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87 我胡说的

作者:阿琐

  让人手把手教导闺之事,甚至还要去衣裸身,大福晋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软,可那两个嬷嬷却一左一右上来搀扶她,笑得都很不客气,一个说:“福晋不要害怕,不就是那点事儿,何况您已不是小姑娘了,奴婢们说起来更容易。(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您放心,奴婢们会好好教您,宫里头这事儿上的学问可深着呢,您现在害羞,学会了就知道里头的美妙了。”

  “我不要,额娘我不要,额娘……”大福晋使劲儿地挣扎,可两个中年嬷嬷手中很有力道,惠妃冷冷地看着她们,挥手示意把人带去内室,一面吩咐,“别吓着她,但是要紧必须用心教,要让她开窍才好,若一直呆呆笨笨,我几时能盼得皇孙?”

  “额娘……”年轻的福晋在惊恐的尖叫声中被带入内室,等待她的会是极其耻辱的事,但这些事在宫里并不稀奇,在名正言顺的前提下,男女之事是人之常情,如何让妃嫔们尽可能地满足皇帝,也是宫内人所追求的事。

  这日大阿哥独自离宫,额娘告诉他要留儿媳妇在宫里学规矩,大阿哥还笑呵呵求额娘别为难妻子,结果反惹得惠妃不高兴,大阿哥终究不懂婆媳之道,这上头的事儿,他既然没能耐压住亲娘,就别火上浇油,背过惠妃好好疼妻子才是正。

  大福晋两天后才被惠妃放回家,走时宝云看到福晋失魂落魄,这几天长春宫里在做什么事她心里明白,怜悯年轻的小妇人,更为惠妃感到不齿,可她只是个宫女,宫里长辈也都不在,根本帮不了福晋。

  这日夜里照顾八阿哥安寝,给他铺床褥时,宝云笑说:“咱们八阿哥性子这样温和,将来一定很疼福晋,奴婢真想看看,哪家千金小姐有福气嫁给八阿哥。”

  胤禩正坐在书桌前看书,听见宝云这么说,稚嫩的脸上浮起温和的笑容:“宝云我还很小呢,你想得太远了。”

  宝云转身过来,帮八阿哥再添一支蜡烛照亮,笑悠悠说:“时间可快了,扎眼功夫八阿哥都念书了,算算年纪,若是将来八福晋与您年纪相仿,这会儿也该开始念书写字,大家族的千金小姐,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

  胤禩笑道:“还早呢,若说我有什么憧憬,就希望将来她能和大皇嫂一样,得额娘的喜欢。皇嫂在宫里住了两天,日日和额娘在一起,真是像母女一样。”

  宝云微微皱眉,不敢说破,只是笑笑,之后等八阿哥背了书,领着小主子去惠妃那儿请安,惠妃因八阿哥给她在皇帝面前长脸,对这个养子比从前更加喜欢些,但心里头总是提防着他有异心,所以不能真正对这孩子敞开怀抱,母子之间,永远都隔着看不见的鸿沟。

  那之后过了半月,皇帝果然如大阿哥所说,带着诸皇子去南苑检阅,要离开畅春园三四日才回来,之前盛传皇帝对长子暴怒,恐有父子不和之嫌,但那日大阿哥与太子一左一右随行在父亲身边,旁人看着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谣传自然不攻而破。

  玄烨意识到,孩子们长大了,他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教导,他们渐渐不再是自己的儿子,一旦成为朝廷的臣子,将来的相处,先君臣而后父子,玄烨要谨慎自己对孩子们的言行,每一句话都可能影响许多的事。

  畅春园里,因皇帝离开几天,太皇太后让几位妃嫔家里的女眷都进园子来逛逛,皇贵妃德妃家中自不必说,连端嫔布贵人的娘家人都得到礼遇,且因皇帝不在,女眷们行走不必太过拘束,偌大的园子各自散出去玩耍,好不热闹。

  岚琪和岚瑛在凝春堂陪着太皇太后推牌九,太皇太后眼神不好已看不大清牌面,岚瑛帮着她打牌,一回回下来,把岚琪输得脸色都变了,太皇太后乐不可支,推着岚瑛说:“你姐姐怀着孩子呢,别气她了,下一把牌咱们让让她。”

  岚琪还有几分气性,涨红着脸说:“臣妾可不要您让牌,回头又说臣妾讹您的银子。”说着瞪妹妹,“你在家里天天都做什么,怎么这么会打牌?”

  岚瑛得意洋洋说:“这还是做姑娘时学得本事,额娘喜欢打牌,又不喜欢和外头的人来钱,就爱在家找妾身摸两把过过瘾,娘娘不服气的,回头请母亲进来教教您就是。再说了,妾身只是帮太皇太后看牌而已,这可是太皇太后的本事,您输给太皇太后,一点儿不丢脸。”

  太皇太后听着姐妹俩斗嘴,笑着说她们可别打起来了,可才说这几个字,本只是一句玩笑,不料外头真有人打起来,温宪公主被送回来时小脑袋上的发髻都散了,看她的样子像是吃了大亏的,可真真吃了大亏的是皇贵妃家的侄儿舜安颜,人家虎头虎脑的一个胖小子,直接被公主推到池塘里,太监宫女吓得半死,七手八脚把人捞起来,小公子都吓懵了。

  岚琪这下是真的气得变了脸色,可她小闺女还趾高气扬地跟太祖母告状,清亮的声音骄傲地说着:“他真没用,长那么大个儿被我一推就推下去了,谁叫他把我和端静姐姐的蟋蟀都放走了,还不肯赔我们,端静姐姐都哭了,那是皇阿玛给姐姐的蟋蟀。”

  太皇太后见岚琪脸色很不好看,不愿她动气教训女儿,小孩子在一起哪有不打架的,便索性吩咐她:“去集凤轩看看,到底是你闺女把人家推下去的,我知道皇贵妃很宝贝这个侄儿,你去问候一声总是应该的,丫头这儿我来说她,你别管了。”

  说着让岚瑛领着公主去换衣裳,岚琪不敢违逆太皇太后,叹息女儿就是知道在太祖母和祖母跟前吃得开,做什么都有恃无恐,现在的孩子可不比自己那会儿呆呆笨笨的,一个个鬼机灵,又会察言观色,根本不知道他们小小的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环春几人簇拥主子来集凤轩,里头没见什么慌乱,进门时听见太医在对皇贵妃禀告,皇贵妃是笑着应:“没事儿就好,这孩子是被吓着了,他们说池塘很浅,他也没淹到水里去。”

  岚琪听得这些,心里略踏实,之后太医退出,皇贵妃见岚琪过来,反而笑着问:“温宪没事吧?那小子手里没轻重,竟然敢对公主出手,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他,你别往心里去。”

  莫说岚琪惊讶,环春也看呆了,照着皇贵妃的脾气,她家主子此刻过来必定要被一顿数落,可皇贵妃竟然毫不在意,反问公主有没有事,宫里人都知道皇贵妃喜欢小孩子,对不是自己养的阿哥公主都一样疼爱,看来真不只是传说而已。

  岚琪回过神来,客气地含笑说:“臣妾是来给娘娘赔不是的,您这样一说,臣妾更加无地自容,温宪的脾气是该改一改,可是……”

  “太后宠着,太皇太后惯着,你从哪儿插手?”皇贵妃不以为意,示意岚琪可以回去了,很随意地笑着,“小孩子打架,过几天就又好了,你要是真觉得过意不去,将来把温宪许配给我们舜安颜好了。”

  岚琪愣住,皇贵妃也笑:“我胡说的,你还当真了?”

  这般几句玩笑就把事情了结,岚琪离开集凤轩时还没弄明白,只有环春说:“听讲上回四阿哥来园子里请安后,皇贵妃娘娘天天脸上笑眯眯的,您说能有什么事让娘娘这么高兴,还不是四阿哥哄得,娘娘您真是生了个好儿子。”

  “是啊,我是生了个好儿子。”岚琪感慨不已,一时心情变好,对女儿的胡闹也不大生气,主仆俩再折回凝春堂时,路上瞧见远处有人独自坐在凉亭里,环春说,“瞧着是易答应。”

  “她一个人?”岚琪嘀咕着,不由自主就往这边来,凉亭里易答应瞧见德妃娘娘来,赶紧迎出来行礼,岚琪客气地笑着,“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坐着,这边风大,天凉了要小心身体。”

  易答应垂首应着:“原是与宫女出来走走的,一时觉得冷了,她回去给臣妾拿一件衣裳。”

  岚琪点头,想到今日诸多妃嫔家眷进园子来游玩,便问易答应家的人可有来,易答应苦笑道:“多谢娘娘关心,臣妾娘家不在京城。”想了想又说,“倒是觉禅贵人,也没见家人进园子,臣妾又不敢相问,可瞧见贵人今天暗自伤神,心里挺难受的。”

  岚琪心想,觉禅氏的娘家早就落败,生生死死自己也不大清楚,从前宫里总说她是明珠府的亲戚,不见得今天要让明珠府的人来看望她,可她知道,这么多年觉禅氏若是伤神,必然只为那一个人,不免心中叹息,如今他们阴阳两隔,自己不该再过分苛责了。

  “我想去看看她,不如一道回去?”岚琪想见见觉禅氏,正好大阿哥的事她心里一直觉得古怪,想要问一问她,此刻与易答应同行,也说起那锦艳来,易答应依旧一脸恐惧,战战兢兢地说,“听说进了慎刑司没再出来,怕是被打死了,她到底照顾了臣妾两三年,这样的下场,臣妾很不忍心。”

  岚琪不怪易答应慈悲,只是问:“我见过她,是有几分姿色,那平日里是不是也有个争强好胜的性子?”

  易答应苦笑:“倒是劝过几次,让臣妾振作精神为将来打算,奈何臣妾的身子时好时坏,她说了几次也就不再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