫头,顶多给一个格格的名分,侧福晋是不可能的。但若是那侍妾能生下皇长孙,子凭母贵指不定前程能更好,但这样一来,照惠妃的喜好,旁人生下了皇长孙,大福晋往后的日子,更加难过了。

  “一个侍妾而已,等她真的生了皇长孙,再道喜不迟。”岚琪吩咐环春,又想起宫里那个大腹便便的人,再叮嘱,“让人去看看袁答应,她再一个月就要生了。”

  长春宫里,惠妃坐着暖轿归来,进门脱下厚厚的大氅,站在暖炉边烤火,燕竹端来热茶给她喝,她却推开手,面上神情不展,皱着眉头说:“连生两个都是女儿,我还等她养好身子过些日子再有好消息,没想到却被一个侍妾捷足先登,她也厉害,帮着隐瞒了那么久,现在都三个月的身孕了。”

  燕竹捧着茶站在一旁,低着头等挨骂,果然听惠妃责备她:“不是让你们派人盯着阿哥府吗,为什么到现在才知道?”

  燕竹低声道:“娘娘有所不知,大福晋好像就是防备着您呢,她尽可能地把阿哥府里的人都换成她的人,一点一点换的,等奴婢回过神,府里竟然连个能说话的都没了,这些日子一直在准备往府里塞人。”

  “这小贱人还真本事。”惠妃气结,失态地往暖炉上踹了一脚,气哼哼地在边上坐下,“她是不是觉得我真拿她没办法,她是不是觉得我真稀罕她这个儿媳妇,没有她还会有别人,她算什么东西。”

  燕竹放下茶碗,劝说道:“娘娘千万要沉住气,您这会儿若把大福晋怎么样,正好在皇后大丧中,就算选新福晋,也赶不上回头太子的侧福晋入宫啊。”

  惠妃眉头紧蹙不言语,又听燕竹轻声道:“毕竟是皇家血脉,若真是皇长孙,总归是件喜事,好些贵族千金在王府贝勒府里也不过是个格格的身份,何况将来还有机会成侧福晋呢。”

  惠妃却皱眉道:“你不懂这里头的区别,庶出并没什么,要紧的是亲娘的出身。”她抬手朝东边指了指,“她若非出身太低微,大概早就在贵妃甚至皇贵妃位了,这就是区别。”

  燕竹却:“所以也注定了,她一辈子越不过您去。”

  “越不过又怎么样?”惠妃冷哼,没说出口在心里悲哀的话,是想若非大阿哥争气,她大概早就连个答应常在都及不上了,但转念又想,也许这就是她的命,注定了她可以和这些女人分享富贵,好像皇帝前世欠了她似的,哪怕再不喜欢她,有个儿子牵绊着,她就不会被怎么样。

  “可惜大人如今依旧没什么实权,索额图大人又回来了。”燕竹轻轻叹了声,提醒主子道,“咱们大阿哥这几个月占尽风光,太子缩在畅春园里面儿都不露,索额图大人这下回来了,可要帮着太子反扑了吧?”

  惠妃脑中闪过恶毒的念头,附耳与燕竹轻声道:“他一个人在园子里那么久,还不兴闹出些什么事吗?”

  燕竹一愣,想起大阿哥府里侍妾的身孕藏了那么久,立时会意主子的心思,眼眉间有阴冷的笑容:“奴婢明白了。”

  三五日后,因太子从畅春园回来,皇帝带着太子在上书房与众阿哥讲学,并在那天选定了九阿哥和十阿哥的师傅,他们俩正月元旦之后,也要入书房,一眨眼阿哥们都长大了。

  同样的公主们也长大了,纯禧公主都快二十岁了,至今待字闺中未出嫁,宗室里颇有微词,但皇帝的女儿当然是皇帝说了算,朝臣们反而知道,皇帝是在等待最好的和亲机会。

  这天的讲学到下午才结束,岚琪本没让环春她们打听书房里的状况,可傍晚前头却送来许多东西,随行的小公公殷勤地给德妃娘娘磕头道喜,说四阿哥今日得了头名,这些是皇上的赏赐,四阿哥让他们都送来永和宫,让德妃娘娘选一些喜欢的留下。

  众人都为岚琪高兴,岚琪虽然也欢喜,可心里不知有什么梗着,随意选了几件,就让他们把东西送去承乾宫,再过会儿四阿哥自己就回来了,在暖给母亲请安。

  岚琪问了几句今天的事,小家伙意气风发滔滔不绝,他不再为了孝懿皇后伤心欲绝,岚琪本十分放心,可这孩子近来越发用功读书,她隔着两座宫殿也管不着,只时常听小和子说,四阿哥又熬半宿念书写字,想他今天能得头名,也不是随随便便得来的。

  孩子用功上进是再好不过的事,孝懿皇后泉下有知也必然安慰,可岚琪已是被后宫世故浸润得透透的人,在她心里冒出的念头,却是树大招风。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岚琪定下心来,如今没有了孝懿皇后,她必须勇敢地保护起自己的儿子,不能总是怕他对自己反感,不能谨慎得过了头,此刻认真地告诫他,“你做哥哥的,也不想五阿哥七阿哥他们超过你对不对?同样而言,大阿哥太子还有三阿哥他们会怎么想?胤禛,你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