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43 把她拖下去打

作者:阿琐

  章答应不明所以,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发现指尖蹭下浓浓的红胭脂,其他人也看过来,果然看见章答应脸上顶着两块胭脂没抹开,像唱戏那般的浓艳,知道的猜想该是上妆没匀开,不知道的,还当她故意这样惹人奇怪,一时不乏嗤笑嘲讽的声音,宜妃这边看见了,恼怒不已,当着众人的面就呵斥:“还不快去弄干净?”

  “臣妾……”章佳氏尴尬得说不出话

  “主子,咱们到外头去弄。(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小雨慌慌张张来拉了自家主子去外面,章佳氏问她怎么回事,小雨说出门前抹上了没来得及匀开,结果被宜妃在外头一催促,她们穿了衣裳着急地就跑出来,章答应一路低眉垂首,小雨说她跟在身边都没看见,旁人大概也都没看见。

  “你真是的,这几天总是毛毛躁躁,害我被宜妃娘娘骂就算了,自己也遭罪不是?”章答应弄明白怎么回事,没有不高兴,抬手拍拍小雨的脑袋,“你还没被罚够啊,前天挨打的地方,还疼着吧?”

  小雨嘿嘿一笑,不当一回事儿,翻出随身带的胭脂盒,小心翼翼在阳光下给主子擦,因为对着阳光,章答应不由自主把眼睛闭上了,之后等不及小雨弄好,里头突然传出“皇贵妃娘娘驾到”的动静,两人赶紧收拾好往里走,隐藏在人群末尾。

  皇贵妃今日一身明黄凤袍,不知是否赶制出来的袍子,竟能在一个瘦弱的病人身上十分合身,没有晃晃荡荡地透出几分凄凉感,和袍上所绣华丽贵重的凤凰一样,她高高端坐上首,在琳琅满头的珍珠宝石和美艳的脂粉衬托下,说不出的尊贵雍容。

  皇贵妃的服色与皇后服色本就没太多的差别,不懂其中区别的人,乍一眼把皇贵妃看成皇后,也没什么奇怪,只是宫里人都看习惯了,通常不会这样误会,倒是今天不知为什么,行礼后纷纷抬眸看皇贵妃时,明明病得瘦弱了的人,莫名更多出几分贵气。

  几位宫中旧人见过昔日赫舍里皇后和钮祜禄皇后,心中尚且有此奇怪的感觉,那些钮祜禄皇后薨逝后才入宫的,更觉得像是瞧见到六宫之主的模样,位阶低的妃嫔尚好,如宜妃僖嫔几人,心里头都暗自抱怨穿戴得太低调,竟被病得要死的皇贵妃比得没影没踪了。

  荣妃、惠妃诸人向皇贵妃问安,皇贵妃则不比昔日声音清亮气势威严,病弱之人透出几分温柔娴淑的样子,直叫人耳目一新。可正当众人都以为皇贵妃因病改了性子,偏偏这般娴静才不过须臾,人家翻脸就跟翻书似的,叫人猝不及防。

  本是众人好端端地坐着,忽然听见啜泣的声响,难免有人循声望过去,便看到章答应身后的宫女在抹眼泪哭,这还不算什么,竟连她身前站着的章答应,也是泪流满面,只是那宫女没忍住哭出了声,而章答应只是掉眼泪。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光景,不免交头接耳,本还好好地听皇贵妃示下,一时都无心上首说的话,纷纷把目光落在那站在答应常在中间的章佳氏身上。

  终于连皇贵妃也看到这情景,冷的目光投过来,声音虽然轻,可言辞间恨意十足,问着:“你哭什么?”

  殿内旋即安静下来,小雨的抽噎声更加明显,章答应瞧着很古怪,她好像并没有哭,可止不住眼泪落下,越是抬手去抹,那眼泪越是汹涌。

  有嫉妒章佳氏之前得宠的人恶毒地在她身后推了一把,章答应踉跄着冲到了殿中央,无奈只有屈膝俯首,“抽抽搭搭”地说:“臣妾没有哭,臣妾是……”

  “是在给我号丧吗?”皇贵妃冷言一出,在座宫嫔都吃惊不已,她则道,“外头是不是都传疯了,说我要死了?”

  “没有,臣妾只是,娘娘……”章答应极力想要为自己辩解,可抬起脸,那眼泪更是不断地往外流,她脸上又着急,怎么看都是在哭的样子。

  边上佟嫔很气愤,像是憎恶有人诅咒她姐姐死去,恨恨对宜妃道:“娘娘平日怎么管教章答应的,难道她在翊坤宫里,也动不动就哭?您也不嫌晦气?”

  宜妃脸色煞白,心中又恨又不服气,更不愿被佟嫔抢白,道:“妹妹错了,我哪儿轮得上管教章答应,人家是万岁爷心尖尖上的人,隔三差五地从乾清宫得赏赐,一碗好吃的菜万岁爷都惦记着章答应,我敢对人家颐指气使吗?”

  一旁僖嫔托着下巴叹气:“如今宫里还有什么尊卑呀,谁得宠谁站高枝儿。”无端端地就开口欺负新人,往答应常在那一堆人里问,“王常在,你说是不是?”

  几位常在答应都是站在末尾的,王氏至今在宫里没什么交好的姐妹,袁答应在屋子里安胎今天没有来,她孤零零地站在那儿,被僖嫔冷不丁这一说,吓得浑身发抖几乎腿软。

  可是这样一闹,仍没止住章答应和小雨的眼泪,皇贵妃面上很难看,再听宜妃僖嫔这些话,更是怒从中来,冷声说:“可见是我病久了,宫里都坏了规矩,现下新人越来越多,年纪越来越小,荣妃德妃,你们不是管着宫里的事吗?就管成这个模样?”

  岚琪和荣妃一直坐在边上没出声,这会儿皇贵妃冲她们俩来,赶紧起身告罪,一旁惠妃也跟着站了起来,只有宜妃大模大样地坐着,道:“是该娘娘好好管管了,有些人拿着鸡毛当令箭,可也没见做什么了不起的正事。”

  可皇贵妃却矛头一转,指向宜妃道:“你还有脸说旁人,自己宫里的没管教好,还在这儿丢人现眼。”

  宜妃吓得噎住,正不知要不要起身施礼告罪,却听皇贵妃狠毒地说:“太医都说我这病要好了,我好心召见姐妹们来见见叙旧,却来一个给我号丧的。”

  “不是的,娘娘,臣妾没有……”

  “闭嘴!”皇贵妃呵斥,但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力道和气势,端着架子很快冷下来,摆摆手吩咐,“把这个贱妇和她的宫女都拖下去打,打到没声了丢进没人住的院子里去,我看她还怎么去狐媚皇上,也看看皇上还会不会惦记她,连一碗菜都要送给她吃。”

  “娘娘,臣妾没有哭,娘娘……”

  章答应惊慌失措地要给自己辩解,可承乾宫里的人早就得令上来带人,谁都知道承乾宫里皇贵妃脾气不好,从前的日子三两天就有人被拖到门前挨板子,据说承乾宫里私备着刑具,果然这会儿人才被拖出去没多久,刑具就像是准备好了,立刻听见宫女的尖叫声,混杂着那噼噼啪啪的拍打声传进来,吓坏了一屋子的人。

  “真晦气。”皇贵妃恨极了,又瞪着眼将宫嫔们扫视,冷然道,“都回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模样,掂掂自己的分量,这禁城里,还轮不到你们来作妖。”

  好好一次相见,弄得不欢而散,宜妃被人推着走出门时,都没醒过神到底发生了什么,等看到院子里被打得瘫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章答应时,吓得双腿发软几乎不能走路。其他妃嫔见章佳氏主仆俩被打得那么惨,那宫女瘫在地上,屁股上的衣裳都染了血,惊得都捂着眼睛赶紧离开承乾宫。

  岚琪和荣妃最后从正殿离开,瞧见这架势,一个是章佳氏昔日主子,一个是从前的一宫主位,荣妃唏嘘不已,又恨又可怜:“她作死吗,今天好好的哭什么?昏了头的,真以为自己得皇上喜欢,可以无法无天了?”

  岚琪很冷漠,拉了荣姐姐往外走:“咱们管不了那么多事,如今虽是宜妃没脸,可也是曾咱们的人,不要惹祸上身吧。”

  荣妃虽然觉得岚琪不是这样无情的人,可想想章佳氏这两年折腾的事,换做谁都心寒,也没有多计较,之后听说昏厥的主仆俩被扔进了偏僻无人住的院落,派人去看了看,听说受的伤还不至于要性命,也就没再理会。

  陌生的屋子里,章答应醒来时天色已暗了,脸上再没有火辣辣的刺痛,眼睛也不再不受控制地掉眼泪,而她记得自己被拖出去架在春凳上,重重挨了一板子后,后来的事都不记得了。现在屁股上没有疼痛的感觉,唯一不舒服的,是后脖子像是被重重打了一拳,她觉得自己好像不是被板子打晕的,而是被人敲了后脖子晕的。

  此时有人进来,手里掌着蜡烛,烛光里看得清是个三十多岁光景的宫女,面容和善说话温柔,笑着说:“章答应您醒了,渴不渴饿不饿,奴婢准备了红枣桂圆汤。”

  章答应迷茫地望着她,半天才问:“这里是哪儿,小、小雨呢?她是我的宫女。”

  那宫女温和地笑着:“小雨姑娘挨了打,一时半会儿下不来床,在自己屋子里呢。不过伤得不重,就是皮肉肿了些,没伤着筋骨,送来的时候可吓人了,衣裤上都是血,奴婢还以为这就要打残了,结果褪了衣裳看,里头好好的就是肿得厉害,可那些血迹,不是她身上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