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28 毫无兴致的玄烨

作者:阿琐

  “桃红,我不能让皇上发现,原先、原先还没那么糟糕,现在真的不行,我知道……”宜妃说着,泪珠子就落下了,叫桃红很心疼,劝慰着,“兴许皇上只是来休息,娘娘别想那么多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宜妃的头摇得拨浪鼓似的,紧紧抓着桃红的手:“可我想留住他呀,睡觉哪儿不能睡,从前他爱来翊坤宫,我知道是为什么,没有那些事儿,他怎么会想到我?”

  **裸的问题摆在眼前,桃红无言以对,渐渐觉得娘娘看自己的眼神不大对劲了,心头一慌,倏然跪下道:“娘娘,奴婢不成的,娘娘您别打奴婢的主意啊。”

  宜妃咬着唇颤抖,抓着桃红没松开,几乎是恳求一般:“桃红你帮帮我,你长得不错,皇上会喜欢的。”

  桃红吓得脸色惨白,战战兢兢说:“奴婢在宫里比您还久呢,这样子出去,往后还有什么脸面?奴婢只求好好伺候您。”她吓得魂不附体,扭头瞧见配殿里的光亮,忙不迭说,“章答应啊,娘娘,您要实在想找人替代,章答应不是最好的吗?”

  宜妃看向章佳氏的屋子,呆了须臾说:“她肯吗,她肯等在外头随时进来伺候吗?”

  那香艳的场景,想一想就叫人心慌意乱,桃红哪儿知道章答应肯不肯,可话是她说的,估摸着她不找一个替代的人来,今晚这事儿还不知要怎么解决,也不管那么多了,起身就跑去章答应的屋子求助。

  宜妃等在原地,眼瞧着外头圣驾就要到了,才见桃红通红着脸匆匆跑回来说:“娘娘,章答应说她愿意,等一会儿熄了灯就藏在外间准备,娘娘您有需要的话,她随时进来,若是一夜无事,她就早早离了。”

  宜妃紧紧咬着唇,桃红给她擦掉了眼泪,劝说道:“您笑着才好看,一会儿万岁爷问您怎么哭了,您怎么说?”

  “我知道。”宜妃晃过神,双手揉了揉脸颊,努力扯出笑容来,深吸一口气后,往宫门前去接驾。

  皇帝坐着肩舆来的,一路板着脸,梁公公大气儿都不敢出,好容易到了宫门口,瞧见宜妃娘娘等在门外,心想接下来的事儿可就和他不相干了,这才松口气。而玄烨见到宜妃,也总算软下脸来,走进光亮处时脸上已有几分笑容,温和地说着:“外头怪热的,还招蚊子,等在外头做什么?”

  宜妃见到皇帝,心里不由自主便高兴了,挽了胳膊说:“就几步路,也想早些见到万岁爷。”

  玄烨笑笑不语,与她一同进门,宜妃寸步不离地跟在身边,亲昵地挽着胳膊毫不在乎边上有宫女太监,虽然玄烨一向知道宜妃是这样的,可他今天多少有些来完成任务的味道,心里忍不住就觉得别扭。而且这事儿一次还不成,且得花些时日哄着宜妃高兴,想想都是拜岚琪所赐,可他到底哪根筋不对头,干嘛要听她的?

  胡思乱想着,已进了门,洗手更衣坐下喝茶,宜妃拿着团扇在他身边轻轻摇,到底是跟了十来年的人,还接连生下三个儿子,宜妃知道皇帝夜里起居的习惯,处处小心谨慎地照顾,玄烨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

  他本来就不怎么讨厌郭络罗氏,何况还一向利用她来平衡宫内的恩宠轻重,宜妃又不像惠妃那般真正阴毒能在宫里兴风作浪,当初下狠手处理掉她疯了的亲妹妹,也足够震慑了,这些年相处,无功无过,皇帝也乐得有个人尽心伺候,可今晚……

  “皇上假正,五阿哥九阿哥他们,难道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岚琪那句话,魔咒似的缠绕在玄烨耳畔,不晓得往后对着其他女人会不会想起来,可对着宜妃,一想起这句话,他什么兴致都没了,心里仅有的那点火全冲着说这话的人去,恨急了就只想去永和宫教训她。

  帝妃二人各有心思,其实宜妃也不乐意让谁来替她的后半夜,伺候的法子多种多样,可是做那些事还是要些胆量,而且皇帝万一问她,或者非要那个样子,她怎么办?最好的,还是皇帝累了,就歇一歇,等她假以时日养好了伤,她还年轻呢,就不信自己不能好。

  一个不想伺候,一个不想被伺候,本是可以对上的两个人,偏偏谁也不能说实话,玄烨磨蹭着在桌案前看梁公公随身带来的折子,平日里三五下就能做完的事,今天耗费了好些时辰,明明只不过是几本禀告当地琐事和请安的无聊折子,他竟然认认真真逐字逐句地给人家批复,指不定回头那递折子接到这些,还要吓个半死。

  宜妃也等得无聊,心里又忐忑外头章佳氏是不是准备好了,屋子里的气氛怎么尴尬怎么来,玄烨冷不丁抬头时,瞧见宜妃紧绷着脸,脑中一激灵,忙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朕瞧你脸色很不好。”

  宜妃慌张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拿着扇子过来笑道:“臣妾没什么,皇上要歇息了吗?”

  玄烨温和地说:“不着急,但你若累了,朕就陪你说说话。”

  宜妃听见这句,忍不住欣喜,笑得有些把持不住,问玄烨:“皇上要和臣妾说什么?”

  皇帝被问住了,一面起身拉着她往榻上走,一面脑筋飞转,想起前些日子盛京送来的折子,便说起那边她家乡的事,有的没的一通胡侃。而他也察觉到,宜妃不像从前那么热情缠人,以前这会儿功夫,她早就缠上身了,今天总是若即若离的姿态,玄烨心想,不缠是最好的,他真是一点心思也没有。

  两人歇下后,一直还天南地北地闲聊,宜妃性子本就活泼,虽然说话有些不着调,总算不会太沉闷,渐渐说得累了,都困了,正好安安静静地睡过去。两人都松口气似的,当寝殿内终于安静下来,外头宫女蹑手蹑脚进来吹灭蜡烛,玄烨等她们走出去了,转过脸在昏暗的光线下看了看宜妃模糊的面颊,他突然想起一些不能说出口的事,似乎有些明白,宜妃今晚为什么和以往不一样。

  皇帝突然就高兴了,从进门到这会儿都不晓得怎么办妥这件事的人,一时满肚子有了主意,翻身过去含笑入眠,总算是踏实了。

  寝殿外间,除了桃红和几个宫女伺候着,披了风衣的章答应散着发也坐着等,这会儿宫女吹了蜡烛出来说里头睡下了,桃红才尴尬地来请她回去。

  章答应在披风里只穿了寝衣亵裤,完全是见不得人的装扮,强忍紧张地等了大半夜,总算是没发生那最糟糕的事,一颗心重重地落回了肚子里。

  她都给皇帝生了一子一女,不至于在这上头害羞,只是这事儿真见不得人,她要真进去了,见了皇帝怎么做?她今天对宜妃再一次刮目相看,为了博宠,竟然连这样匪夷所思的事都能想得出来,而自己为了能继续在翊坤宫立足,就不得不屈意承欢。

  幸好幸好,什么事都没发生。

  一夜相安,虽无周公之礼,皇帝对宜妃可算得上体贴呵护,雨露之恩外心里得到满足,也足够让宜妃满面红光得意洋洋,隔天送走了圣驾,等章答应来时,还好好夸赞了她的忠心一番,言不由衷地说着:“皇上总是多喜欢你一些,碍着我的面子罢了,你且等等,过几日皇上翻了你的牌子,我也不会亏待你。”

  章答应事事顺从,可在她心里,本来夫妻之道挺正常的事,突然就让她觉得恶心了。她知道宜妃身体受了伤不能伺候,虽然一直在请太医想法子,谁晓得猴年马月能治好,都是女人都生过孩子,伤了就是伤了,她明白得很。

  而昨晚她能被叫去等在门外,指不定将来就真的要被送进去,这一刻才意识到,狼窝里的苦日子,这才开始吗?

  岚琪是两日后才在宁寿宫偶遇前去请安的皇帝,在太后面前正正说了话,因苏麻喇嬷嬷身子不好,皇帝说要去探望,太后吩咐岚琪陪着,说嬷嬷最怕御前失仪,别叫皇帝突然进去吓着嬷嬷,让她照顾着些。

  岚琪领命,帝妃两人一道出来,差几步跟在玄烨身后,今天两人一见面她就被瞪,猜想还是为了翊坤宫,没关心过翊坤宫到底有没有记档的事,只是和玄烨说好的,几时他把宜妃哄高兴了,就给她的提示。

  “娘……”此刻环春突然出声,可她来不及喊声娘娘,就眼睁睁看着自家主子一头撞到皇帝身上。

  岚琪低着脑袋走路,就和玄烨差了几步,玄烨猛然停下一转身,她当然刹不住,还好没摔下去,揉着脑袋后退了几步,玄烨那几乎要吃人的眼神吓着她了。

  而皇帝似克制着脾气,一抬手往外指,冷冷地说:“你回去吧,朕现在不想见到你。”

  此语一出,周遭听见的几个都变了脸色,岚琪自己也惊呆了,怔怔地望着玄烨,心里扑扑直跳,伴君如伴虎那五个字浮起来,可还来不及她心慌,玄烨忽然一步凑近,恨极了似的说:“给我回去等着,好些账和你算。”

  岚琪提到嗓子眼的心一松,又见玄烨转身往嬷嬷那儿走,不死心地跟上来说:“皇上,嬷嬷的事,臣妾有话要说。”

  玄烨倏然转过吃人的目光,岚琪傻傻笑了笑朝后退了半步,但很快努力镇定下来,正说:“皇上,嬷嬷的身体,可不能再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