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83 德妃之狠

作者:阿琐

  因恐入秋后园内叶黄花残的景象惹人悲伤,皇帝原定过了夏天就侍奉太皇太后和太后回禁城,奈何太皇太后之前病一场,皇贵妃的身体也才见恢复,又有德妃安胎,七八月显然是走不得,皇帝回宫的日子,再一次延后。【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七月流火,天气渐渐凉爽,这日皇帝从畅春园下旨意到六宫,说太皇太后和太后想念孙儿们,让宫里人送诸位阿哥公主到园子里小聚,为不耽误念书只来请个安就立时要回去,逛不逛园子也是另说,皇帝要他们来是解祖母思念之情,并不是让孩子们玩乐。

  阿哥们要后日才来,这几天苏麻喇嬷嬷在凝春堂带着宫女们研究菜式,说太皇太后心疼孩子们读书辛苦,难得过来,想给他们准备些好吃的好玩的,虽然玄烨一本正,可到了凝春堂,就由不得他了。

  今天岚琪到跟前请安后,因闻见太皇太后的药味一阵恶心,老人家就让荣宪公主送德妃回来,路上荣宪问她:“德娘娘,后天只是弟弟们来,我额娘来不来?”

  岚琪笑看她,知道母女俩是吵了架后分开的,荣宪这几天还好些,刚来园子里时,每天都闷闷的,连温宪都黏着自己说姐姐好凶,岚琪知道被人冤枉的滋味不好受,但杏儿费尽心思做出这样的事,岚琪不能一时心软,就破坏她的计划。一样都是孕妇,杏儿正为自己在刀尖上走着,而自己却在这里安逸地过着日子。

  因为岚琪安胎,荣宪来后又一直跟着太后或太皇太后,两人不曾好好说过话,此刻荣宪送岚琪回来,侍奉她在榻上躺下歇息,一面在边上坐了。宫女们捧水来伺候洗手,公主举手投足十分优雅,岚琪看着啧啧道:“姐姐也要多帮我管管妹妹,你这些规矩礼仪,也让温宪尽早学起来才好,那丫头就是个皮猴子,哪儿有半点公主的模样,我急得不行。”

  荣宪笑悠悠:“这些妹妹早晚能会,现在还靠她在太祖母跟前承欢膝下,她软软地撒个娇,太祖母和皇祖母都能多吃一碗饭呢。”

  岚琪笑而不语,温宪虽皮又霸道,的确是很会哄人,天天哄得太皇太后和太后高兴,难怪太后那么宠溺她。而有件事岚琪一直没敢计较,便是这丫头小小年纪,分例已多于诸兄弟姐妹很不一样。她婉转地问过太后为何会如此,太后笑悠悠说起初是底下的人巴结,渐渐成了定例,皇帝也知道,且女孩子家的事不用太计较,她都帮孩子把东西折了银子,攒着将来好做嫁妆,似乎太后早已在筹谋孙女将来风光大嫁的婚礼了。

  此刻环春奉上来茶水点心,荣宪贴心地问岚琪是否闻见味道会不舒服,岚琪的害喜是一阵一阵的,刚不巧太皇太后那药味儿闻不得,此刻小桌上的东西都没什么大碍,还指了一盘雪粉糯米团子让荣宪尝尝,笑道:“里头的桂花馅十分清甜,面皮又糯又韧,温宪一口气能吃三四个。”

  荣宪看了看,伸手要拿,还是放下了,垂首笑道:“额娘说不能吃太多甜食,身子会发胖,这会儿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吃得精致不能多,甜食并无益处,能免则免。”

  岚琪记得当年自己初产后情绪不稳,哭闹着不肯绑束腹带,彼时荣妃让自己摸了一把她的纤纤柳腰,做额娘的本就十分自制,眼下会如此教育荣宪,她一点都不奇怪。想想荣妃,即便不再像从前那样侍奉皇帝,依旧保持着自己窈窕美丽的模样,对岚琪来说,也是后半辈子该警醒小心的事。

  “拣你喜欢的吃几口就好,吃几口不会胖,回头陪着温宪玩一会儿,那小魔王上蹿下跳的。”岚琪温和地笑着,也不勉强荣宪,自己端起花茶来喝,才放下茶碗,荣宪轻声道:“德娘娘,皇阿玛,会像喜欢您一样喜欢章答应吗?”

  岚琪愣住,略有些尴尬,对着荣宪说不得假话,孩子早就看得明白他父亲的情深情浅,自己的额娘并不算得宠,兴许在她心里,也渴望母亲能像德妃一样得到父亲的呵护。

  “怎么说呢?”岚琪勉强一笑,“我们都是侍奉你阿玛的人,地位虽有别,可都是一样的。”

  荣宪略略有些失望,可她明白,凭什么要长辈回答自己这样的话,想了想又道,:“我真的没有撞章答应,她能那样胡说,一定是别有用心的,眼下额娘一个人,我真担心她会被章答应欺负。额娘是谨慎小心的人,可章答应张牙舞爪的,做出什么根本不计后果,您说她那天为什么要那么摔一下,真的见红了呢,孩子差点就保不住,不然额娘也不会那么生气,不分青红皂白地就责怪我。”

  再次提起那件事,岚琪依旧心惊胆战,为杏儿捏把汗,她觉得杏儿不至于牺牲孩子来与荣妃闹翻,可事实却是差点保不住孩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有来日相见才能知道,可即便等她回宫,她和杏儿已是势不两立的关系,又有什么机会才能好好说些话,心疼她为自己的付出,希望她不要像觉禅氏被贵妃虐待那般,被那几位欺负。

  “德娘娘,我想等弟弟们来给太祖母请安后,和他们一道回宫里去,入秋了宫里好些事要忙碌,也要准备年末节庆,额娘一定忙得不行,我想去帮帮额娘。”荣宪手里捏了一块枣泥鱼翅糕并不吃,垂着脑袋嗫嚅,“就怕额娘还在生气,不肯理我。”

  说这话,公主漂亮的眼睛里落下眼泪,岚琪心疼不已,荣宪却越哭越伤心,好半天才抽抽搭搭说:“再过几年,我和纯禧姐姐就要嫁人的,不知去哪个番邦或去草原哪个角落,往后一辈子还能见额娘几次,我真是想天天陪在额娘身边。”

  岚琪听得心酸不已,让荣宪坐到身边搂着她道:“你就跟弟弟们一道回去,额娘她怎么会不理你,天下没有不要孩子的母亲,她一定天天在想你,也舍不得和你分开。”

  荣宪软软地伏在岚琪肩头,抽噎着说:“要是能让章答应搬走就好了,我不想看到她,下回她指不定又要挑唆我和额娘什么,德娘娘,这能办到吗?”

  岚琪倒是听得心头发紧,显然杏儿的目的是要离开景阳宫,但杏儿有她自己的计划,她最好不要随便插手,但公主有这样的要求,也是再顺其自然不过的事,毕竟这次闹翻了,一点也假不了。

  “这事儿德娘娘不能做主,大人之间的事你也略懂了是不是?”岚琪委婉地说着,稍稍提点孩子,“你可以和皇祖母提一提,现在万常在也不在景阳宫,你额娘太忙碌,的确没什么人照顾章答应,给她换一个更妥帖能有人照顾的地方不是什么坏事。”

  荣宪是聪明的孩子,稍稍颠簸就明白了,委屈的眼中露出欣喜的光芒,腻着岚琪道:“德娘娘最好了。”

  两人又说会儿悄悄话,不多久小魔王咋咋呼呼地来了,拉着荣宪姐姐去玩耍,岚琪吩咐她们不要跑远了,姐妹来才走不久,梁公公来了,她才想起来今天说好了,要审问那个企图刺杀端药的宫女太监。

  那太监至今被关在瑞景轩,底下的人看守得极好,一点动静也没有,那东西也死不了,岚琪命令谁也不许与他说话,这么多日子,那个人果然已快被看不到头的绝望日子逼疯了。

  屋子里隔了高高大大的屏风,环春搀扶主子在一侧坐下,自然不需要她去和那奴才说话,岚琪只要听着就成了,梁公公跟着师傅学了不少本事,慎刑司里那一套他也懂,但岚琪不许他们用刑,皮肉的痛只会让人胡言乱语,杀人杀心,心里崩溃了才能把最真实的一点点掏出来。

  “梁公公,您放过奴才吧,给奴才一个痛快的,您杀了奴才吧……”

  哀求声一点点传过来,梁公公的拿腔捏调也让环春几个听了皱眉头,岚琪淡定地听着屏风那边的对话,从宜妃到惠妃,再从惠妃到宜妃,让她的心一层层冷下来。

  审问并没有拖太久的时辰,岚琪很快离开了那间阴暗的屋子,外头阳光灿烂的天色,直叫人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没想到,惠妃娘娘的主意是打在宜妃娘娘身上,她们不是很亲密的吗?”环春唏嘘不已,搀扶主子回屋子,想起方才那奴才说的话,还是一阵后怕,恨恨道,“可万一不巧,您真吃了那药呢,谁知道惠妃是不是也想赌一把,到时候一石二鸟。”

  岚琪沉沉一叹,摆手示意环春:“让我静一静。”

  而此刻梁公公安顿好了那个太监,匆匆来听德妃娘娘示下,问娘娘还要吩咐他去做什么,说起如何处置那个太监,要不要留着活口将来对质,岚琪直直地看着她,口中暗暗咬了唇,少时将心一沉,冷然道:“对外头而言,他早就已死了。”

  梁公公似乎听明白了,但不信德妃娘娘会如此狠,可娘娘却给了他一句明白话:“不必让他活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