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20 不让他们欺负你

作者:阿琐

  既是皇贵妃相邀,底下的人不敢不恭敬,等四阿哥与八阿哥携手离去,才赶着回长春宫向惠妃禀告,这边小哥俩手牵手走了一段,四阿哥似乎是故意做给那些奴才看的,走远了就不愿再牵手,毕竟他已是十岁的大孩子。(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八阿哥很乖巧,安静地跟着兄长走,宫里人都知道不论寒暑四阿哥都是步行往来承乾宫与书房,数年如一日,八阿哥突然说:“我也要学四哥的样子,往后不坐轿子了。”

  可四阿哥默默朝前走着,没有给弟弟什么回应,小和子在一旁看着,他心里明白,八阿哥这会儿正是当年六阿哥的年纪,虽然比六阿哥那会儿大一两岁,可眼下个头身形差不多,偶尔望一眼背影,像极了当年的六阿哥。但仅仅只是背后的模样,一见了正面一听了声,就知道不同,这里头一回回的落差失望,只会勾起四阿哥对弟弟的思念和心痛。

  “四哥。”八阿哥紧赶几步追上兄长,兴奋地问着,“我们一会儿能去永和宫吗?我想看看十三弟和十四弟。”

  “一会儿先温功课,而后用晚膳,若是我额娘不要我们在跟前说话,去一趟永和宫也成。”四阿哥总算开口了,可神情淡淡地,又叮嘱弟弟,“永和宫里德妃娘娘照顾那么弟弟妹妹,咱们能不添乱,就别添乱了。”

  八阿哥答应着,似乎察觉到哥哥情绪的低沉,他那样敏感而聪明,便不敢再多言语,一路跟着到了承乾宫,皇贵妃早听先跑回来通报的小太监说了缘故,真如四阿哥所说,皇贵妃慈祥地告诉胤禩,知道今晚御膳房送来的菜色是他爱吃的,所以一定要让他来尝尝。

  八阿哥习惯了在长春宫被人伺候是“对付对付”的事儿,除了宝云谁能记得他爱吃什么,不由得对皇贵妃有好感,之后跟着哥哥温书,陪着皇贵妃用晚膳,且看膳桌上真的都是自己爱吃的东西,小家伙高兴了,竟比在长春宫还要自在十分。

  晚膳之后,八阿哥很渴望去永和宫看看弟弟妹妹,但不敢再提出来,还是胤禛记在心里,禀告过额娘后,皇贵妃叮嘱他们不要给德妃娘娘添乱,就让青莲领着两位阿哥走了。

  兄弟俩来永和宫,进门就听见嘹亮的哭声,八阿哥还听不出来,胤禛一听就知道是妹妹也在,两人进了门,瞧见温宪站在炕下仰着脖子冲炕上坐着的额娘哭,小炕桌上摆了饭菜碗筷,却见一只碗连同里头的饭菜都在炕上,把褥子都弄脏了。

  “四哥。”八阿哥看到德妃娘娘绷着脸瞪着地上的妹妹,一点儿不见平日的温柔和蔼,他不禁轻声问哥哥,“咱们是不是走了好?”

  四阿哥却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径直朝里头走,胤禩看着,赶紧也跟上来。

  温宪发现哥哥来了,哭着跑过来抱着胤禛撒娇,说额娘骂她,胤禛领着妹妹到母亲跟前,与八阿哥一道行了礼。

  若是胤禛一人,岚琪未必能露出好脸色,但见八阿哥也在,不想吓着孩子,赶紧让宫女来收拾,知道他们用过膳了,不敢再给他们吃东西怕停了食,陪着说几句话后,因知八阿哥想看小弟弟们,就让他们自己去。

  兄弟俩走时,妹妹原本还跟着的,突然撒了哥哥的手跑回去,软乎乎地扑进母亲怀里,娇滴滴委屈地说着:“额娘不要生气,额娘生气就不好看了,温宪可听话了。”

  八阿哥立在门前看着,看到德妃娘娘拍拍温宪的屁股,虎着脸训斥她,小妹妹扭动身体在额娘怀里钻来钻去地撒娇,德妃娘娘被蹭得发笑,母女俩很快就和好,妹妹还拉着德妃娘娘的手摸摸肚皮,说她还饿着,撒娇要东西吃,那亲昵情景的,直叫胤禩挪不开眼睛。

  四阿哥是走到门外才发现弟弟没跟出来,折回来见他看着母亲和妹妹撒娇而发呆,不免皱了皱眉头,拉了他往外走,在廊下问:“难道你没有和惠妃娘娘撒娇过?”

  八阿哥摇头说:“不记得了。”

  “你才多大就不记得了,那就是没有过喽?”

  “四哥会和皇贵妃娘娘撒娇吗?”

  四阿哥停下来,一本正地说:“男孩子撒什么娇?”但是看弟弟可怜,还是不大情愿地说,“比你还小点儿时会有,那时候不懂事不是吗?”

  虽然兄长说得勉勉强强,八阿哥还是好生羡慕,又跟着哥哥往前走,轻声说着:“听见大皇兄和额娘说我是觉禅贵人的孩子后,我看到额娘总是怪怪的……”

  兄弟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这些话,岚琪这边伺候了小祖宗吃饱饭,趁孩子犯困前让乳母们领回宁寿宫去,自己往儿子们的屋子来,想看看小哥俩怎么样,无意识地也想多看看八阿哥,回头好对觉禅氏说说,虽然人家未必想听,可她抑制不住自己可怜孩子的心。

  谁知到门口时,却听胤禛在教弟弟:“不管惠娘娘对你怎么样,咱们做孩子的,不能对长辈不尊敬,你长这么大都是惠娘娘抚养的,你要懂得感恩。惠娘娘总有忙不过来的时候,你不能总希望自己像温宪那样被宠爱,男孩子要学着顶天立地。还有,你老想着自己不是亲生的会被惠娘娘讨厌,可你有没有真心真意地对待惠娘娘?人不能总想着别人给自己什么,也该想想自己有没有给过别人什么。”

  一席话虽然还稚嫩,却很有道理,岚琪站在门前听得出神,等环春催了声要她进去,又听八阿哥委屈地说:“额娘对我是好的,可是那个燕竹太坏,额娘也不管她,她昨天还罚宝云跪石头。”

  孩子们再往后的对话,岚琪没听见,听到八阿哥说长春宫里的事,她就带着环春走了,环春问她为何不进去,岚琪叹息道:“孩子们若对我说这些话,我管还是不管,又以什么资格管?若是觉禅贵人一心想要回孩子,我反无所顾忌。”

  谁能想得到,金枝玉叶的皇子,在深宫之中也会有诸多不如意,生母养母的地位境遇,决定了他们的生活,不是身有皇室血脉就注定含着金汤匙出身,未来的路,终究还要靠他们自己来走。

  夜里,皇贵妃派人用轿子将八阿哥送回长春宫,八阿哥进门后先来给惠妃请安,惠妃因在“病中”,终日穿着简单的常衣,发髻低低地坠在脑后,清清落落几支簪子,这般简朴的打扮,倒是少了平日的气势,至少在孩子看来,是可以亲近的。

  惠妃对八阿哥虽非真心实意,面上也从没真正亏待过他,今日更是搂着说:“额娘知道你这些天不高兴,是为了宝云的事,可宝云她犯了错,额娘不能不罚她,这是宫里的规矩,额娘也越不过去。但是罚过了就好了,宝云已在你的屋子里等你了,往后她专门照顾你的起居,你高不高兴?”

  八阿哥闻言喜出望外,不大敢信地望着惠妃,惠妃温柔地摸摸他脑袋:“小傻瓜,你有什么心事要对额娘讲,额娘哪能回回都猜出你心里想什么?”

  小孩子的心思毕竟简单,愿望得到满足后,就不会胡思乱想,也许将来某一天他会想明白今日的事,可眼下,他只是个开心的孩子。

  八阿哥是蹦蹦跳跳跑着回去,惠妃坐在炕上看着他走开,本来慈祥的笑容随着孩子的身影一同消失,不多久燕竹进来,大概还记恨昨天被罚跪,再者膝盖剧痛精神本就不好,整个人看起来怨气十足。

  惠妃则冷着脸说:“往后你只要派人看着宝云,知道她每天和八阿哥做什么说什么就成了,好坏对错都不用你来管,现下你已让八阿哥寒了心,差点还挑唆了我们母子关系。”

  燕竹怯然道:“奴婢该死。”

  “没什么可该死的,眼下长春宫里,我自然是偏向你的,可八阿哥毕竟是皇子,宝云毕竟是太皇太后当初拨来的人,你看他今晚在承乾宫永和宫走一圈,你能保证他不把这些话说出去?”惠妃沉甸甸地叹息,“现在我要低调避风头,若再让人捉了这种小事当把柄指责我,我怎能咽的下这口气?”

  燕竹自责了几句,她在其他宫女太监跟前再怎么傲气,也不敢在主子面前放肆,但此刻又说起:“奴婢不敢挑唆您和八阿哥的关系,可是您把宝云放到阿哥身边去,不怕宝云从中挑唆么?奴婢总觉得,八阿哥对您不像寻常孩子那样,指不定就是宝云教的。”

  惠妃摇头,颇无奈地说:“两弊相衡取其轻,我只能相信宝云没这个胆量,我已警告她,若敢对八阿哥胡言乱语,我不会让她有好下场。”

  这边厢,八阿哥欢欢喜喜跑回自己的殿,果然见熟悉的身影在给他铺床褥,小家伙跑过来抱着宝云说:“你可回来了。”

  宝云神情憔悴,膝盖上还有昨日罚跪的剧痛,加上这些日子各种辛苦,不是从前那么精神的人,八阿哥看仔细了,竟红着眼睛含泪说:“宝云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他们欺负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