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29 没心肝的

作者:阿琐

  玄烨见她紧张,也认真起来,不再撵她走,一道往苏麻喇嬷嬷的屋子去,听岚琪将嬷嬷的事说来,知道嬷嬷忧思成疾,她恐怕是一门心思要跟着皇祖母去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皇上就别对嬷嬷说什么,太皇太后要她照顾您的话来挽留,何必再给嬷嬷添负担,让嬷嬷自在一些才好。”在门前未及进去,岚琪垂着眼帘说,“嬷嬷一辈子视自己是太皇太后的奴婢,即便被人尊敬,也不忘本分。太后和臣妾都以为一心一意对嬷嬷好,让人照顾她尊敬她,她就会高兴,结果一点用也没有,相反越是这样,嬷嬷她越不自在。”

  “嬷嬷从来不僭越宫规半分。”玄烨面色凝重。

  岚琪则道:“留在宁寿宫,让嬷嬷享受和太后一样的待遇,是明着都能看得出来的事,嬷嬷必然心中难安,臣妾想,不如让嬷嬷迁一处地方,那即便被人伺候着照顾着,至少没有人作比较,心里少些负担。”

  玄烨颔首:“是个办法,宫里殿不少,择一处清静的就好。”

  岚琪却笑着说:“不如去阿哥所吧,让嬷嬷往后管着阿哥所的事儿,也让嬷嬷有点事可以做。”

  玄烨想,阿哥所里如今就只养着七阿哥和十二阿哥,哪儿来那么多的事让嬷嬷去管,正犹豫岚琪的主意好不好,人家则冷不丁地说:“往后新人入宫,还会生养皇子公主,臣妾几个是再养不过来了,大概都要一并送去阿哥所,现在十二阿哥还小需要人照顾,即便过两年长大了,往后还有更小的孩子,嬷嬷就不会闲下来。嬷嬷是操心劳碌的命,让她闲下来享清福,她就觉得自己是不是该离开了。”

  最后一句话极有道理,前面那些什么意思?玄烨盯着岚琪看半天,有些生气地凑近问她:“再而三的说这种话,你真的不怕朕生气?”

  岚琪倒是愣了愣,她说的,可是大实话,怎么了?

  玄烨不高兴,说不上来缘故,反正是不高兴了,虎着一张脸看着岚琪不说话,两人傻乎乎地对视着,到底女人家心思细腻些,好半天反应过来,不由自主拉了皇帝的手说:“皇上以为我在吃醋?”忙又改口,“臣妾不是和您说好了的,臣妾会做一个温柔大度又宽容的好娘娘,吃醋的话就放在心里,要说也关起门来说。”

  声音越说越小,已有几分闺房私语的架势,但她摸摸自己心门口,笑容灿烂地看着玄烨,好像在说天大的喜事,弄得玄烨反而没了脾气,看她笑得那么好看,明明小气的不行非摆出大度的姿态,还自以为是地觉得旁人都看不出来,一时心里也乐了,嫌弃地推开她的手,似嗔非嗔地骂了句:“没心肝的东西。”

  看到皇帝带着笑容转身走,岚琪松口气,也乐呵呵地跟着他进门,嬷嬷在病榻上,见帝妃二人带着一身喜气来,还以为有什么好事,结果只是请她去阿哥所帮忙,虽也是让嬷嬷乐意的事,但不明白帝妃二人这么高兴是为什么。

  之后玄烨先离了,岚琪照顾嬷嬷喝了药,便要去向太后说明这件事,嬷嬷留她问:“娘娘和皇上,可有什么高兴的事?”

  等说了是为什么,嬷嬷哭笑不得,感慨着:“太皇太后没了以来,奴婢好久没见皇上脸上这样的笑容,结果还没为了什么事高兴,只是因为看到您吗?”

  岚琪莞尔一笑,她心里也不明白玄烨为什么乐,可她为此高兴,自鸣得意地说:“嬷嬷,我厉害吧?”

  那之后过了几天,苏麻喇嬷嬷就被送去了阿哥所,自然要先养一阵子身体,才能管阿哥所的事,七阿哥和十二阿哥的生母,戴贵人和万常在时常去照顾嬷嬷,她们也能借此机会多看看孩子,一举两得。

  嬷嬷有可信的人照顾,岚琪能腾出空来照管自己的孩子,还有盯着宫里的事,近些日子皇帝多宠翊坤宫,不论是宜妃还是章答应,在旁人眼里,势头就要盖过永和宫了。实则岚琪十几年来,就没真正计较过什么势头什么风光,她只知道,玄烨来了就照顾他让他高兴,玄烨不在,她就自己好好过日子。

  可这就是所谓的独善其身,在禁城里行不通。

  这日荣妃来,说她费尽心血把宜妃捅的娄子都填补好了,就剩下等宜妃主动,荣妃等得心急,眼看入秋下半年许许多多的事儿,便又来催促岚琪。

  “下半年要准备太皇太后周年大祭,咱们宫里没有一刻闲,至于节庆也不知皇上怎么想的,他向来喜欢临时起意,我们也要随时预备才好。”荣妃忧心忡忡,对岚琪毫不保留地抱怨,“若还是宜妃,我宁愿与长春宫为谋。”

  岚琪手里侍弄着茶水,精巧的器皿在茶水滋润下晶莹剔透,递过一小杯功夫茶给荣妃,笑着道:“皇上可是说,长春宫就别惦记了。”

  荣妃握着茶杯没动,有些讶异地看着岚琪,岚琪似乎怕她听不明白,仔细解释说:“皇上说,往后六宫的事,再也不必惠妃劳心。”

  “是吗?”荣妃喝下茶,功夫茶讲究入口苦回味甘,可她怎么只吃出苦涩,甘甜何在?大抵是心里苦,毕竟和惠妃二十几年一道过来,如今惠妃落得这般下场,她颇有几分唇亡齿寒。

  但感慨只是一时的,荣妃心里什么都明白,让岚琪再给她倒茶好好品一品,口中道:“我就等你来帮我,慢慢的大事小事都要你来做主,再过几年,我也该退下享享清福。”

  岚琪笑悠悠:“姐姐就别自欺欺人,哪儿轮得到您享清福?”

  荣妃嗔怪:“你也就欺负我。”

  岚琪则正地说:“姐姐且理出一宗麻烦的事,先搁着别理会,等过些日子我与你说时机到了,你再把事推到宜妃面前,顶好是皇上也在的时候,他们俩就有话说了。”

  荣妃想到岚琪之前那个鬼主意,再看近日宜妃的风光,不可思议地问她:“你真的跟皇上说了?”

  岚琪笑:“咱们可是在为他操心。”

  但这件事,终究不如岚琪想得那么顺利,皇帝在度过长达半年的极度悲伤,渐渐开始亲近后宫没多久,朝廷上便有了了不得的事,皇帝一时耽于政务,又将后宫悉数撂下。

  且说今年春上,土谢图部草原发生大旱,因缺少食物,饿死了许多人,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为拯救自己的部落,遂与博硕克图汗噶尔丹会盟。玄烨深知,土谢图汗此番举动,不但进一步恶化喀尔喀蒙古左右两翼关系,而且会成为噶尔丹侵犯喀尔喀蒙古的借口。

  噶尔丹虽然是第四世温萨活佛,却极具军事才干。凡遇战事,他战略战术得当,指挥果断,身先士卒,无所畏惧。所以每战必胜,自己则“身不着一矢”,由此树立起崇高威信,又深受喇嘛教的影响,一直想建立一个以喇嘛教为国教的准噶尔帝国。

  在陆续吞并卫拉特蒙古其他三部,进攻鄂齐尔图车臣汗部后,噶尔丹又以讨伐“异类”为借口率兵攻入南疆,灭亡了叶尔羌汗国。同时,噶尔丹在西方又用兵于哈萨克,巩固在那里的统治,征服了西方的哈萨克汗国之后,战无不胜的霸气使得噶尔丹野心膨胀,皇帝与朝廷深知,他早已将注意力转向东方,集结兵马欲与清廷争夺漠南、漠北蒙古的领地。

  为了这件事,皇帝再次启用了明珠参与商讨,前朝气氛凝重,自然也波及后宫,女人们洞悉朝廷有大事,都安分守己不敢给皇帝添堵。

  但眼看着明珠的复职不再是个空架子,眼看着皇帝对明珠又有所图,惠妃心里的戒备总算放下一些,她算不得懂朝政,可她知道明珠虽贪,的确有才干,对皇帝来说,只要能帮他治理天下保江山太平,用好人还是坏人,全在一念之间。

  转眼已在七月,酷热终于散去,中元节上祭奠太皇太后,惠妃难得在人前露了面,但不知是真的憔悴,还是施了粉黛伪装,众人眼中的惠妃,的确不怎么精神。便有人问大阿哥是否来看望,问大福晋怎么不进宫,惠妃则满心为孩子着想,说大福晋挺着肚子不便进宫。

  但听话听音,零零散散地变成闲话传出去,大阿哥唯恐让人挑拨惹得父亲不高兴,隔天就领着大腹便便的福晋进宫来给母亲请安,惠妃总算是见到了怀孕的儿媳妇。

  大福晋对婆婆是恨之入骨了,之前不得已进宫见了回太皇太后,再有后来的丧事之外,她已大半年没踏足禁城,一直以身体不好为借口,反正只要不是皇帝出面,惠妃就算一天催她三回,她也不动,认定了婆婆是宫里的人,一辈子是走不出禁城的。

  今天被丈夫软磨硬泡地带进宫,大福晋一直绷着脸,见了婆婆半句话也不说,惠妃碍着儿子的面没说不好听的,等大阿哥要走,大福晋立刻跟上说也要走。

  大阿哥有些难做,想劝妻子留下和母亲说会儿话,大福晋死死地看着他说:“要去宁寿宫给太后请安,一会儿再来陪额娘说话。”她仗着自己大肚子,那些宫女不敢把她怎么样,不等丈夫点头,回身朝婆婆行了礼后,头也不回地就冲出去了。

  大阿哥看得呆住,只听母亲一声:“如今我儿子,真是被他媳妇降服了?”

  大福晋这边离了长春宫,悲愤交加地胡乱走,身后跟了几个宫女都吓得不知所措,但见前头一乘肩舆过来,赶紧拉住:“福晋小心,别撞上了。”又有一个说,“瞧着,是德妃娘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