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03 “恩情”难忘

作者:阿琐

  那晚,皇帝在慈宁宫守了一整夜,德妃因有身孕被勒令回宫休息,但她在宫内也不得安心,时不时差遣人去慈宁宫问消息。(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翌日太皇太后的身体虽然平稳下来,可已再也坐不起来,如太医所说,精神一点点被抽走,生命也将逐渐消失。

  皇帝在半个月前,就派人接姑母固伦淑慧长公主回京,奈何传来消息说姑母也在病中,姑母年过五十,病中必然不起车马长途跋涉,让皇祖母母女团聚的希望恐怕难以实现。

  苏麻喇嬷嬷腰上的伤还未痊愈,可实在无法安心在屋子里养伤,强打起精神到太皇太后跟前伺候,老人家悠悠醒转时见身边围绕那么多的人,还有心情嗔怪她们:“围着我做什么,我还好着呢,你们都去好好歇着,都不是铁打的。”

  可老人家拗不过晚辈一片心意,岚琪这个孕妇都不肯依的事,其他人怎么能答应。

  但自那一日后,太皇太后身体的状况不再是秘密,皇室中渐渐安排相关的人逐一入宫请安,好些人是太皇太后想再见一见的,每天三三两两都会有人来,虽然话不多说,但老人家在人前总是有几分精神,许多见过太皇太后的人甚至都不大信她的身体正每况愈下。

  可事实如此,太医最明白,伺候在身边的苏麻喇嬷嬷和德妃最明白,苍老尊贵的生命正在渐渐消失,谁都想用力拉一把,可每每伸出手,仿佛就在眼前的一切,却怎么也触摸不到。

  入冬之后,因太皇太后的身体不好,宫内毫不见年末预备大庆的喜悦,甚至有两个孕妇待产,也丝毫不见对新生命的期待。十一月二十七的深夜,翊坤宫里章答应顺利分娩,产下健康的女婴,宫里又添一个小公主,可好消息传到慈宁宫时,太皇太后正陷入昏迷之中。

  没有人在乎章答应生了阿哥还是公主,都期待着太皇太后能从这一波昏迷中再次醒来,岚琪一整晚都在大佛堂内为太皇太后祈福,当皇帝派人来把她架走时,一贯坚强的德妃娘娘在佛堂内嚎啕大哭,而哭声似乎唤醒了太皇太后,老人家清醒后精神比之前好许多,虽然太医暗下觉得是回光返照,但所有人都为此感到高兴。

  直到两天后,宫里才突然想起章答应生了个女儿,只因现在没有什么事比太皇太后的身体重要,妃嫔之间也不敢大张旗鼓地来祝贺,何况不过是个小答应,不过是生了个女儿。

  但叫人意外的是,小公主洗三这天,皇帝竟在百忙之中来翊坤宫看了看,慈宁宫和宁寿宫也在这天赏了东西,上头这样的态度,让后宫立刻又转了风向,贺礼纷至沓来,翊坤宫在这节骨眼儿上,竟还成了香饽饽。

  这日宜妃抱着小公主来给月子里的章答应瞧,章答应心里明白还没满月的孩子不应该这样没事儿抱来抱去,可听说只要有客人来贺喜,宜妃就会抱着小公主显摆一阵,不断地向众人炫耀洗三那天皇上如何疼爱公主,章答应心里难受女儿不被真正爱护,但想着将来的一切,还是狠下心肠,只当什么都没发生。

  “臣妾无能,若是生个小阿哥,皇上一定更高兴。”面对宜妃,章答应尽量地谦卑,她的态度让宜妃十分满足,虽然惠妃时不时会提醒她小心,可在宫内看似风光实则郁郁不得志的女人,特别享受眼下章答应给她带来的一切荣耀。

  “阿哥公主不要紧,要紧的是皇上在乎,说起来我可真嫉妒你,说到底皇上是在乎你才会在乎公主,我们九阿哥十一阿哥都不见得有过这份待遇。”宜妃哼笑着,怀里的婴儿突然啼哭,她略嫌恶地让乳母来抱走,但转过身对章答应又是十分客气地说着,“好好养身子,把身体养好了,就能伺候皇上了,当然啦,皇上会把你招去乾清宫,你若有心的,让皇上常来翊坤宫坐坐才好。”

  章答应忙道:“皇上来翊坤宫,自然是看着娘娘的面子,怎会是臣妾呢,娘娘出身名门,臣妾不过是个包衣宫女来的,不必某位那样自以为是,心里很明白自己的轻重,娘娘放心,臣妾不会忘记这些分寸。”

  宜妃挑眉,很是满意章答应的态度,但又故意轻声说:“刚才那几句可了不得的,什么宫女来的,人家可不这么觉得,现在家里妹子都嫁入贵族了,自视高着呢。小心有人把这些话传到那位耳朵里,你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章答应哼笑:“不过是仗着上头宠爱罢了,皇上对她也多少有这上头的情面,臣妾倒是看看,来年春天她还能不能有这份福气。”

  “嘘,你不要命啦?”章答应的狠话,让宜妃都有些害怕,如今最说不得的就是太皇太后的身体,皇帝满心希望祖母能熬过冬天,来年开春时继续坚朗地活着,虽然谁都知道怕是不能了,可怎么敢说出口。

  但另一方面,章答应能说出这么狠的话,可见她心里狠毒了德妃,宜妃自己的五阿哥被太后抱走,她知道夺子之恨的滋味,更加觉得章佳氏这般态度是出自肺腑,甚至事后与惠妃说起来时,连惠妃都觉得不可思议。

  事实上,章答应每每在她们面前说出恶毒的话,夜深人静时都会忏悔,都会祈祷诸天神佛不要将厄运降临在德妃娘娘的身上,她是几乎死过一次的人,寿命的短长对她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活着的这一生,可以报答德妃对她的救命之恩。

  在章答应看来,若当初被平贵人摆了一道的事可以避免,她真真愿意一辈子做个宫女伺候着德妃,可她不得已地爬上了龙榻,对于皇帝的一切诚惶诚恐,早先时候面对圣驾,能让她安心下来的,竟是和皇上说德妃娘娘的事。

  可除了她自己,除了德妃和觉禅贵人,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心意,她猜想皇帝是为了帮德妃娘娘才持续不断地对她有所眷顾,但皇帝每每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几分与从前不同的意味,章答应心里想,也许皇帝对她,终究有所顾忌。

  对于自己如今的境遇,旁人的怀疑、指责和嘲讽,反而能满足她的心意,她就怕别人不信她真的背叛了德妃娘娘,越多的人不齿,才说明她越近一步靠近翊坤宫和长春宫,只有真正得到她们的信任,才能洞悉将来所有的事。

  进入腊月后,每天都是鹅毛大雪,腊八这一日从早晨开始就阴沉沉的狂风大作,往年纵然腊月多雪,腊八时大多会凑巧放晴,宫里会有节庆的热闹和喜悦,但今年完全不见这些光景。阴沉沉的天如同宫内的氛围一样,太皇太后缠绵卧榻的日子越久,宫人们渐渐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唯一可以穿破沉浸的,便是无知稚儿的哭声,翊坤宫里小公主的啼哭时常让这里显得有几分生气,但宜妃害怕别人对翊坤宫有所诟病,每每小公主哭时就很不耐烦,私下里让太医开能让孩子镇定的药剂,如此狠辣地对待还没满月的孩子,可孩子的生母不闻不问,唯有在心里默默期待,祈求上苍能可怜这个小生命。

  腊八这日,直到下午风雪才停,但宫里毫无过节的气氛,天晴了也不过是大家站在屋檐底下晒晒太阳,宜妃懒洋洋地站在门口舒筋骨,却见翊坤宫门前一阵热闹,门开了一大半,有太监匆匆忙忙跑进来说:“主子,德妃娘娘来了。”

  “德妃?”宜妃好生意外,德妃对她这翊坤宫来说,真真是稀客中的稀客,她都多久没进过翊坤宫的门了?事实上德妃除了几位交好的,与其他妃嫔极少有往来,女人们私底下都酸溜溜地说,人家是进乾清宫进慈宁宫的人,她们这些人的殿,怎么容得下这位的尊贵。

  宜妃身上穿着常衣,发髻也因刚才歪着略略有些松散,眼瞧着门前人要进来,竟不管不顾地让桃红去迎接陪伴,自己转身回寝殿,拉了宫女梳头换衣裳,只等打扮得体面了出来,门前的宫女说,德妃去西配殿看望章答应了。

  宜妃皱眉,心里浮起几分不安,带了宫女往章答应的屋子来,掀起门帘时听见德妃在说:“可惜今天临时起意过来瞧瞧你,不然该把十三阿哥带上,让你也瞧瞧,让他们兄妹也见见才好。”

  可章答应却冷冰冰地说:“臣妾不敢劳动娘娘,何况如今公主是宜妃娘娘养着,您带着十三阿哥来,恐怕多事的人,要说娘娘您来显摆,嘲笑臣妾生了个公主,宜妃娘娘没福气抱养阿哥。”

  宜妃脸上掠过,但听德妃说:“你这话真奇怪,怎么好好的事变了味道,我以为宫里人传说那些话是嫉妒你才胡乱编排的,原来你我真的生分了?”

  章答应的话里含了十足的恨意,“臣妾不敢和娘娘生分,娘娘顾及臣妾的身体,说臣妾不宜生养,要臣妾放弃孩子保重身体伺候皇上的恩情,臣妾可是一辈子也忘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