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85 玄烨盛怒

作者:阿琐

  太后叹气:“瞧这易答应话也说不清楚,的确不像是有能耐做这种事的人。(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但又问,“她是和惠妃那会儿一起的人,怎么身边只有这样十几岁的小宫女,若是早年跟着的,也该和她一般岁数才是。”

  嬷嬷忙道:“易答应在宫里不大得脸,宫女太监跟着没前程,稍微活络一些疏通关系找个借口调开,让新入宫的来替代,也是常有的事。新来的宫女不敢反抗,易答应又无处找人做主,这种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此说着,便再去审问那宫女锦艳,不多时回来禀告太后:“已十五岁,入宫三年一直跟着易答应,想想易答应是今年和觉禅贵人在一起,得了德妃娘娘照顾才在人前露脸,这锦艳自然熬了三年也是没前程,心里不知怎么怨恨呢。”

  太皇太后脸色铁青,问道:“那大阿哥的事?”

  嬷嬷稍稍犹豫,想了想才说:“锦艳承认是她在园子里等着大阿哥,想叫大阿哥看中她好要了去,今天知道阿哥公主们进园子玩耍,闲杂人等都回避了,她长得也有几分姿色,大阿哥瞧见了,自然是……”

  太后听得正生气,嬷嬷突然停下了,不由得瞪着她:“做什么吞吞吐吐的?”

  嬷嬷这才说:“太后娘娘您也知道,这些日子传说大阿哥府里那些事儿,收了房里的丫头已不新鲜了,京城那些烟花风月之所也……”嬷嬷顿了顿不管说出口,又问,“锦艳一口咬定是大阿哥先搂住她的,您说能不能信?”

  太后挑眉,旋即重重地一叹:“果然是我们管不得的事,让皇上自己教儿子吧,你把这里问清楚的事送去皇帝那里,至于这个锦艳,让宫里慎刑司来领人,去了那地方,是死是活,看她的命数了。”

  太后是向佛之人,方才虽对着易答应放狠话,真要她决断生死还是做不出的,反正宫里有规矩,慎刑司会照规矩处置这个宫女,她落得清静。打发了身边人去禀告皇帝,让一五一十都说明白,包括锦艳说是大阿哥搂住她的话也要说明白,如此必然惹得龙颜大怒,可太后也觉得,大阿哥是该好好教训了。

  清溪书屋里,大阿哥跪在书案前,太子立在一旁,地上那个神情纠葛,乍一眼看是后悔害怕,再细细地瞧,眼底里也有桀骜不驯之气,而太子看似淡定从容,实则有几分尴尬隐在眉宇间。

  此刻太后那边有人来传话,将宫女锦艳的事说了清楚,直叫玄烨脸色一层层暗下,不等传话的人退下去,已气得重重拍案。

  太子见状不免受惊,撩起袍子要屈膝跪地,玄烨却呵斥他:“你做错什么,跪什么?”

  胤礽一时不知如何接话,膝盖已落了地,心下急转,忙道:“儿臣是东宫储君,理应规束阿哥们的言行,对皇兄之事太过疏忽,是儿臣的错。”

  “废话。”玄烨怒言,也不让胤礽起来,指了胤禔道,“混账东西,你幼年时也不见这般糊涂,如今为何越发不成器,若是轰轰烈烈儿女情长,朕还当你是重情重义的男人,可你呢?你不过是好色而已。”

  胤禔想开口为自己辩解,太子突然按了他的手示意他别说话,胤禔虽不服气,可见太子神情真诚,倒是有几分信了。且说兄弟俩一直不大和睦,彼此心里都明白,大阿哥不服气太子,太子同样不喜欢大阿哥,若说有心要整他,也不见得多稀奇。

  但今天的事纯属巧合,若非身边跟了叽叽喳喳的妹妹们,他就是见到皇长子在树丛中与宫女行苟且之事,也不会嚷嚷出去,偏偏那几个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没看清是自家大哥,就叫着喊着让太监去抓人。树丛里的人被轰出来时,大阿哥身上马褂的扣子是散开的,那宫女的领口更是一路敞开,半抹雪脯若隐若现,一众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那宫女说,是你先动手搂了人家往树丛里去的,是不是?”玄烨一面说,一面觉得可耻得浑身颤抖,他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长子,到底要怎么教才能让他走回正道?这孩子,论学识,虽不能比太子,但比泛泛之辈强许多;论武功骑射,更是同龄皇室子弟中出类拔萃的一个,明明是一块可塑之材,到底是被谁揉捏成了这样?

  “把他拖出去打三十大板,照实了打,若有舞弊包庇的,自己摘了脑袋滚出去。”玄烨气大了,喝令李公公传家法,要把大阿哥拖到院子里去当众责打,大阿哥不是头一回挨打了,但从前皇帝总会留点颜面,让人关起门来打,如今他都是成家立室的人了,却要被父亲拖出去当众责打,这一刻真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还愣着做什么?”玄烨呵斥李公公,但李公公心里觉得不妥,皇帝眼下盛怒,好些事没想明白,哪能真把大阿哥拖出去打,往后他还怎么在朝臣面前抬头,这一下更是要打断了父子情分,大阿哥再不好,也是长子呐。

  李公公一面战战兢兢慢吞吞地往外挪步,心生一计,立刻给太子使眼色,太子看着李公公冲自己摆手比划,聪明如他,立刻便明白此刻该说什么话,直起身子唤了一声阿玛,深深叩首道:“儿臣求阿玛收回成命,皇兄有错,也不能当众受罚,求阿玛绕过皇兄这一次,再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

  大阿哥的事在园子里传得沸沸扬扬,皇帝也因此要求诸位阿哥立刻回禁城,这会儿四阿哥正在集凤轩和母亲说话,青莲打听了清溪书屋的事来禀告,说大阿哥被皇上责骂,本是要动家法打板子的,结果被太子拦住了,现下太子陪着大阿哥一同跪先祖,一时半会儿还不走,但是皇上下旨,要其他阿哥立刻回禁城。

  四阿哥站在一旁听,面无表情,似乎对此毫不在意,皇贵妃只是唏嘘不已,转身见儿子没半点反应,轻轻拍他胳膊笑道:“你怎么想啊?”

  胤禛淡淡地说:“大皇兄不分公私,皇阿玛生气也是应该的。”

  皇贵妃噗嗤笑出声,拉了儿子啧啧:“丁点大的小家伙,还知道什么公事儿私事儿的,那你说说,你有没有什么私事儿瞒着额娘?”

  胤禛这才笑道:“额娘不要总把我当小孩子,我已十岁了。”

  “是啊,十岁了。”皇贵妃爱不释手地摸摸儿子的脑袋,想要把他揉入怀里,又怕儿子会抵触,倒是四阿哥自己主动些,坐到母亲身旁贴着她说,“额娘您安心养身体,我会好好念书,要成为让皇阿玛满意的臣子。”

  “那额娘可就长脸了。”皇贵妃心满意足,轻轻晃动儿子的身体说,“可是呀,儿女之事由不得你,到了年纪,你阿玛自然要考虑你的家事。额娘原是给你选了毓溪,但这些日子冷静想想,万一你不喜欢呢?还是要你喜欢的人才行,不然像你大哥一样,嫌弃福晋不漂亮,尽招惹一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多糟蹋自己皇子的尊贵?”

  胤禛却看着额娘,还嫌稚嫩的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旋即说出让皇贵妃惊讶的话,他很认真地说:“额娘,我喜欢毓溪,让毓溪做福晋挺好的。”

  皇贵妃喜出望外,愣了愣又问儿子:“你可不能哄额娘高兴,额娘喜欢毓溪,不见得你也要喜欢,只要是你喜欢的人,什么样儿的儿媳妇额娘都喜欢。”

  边上小和子嬉皮笑脸插嘴道:“娘娘不记得了,上回为了没能见到毓溪小姐,四阿哥书都背不出来,害得奴才被打得屁股开花。”

  青莲几个大笑,上来拧他耳朵,皇贵妃却说让带去领些赏赐带回宫里,一面喜滋滋地对儿子说:“额娘知道你的心意就安心了,虽然眼下说还早些,可你刚来额娘怀里时才这么点儿大,这不一眨眼都是大小子了。你安安心心念书,额娘在园子里可好了,估摸着很快就回宫,不要惦记我,至于毓溪的事儿,额娘给你看着呢,她一定是我的儿媳妇。”

  胤禛脸上红扑扑的,其实对于未来福晋的事,他也不见得真那么在乎,只是晓得额娘喜欢听这样的话,知道额娘在乎自己所有的事。她身体不好,不能费心神动肝火,只要能哄她高兴,就算违心地编几句瞎话胤禛也乐意,不过毓溪这事儿,他是真心实意,但有的,不过是纯洁美好的青梅竹马之情。

  没多久,各处把阿哥们都接走了,侍卫们拥簇着队伍浩浩荡荡回禁城,太子和大阿哥,则是到夜幕降临后才被送出去,俩兄弟跪了好几个时辰,据说都是被各自跟随的小太监架出去的。

  玄烨动了大气,心情很不好,这一晚来瑞景轩,岚琪对此事一直只是听绿珠几个传说,她们叽叽喳喳说得没头没脑,夜里听玄烨发了一顿脾气后,才真正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皇帝郁结之气不散,岚琪坐在一旁,却突然悠悠开口说:“臣妾想,今天的事若要堵住大臣宗亲的嘴,最好的法子,是皇上再指婚,赐一两个侧福晋给大阿哥才好。”

  玄烨很诧异,不可思议地看着岚琪:“朕没想到,你会说这样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