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46 准婆婆教儿媳

作者:阿琐

  毓溪个子见高,瞧着像大姑娘,脸蛋儿稍稍拉长了些,不是从前圆圆的模样,更加显得好看。(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夏荷色粉嫩的衣裳配得她肌肤愈发白嫩,阳光底下站着,好似周身自有光芒,十分耀眼。方才一路从宫外进来,一路遇见宫女太监,都停下脚步偷偷看她,知道是乌拉那拉家的小姐,悉悉索索不知交头接耳地说什么。

  “额娘在等你。”胤禛有些冷淡,不知是彼此都长大了,还是今天心里不痛快,没有像从前那般亲和,转身径自朝门里走,也不管毓溪是否跟进门。

  此时岚琪正好从永和宫过来,手里一左一右带着胤祥和温宸,瞧见毓溪愣在门前,温柔地唤了声:“毓溪来了?”

  大小姐转身见是德妃娘娘,赶紧上前来行礼,温宸跑到大姐姐身旁,摸摸她身上的衣服,娇滴滴口齿不清地说着:“好看,姐姐好看。”

  毓溪腼腆地笑着,退步朝小公主行礼,岚琪上前问道:“怎么不进门?”

  “这就要进去了。”毓溪垂下眼帘,犹豫了会儿说,“娘娘,四阿哥看着很不高兴,好像不大愿意臣女进宫。”

  岚琪却笑:“多体谅他些,夜里我再告诉你为什么,快进去。”又道,“你来了我就不带他们去陪皇贵妃解闷,你和皇贵妃娘娘好好说会儿话,夜里到永和宫去住,你的东西也让人送过来。”

  说着推毓溪进承乾宫的门,自己领着俩孩子回永和宫,不多久就有人将毓溪小姐的细软送过来,岚琪让放在偏殿的屋子,那之后一整天都没见过毓溪,直等入夜时分,她从宁寿宫请安回来时,正好见毓溪走来。

  “皇贵妃娘娘睡着了,四阿哥说臣女陪了一天,夜里不用在那里,让臣女来永和宫歇息。”此刻的毓溪,面上有好看的笑容,不知一整天在承乾宫和皇贵妃和胤禛说了什么话,比起上午进门时忐忑不安的样子,这会儿更有贵族千金的风范。

  “我这儿可不清闲,要哄几个小祖宗睡下才好,今天温宸念叨了漂亮姐姐一整天,一会儿替我照顾她。”岚琪很亲和地笑着,挽了毓溪的手进门,可才要入正殿时,外头有人来的动静,在门前似乎还有几分纠葛,玉跑去张望了会儿,回来想附耳对主子禀告,岚琪却担心吓着毓溪,索性大大方方让她讲。

  这才知道,是有人欺负了王常在,在她的膳食里放泥水,女人们把罪魁祸首找了出来,扭送来永和宫请德妃娘娘发落,王常在也跟来了,却一直说着:算了算了。

  “毓溪你先进去,让环春拿黄桃切了给你吃,我一会让就来。”岚琪松开孩子的手,径直就到永和宫门外,外头几个答应官女子张牙舞爪地押着一人,王常在在边上惊得花容失色。

  众人见德妃出来,纷纷屈膝行礼,岚琪也没让她们起来,直接又问了一遍缘故,问起王常在时,她吓得泪珠子打转:“臣妾没事的,娘娘,就算了吧。”

  王常在是和袁答应住在一处的,这些女人并不和她们一起,其中不乏有了年份的“老”答应,这么多年不如意,心里竟扭曲成这样,岚琪见那被押着的宫嫔是堵了嘴的,边让身边小太监去扯下来,那人一透过气就喊:“你们坑害我,是你们让我做的,德妃娘娘,是她们,唔……”

  可不等她喊完话,又被边上的人堵住了。一众人都面如菜色,王常在在边上一脸迷茫,岚琪大约知道些什么,荣姐姐和惠妃过去每年都要处理很多这种破事儿,女人们闲得发慌了就窝里斗,弄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你坑我我坑你,好像这样才能活得下去,不然就要闷死了憋死了。

  想想心中不免窝火恼她们没出息,可又能怎么样,这种事宫里屡禁不止,好像就是她们存活的法门一般。岚琪示意王常在起身,唤左右宫女太监:“送王常在回去,让太医瞧瞧,开几副安神的汤药,天气那么热,常在受了惊吓别招惹暑气。”

  王常在俯首谢恩,被永和宫的宫女太监簇拥着离去,岚琪这才面对那些“可怜人”,叹息道:“瞧着皇上宠她,你们就胡来,算算年资你们都比她有脸面,宫里的姐妹们皇上一向都不亏待,分例之上本宫和荣妃也从不短了你们什么,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算计这些不痛不痒的事做什么?若是真有本事,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好叫人对你们刮目相看,这样闹一场,又能落得什么?荣妃娘娘近年来脾气可不如从前那么好了,你们瞧着本宫脾气还好对付,就来永和宫闹,不如这样子,本宫让人领你们去景阳宫门前跪着,看看荣妃娘娘怎么打发你们?”

  众人俯首求德妃娘娘开恩,可岚琪冷脸说:“宫里的规矩不能不当一回事,从前荣妃娘娘就是太姑息你们了,大概瞧着本宫素性脾气好,以为本宫比她更好对付?你们怎么不想想,永和宫上下规矩那么大,是怎么来的?再者万岁爷如今宠着王常在,这事儿还得给皇上一个交代。”

  女人们呆呆地望着德妃,今晚真是得不偿失,德妃好像是摸透了她们的德行,根本不查问事情的究竟,因为她们就是窝里斗狗咬狗,看谁不顺眼了,就想法儿排挤她,今天是你,明天又是她,翻来覆去地不消停。

  “长街那里通风,很凉快,你们去跪两个时辰好好清醒清醒,只是不能让你们黑灯瞎火地跪在那里,周遭打着灯笼,招惹蚊虫什么的,自己防着点儿。”岚琪冷漠地撂下这句话,转身便回门里去,听得身后哭泣哀求甚至互相抱怨指责的话,心里头一沉,她知道过些日子还会有这种破事,荣姐姐那儿说,她不隔两天管几件,心里还缺了什么似的,又无奈又可悲。

  岚琪往里走时,眼边掠过熟悉的身影,她驻足侧脸一看,毓溪竟就站在门旁,这里即便看不清外头的光景,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岚琪倏然瞪向边上的环春,环春吓得伏地说:“小姐硬要出来,奴婢……”

  “毓溪,你跟我来。”岚琪蹙眉,她也舍不得责罚环春,只吩咐她去准备毓溪的卧房,便径直往内殿去。

  进了门,小姑娘战战兢兢很害怕,脸上涨得通红,见有宫女打水来伺候娘娘洗手,亲自捧过来,可心里害怕水盆晃得很厉害,岚琪瞧她这模样,突然心里发笑。小姑娘怎么害怕,将来做了婆媳,她若真偶尔训斥儿媳妇几句,胤禛是不是要心疼得护短了?

  洗了手换下衣裳,环春也收拾好毓溪小姐的屋子回来了,岚琪又让她带毓溪去洗漱,自己则让人把胤禵抱来。

  十四阿哥长得很结实,岚琪诸多孩子里,小十四最能吃,乳母奶水丰盈也不够他吃,已另配了乳母一道照顾,圆滚滚的小家伙,胳膊腿都是藕节一般,穿着裤子还看不见,洗澡时瞧见那大腿,竟要赶上岚琪自己了。

  “这样下去太胖了,不如早些断奶的好。”岚琪抱着肉呼呼沉甸甸的儿子,夏天就像个小火球似的黏在身上,小家伙两腿蹬着要自己走,咿咿呀呀地“说”话,母子俩玩了好半天,岚琪怕又要热得一身汗,才叫乳母抱走。

  彼时环春带着毓溪小姐进来,小姑娘换下了白天的衣裳,一身水湖绿的常衣,而她手里还牵着娇滴滴的温宸,小公主一身寝衣,揉着眼睛已犯困了,可是拽着漂亮姐姐的手不肯放,毓溪坐到凉炕上,抱着小公主哄她,温宸渐渐在怀里睡安稳,岚琪瞧见毓溪也是满面疲倦,便笑道:“也去睡吧。”

  毓溪却摇摇头:“臣女还要听您说话呢。”

  “不着急一晚上说那些话。”岚琪笑着,让环春抱走温宸,可见毓溪坐着不动,她再要开口,小姑娘先跪伏在炕上说,“娘娘恕罪,方才、方才臣女就是想看看怎么回事,往后再也不敢了。今天皇贵妃娘娘对臣女说了好些话,都有些听糊涂了。”

  岚琪让她坐好再讲,屏退了殿内的宫女,见她抱温宸脖子里蒙了一层汗,拿起团扇轻轻地摇,笑着问:“你进宫前,家里额娘是不是对你交代过什么了?。”

  毓溪点了点头,低垂着脑袋,手指间绕着肩头泻下的青丝,嫣红的双唇微微蠕动着,似乎想说而不敢说。

  岚琪心里则想,眼下光景,乌拉那拉家教女儿,一定会要求她对自己尊敬,皇贵妃的身子不会拖太久,将来他们家女儿的婆婆,只有自己这个四阿哥的亲额娘。过去几年毓溪都是跟着皇贵妃转悠的,此一时彼一时,乌拉那拉家不会不明白。

  岚琪缓缓道:“早年我在慈宁宫伺候太皇太后,亲眼看见裕亲王府里的侧福晋和格格们跪在殿外头,长长一排人,个个穿着体面贵气十足,却像被惩罚的孩子似的跪在那里,那情景,谁看了都当笑话,我也忘不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