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94 她想要就送给她

作者:阿琐

  銮舆之后,皇贵妃、德妃诸人也纷纷从马车上下来,岚琪挺着肚子被众人簇拥,看着皇贵妃上前去搀扶太后,她顺着将目光转向前头跪候的女人们。(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本想从人群里中找一找杏儿的身影,不巧看到惠妃的眼神,而惠妃正目光直直地看着太皇太后,岚琪一慌赶紧把目光收回,心头莫名蒙上一层隐忧。再看太皇太后,老人家步履看似稳健,搀扶着苏麻喇嬷嬷的手却在微微颤抖,无端端从脊梁上窜出一阵恶寒,惠妃刚才那般眼神盯着太皇太后,是想做什么?

  “德妃娘娘,臣妾送您回宫吧。”边上佟嫔凑上来,搀扶岚琪亲昵地笑着,“您一路颠簸辛苦了,皇贵妃娘娘嘱咐,要先送您回宫。”

  皇贵妃那边,已是跟着玄烨和太后一道侍奉太皇太后回慈宁宫,她怀着孩子一路马车颠簸,的确不宜再跟着伺候,便依了佟嫔的话一道往永和宫走,这边候驾的妃嫔们也都已起身,荣妃惠妃几个走过来与岚琪寒暄,说不过几句话,只剩下东六宫这边的人一道回去。

  荣妃一路跟着岚琪到了永和宫,将她安顿好后,才叹息:“我没能看顾好章答应,恐怕日后要给你添麻烦。”

  岚琪心里很明白是什么事,也不与她装糊涂,但言:“姐姐不必太自责,大概我与她的缘分尽了,如今只盼着她不要再动什么歪脑筋,不要让十三阿哥将来难堪,我算是明白当初皇贵妃娘娘,为什么那样防着我。”

  说这些违心的话,岚琪心里一阵阵的痛,现在她最担心的是杏儿的安危,那两个人若发现杏儿是眼线,一定会比贵妃虐待觉禅氏那般更恶毒地对待杏儿。

  而她脑袋里才想到贵妃,荣妃就说起咸福宫的光景,她之前和惠妃一道去的,将那天的事细细说来,岚琪因从妹妹口中早就知道贵妃的状况,让她在意的,不是贵妃如何,而是听说惠妃也目睹了咸福宫的一切,心里没来由的冒出点什么。

  因孕妇要休息,荣妃没有打扰太久,等永和宫静下来,岚琪便让环春去找梁公公来,在园子里梁公公就时常为瑞景轩办差,只怕宫里早就知道皇帝把这个人拨给德妃了,岚琪也不必偷偷摸摸,大大方方地把人找来,正地吩咐他:“这些日子有两处地方我要你留心盯着,一是咸福宫贵妃娘娘那儿,我怕有人要欺负娘娘,二者是平贵人的住处,她的禁足还没解,千万别让她跑出来了,若是发现她敢出门,你知道该怎么做。”

  梁公公应诺,说了些对策与娘娘商议后,便匆匆离了,环春来劝主子安心躺会儿,一路颠簸已十分辛苦,岚琪却道:“方才看着惠妃的眼神,我心里一阵恶寒,总觉得她又在算计什么。”

  她没对环春说出口的,是觉禅贵人曾提醒她,近来有朝廷官员要弹劾明珠,而明珠是长春宫最大的依靠,她一定会为了明珠做些什么,岚琪猜不到她想怎么样,可她那满面城府的模样,委实叫岚琪反感。

  心情不好,一时害喜的症状又跑出来,躺在床上歇了好半天,太医来看过两回说母子平安,环春几人才放心。

  隔天宫里才有接风洗尘的晚宴,皇帝毕竟大半年不在宫里,对宫中女眷多有怠慢,一同吃餐饭并不难,自然是乐意满足众人。是夜六宫妃嫔大多都到场,贵妃养病、平贵人禁足,这些不必说,唯一没到场的,就是大腹便便的章答应。

  德妃同样身怀六甲,但出席了今日的晚宴,众人因见皇帝问宜妃几句章答应如何时,德妃脸上露出难看的神情,便更加断定两人反目。今晚德妃出席所以章答应不敢来,恐怕是担心当面被德妃奚落挖苦,才故意躲着她的。

  此刻翊坤宫里,章答应正坐在炕上用晚膳,是从前头御膳上送来的几样小菜,小雨伺候在一旁,笑眯眯地说:“万岁爷对主子真好,可惜怎么总不给您晋一晋位份呢,若是个常在贵人,也比答应强,旁人就不敢欺负您了。”

  章答应吃着手里的酱鸡腿没顾得上说话,这几天胃口十分好,自从德妃娘娘回来后,她就觉得自己有了依靠,不再那么彷徨无助,即便两人不能相见更不能亲近,她也觉得很安逸。

  “主子,奴婢有件事儿想问您。”小雨犹犹豫豫的,往外看了看,见翊坤宫里没什么外人,又见主子嘴里塞得鼓鼓囊囊地说问吧,她才凑近了轻声问,“您真的和德妃娘娘反目了吗?您真的要帮着宜妃娘娘惠妃娘娘她们对付德妃娘娘吗?”

  这里头的缘故,章答应一直没对小雨说过,小雨只是很顺从地听主子吩咐做事,她是个简单的丫头,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可心里总会念几分德妃娘娘的好,小雨更明白自家主子是什么样的人。

  章答应放下手里啃了一大半的鸡腿,让小雨拿手巾来擦拭,自己慢慢把满嘴的食物咀嚼咽下去,然后才歪了脑袋问小雨:“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小雨的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章答应才笑:“那就好,小雨你别问那么多,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但如果你害怕,我就想法子撵你走。你离开翊坤宫,立刻就会有人来安排你之后的去处,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

  小雨紧张兮兮地看着自家答应,嘴唇紧紧咬在牙内,脑袋瓜里使劲儿想了半天,坚定地对答应说:“奴婢哪儿也不去,您在哪儿,奴婢就在哪儿。”

  章答应十分欣慰,淡定地拍拍她的手:“放心,咱们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前头晚宴到半夜餐散了,皇帝算是给足了诸位颜面,陪了大半天,事后是跟宜妃回的翊坤宫,自然是特特先去看了看章答应,与她说说话后,才去了宜妃的屋子。宜妃虽然有那么丁点儿不痛快,可想到皇帝如今能踏足翊坤宫,总比从前门前都不走过强多了。

  永和宫这边,岚琪回来预备洗漱更衣,绿珠跑进来说梁公公来了,大晚上的不知什么事情,岚琪身上衣服脱了一半,便支了纱帐等梁公公进来说话,不想说着说着,把纱帐都撤了,仔仔细细地叮嘱了好多事,才把梁公公放回去。

  环春回来时,见主子脸色很不好看,心中忧虑她如今费神多心,岚琪却一笑了之:“你心疼我我知道,可若真出了什么事,心疼就来不及了。”

  圣驾回宫数日,转眼已在重阳节,皇帝以仁孝治国,重阳节上必然敬老,宗亲贵族自然要学着皇帝,这天从大清早就有人进宫给太皇太后和太后请安送礼。过去慈宁宫都是德妃娘娘在支应,而今她怀着孩子不方便,今天是荣妃和惠妃在这边打理,众人只知道德妃在永和宫里养身体,或有人来永和宫请安,也被婉言拒绝。

  慈宁宫里,惠妃和荣妃毕竟是宫中有年资的妃嫔,地位又尊贵,送往迎来料理得不比德妃差,只是荣妃觉得惠妃总心不在焉,时不时会往外头看,不免好奇问她在等谁,惠妃一愣回过神,笑着说是看大阿哥夫妻俩怎么还没进来。荣妃未深想,渐渐到了午膳时间,正好有几位亲王福晋来,要请她们留步用膳。

  宫里几乎同一时刻进膳,咸福宫同样每到时辰就会有人送饭菜来,这里虽然被关了起来,但什么东西都不缺,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冷宫,贵妃每日的菜肴皆上乘精致,因是皇帝再三嘱咐,说贵妃养病需要吃得好,不许任何人怠慢。

  这样矛盾扭曲的境遇,对外人来说不可思议,对咸福宫里的人来讲,却是渐渐习惯了,照旧高高将钥匙抛进来再开门,那沉甸甸的大铜锁看得叫人十分绝望。

  今日冬云不舒服,没在门前支应这些事,宫里其他几个宫女太监忙着将菜肴送进膳厅里,贵妃用膳的规格很高,冷热菜肴汤羹点心,每一顿都铺得满满当当,众人正十分专心地一如往日地布置时,门前突然一阵躁动,几个端着菜的宫女吓得手里的盘子差点滑落,只见门前几个太监不知为何将一个人团团围住摁在地上,更往他嘴里塞布似乎怕他咬舌自尽。

  此刻一直不见踪影的冬云突然从偏殿出来,让人惊奇的是,她身边还跟了一个咸福宫里人人都熟悉的面孔,谁都不知道觉禅贵人几时来的咸福宫,他们这儿如今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只有冬云晓得,觉禅贵人是一早跟着送早膳的人来的,在这里等了大半天,就等着一刻,其实昨天也来了,只是没等到什么事,夜里跟着送晚膳的人又一道走了。

  “贵人,您看。”有个太监从那被摁在地上的人怀里搜出一方匣子,匣子里灌满了凝固的油脂,铜锁的的钥匙正卡在上面,若是拔下来,就能刻出钥匙的模子。

  觉禅贵人着问:“这钥匙等你再拔出来,油腻腻的,谁不晓得被人动过手脚了?真想放你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别着急了,连个能干可信的人都挑不出来用,她可是一向滴水不漏的。”

  自然这个人不会被放回去,觉禅氏叮嘱了冬云几句后,便带着那匣子往永和宫去,前日德妃娘娘找她去,说梁公公查出惠妃的人在打咸福宫的主意,让她去咸福宫叮嘱冬云,之后更是直接留下,看看到底能有什么动静,等了几天,偏巧今日重阳节宫里热闹时,碰上这样的事了。

  永和宫里,岚琪端详着那一方匣子,钥匙已被拔出来,凝固的油脂里刻出鲜明的钥匙形状,环春在一旁说:“只要有这个,能干的工匠就能打出一模一样的钥匙,咸福宫里那么多人,打造一把钥匙开门能做什么?”

  “难不成,惠妃想像从前对待郭贵人一样,把疯了的贵妃娘娘放出来了?”觉禅氏冷冷一言,岚琪抬眸看她,心中一片冰冷,缓缓吩咐道,“让冬云以贵妃的名义向各宫送赏赐,送去长春宫的,就用红绸盖着那把大铜锁,既然惠妃想要,咱们就送给她,反正抓了她的人,已打草惊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