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96 盟友还是敌手?

作者:阿琐

  德妃有身孕,青莲不敢劳动她,请娘娘在门前等了一会儿,岚琪看着里头的人忙忙碌碌,那止血的棉花一团团被染红,好久停歇下来,又忙着给皇贵妃换衣裳换被褥,终于等她近身时,虚弱的皇贵妃说得头一句就是:“别告诉胤禛。【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心酸难耐,皇贵妃对孩子的情意,连她都自叹弗如,就说养在身边的十三阿哥,她自认是照顾好玄烨的孩子,自认是不要辜负杏儿对她的付出,至今还不能主观地认定对十三阿哥如同母与子一般的爱,可是在皇贵妃这边,四阿哥早就是她的骨肉了。

  “宣太医了吗?”岚琪问青莲,青莲摇头,“太医来也一样,每次都说那几句话,家里请的大夫也进宫来瞧过,总是开些方子让娘娘服药,再说静养静养的。奴婢想,大概回宫后忙于应酬,娘娘又累着了。”

  “是什么上头的毛病?”岚琪再问。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可皇贵妃却不耐烦了,她冷冷地瞥了眼岚琪,闭上眼睛养神,苍白的双唇微微蠕动,“你是不是觉得我病倒了,不能照顾胤禛,你就能把孩子要回去?”

  兴许是孕妇怀着孩子火气大,岚琪从前被皇贵妃这样抢白,她都一笑了之,今天各种情绪纠葛在一起,再听皇贵妃这么说,竟毫无尊卑地立刻反驳:“娘娘说这样的话有什么意思,十来年了,您还不信任臣妾?就算只为了四阿哥着想,臣妾也希望您健康长寿,您有什么闪失,四阿哥要多伤心。”

  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儿,若是皇贵妃精神好的时候,谁敢这样当面驳斥她,还不是自寻死路,可现下皇贵妃没力气和人争辩,更要紧的是,德妃每句话都戳中她心里的柔弱之处。

  “不用你来教训我,滚出去。”皇贵妃没底气也没力气,冷冷撂下这句话,摆手唤青莲,“送客,这几天我都不想再看到她,谁也不许进承乾宫的门。”

  岚琪缓缓起身,说她自己会走,护着肚子朝皇贵妃福了福身子,总算心平气和耐心地劝说:“臣妾失礼之处,还请娘娘见谅。臣妾都是肺腑之言,宫中琐事有荣妃料理,太皇太后和太后跟前也不必娘娘日日伺候,皇上心里看重娘娘,四阿哥心里您更加无可取代,还请娘娘自己保重,您安安心心在承乾宫里养身体才好。”

  皇贵妃侧着脸闭着眼,掩饰的是自己的眼泪,可饶是双目紧闭也耐不住热泪涌出,硬是忍住了不发出声音让德妃察觉,只等她离开屋子,才长长舒口气,捂着脸一顿嚎泣。

  青莲在一旁劝也劝不得,末了主子竟是抓着她的手说:“青莲,我若是真不能好了,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不要离开胤禛,继续在他身边照顾他,好不好?”

  青莲心里知道,皇贵妃若非自己也绝望了,断说不出这样的话,而她一天天看着主子衰弱下去,比谁都明白这话里的分量,一时泪眼迷蒙,点头答应道:“奴婢会一辈子跟着四阿哥,娘娘您放心,您别多想了,好好养身子。”

  皇贵妃拉着她的手,哭得浑身颤抖,一遍遍问青莲是不是她作孽太深,好半天平静下来,才听得进青莲的劝,不管是报应还是惩罚,她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身子养好,多活一天是一天,哪怕让四阿哥失去自己的痛苦能少一天也好。

  书房这边,小和子从承乾宫回来,方才他照旧替主子回去提醒皇贵妃娘娘按时服药,不想却在门外听见皇贵妃与德妃的争执,本以为是什么要紧的大事,可听到后来眼圈儿都红了,这会儿回来无精打采的,阿哥们正好下了课,四阿哥立在廊下松松筋骨,瞧见他耷拉着脑袋进来,不禁皱眉。

  小和子不知道该不该说那些事,四阿哥再三凶他,他才略带哭腔地把承乾宫里那些事说了,胤禛听得发怔。想到养母全心全意待自己,而生母更是一刻都不曾疏忽过对他的照顾,自己是有福气的孩子,能得到两个母亲的爱,但眼下,有一半福气似乎就要走到尽头。

  胤禛很聪明,早就察觉到养母身体不好,那不是头疼脑热的小毛小病,而是母亲本还在最好的年华里,却一天不如一天精力充沛,从前那个精神张扬的母亲不大见得到了,如今母亲脾气渐渐变得温和些,大半缘故是因为她的身体不成了。

  “四阿哥,娘娘最怕您为了他不能专心功课,您若是得了太傅夸赞,得了皇上奖赏,皇贵妃娘娘才高兴呢,您可一定别让娘娘失望。”小和子跟着主子天天之乎者也,也学得几分为人处世的道理,这几句话说得很不错,胤禛点头答应他,“我明白。”

  可孩子纵然冷静,也无法消除他心中对于母亲日渐衰弱的悲伤,这一日傍晚下学回到承乾宫,站在寝殿门前还没进门,一向冷静坚强的四阿哥,竟哭得不能自已。

  皇贵妃见孩子流泪,以为胤禛在书房被人欺负,问了半天孩子也不吭声,她渐渐明白是为了什么,心中虽然悲伤,更多是被儿子的爱意填满,哄着他笑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你皇阿玛不喜欢看见男孩子哭,额娘会一直陪着你。”

  承乾宫里淡淡的悲伤,波及到永和宫,昔日被皇贵妃羞辱虐待时,怎能想到今日光景,岚琪满心希望皇贵妃能健康长寿,这样的情绪连玄烨也被感染,那之后的日子时常出入承乾宫,皇贵妃被丈夫和儿子无微不至地安抚呵护,身子果然有所好转,四阿哥脸上才渐渐能看到笑容。

  转眼已在十月,十三阿哥满周岁,抓周那天很热闹,小家伙一手握住红宝石盘龙佩刀,一手拽着湘妃竹笔管的大抓笔,佩刀和大抓笔都有他自己身子那么大,小家伙就算抬不动也抓着不肯松手,急着要人给他抬起来,又哭又笑逗得长辈们十分高兴。

  但这些热闹事,与翊坤宫里十三阿哥的生母毫无关系,德妃回宫至今,两边都回避不相见,虽然人人都期待看到二人相争的场面,但想想章佳氏不过是个答应,能有什么资格在德妃娘娘面前趾高气昂。

  这会儿女人们聚在宜妃殿内坐着,说前几日十三阿哥抓周的热闹,章答应满面憧憬,听到后头热泪盈眶,众人劝她看开些,人家垂着脑袋啜泣埋怨:“德妃娘娘连看也不让臣妾看一眼,娘娘回宫至今,臣妾想去请安被拒绝,便是宜妃娘娘的面子也不给,难不成怕十三阿哥见到亲娘,就不要养母吗?”

  这些抱怨的话,随着女人们从翊坤宫散开传到东西六宫,岚琪听来只是唏嘘,叹杏儿不易,还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多久。近来惠妃称病不大与人往来,她们也捉不到什么把柄,再者岚琪洞悉前朝弹劾明珠的事愈演愈烈,她也不敢在后宫闹出什么影响皇帝的大事,明珠是杀她六阿哥的仇人,这一次皇帝若能将他绳之以法,便是真正出一口恶气。

  但是梁公公却送来让岚琪不愿听到的消息,这些日子宫里太平无事静悄悄的,竟有一件她不愿看到的事在眼皮子底下发生。梁公公很明确地告诉娘娘,惠妃私下里和觉禅贵人秘密见过两次,虽然每次都是惠妃候着觉禅贵人,但贵人没有掉头就走,两次都陪着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惠妃这些日子一直借口养病不出门,偶尔出一次门,就是去等觉禅贵人,第一回若是碰巧,第二回似乎就是约好了的。

  岚琪知道,前者称病才不出门,后者一向是不大出门的,偶尔两人出去就碰面说话,不得不叫人怀疑其中的事。她相信觉禅氏对惠妃的恨意,可如今这般境况,她不能不多生一分怀疑,觉禅氏这样聪明又有胆魄的人,即便不能站在她身后,也绝不能敌对。

  更让岚琪心中警觉,是她意识到眼下朝廷上那件大事。觉禅氏恨的是惠妃,但如今皇帝要动摇明珠的势力,毫无疑问整个明珠府会受到牵连,若是论了大罪,一家老少都要跟着遭殃,纳兰容若虽英年早逝,可他的妻儿还在,觉禅氏能眼睁睁看着纳兰容若的骨肉将来为奴为婢,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妻妾沦为奴籍受尽屈辱?

  岚琪就是从觉禅氏口中才知道有大臣要弹劾明珠,而她表明了自己绝不干涉朝政的决心,若是觉禅氏想筹谋什么救一救纳兰容若的妻儿母亲,她这里走不通了,转投去找惠妃帮忙,也不奇怪,且对于惠妃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

  可是她们两个女人,如何做才能左右朝纲?

  从瑞景轩出现那一碗毒药至今,历的每一件事都让岚琪更深地明白宫闱与朝廷的牵绊,她意识到自己十多年来被太皇太后呵护得太周全,看似聪明能干的自己,实则毫无能力应对宫里的一切,善良在这个世界毫无意义,软弱更只会带来失败。

  那日觉禅氏第三次去见惠妃,日暮时分回到延禧宫,惊见德妃在东配殿等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