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52 册立皇后

作者:阿琐

  皇贵妃之外,宫内似乎无人喜好弹琴,皇帝也极少在承乾宫以外的地方听琴,不知旁人是怎样的心思,在岚琪,全因这是皇贵妃才能做来博皇帝高兴的事,她对此止于神往。(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听说你学过?”皇贵妃问。

  岚琪淡淡道:“很多年前的事,臣妾几乎都忘了,这些年连琴弦也不曾碰过,一定都忘了。”

  皇贵妃却虚弱地笑着:“试试看呢?兴许记在骨子里,手碰到了琴弦,自然就记起来。”

  岚琪不愿她失望,含笑应下,在琴凳上端坐,稍稍调整了姿势和距离,果然如皇贵妃所说,坐下来了就一点也不觉得陌生,初学时千百遍反复的动作,早就刻在骨子里了。

  扬手,将纤纤玉指抚过琴弦,却只听得闷闷一响,岚琪愣了,皇贵妃也愣了,她没再敢碰琴弦,半晌皇贵妃苦笑:“弦松了,不成调了。”

  皇贵妃不记得自己几时起不再弹琴,至少病重这两年,不曾碰过,现在她不再需要刻意做什么讨皇帝喜欢,可如今,也什么都做不了了。

  “皇上终究是喜欢听琴的,只是他听我弹琴,总有几分变了的味道,他心里明白,我更明白。”皇贵妃喘了口气,慢声细语地说,“你若不嫌弃,这把琴送给你,将来我不在了,你好弹琴给他听。”

  “臣妾当年学琴后,就将太皇太后赏赐的古琴沉湖,决定再也不弹琴。”岚琪平静地说,“您的琴,臣妾愿意收藏,更是臣妾的荣幸。可这宫里将来或许还会有人为皇上抚琴,但一定不是臣妾。”

  皇贵妃苦笑:“何必呢?将来我都不在了。”

  岚琪虔诚地望着她,眼中微微含泪:“可您为什么要离开呢?”

  幼稚如孩童的话,是她的肺腑真言,曾的恨和怨,都过去了,皇贵妃这些年对胤禛的付出,对皇帝的付出,甚至对岚琪的种种帮助,足以让她的生命被珍视,也并非一个人对谁付出了什么才值得被珍惜,而是她自身很努力地活着,谁都能看在眼里。

  可天妒红颜,那么美丽而骄傲的女人,就快要消失在这红尘里。

  “我阿玛和我的兄弟们,将来会继续扶持胤禛,这一点你无须担心,即便我不在了,也抹不去他曾在我膝下承欢的事实,四阿哥一辈子都还是皇贵妃的养子,如今的人要记一辈子,将来还会被载入史册,世世代代的人都会这样看他。”皇贵妃慢悠悠说了很长一段话,凝神静气缓过一阵子,继续道,“只可惜,我不能给他一个做了皇后的养母,你的出身无法改变,可我明明能给他更多,却来不及,做不到了。”

  岚琪静静地说:“四阿哥自己,会好好争口气。”

  屋子里却好一阵寂静,不知是皇贵妃累了说不动了,还是两人相顾无语,岚琪想着要不要让人找琴师来调一调琴弦,低头又细细看这架琴时,皇贵妃突然说:“将来哪怕你不能站在孩子的一边,也别扯他的后腿,他若不争是他没出息,他若要争你不能偏心。你还有十三十四,你一定不能像我对他那样全心全意,就当是我的遗命,你若听得,就好好遵守。”

  岚琪望着她,不知该接什么话,皇贵妃到这一刻还是没有放弃,是她太看重胤禛和他的将来,还是她骨子里的骄傲容不得她对此放弃,可她行将离开的人说得这些话,自己说不得呀,她怎么能口口声声说,支持儿子将来去争?

  皇贵妃转过脸看着岚琪,病入膏肓的脸苍白无血色,晨起青莲给画了淡淡的胭脂,可那妆容却好像浮在表面,反而更夸张地显出她的憔悴,此刻长眉紧蹙瞪着双眼,死死地等着岚琪的回答。

  岚琪的手不自觉地压在了琴弦上,沉闷的一声嗡响后,终于听得她的声音说:“臣妾记下了。”

  皇贵妃眼底总算露出几分欣慰,又不放心似的重复:“不要偏心你的小儿子,他不缺谁爱护他,可胤禛的缺憾太多了,不是看起来有两个额娘就那样好的,你明白吗?”

  皇贵妃对于四阿哥偏执的爱,曾一度让岚琪担心爱之太深会事极必反,如今尚未发生类似的事,她已将不久于人世,但此刻一句句话,仍旧让她揪心。她的确无法像皇贵妃这样专注地对待胤禛,自己的人生里,还有许多事许多人占据她的心,可对皇贵妃而言,四阿哥仿佛就是全部。

  某一瞬她会罪恶地想,皇贵妃若健健朗朗地活下去,对四阿哥而言,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此时佟嫔进门来,娇弱的人前些日子也累得病倒,被皇贵妃打发回储秀宫休养,此刻见她依旧满面病容,大概是听说早晨又召集太医,才强打精神赶过来。

  “姐姐怎么想起弹琴了?”佟嫔笑悠悠地说着,已在深宫数年,脸上仍未脱往日稚嫩的气息,拉着姐姐的手说,“您想听吗?我弹给您听,倒是有好些年没碰过了,不知弹得好不好。”

  岚琪笑道:“琴弦松了,我让乐师调一调,妹妹的技艺一定比我强,等调好了琴弦,你来弹给娘娘听。”

  佟嫔含笑点头答应:“劳烦您了。”

  岚琪起身唤宫女将琴搬出去,再找乐府琴师来调整琴弦,那些事自有下人去做,她则还要应付六宫琐事,空暇时会来看一眼皇贵妃,或是佟嫔陪伴,或是四阿哥陪伴,不同以往的是,他们谁也不是悲戚戚的。

  佟嫔即便精神不大好,自早些日子爱哭后,近来总是笑呵呵地陪在姐姐身边,比任何时候的她都要坚强些,岚琪私下问过,背过姐姐,做妹妹的才红着眼睛说:“她看着我笑,才能安心地走。”

  和十一年前不同,皇贵妃没有缠着岚琪说她放心不下妹妹,除了一遍遍叮嘱四阿哥的事之外,她没有过分地托付自己照顾她的妹妹,而佟嫔也不似当年温妃的不事,平时看着柔弱没主心骨的妹妹,眼下却很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岚琪想,当初钮祜禄皇后,是对家族失望了才会觉得妹妹来日无所依吗?皇贵妃却依旧信心十足地告诉自己,她的父亲兄弟们,会继续扶持四阿哥,对四阿哥如是,那的确对佟嫔来说,往后有家人可以依靠,的确不需要岚琪这些妃嫔来照顾。

  之后两天,皇贵妃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太医渐渐就叮嘱承乾宫的人不必熬汤药,皇贵妃已送不下任何汤水食物,只是还维系着一口气,仿佛生命对人世最后的留恋。国舅府家眷已悉数入宫探望过,那悲戚戚的场面岚琪没有去看,见不得白发人送黑发人,昔日送走胤祚的痛,她不想再记起来。

  初八这日,岚琪原就知道要发生什么,早些天玄烨就和她说定了,因即便是皇帝一意孤行的事,也不是随口说一句话就能成,紧赶慢赶要在今天宣布,可岚琪不在承乾宫也不在永和宫,没来由地召见许久不入宫的妹妹来,和她一道在咸福宫看望温贵妃。

  温贵妃现在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从最初的疯疯癫癫无法控制,到如今真正像个孩子似的,虽然大人的身子承载孩子的心智思维看着有些瘆人,但她依赖冬云,听冬云的话,连冬云都说现在很省心,比不得早些时候每天打仗似的,贵妃好像真的回到孩提时候,特别好照顾。

  岚瑛从宫外带来精致的点心,从前哪儿轮得到她送东西给贵妃吃,只怕连咸福宫的门都进不了,但现在孩子一般的人却会欢欢喜喜地说声谢谢,捧着点心匣子和冬云依偎着,挑选几块喜欢的分给她,然后自己美滋滋地安静地坐着吃。

  冬云把温贵妃打扮得干净整洁,简单的服饰也不失贵气,她静静地坐着时,完全看不出是个痴傻了的人。

  此时咸福宫里当差的太监从外头听了热闹回来,献宝似的告诉德妃娘娘和福晋说:“娘娘,皇上刚在早朝时宣布,要册封皇贵妃娘娘为皇后。”

  岚琪想起前几天皇贵妃自责来不及给胤禛一个做皇后的养母,彼时她不敢擅自透露皇帝的决意,而今她已神志不清,却真的成了皇后。

  是日,皇帝谕礼部,奉皇太后慈谕,皇贵妃孝敬性成、淑仪素著,鞠育众子、备极恩勤。今忽尔遘疾、势在濒危,予心深为轸惜,应即立为皇后,以示褒宠。

  消息一出,前朝后宫哗然,皇帝十多年不肯再立新后,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赶着皇贵妃最后一口气册立了皇后,谁都知道就算这天大的喜事也拉不回皇贵妃的命,难道真如圣谕中所说,仅仅为了以示褒宠?

  纵然如今后宫之中无人能与皇贵妃争夺中宫之位,可那个位置空着,就不会有事,现下突然有了主人,对于后宫对于诸位皇子而言,完全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夜之间,四阿哥就成了嫡子吗?

  这个嫡子的身份,多少有些尴尬,旁人不愿承认,可皇帝也不会特别出言否认,不被承认也不被否认的事,到底该怎么算?

  初九,圣旨下,立皇贵妃为后,皇帝遣官告祭天地、太庙,并颁诏天下。后宫之内,六宫大妆着朝服集结于承乾宫,隔着内殿跪拜新皇后。

  贵妃有疾缺席,四妃为首率领六宫,岚琪与惠妃、宜妃和荣妃并肩而立,礼毕时,忽听宜妃冷说:“这样一来,四阿哥成了嫡皇子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