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53 儿子,你要争气呀

作者:阿琐

  这话自然是冲着德妃来的,皇贵妃,不,皇后一倒,四阿哥将重新回到她膝下,可她明明只在妃位,四阿哥的身份,到底该怎么算?

  所有人都在想这个问题,但惠妃精明不会贸然开口,荣妃则根本不在乎,其他诸人不敢在此时此刻胡言乱语,只有宜妃那改不掉的性子,当面就这么说出来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朝她看了一眼,掠过冷漠的目光,撂下一众人径直就往内殿去,其他女人们穿着隆重的朝服,比平日更自知妃嫔的本分,都老实地守着自己分寸,且看几位娘娘如何行动再跟着做。

  惠妃道一声:“皇后娘娘有德妃照顾,咱们也不必留着了,人多吵哄哄的,一会儿皇上也要来,现在也不必见我们。”

  荣妃没有异议,两人要走时,宜妃大摇大摆从她们面前过,一路说:“谁被她伺候也真够倒霉,钮祜禄皇后、太皇太后,现在轮到咱们新皇后了,她送走一个又一个,真不知道是她的福气,还是旁人的晦气。”

  这般口无遮拦的话,众人都听得心头一惊,要命的是,皇帝竟然在此刻出现。他不知几时来的,只见后头答应常在分立两侧给宜妃让路,赫然就见皇帝出现在了门前,保不定方才宜妃那句话,皇帝也听得真真儿的。

  所有人都脸色煞白,宜妃更是一口气差点提不起来,僵在原地一动不动,但见圣驾缓缓入内,荣妃拉她一把让在边上,皇帝毫无表情地从众人面前走过,看似没听见宜妃方才的话,可这不同寻常的不近身都能感觉到的怒意,明摆着皇帝就是听见了。

  圣驾隐入内殿,外头的人都松口气,宜妃更是腿软直接要摔下去,好在荣妃拉住了,在她耳边说:“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你就好好走出去,真再闹出什么动静,你不要脑袋了?”

  宜妃吓得魂不附体,桃红带着宫女上来搀扶,主仆几个颤颤巍巍走出承乾宫,众人将散时,惠妃叹息道:“她总有一天要吃亏,就是不懂祸从口出的道理。”

  荣妃不言语,惠妃却突然抓了她的手,眼圈儿微红看似十分的真诚:“姐姐可要好好的,过去的姐妹不剩下几个了,皇贵妃这样后面来的,都要……”

  荣妃却冷静地说:“是皇后娘娘。”

  惠妃苦笑,悲伤的情绪瞬间散了,松开荣妃的手说:“到底又有皇后了,可再往后呢?会是她吗?”

  两人目光相接,荣妃明明懂惠妃话里的意思,却装作糊涂,自顾自地说:“还有许多事要准备,少陪了。”

  两人在承乾宫门前分开,各自往各自殿的方向走,昔日交心互相依靠的姐妹,早不知在哪条岔道口越走越远,惠妃已上了条不归路,荣妃则小心翼翼一步一步走着未知的路。

  但近些年荣妃对自己的未来越发看得清楚,她明白自己若没有出现在慈宁宫,没有被太皇太后调去乾清宫,她可能一辈子都会是个宫女,可岚琪不同,她的命数,仿佛不论在哪个角落,都注定有一天会走到这里。

  承乾宫内殿里,岚琪坐在床沿上,正轻轻给昏迷的皇后擦手匀面,皇后还有气息尚存,仿佛只是安宁地睡着,没有病痛没有辛苦,就是不知几时醒来,更可惜她对于自己已然入主中宫的喜事,丝毫不知。

  “娘娘的皮肤还很好呢。”岚琪放下皇后的手,看着她安宁的面容,只可惜健康的人这般沉睡,脸上必然会微微浮起好看的红晕,可皇后依旧苍白如纸,还有灰蒙蒙的暗沉。

  青莲端着水盆在边上,听德妃娘娘这样说,淡淡笑着:“主子一向很爱惜肌肤,太医时常被找来帮忙钻研护肤的门道,奴婢收了好些主子用过的方子,之后也给德妃娘娘您试试吧。”

  岚琪摸摸自己的脸颊,玩笑道:“我是不是看起来很粗糙?”

  青莲慌了,忙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是……”

  可岚琪却握了她的胳膊,温和地说:“由我来说这样的话,太僭越太自以为是,可娘娘现在不能言语,恐怕有话想对你说也说不出口。青莲,这些年照顾皇后娘娘照顾四阿哥,都是你的功劳,我替娘娘对你说声谢谢,将来四阿哥还要托付给你,可好?”

  青莲刚才还笑着,瞬间便眼眶通红,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落到她捧着的水盆里,她晃了晃脑袋道:“若主子能不走,奴婢哪怕一辈子不听这句话也好。”

  玄烨从门前转要身走,方才的一幕都看在眼底,也因此更恨宜妃那句话。岚琪从前撒娇发脾气说凭什么总让人编排她嘲讽她,皇帝一直不曾亲耳听见类似的话,总觉得不痛不痒,总觉得可以无所谓,可今天听宜妃堂而皇之说出来,甚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他才意识到流言之祸的重要,亏得岚琪能那样大度地笑看风云,只一句话,他就受不了了。

  但门前有人进来,方才也在殿内一道行礼的佟嫔已换下了厚重的朝服,宫女跟在她身后,抱着琴抬着琴架,玄烨不解,佟嫔上前行礼道:“皇后娘娘想听琴,娘娘的琴搁置久了,这两天让琴师调好了,臣妾也在储秀宫练了几次,正想弹琴给娘娘听呢。”

  玄烨神情黯然,沉沉地说:“她昏迷着,也听不见。”

  佟嫔却坚强地笑着:“娘娘有心要听,梦里也能听见。”

  可惜她的坚强绷不住多久,说完这句就鼻尖泛红泪眼汪汪,玄烨心疼她,挽了手道:“你姐姐不在了,朕不会让旁人欺负你。”

  佟嫔吸了吸鼻子说:“臣妾不会让人欺负,臣妾不会给姐姐丢脸。”说罢这句,朝皇帝福了福身子,领着宫女进去。

  里头些许动静后,宫女们都退了出来,玄烨坐在一旁,但听得琴声叮叮咚咚传出内殿,琴音里的活泼朝气一改承乾宫阴郁许久的氛围,连屋外宫女太监都停下手里的活引颈而听。

  玄烨觉得琴音似曾相识,但他从未听佟嫔弹过琴,只在那一年远远看端坐湖中央的岚琪抚琴。

  四阿哥踏着琴声而来,见父亲端坐一侧,上前来行礼,玄烨见他手里拿着书,问是不是去了书房,胤禛垂首应:“额娘一直说,儿臣念了那么多书,却从没给她讲过什么故事,额娘喜欢孙猴子的戏,总说想听全本的《西游记》,但那是儿臣不能看的书。”他说着话,下意识地把书往身后藏了藏,他并没有去书房,是小和子弄来这书给他的。

  皇帝面色凝肃,似不在乎他手里拿了什么,而是道:“你该改口,叫皇额娘。”

  胤禛一愣,抿了抿嘴点头道:“儿臣记下了,皇阿玛,儿臣现在能不能去给皇额娘念故事?”

  玄烨却摇头道:“听故事哄得她一乐,不如背正书让她高兴,你是做孩子的孝心,皇阿玛很欣慰,可你不懂父母的心。”

  四阿哥不明白,但见父亲伸手从他身后抽走了那几本好容易得来的书,父亲卷了书敲敲他的脑袋说:“去背来何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解释给你皇额娘听。”

  胤禛愣着没动,却见父亲稍稍动怒,起身把他往门外推,严肃地说着:“随便你去书房里找哪个,背出来弄明白了再回来。”

  此刻青莲匆匆从内殿跑出来,见皇帝还在这里,欢喜地说:“万岁爷,娘娘醒了。”

  玄烨闻声就要进去,又见四阿哥也要跟着,竟驻足责备:“朕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

  四阿哥愣着,红唇微动想说他要见额娘,可父亲威严如山他不敢违逆,两边僵持不过须臾,外头听着动静的小和子,赶紧冒死进来,把四阿哥拉出去了。

  青莲不知父子俩闹什么,但四阿哥一走,皇帝便往屋子里来,正见岚琪和佟嫔恭恭敬敬在榻前向皇后行大礼,皇后平静地看着她们,眼底淡淡有几分笑意。

  玄烨收敛心思,大步走进来,指了指佟嫔道:“还是你妹妹有法子,几首曲子就把你唤醒了,你这是要睡到什么时候,朕担心极了。”

  皇后不知是沉睡之后养足了精神,还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眼中熠熠生辉,笑道:“皇上,臣妾是皇后了?”

  那边佟嫔已去端来金册宝印,虽然皇后病重不能参加任何仪式,但一应册封皇后该有的礼数都没落下,玄烨握着她的手去触摸皇后之宝,她眼底的笑意那样幸福而兴奋,唇间反复地说着:“臣妾终于是皇后了。”

  不久玄烨让佟嫔收起金册宝印,岚琪轻轻拉了拉佟嫔,示意她们该退出去,玄烨没有在意,皇后眼中也满满只有她的表哥,只见玄烨将手里几本书放在她面前,嗔怪着:“赶紧好起来管管你的儿子,弄来这闲书说要给你讲故事,到底是真心给你讲故事还是自己不学好?这一回朕饶过他了,下一回可要拖出去打板子,你若舍不得的,病好了好好教他。”

  皇后娇嗔:“表哥还拿我当妹妹哄呢?我可好不了了。”说着伸手抓了玄烨的手掌,她的手太纤细,两只手才刚刚捧住丈夫一只手,看着他厚实的手掌说,“不要太苛责我的儿子,她是德妃千辛万苦生,是我含辛茹苦养,长大成人不容易,哪怕你将来不喜欢他,也不要欺负他。”

  玄烨含笑道:“朕答应你。”

  皇后心满意足,眼中微微含泪,忽然又笑着问:“皇上心里,喜欢我多一些,还是喜欢乌雅岚琪多一些?”

  外殿中,岚琪和佟嫔静静分坐两边,皇帝在里头呆了整整一天,她们在外面也坐了一整天,皇帝再出来时,四阿哥也从外头回来,孩子倔强地径直跑到父亲面前说:“皇阿玛,我背好了。”

  玄烨道:“你皇额娘睡着了,去陪着她,别吵她。”

  四阿哥面色如纸,匆忙跑进屋子,但见皇后还有气息,的确是安睡而非已去了,才松了口气似的,坐在床沿抓着她的手,再也不放开。

  圣驾要回乾清宫,岚琪和佟嫔相送到门外,玄烨吩咐她们:“今晚别走了。”

  两人会意,皆不言语,皇帝要走时,佟嫔突然哭道:“皇上处理了朝政,早些回来,姐姐她等着您。”

  圣驾离去,佟嫔突然奔溃,放声大哭身子坠落在地上,周遭的宫女太监皆垂泪。

  这一夜,承乾宫灯火通明,皇后却安然沉睡了一整晚,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入承乾宫,病榻上的人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胤禛伏在身边睡着了,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孩子很警醒,立时睁开眼睛,开口便道:“皇额娘,您醒了?”

  皇后听得这声“皇额娘”很是欣慰,颔首刚要开口时,外殿有琴声传来,隐隐听着和昨日梦里的一样,她安心地一笑,又看着胤禛说:“一夜没睡,累不累?”

  儿子摇了摇头,不大服气地说:“皇额娘,皇阿玛要我跟您解释,什么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已都弄懂了,这就背给您听。”

  皇后却笑:“谁要听那些东西,老早每天听你背书,其实我脑壳儿可疼了。”她指了指枕边皇帝昨日留下的“闲书”说,“给我念念。”

  胤禛应着,伸手抓起书来,俯身到母亲脸旁边时,突然听得她问:“儿子,你想不想做皇帝呀?”

  四阿哥一愣,抓着书茫然地直起身子,皇后又自言自语地说:“可惜皇额娘帮不得你了,儿子,你自己要争气啊。”

  “皇额娘……”四阿哥唤了她一声。

  “念书吧,我喜欢听孙猴子的故事。”皇后突然转回了话题,笑悠悠地看着胤禛。

  四阿哥点了点头,随手翻开几页,朗声念道:“美猴王享乐天真,何期有三五百载。一日,与群猴喜宴之间,忽然忧恼,堕下泪来。众猴慌忙罗拜道:‘大王何为烦恼?’猴王道:‘我虽在欢喜之时,却有一点儿远虑,故此烦恼……”

  内殿门前,佟嫔静静而立,身后是德妃娘娘轻抚琴弦,屋内是四阿哥朗声念书,她的目光停留在姐姐的身上,琴声书声里,看见她幸福含笑,慢慢地闭上了双眼,佟嫔的身体倚着门框滑下去,捂着嘴闷声哭着:“姐姐……”

  乾清门外,皇帝正临朝听政,梁公公匆匆跑来,伏地痛哭:“万岁爷,皇后娘娘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