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10 等我回家

作者:阿琐

  玄烨摇头,但又摆手示意身后的人跟上来,几盏灯笼聚拢,门前旋即变得亮堂堂,环春乍然看清皇帝的面容,没有想象中胡子拉渣的颓唐模样,眼前的人只是几日不进米水瘦了好些,脸上轮廓分明,双眸凹陷,眼睛因哭泣而充血,眼睑下亦是深深两片青黛,可环春几时见过皇帝这副模样,到底是唬着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朕看起来,是不是很憔悴?”玄烨问,似乎他让灯笼把自己照亮,就是想让环春看清他的模样。

  环春点了点头,抿着嘴不敢说话。

  “这样叫她看见,会不会吓着她?”玄烨又问。

  环春慌忙摇头,连声说:“娘娘不会害怕,娘娘今天还想去慈宁宫看看您,可惜没下床就不能走了,太医说这几天时时刻刻都很要紧。”

  这些玄烨都知道,永和宫里的一切照旧事无巨细都会传给他听,他哀伤祖母逝世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其他事,不过是冷眼看着,不过是不想管,唯有永和宫这边,他心里惦记着,又不能来管。

  “皇上,您进去吧,娘娘看到您会很高兴的。”环春把帘子举得高高的,希望皇帝能赶紧进门。

  玄烨深深吸了口气,方缓步走进门,屋里头不明不暗,可以让他顺利地走到岚琪面前,但看不清她的脸,孕妇因胎儿负重呼吸不畅,夜里睡觉早就不拉帐子了,她也不是正常人那般平躺着,几乎就是靠着睡,玄烨知道她很辛苦。

  环春想要送一盏灯来,皇帝挥手示意她下去,他不想光亮刺激岚琪醒来,只是在榻边站着,俯身轻轻触摸到她的脸颊,她的肌肤依旧那般柔滑娇嫩,玄烨竟害怕自己粗糙的手会刮伤她,这几天他不进米水,连脸上的皮肤都皴了,手心也干燥得十分粗糙。

  榻上的人没有醒,从平稳的睡梦里发出均匀的呼吸,这让玄烨十分安心,他明天就要送皇祖母的灵柩出宫,在她分娩之前都无法回来,他多害怕在宫外听到噩耗,可他不能留下,也不能带她走。

  “在家等朕回来,不要有任何事,朕很快就会回来,你不要跟着皇祖母走。”玄烨轻声念叨着,眼中含着泪,嗓子也似乎被什么堵住了,哽咽了许久才又重复,“在家等我回来。”

  梦中的人没有醒,玄烨则渐渐平稳情绪后,为她掖了掖被子便转身离开。可他才旋过身,榻上的人就缓缓睁开了眼睛,泪水顺着面颊滑落,悄无声息地,一直到目送身影从眼前消失。

  从玄烨踩着雪走近来的那一刻,岚琪就醒了,可是听见他在门外问环春那些话,她明白,玄烨不想让自己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在乌雅岚琪面前,他是她的天,是为她支撑一切阻挡风雨的存在,他怎么能让心爱的女人,看见自己那么没用的样子?

  所以她“睡着了”,所以她选择了不见玄烨,多渴望能看他一眼,可她不想记住他憔悴的面容,她的丈夫她的男人,永远是她最强大的依靠。

  踩雪的声响渐行渐远,岚琪捂着嘴呜咽了几声,但等环春回来时,她已冷静了许多,环春惊讶主子醒了,着急地问:“万岁爷刚来过,娘娘您知道吗?”

  岚琪点头:“我听见你们说话了,不见才是最好的,他不希望我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我会好好等他回来,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环春你放心,我会振作我会坚强。”

  话虽如此,悲伤的气息始终散不去,岚琪的身体,也由不得她想好就能好起来,就连环春都明白,主子这一劫,听天由命。

  翌日,太皇太后的梓宫奉移离宫,一切井井有条丝毫不见混乱,前几日宫里六神无主的模样都不见了,所有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支应这一整天的事。太后和皇贵妃也强撑病体前来送行,唯有昔日朝朝暮暮都与太皇太后在一起的德妃不在跟前。

  意外的,这一回没有人对永和宫指指点点,谁都知道,丧礼再如何隆重铺张,逝者也感受不到半分,不过是活着的人做给活着的人看,真情假意谁能说个明白,只有德妃在太皇太后活着的时候日日夜夜的辛劳,才是真正对老人家最大的孝敬,哪怕她们这些人天天哭得晕过去,也不见得能感动了谁。

  太皇太后的梓宫离开后,禁城内总算稍稍松口气,往年这时节,正该是春节里嬉笑玩乐的时候,今年除夕元旦什么都没做,甚至所有人都没有跨了年的感觉,恍惚不知何年何月,每日反反复复地跪拜哭泣,这会儿停当下来,都有些缓不过神。

  翊坤宫里,宜妃一进门就歪在炕上不能动,这几天哭得她脑壳儿都要裂开了,要说那些眼泪,也不是硬挤出来的,就是在那儿一见旁人哭,自己就跟着悲伤,而后这十几年的委屈怨恨也跑出来,要说她每天哭,哭得都不是太皇太后,而是自己。

  章答应已出了月子,正好太皇太后没了的那几天她能出门走动,丧仪上的事一件没落下,也算是头一回正正跟着宜妃出现在宫里,但没人有功夫来计较这些闲事,皇帝多悲伤人人都看在眼里,谁敢在这时候给皇帝添堵。

  “你也歇着去吧,每天跪几个时辰,我看你脸色越来越差。”宜妃痛苦地揉着额头,唤桃红找太医给她来开药,一面又说章答应,“这事儿早晚得过去,皇上也不能天天伤心,宫里的事不就已开始恢复平常的模样了吗?咱们要盼着往后的好日子,这些日子赶紧把腰身收一收,等皇上缓过劲儿了,你要多多伺候才好。”

  章答应默默地答应了,之后退出宜妃的正殿,退回屋子后便轻声问小雨:“打听了吗,德妃娘娘怎么样了?”

  小雨摇头说:“就是不大好,现下永和宫里有好几个太医当值,这架势就不能好吧。”

  章答应顿时热泪盈眶,担心地说:“娘娘若有什么闪失,可怎么好?”

  小雨赶紧劝她:“您在宜妃娘娘面前可要高兴才成,您没瞧见这几天宜妃娘娘私底下高兴的样子,您要和她们一条心。”

  章答应咬牙切齿,一手紧紧抓着炕上的褥子,恨得浑身颤抖,“她们不会有好下场。”

  与此同时,长春宫里也是所有人都疲惫不堪,不像宜妃每天张嘴哭几声就好,惠妃还与荣妃一道盯着宫里的事,她算是硬朗,荣妃今天是送走太皇太后就直接晕过去叫人抬走的,但她也是几乎耗尽了所有精力和力气,盼着皇帝不在宫里这几天,能好好歇一歇喘口气。

  有小宫女送来安神的药,惠妃推手说不吃,“我没什么病,躺两天就好了,动不动吃药,怪晦气的。”

  她索性起身松松筋骨出来透口气,才在屋檐下站着,门前小太监疾步跑进来说:“娘娘,平贵人求见。”

  “平贵人?”惠妃一愣,才想起来,为了太皇太后的丧事,这个小贵人也算是解了禁足,每天一道跟着跪拜哭灵,那几天没顾得上来,没想到她今天自己找上门了。

  可是之前惠妃频频示好时,那小贵人端着赫舍里氏的骄傲不理她,如今要是她一来惠妃就笑脸相待,也实在太没面子,挥手冷声说:“说我乏了已歇下,让她改日再来。”

  小太监去打发平贵人,惠妃深深呼吸抬头望天,终日的忙碌似乎让她这一刻才醒过神,太皇太后没了,皇帝以外对她最大的压制消失了,怪不得长春宫望出去的天也比往日开阔,她心里更是有说不出的畅快。

  收回目光时,正见宝云从偏殿过来,才收拾了这几天用的东西,抬头见主子站在屋檐下看着她,她也停下了步伐。

  “过来吧。”惠妃头一回觉得自己真正凌驾于这个奴才了,一直以来她都是太皇太后明着安插在自己身边的人,比不得皇贵妃和那个青莲的关系,她们之间一直保持着扭曲的默契,曾惠妃问她怕不怕有一天太皇太后走了自己会收拾她,宝云说她无所畏惧,更何况皇帝明眼看着呢。

  但事到如今,即便惠妃忌惮皇帝兴许会追究这种事,可她杀宝云的心,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那种肆无忌惮的冲动,一阵一阵地从她心底冒出来。

  但惠妃尚有理智,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她杀了宝云,就是对太皇太后的大不敬,即便可以有任何理由掩盖宝云失去的真相,皇帝不见得就会放过她。

  “娘娘有何吩咐?”宝云问。

  “往后我跟前的事,不必你做了。”惠妃冷冷地吩咐她,“八阿哥那里也不许你再伺候,往后主子跟前的事,都不许你插手,你愿意的,长春宫里的杂事随便你挑,不愿意的,就在自己屋子里待着,我这里不缺干活的人。”

  宝云面色深沉一言不发,惠妃则又道:“其实你还有个大好的去处,昌瑞山下暂安奉殿里,缺个主事的宫女,你若愿意,我时时刻刻都能送你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