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97 太皇太后受惊

作者:阿琐

  觉禅贵人的表情,从惊讶到淡定,坐下时已是微微而笑,“娘娘如今在宫内真真耳目遍布,臣妾从第一次见到她,就知道会有今天。(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平静地说:“梁公公久在宫闱,皇上给了我他一人,等同是给了我无数双眼睛和耳朵。”

  “所以娘娘觉得,臣妾和惠妃又走到一起了?”

  “我说过,你是自由的,我也说过,若有一日你我心意相悖,只要彼此说明便好。”

  二者皆从容,面上波澜不惊,仿佛说着极寻常的事,可一字一句都讲决定她们继续联手还是自此敌对。

  觉禅贵人起身将香炉灭了,似乎担心香味惹孕妇不适,更转身亲手推开窗,一阵凉风灌进来,彼此都多一分清醒。她盈盈立在窗下,不怕声音传出去叫人听见,含笑对岚琪道:“娘娘是担心臣妾为了他妻儿母亲的将来,而与惠妃站在一起背叛您?”

  “这是人之常情。”岚琪应道,“将心比心,我知道你无法眼睁睁看着他的孩子女人沦为奴籍遭受屈辱。”

  觉禅氏眸中果然露出哀伤,这几句,德妃娘娘说中了,但旋即又释然,淡定地笑着:“娘娘放心,臣妾愚见,皇上不会做到那一步。”

  岚琪一时不明白觉禅氏的意思,但反复思量,心头似渐渐明朗,玄烨与她说过,诛人诛心,要杀明珠何其简单,他一定是想利用明珠成就更大的事。

  岚琪心想,若如觉禅氏所言,皇帝最终不走到那一步,顾忌大阿哥是其一,其二则该是,明珠一党若灰飞烟灭,而今朝廷各派势力的平衡就会被打破,没有了他们彼此间的制衡,就都该冲着皇帝来了。

  类似的话,觉禅氏在之后便对岚琪说明,岚琪竟不知能想到这些,是聪明还是谁都能看得出来,可她照旧隐藏了自己也想到这些的心智,只是冷漠的一句:“我们不要议论朝政。”

  觉禅氏见她言语坚定,不再多说什么,言归正传道:“臣妾既然明白这次的事不至于让明珠府垮台,不足以摧毁惠妃的未来,臣妾又怎会与她为谋。”

  岚琪微微蹙眉:“可你们频繁相见,只怕宫里其他人也有所察觉,你总该给我一个让我能信任你的说法,咱们之间若相悖,趁早散了,各自谋利本没有错,我是看得开的人。纠缠在一起互相怀疑,反而很没意思,你是爽快的人,不该做出这样的事。”

  觉禅氏竟有几分高兴,舒口气似地说:“在这宫里十几年,果然和娘娘说话最不费劲。”旋即正色与德妃说道,“第一次见她,臣妾毫无准备,她如您所想,拿容若的妻儿老小来要挟。这的确是臣妾的软肋,但回来细思量后,就想到以皇上这么多年的文功武治,他绝不会贸然激进地迅速湮灭一派势力,那么臣妾就不必由此一虑。第二次是约好的相见,臣妾明白地告诉她不可能帮她,她便再以八阿哥为要挟。”

  听说惠妃拿孩子威胁觉禅氏,岚琪:“她若如此计算八阿哥,我想法儿帮你把孩子要回来,也不难。”

  可觉禅氏不以为意,冷漠地说:“臣妾根本不在乎八阿哥,是生是死都无所谓,是她非要给臣妾一个时限让臣妾想想这里头的轻重,臣妾知道她会一直纠缠下去,今天已与她将话说到底。”

  “你心里明白就好。”岚琪愿意选择相信觉禅氏,但她并不好奇觉禅氏与惠妃说了什么,反是觉禅氏主动说,“臣妾告诉她,她再纠缠,臣妾会让她和大阿哥都没好下场。”

  岚琪心头一惊,觉禅氏继续笑道:“当然,她不纠缠也是这个结果,只不过臣妾对她说,不纠缠,各自安好互不相干。”

  “你骗了她,她也未必信。”面对如此冷酷残忍的话,岚琪竟无动于衷,反而觉得惠妃不会信觉禅氏,等她醒过神来想起觉禅氏口中还牵扯到大阿哥,到底骨子里是心软之人,不免道,“若能不牵扯大阿哥,是不是更好?”

  觉禅氏却没有这份心软,面对毁了她一辈子的人,有的只是仇恨,摇头说:“臣妾不会故意去害大阿哥,一切就看大阿哥自己的造化,同样的事放在其他阿哥身上不会有效果,您觉得这样的事,究竟是臣妾要害他,还是大阿哥自作孽?”

  岚琪心头一沉,她明白,不管结果如何,觉禅氏都不会放过惠妃。

  “一把剪子一把刀子,随时随地都能结果了她的性命。”觉禅氏冷地笑着,“可臣妾不想看她死,皇上已不让她好过,臣妾要她不好过。娘娘您知道吗?对于一个人来说最绝望的,大概就是求死不能。”

  岚琪放下一切慈悲心肠,除恶亦是扬善,她不能一次次输给自己的心软,此刻亦是:“她太愚蠢,用纳兰容若妻儿母亲来威胁你,不是等同撕裂你的伤口再撒一把盐?”

  觉禅氏一副遇知己的欣慰,颔首道:“娘娘英明。”

  这一番恳谈,让岚琪放下心中隐忧,决意再也不怀疑觉禅氏的用心,而惠妃似乎也被觉禅氏镇住,那之后的日子更加深居简出,宫里安宁了一阵子,直到月底四阿哥生辰,皇贵妃在承乾宫给四阿哥摆酒席时,才热闹几分。

  胤禛生辰这日,皇贵妃给儿子准备了一个惊喜,已许久不在宫里的毓溪被接了进来,虽然太皇太后那边是不答应的,皇贵妃准备事后再去请罪,要紧的是这对青梅竹马的孩子能见一见。

  待胤禛从书房回来,换了衣裳来给几位道贺的娘娘请安,乍一眼看到立在额娘身旁的女孩子,好久不见,毓溪长个儿了瘦了,本来就十分玲珑可爱,现在变得更加漂亮。小家伙毫不掩饰地笑起来,很是欢喜。

  只是毓溪这么久不进宫,天天在家学规矩学本事,性子渐渐收敛,不再像之前那样活泼好动,待四阿哥走近了,只是腼腆地福了福身子,不敢正眼看他。

  皇贵妃笑着把小丫头推向儿子,大方地说:“一道去趟永和宫,德妃娘娘今天不大舒服没能来凑热,是她千辛万苦把你生下来的,自寿的日子,该去给娘娘磕个头。”

  座下之人都叹皇贵妃大度,皇贵妃不以为意,只管说说笑笑。胤禛领命后,带着毓溪一道出来,离开大人小姑娘也更放得开,甜甜地笑着说:“四阿哥,您长高了。”

  胤禛则笑道:“你也是,而且更好看了。”

  小姑娘脸上顿时飘起红云,不好意思地低着脑袋走路,胤禛嫌她太慢,转身一把牵了手,拉着毓溪便往永和宫走,小姑娘紧赶慢赶地跟在四阿哥身后,看着他漂亮的侧脸,少女心事,仿佛就从这一刻绽开了。

  岚琪今日胎动不安,慈宁宫去不得,承乾宫里四阿哥的生辰也不能道贺,与环春笑说是不是这个孩子晓得今天是哥哥的生日,也着急要跑出来,说话功夫胤禛和毓溪就到了。

  没想到是皇贵妃让四阿哥过来磕头,看着胤禛周正地行礼,之后再是毓溪行礼,若非俩孩子是一前一后分开的,岚琪直觉得若干年后他们若有缘成亲,进宫行礼时,就该是这个光景。

  本是高高兴兴的事,岚琪正把毓溪搂到身边要问问她近来的事,外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环春迎出去不稍片刻,就惨白着脸回来说:“娘娘,慈宁宫出事了,贵妃娘娘不知怎么跑出来,把太皇太后吓着了。”

  岚琪浑身发紧,幸而折腾了一天的肚子在此刻消停下来,想也不想穿着身上的常衣就往外赶,留下胤禛和毓溪,小姑娘被突如其来的事吓着了,胤禛则安抚她:“你在这里陪十三阿哥和小公主,等我去问过额娘了,再来领你。”

  四阿哥年纪虽小,行事却稳重,留下毓溪回承乾宫,果然未进门就见母亲匆匆出来,其他几位妃嫔也跟在身后,但皇贵妃却喝令她们:“你们留在这里,不要乱哄哄的,去多了人也无济于事。”

  再转身看到儿子,皇贵妃心中想了想,领着四阿哥一道过去了。

  慈宁宫里并没有一团乱,岚琪最先赶到,皇帝御皇贵妃几乎同时来,玄烨看到皇贵妃领着四阿哥时,眼中掠过几分不满,但此刻不宜说什么,他只关心皇祖母如何。

  几位太医轮流给太皇太后诊脉,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方才是苏麻喇嬷嬷和太后搀扶太皇太后在院子里散步,突然有人冲进来大喊大叫,太皇太后吓了一跳脚下虚软摔下去,苏麻喇嬷嬷和太后猝不及防,三个人一道滚在地上,老人家怎么得起这样一摔,连苏麻喇嬷嬷都闪了腰此刻不能在跟前。

  照太医的话来说,太皇太后没什么病,这一跤也没伤到筋骨,可是她年纪大了,身子越来越虚弱,这般受惊摔一跤,本来能支撑身体的精气神恐怕就摔没了,昏睡过后再醒来,还能不能有之前的精神,谁也不知道。面对自然的衰老,而非疾病,汤药针灸无法改变现实,他们无能为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