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09 你们都要好好的

作者:阿琐

  “胤禛……”儿子一句话,叫岚琪惊慌不已,她的四阿哥竟然说他害怕,他小的时候也不曾说过这样的话,现在是个大孩子了,却来对着母亲哭泣,说他害怕。(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四阿哥抬手抹掉眼泪,想要倔强地不哭,可是眼泪忍不住冒出来,先头在慈宁宫哭太祖母的悲伤似乎还未散去,不知兄弟们如何,他依旧每天都发自肺腑的悲伤,此刻竟一时停不下来,原本要抹掉眼泪,现在却变成捂着嘴哭泣。

  看到孩子一下一下地颤抖,岚琪的心都要碎了,小心翼翼地张开怀抱,多害怕四阿哥会反感她过分亲昵的举动,可孩子没有排斥,等她完全把儿子抱入怀里,随着胤禛的抽噎而一道颤动的身体,也仿佛渐渐苏醒。

  “四阿哥乖,我不会有事,皇贵妃娘娘也不会有事,我们怎么能让你害怕呢?有我们在,有皇阿玛在,四阿哥什么事都不要害怕。”岚琪温柔地说着,她不想哭,想在儿子面前做个坚强的母亲,可为什么泪水不断地涌出来,为什么她想到胤禛一岁生辰时自己坐在台阶上哭的模样,为什么她想到在慈宁宫他第一次喊自己额娘的模样,为什么她突然明白了,太皇太后那声“真好听啊”是指什么。

  “额娘,你们都要好好的。”胤禛呜咽,稍稍挣扎抬起头,看到泪流满面的母亲,伸手要把她的眼泪擦掉,可他一声声额娘,更催得岚琪止不住眼泪,胤禛不安地望着她,终于说,“您再哭,我就走了。”

  岚琪一晃神,低头看着儿子,委屈的模样楚楚可怜,一下又叫胤禛心软,连忙哄她说:“我们都不要哭了,额娘,太祖母不会想我们一直哭一直哭,她会心疼。”

  环春几人立在门外头,隐约听见几句对话,渐渐的里头越来越安静,她正想探身瞧瞧光景,四阿哥突然闪出来,与她们说:“你们打热水来,给娘娘洗洗脸。”

  门外头小宫女听见这话,麻利地取来热水,环春和玉葵一道进来,和四阿哥一起伺候娘娘洗脸匀面,四阿哥也跟着洗了把脸,这西北风依旧刮着的日子,哭一场出门吹风,脸上的肌肤立刻就能皴裂。

  母子俩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岚琪气息奄奄,疲倦地靠在大枕上,胤禛立在榻边拉着她的手说:“额娘我可走了,我不能留太久,明天我还会来看您,您要好好的。”

  岚琪眼眶又湿了,可她怕儿子生气,硬是忍住不掉眼泪,点点头目送儿子离开,环春送了四阿哥回来,果然又瞧见主子垂泪,嗔怪着:“主子可不听话呢,您答应了四阿哥不哭的。”

  “我是想……胤祚若是还在,是他安慰我,还是我哄着他。”悲伤时,什么悲伤的事都会一股脑儿全涌上来,对岚琪来说,过去的十几年虽然荣光万丈遭所有人羡慕,可她历的痛苦何曾少何曾小,此刻更是失去了最大的依靠,她十几年大部分的时光都在慈宁宫度过,她突然不知道往后的人生,她该怎么应对那日复一日绵长的时光。

  环春不敢招惹主子伤心,静静地陪了许久,岚琪总算平静下来,长长舒口气,将安胎的药喝了,歇了半天后,才对环春说:“四阿哥来的事,叫底下的人不要到外头去说,特别是皇贵妃娘娘那儿,她若提起来了,咱们点头应付就是,若是不提,你们都不能说。孩子很在乎皇贵妃和我的感受,环春你猜猜,胤禛他对我说什么?”

  环春见主子神情宁静,心里松口气,轻声笑道:“说什么呀?奴婢可猜不着。”

  岚琪脸上微微露出笑容,欣慰更幸福地说:“胤禛说他不觉得自己有养母有生母是奇怪的事,反而比起兄弟们,他有两个额娘疼,他心里也疼两个额娘。可是他说,我有太皇太后疼,有皇上疼,膝下还有那么多的孩子,但皇贵妃没有这么多人疼,所以他要多疼一些养母,他知道我一直被人呵护着,他很放心。”

  环春听着眼眶通红,哽咽道:“可现在四阿哥知道您没了太皇太后,您也少一个人疼了。”

  岚琪含泪点点头,但这一次,真不愿再哭泣,坚强地说:“他到底还是个孩子,我和皇贵妃都缠绵病榻,把他吓着了。我可不能再这样了,太皇太后丢下我,我不能也丢下孩子们,便是跟了太皇太后去,她看见我也要不高兴的。”

  环春嗔怪道:“奴婢说得嘴都磨破了,您眼皮子不抬一下,四阿哥几句话就成了,奴婢的心意,怎么就不算数呢?”

  岚琪可怜兮兮地拉着她,撒娇似地说:“你别呕我,我好好的还不成吗?你们也要好好的,跟着我,真是辛苦了。”

  环春则叹:“奴婢是大宫女,粗活重活都不粘手,跟着您在慈宁宫,太皇太后面前的事也是您张罗,其他自有慈宁宫的人操持,奴婢每天就是在那儿看着而已,真是一点也不辛苦,辛苦的是您啊。”

  岚琪再次想起慈宁宫昔日光景,一时悲伤,默默不说话。

  环春又道:“娘娘知道吗?太皇太后崩逝的那天,太医曾对苏麻喇嬷嬷说,您的身体糟透了,不知道您哪儿来的精神天天陪着太皇太后,可若再不好好休息,胎儿和母体都会有生命危险,偏偏就在那天,太皇太后走了,您说老人家,是不是知道呀?没有人比太皇太后更心疼您了,她怎么舍得您有个三长两短,为了太皇太后的心意,您也要好好的才行。”

  岚琪眼中含着泪,说不出话来,只管点头答应。

  “娘娘把精神养好些,太皇太后的梓宫就要奉移出宫,奴婢想,皇上出门前,您去看看皇上可好?”环春忧心忡忡地说,“梁公公说,皇上好几天不吃不喝了,整个人呆呆的,相比之下当年赫舍里皇后薨时,都不算事儿了。”

  岚琪心头发紧,猛然想起当年玄烨在雨中悲伤的身影,如果那都不算什么了,现在的玄烨,该悲伤颓废到什么地步?

  可是她的身体不允许离开床榻,即便环春都觉得主子若能去慈宁宫看望一下皇上,哪怕不合乎规矩,对皇帝来说总是一份安慰,但孕妇实在太虚弱,纵然之后几天情绪稳定,也耐不住太医一遍遍地叮嘱:“娘娘千万不能下床,您一定要静卧。”

  所有人都在等小生命自己要出来的时刻,在那之前,虚弱的产妇什么也不能做,眼瞧着太皇太后梓宫奉移的日子就在眼前,岚琪知道,自己在玄烨回来之前,见不到他了。

  见不到也好,不要看到彼此的颓废憔悴,等这一阵过去了,有的是日子陪在他身边,冷静下俩的人半点不为此着急,她明白眼下只有平安生下腹中的孩子,才能打算将来的事。

  太皇太后梓宫奉移前,皇帝颁下旨意,如太皇太后生前所愿,太皇太后的陵寝不与太宗合葬,而是暂安在京东清东陵,皇帝更将太皇太后生前居住的慈宁宫东王殿五间,拆建于昌瑞山下,称“暂安奉殿”,停灵其中。

  将慈宁宫五间殿原样拆建与昌瑞山下,清朝开国以来的葬礼中,不曾有过如此隆重的举动,皇帝不愿祖母在昌瑞山下寂寞孤苦,不仅将她生前居住的殿原样搬过去,更让李公公清点慈宁宫内伺候过太皇太后的太监宫女全部送往暂安奉殿守陵。

  因不愿给祖母积怨,不愿被迫前去守陵的太监宫女们日夜诅咒,此番前往全部出于自愿,而李公公更是头一个请命要去给太皇太后守陵,慈宁宫里的人则多得太皇太后照拂,大部分人都愿意前往。

  唯有苏麻喇嬷嬷不被允许往暂安奉殿度过余生,皇帝答应祖母会照顾这位对大清皇室恩重如山的老嬷嬷,暂将其安置在宁寿宫内与太后为伴,再三言明,妃嫔皇子都要对嬷嬷尊敬有加。

  所有的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太皇太后梓宫奉移出宫的前一晚,岚琪本想振作精神去一趟慈宁宫,可才坐起来身子就顶不住,为了长久计,她还是放弃了。

  这一晚到后半夜时风雪大作,仿佛是老天为这个历三朝、扶持两代幼主的伟大女人最后一哭,风雪持续了两个时辰,永和宫园子里白天才扫干净的积雪,又厚厚积了一层雪。

  因这几天各宫都夜不关门,环春听见有嚓嚓踩雪的声响时,才察觉到有人从门前进来,门外头的小太监既然没赶着来通报,她心里边猜是哪一位,可眼下这光景不应该会来,紧张地跑出来看,果然在屋檐下看到拾级而上的皇帝,她慌忙屈膝:“万岁爷,您怎么来了?”

  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皇帝的面容,可淡淡身影里,皇帝的身形显然瘦了一圈,环春不敢再多说什么,起身掀起厚厚的帘子,轻声说:“皇上,娘娘睡着了,要不要奴婢叫醒娘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