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93 诅咒

作者:阿琐

  地上散着几块银锭子,银锭子上沾着泥土,但这不算什么,让人背上一阵阵发寒的,是歪在边上的一只布娃娃,闲杂宫女们都被支开了,只有惠妃宜妃身边的宝云、桃红和几个大宫女在这里,宝云立在一旁眉头紧蹙,有些看不懂眼前的状况。(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座上宜妃忽而长叹,怨恨道:“不想我竟是好心招祸端,收留了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人,姐姐您看怎么办吧,偏偏她怀着孩子,还不能把她怎么样,这次真是把我们恪靖都吓坏了。”

  惠妃冷冷看她一眼,别过脸严肃地问章答应:“你且说说,埋这些银锭子在墙根底下做什么?”

  章答应抽抽噎噎不能言语,她身边的小雨便道:“惠妃娘娘,这些银锭子是孝敬土地爷的,咱们答应搬了地方住,盼着能在翊坤宫长长久久,更想平安生下孩子,可宫里头不能随便烧纸钱拜土地,这是奴婢家乡的土办法,把银子铜板埋在土里,土地爷就能收到了。”

  今日惠妃过来闲坐,本是念叨几句荣妃掌权抢功劳的闲话,不想恪靖公主哭哭啼啼抓着这个扎满银针的娃娃跑来,众人都唬了一跳。后来得知是章答应屋子里的,惠妃便把那日看到她的宫女在墙根底下埋银子的事也说了,派人去翊坤宫外挖,竟有好几处都埋了银锭子。

  但此刻听解释,似乎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惠妃略懂魇镇之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从未有过埋银子下诅咒的,何况章答应自己也住在翊坤宫里,若是咒翊坤宫不好,自己不也赔上了?

  “这娃娃扎的是我吗?章答应,你就那么恨我?”宜妃尖声指着章答应,章佳氏露出惊恐的模样,膝行几步想要去藏起那只被恪靖公主“无意中”翻出的娃娃,可是一紧张手抓在了银针上,扎得她吃痛不已,惊叫了一声缩了回来。

  宝云弯腰把娃娃捡了起来,翻过背面看到两排字,这种蛊术通常都会写下被蛊之人的生辰八字,宝云略看了看,一时想不起是哪位的生辰,便念出来给二位主子听,惠妃宜妃听得异口同声说:“是德妃?”

  地上章答应又一哆嗦,哭得更伤心,惠妃见她这样怕动了胎气闹出人命,便让她起来坐在一旁说话,而她已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章佳氏竟然会如此憎恨德妃,那可是她的救命恩人。

  宜妃故意凑到惠妃耳边,轻声说:“看样子她是恨透了乌雅氏。”

  但惠妃多疑,怎会不多想一层里头可能的事,这章佳氏若是想要讨好她们表白她的诚意,做出这种事很正常,但这讨好里,是真心实意靠拢她们,还是为了德妃故意接近她们,谁能说明白,心里总要地方一层才好,哪儿能像宜妃这般随性和糊涂。

  “不论如何,人我是留不得了,这事儿必须报上去,让皇上和太后处置。”宜妃冷脸指着章答应说,“别怪本宫不帮你,这是要命的大事,我可担当不起。看样子,你也活不长久,想活得久一些,就好好安胎生下这孩子,可孩子的生辰兴许就是你的大限,你是自作孽。”

  章答应浑身发软,从凳子上滑下来,几乎要爬到宜妃的脚下,她从前在瀛台被那些坏宫女折磨虐待,偶尔也会为了保命而低下头,她知道怎么做才能显出一个人的卑微,此刻更是用尽浑身解数,希望能多少打动惠妃一些。

  “报上去不妥当,上头都不在宫里时闹出这样的事,就是我等治下不严,还有什么脸面?”果然惠妃的心思被宜妃猜中半分,此刻说罢这句,摆手示意宝云诸人都下去,连章答应的小雨都被赶走,大腹便便的女人歪在地上很痛苦,惠妃亲手去把她搀扶起来,摁在凳子上坐稳了,皮笑肉不笑地问,“这么恨德妃?”

  章答应坚定地点头,把那日对宜妃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惠妃听着微微挑眉,宜妃则在她背后:“你对救命恩人尚且如此,何况我们呢?”

  “不会的,臣妾不会……娘娘,求你们相信臣妾,臣妾愿意为娘娘们做任何事。”章答应哭着说,“皇上前几日还给臣妾送东西,宜妃娘娘您也知道的,臣妾真怕德妃娘娘回来后会对付臣妾,她可是要逼着臣妾堕胎的人。”

  宜妃见惠妃神情动摇,心里知道有下文,按捺住兴奋的心情,把事情推在惠妃身上说:“姐姐是管着宫里事的,我可不想拿主意,您看着办吧。”

  惠妃瞥她一眼,冷声说:“在西六宫出这种事,让我甘心被荣妃笑话?”说着又狐疑地打量了章答应,心生一计,到门前唤宫女拿一把剪子,到手后又把人支开,关了门背着光一步步逼向章答应。

  “姐姐,你要做什么?”

  宜妃才发问,但见惠妃把那只布娃娃踢到了章答应脚下,又扔了手里的剪刀,指着地上两件东西说:“既然你那么恨德妃,那就把这只布娃娃的肚子剪开,你不是要诅咒她吗?眼下她怀着孩子,咒得她胎死腹中才好。”

  “太狠了!”宜妃脱口而出,心里一阵毛躁,暗想惠妃果然阴毒。

  章答应更是心里七上八下,她不懂这种魇镇之术到底能不能害人,若是自己一剪刀下去娘娘在畅春园真出什么事,杀了她都难以抵消悔恨之心,可是她不剪,惠妃一定会疑心。一面犹豫不决,一面已离开凳子滑到地上,亏她那么大的肚子上上下下还扛得住,连惠妃都看着皱眉头。

  “这玩意儿真有用,乌雅氏早就万箭穿心了,这东西不过是吓吓人的。”

  那日宜妃的话在耳畔响起,想想宜妃做这只布娃娃不知多久了,德妃娘娘一直好好的没受到伤害,看来是真的不会有什么巫蛊的作用,好容易走到这一步了,她不能退缩,若真有什么诅咒报应,全冲着她来好了。

  章答应把心一横,咬牙捡起剪刀,抬手间寒森森的光亮反射在她脸上,一手抓起布娃娃,一手拿剪子往娃娃肚子上戳,咔嚓声响,布娃娃的身体被戳烂了,里头棉絮撒了一地,而章答应的手被银针扎了几下出了血,混在雪白的棉絮之中,很是刺目。

  此刻畅春园凝春堂里,众人正围着德妃,温宪缩在太后怀里,惊恐地看着额娘的肚子起起伏伏,太后哄着她说:“额娘要给你生个小弟弟了,你瞧瞧这么点儿大就拳打脚踢的。”

  温宪却娇滴滴地说:“我已有弟弟也有妹妹了,额娘生那么多,以后又要少喜欢我一点点。”说着小公主爬来母亲身边,搂着脖子撒娇,“额娘不要生小妹妹,生小弟弟也比生妹妹好。”

  太皇太后乐不可支,让人把公主给她抱到怀里,爱不释手地说:“我们温宪是小福星,既然说额娘生弟弟好,那你额娘就生弟弟。”

  温宪得意洋洋地说:“生了妹妹要跟我抢好东西呢,弟弟不敢抢,弟弟抢我就揍他。”

  大人们被小姑娘哄得十分高兴,此时清溪书屋有人来传皇帝的话,说明日瞧着也是好天气,预备一大早就走,怕路上颠簸会缓慢行进,想赶在晌午前进宫,问太皇太后和太后是否有不妥。

  太皇太后无异议,打发了来传话的人,让苏麻喇和乳母带孩子们别处去玩,屋子里只剩下太后、德妃、佟嫔和端嫔,众人见太皇太后神情严肃,以为有要紧的事说,但老人家只是吩咐:“宫里人一定好奇园子里的光景,此番回宫,你们身边少不得来问长问短的人,禁城里有规矩,宫里的事不得对外言,自然畅春园也一样,这些日子咱们在这儿怎么过的,不要在宫里传来传去。”

  诸位皆应诺,太皇太后便示意佟嫔几人下去,留下岚琪和太后,老人家对岚琪说:“我知道你近些日子在忙些什么,既然是玄烨的意思,我也不愿过问,可你心里要有分寸,不要到最后伤不得她们还把自己搭进去。”

  岚琪认真地答应,太皇太后又拉起她的手,缓缓交付在太后掌中,软下语气温和地说:“来日我不在了,你们要互相照顾,岚琪你知道吗,太后在科尔沁的辈分,其实和玄烨是一样的,只是嫁到爱新觉罗家,才成了长辈。我若不在了,她在这里就举目无亲,将来你要像孝敬我一样孝敬太后。”

  岚琪尚可,太后已是泪眼婆娑,太皇太后劝她道:“德妃会好好待你的,你要保重身子,无论如何你都是大清的国母,是咱们科尔沁的骄傲,你身上会继续背负咱们草原的荣光。”

  太后哽咽道:“臣妾记下了,皇额娘您放心。”

  太皇太后欣慰含笑,松开她们的手,举目将凝春堂看了几眼,乐呵呵地说:“我是有福气的,还赶得上孙儿造出这么好的园子伺候我来住,可我觉得啊,这一走,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隔天圣驾自畅春园回宫,这一次回来,不知几时才离开,众人都知道皇帝极喜欢园子里的清净,大臣们顶多换一处地方议论朝政,对后宫妃嫔,才是真正了不得的事,眼下人还没进家门,都盘算着下一回哪几个能跟出去。

  圣驾将近晌午时分才抵达禁城,太子携诸阿哥,惠妃荣妃携六宫妃嫔一同接驾,他们在明晃晃的的秋日下站了好些时辰,脸上都已晒得红扑扑的,待得圣驾抵达,皇帝下銮舆后径直去搀扶太祖母下车,一旁软轿已抬过来,准备再送太皇太后回慈宁宫。

  惠妃诸人屈膝行礼,她不意地抬头,瞥见太皇太后下台阶时脚下一软,幸而玄烨和苏麻喇嬷嬷牢牢搀扶,太皇太后之后也算走得稳健,更推手不要坐软轿,说要走几步松松筋骨。

  此情此景,却叫惠妃心中豁然开朗,她突然想到一件足以让皇帝分散注意力,不再去找明珠麻烦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