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06 下一个是谁?

作者:阿琐

  玄烨暖暖地笑着,瞥了岚琪一眼:“还是皇祖母公道,有些人白长十来岁,还是和从前一样又笨又呆,要人操多少心才好。(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哼笑:“皇上非要拿那谁来和您比,可就没意思了,这天底下输给谁都憋口气,只有输给皇上,哪一个不是心服口服?”

  玄烨抬手往她脑门上一拍:“皇祖母面前,耍什么嘴皮子?”

  可是这一来一往的打情骂俏,逗得太皇太后十分欢喜,笑得直有些喘不过气,便一只手拉了玄烨一只手握着岚琪,轻悠悠把他们的手叠放在一起。岚琪的手在皇帝的掌心里显得更加纤细柔白,甚至没有任何孕妇的浮肿。

  太皇太后将玄烨的手把岚琪的手握起来,自己则用双手将他们再捧在手心,笑得眼眉弯弯满面慈祥,无甚力气声音很轻,但字字句句都清晰:“玄烨结束了我失去丈夫失去儿子的悲剧,让我继续荣光万丈地继续活了二十六年,岚琪则给了我安乐的晚年,十三年,你把最美好的青春全耗在了我身上,旁人如何毁你辱你,我心里都明镜似的,知道你的好的。”

  岚琪眼眶湿润,努力绽着笑容:“臣妾只是比旁人会伺候人而已,您不嫌弃臣妾蠢笨,是臣妾的福气。”

  太皇太后摇摇头,“难能可贵,是十三年你始终如一。将来的人生,会有更多的坎坷,岚琪你要记住我的话,当你受委屈的时候,玄烨一定比你承受更多的委屈,当他无力保护你的时候,他的心已碎了。我的孙儿,是重情重义的男人,他若能割舍下什么刻在心里的情意,天下早就变个样了。”

  这些话,没头没脑,岚琪有些听不大懂,一时也没有时间细思量,反正太皇太后说什么她都听着记着,将来慢慢再想也不要紧。

  玄烨心中悲戚,温和地说:“您累了,歇会儿吧,刚才陪着孩子们累了。”

  太皇太后却停了停,似乎在回想刚才的情景,笑着说:“孩子们真是可爱极了,我们四阿哥最最讨人喜欢,他呀,像极了玄烨小时候,简直一摸一样。”

  岚琪没说什么话,可是玄烨又重复说:“皇祖母您累了,歇会儿吧。”

  太皇太后意味深长地看着玄烨,旋即云淡风轻地一笑:“你啊……”

  这一声后,便没再说什么话,仿佛他们祖孙之间有了什么默契,那一刻岚琪觉得自己插不进来,不过她不在乎这些,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两人一直陪着太皇太后,老人家时睡时醒,偶尔闭上眼睛,以为她睡着了,可她突然又会醒过来,身边一时半刻都离不开人。玄烨眼下把一些朝廷的事往后押,朝臣们也理解太皇太后对于皇帝甚至对于整个大清的重要,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没人敢给皇帝添堵,皇帝更会把朝务放到慈宁宫来处理,再往后几天,渐渐连饮食起居都在慈宁宫不走了。

  德妃挺着肚子屡屡被勒令回永和宫休养,之后玄烨不再勉强她,祖母看到她才快活,而她也不愿离开祖母。

  从没有哪一年的腊月,像今年这样沉重,宫里宫外甚至不知道,若除夕元旦时太皇太后仍然健在,他们还要不要庆祝,皇帝还要不要祭天地社稷,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等着太皇太后咽气的那一刻才能决定或开始,可皇帝的心意,却是盼着祖母能活得更长久。

  小年之前,玄烨亲自率领王公大臣步行至天坛,祈告上苍,请求折损自己生命,增延祖母寿数,玄烨诵读祝文时涕泪交颐,字字句句出自肺腑。

  “忆自弱龄,早失估恃,趋承祖母膝下,三十余年,鞠养教诲,以至有成。设无祖母太皇太后,断不能致有今日成立,同极之恩,毕生难报……若大算或穷,愿减臣龄,冀增太皇太后数年之寿。”

  祝文口口相传传入宫中,妃嫔之间皆是唏嘘不已,荣妃、端嫔是当年太皇太后指给皇帝的,能有今日荣耀,皆是太皇太后所赐,比起其他与慈宁宫无甚感情的妃嫔,自然更多一些伤心,又与皇帝情深义重,怎容得圣上减寿。一同烧香拜佛希望能减自寿,为太皇太后和皇帝添福,她们真心实意,可传出去被其他人知道,一个个竞相效仿,结果愈演愈烈,好端端的,竟成了后宫一桩笑话事。

  玄烨自然大怒,将荣妃和端嫔寻来质问缘故,问为何宫内宫外的人都在笑话妃嫔虚情假意地做这些事,她们俩何等无辜,不知该如何面对质问,岚琪也不敢随便为她们说话,尴尬的时候,索性搬出太皇太后,说老人家想见荣妃和端嫔。

  皇帝冷冷地打发她们离开,岚琪带着她们往寝殿走,才悄悄说实话,荣妃含泪道:“皇上眼下着急,我们不会计较他说了什么,可那些女人实在可恶,就不怕她们真的折寿?”

  岚琪劝解了几句,到得太皇太后跟前,老人家睁眼见荣妃和端嫔,她并不知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也不晓得玄烨动了气,可那样巧的,竟笑着说:“来得好,我正想见你们两个。”

  岚琪见太皇太后对荣妃和端嫔有话要说,便回避退了出来,立在门前瞧见有人匆匆跑去皇帝所在的屋子,本没什么可奇怪的,但她今天已无数回看到有人这样跑去见皇帝,到底什么要紧的事,就是朝廷大事,似乎也太频繁了。

  而此刻毓庆宫内,太子正在屋子里换衣裳,预备一会儿来慈宁宫给太皇太后请安。他张开手臂由宫女太监为他穿戴,自己一动也不动,隔着屏风,索额图站在外头,只等太子穿戴齐整,才屏退众人。

  太子一面系腰上的玉佩,一面眼睛还盯着桌上的书看,索额图上来伸手将书翻过去,轻声道:“太子为何不时常去慈宁宫看望太皇太后,若是臣今日不来请安,今日您也不去慈宁宫吗?”

  “慈宁宫里人多手杂,去了不过是应个景,虚假得很,有那些功夫做给旁人看,我为什么不好好准备正月的讲学?”太子不屑,又把书翻过来,默默记了最后一句话,便想唤太监来给他戴帽子。

  可索额图阻拦了,劝太子道:“皇上最重孝道,您对太皇太后的事这样冷漠,会让皇上不悦,现在还来得及,往后几日,您要天天去慈宁宫,一天三四回也不嫌多。”

  太子突然看向叔姥爷,少年的脸上已有几分英气,不再是那稚嫩的目光,渐渐有些叫人看不清的深邃,唇边勾过一抹:“您就不怕我膈应,若不是那件事,太皇太后此刻恐怕还能和皇阿玛打牌下棋,太医不也说,是那一吓把她的魂吓走了?”

  索额图咽了咽唾沫,沉甸甸地说:“太子您明白,太皇太后在一天,某位的荣耀就与日俱增,她膝下的儿子……”

  “我有那么多的兄弟,下一回,又是哪一个?”太子冷酷地一笑,竟伸手拍拍叔姥爷的肩膀,“您明知道皇阿玛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往后还是少进宫为好,你这样火急火燎地跑来,咱们在这里说几句话,估计阿玛那边,都能知道。”

  索额图大窘,忙道:“总有皇上看不到的地方,并非臣挑唆太子与皇上的关系,自古以来不乏忌惮储君的帝王,下又有兄弟虎视眈眈,臣只是为了太子的将来考虑。”

  胤礽已要出门,一面唤太监来给他戴雪帽穿风衣,一面冲叔姥爷笑道:“我都知道,不然,也不会和您说话了。”

  太子很快就出门往慈宁宫来,索额图也不便在毓庆宫久留,他走出毓庆宫时,回望了一眼这座皇帝特地为儿子打造的建筑,心里没来由的觉得沉重,他知道皇帝对太子已不是昔日建造这座宫殿时的情分,可他怎么更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把持不住这个少年储君?

  慈宁宫里,太皇太后与荣妃、端嫔不知说了什么,两位出来时都哭得涕泪滂沱,岚琪劝解几句让宫女送二位离去,她们才出门不久,外头说太子驾到。

  胤礽进门后,先去父亲的屋子问安,岚琪以为太子要过来,本打算回避,如今太子已在适婚年龄,她们这些还算年轻的妃嫔要懂得分寸,可却见皇帝与儿子一同过来,到了跟前玄烨则说:“之前皇祖母就等胤礽过来说几句话的,你去搀扶一下,让皇祖母说话能顺气。”

  岚琪一个孕妇能动什么力气搀扶,皇帝言下之意,就是不让岚琪离开,不知要说什么话,非要她也听一听。等祖孙见了面,太皇太后气息微弱,不过是说些叮嘱太子用功和保重的话,少年终究动容,但恐惹父亲不悦,含着泪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太皇太后说了会儿话,十分辛苦,歇息好半天,以为她又要睡着时,老人家忽而又睁开眼,字字清晰地说:“玄烨,太宗陵墓奉安已久,不可为我轻动,我心中舍不得你们父子,就将我在你阿玛的孝陵附近择地安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