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78 太皇太后心事

作者:阿琐

  岚琪示意太医暂且退下,少时轻声道:“宫里人,可都知道我在服避孕之药。(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环春果然忘记这件事,但问:“娘娘的主意,难道瞒着这件事?”

  岚琪且笑:“瞒得了几个月,也瞒不住之后肚子大起来。皇上预备入秋后回宫,算算日子我要正月初才临盆,之后在宫里的日子,还不知会怎么样。毕竟大张旗鼓喝避孕药的是我,如今怀了孩子,明摆着之前的一切是做戏给她们看,她们本来就疑我用尽手段狐媚皇上,这下算是坐实了,往后更能大大方方地防着我了。”

  “她们真是一个个都闲得慌。”岚瑛不耐烦地哼着,在边上坐下说,“自己的日子不好过,看着别人就好过了?这些人的脑筋里,都在想什么?”

  环春苦笑,正要开口,又听二小姐说:“照我看,姐姐也是多虑的,你吃不吃药都是自己的事,有没有孩子也与她们不相干,咱们越不在乎,她们才越着急,理她们做什么?”

  “怪不得皇上总是夸你好,若非已将你嫁给阿灵阿,我真要吃醋了。”岚琪释然,示意环春给她准备衣衫要出门,笑悠悠拉了妹妹道,“这回姐姐就听你的,咱们照旧过咱们的日子,心里头事事明白就好。”

  岚瑛得意洋洋:“我如今可是当家主母,姐姐服气了吧?”

  比不得宫里其他几位亲姐妹共事一夫,哪怕心意相通,总有些膈应,岚琪却没有这些烦恼,如今想玄烨将妹妹嫁入高门,也是给了她能时常出入宫廷的机会,若是真嫁给清清白白的人家虽也是好事,但身份低微,出入宫闱总不大方便,果然玄烨若为她考虑,必然事事无一不周到。

  一行人逶迤至凝春堂,太后正陪着太皇太后挑首饰,见了岚琪姐妹便笑:“皇额娘说难得你妹妹来了,哄你回瑞景轩呆一天,和我把首饰拿出来晒一晒,要是落在你眼里,又不知哪几件要换主子了。你真真是富贵命,这就又赶上了。”

  太皇太后呵呵笑着,让岚瑛在身边坐下,问她们好好的怎么又过来了,姐妹俩说会儿悄悄话才是,岚瑛笑道:“来给您道喜呢,太皇太后赶紧赏娘娘也坐吧。”

  “道喜?”太皇太后和太后异口同声。

  岚琪双颊微红,虽已是数个孩子的母亲,到底是私密的事儿,长辈面前难免羞赧,轻声笑道:“方才请太医瞧了,托太皇太后和太后的福,上苍眷顾,臣妾又有了身孕。”

  屋子里静一静,太后旋即诧异地问:“你不是一直在吃避孕药。”

  一旁太皇太后则已满面欣喜,与儿媳妇笑道:“那是骗人的幌子,她从前怀着孩子都让人下迷药,胤祚没了,不用猜都晓得她还会想要个儿子,防着那些人惦记她呢。”

  太后合十念佛,嗔怪岚琪:“做什么连我也瞒着,我心里还为你不值呢,想想皇额娘都不说你,我提了也没用。好孩子,年轻轻的吃那东西干什么,你的福气在后头。”

  岚琪颔首笑道:“臣妾记着了,下回一定不瞒着您。”

  “可怜我们岚瑛。”太皇太后却突然搂着岚瑛,皱了眉头安抚她,“见着你姐姐好,你心里难受了吧,不害怕,宫里头有的是有本事的太医,一定帮你调养好。”

  岚瑛天性喜滋滋的,哪儿会触景伤情,只管笑着:“太皇太后是不是该派人去给万岁爷报喜?皇上一定高兴极了。”

  这的确是正事,苏麻喇嬷嬷寻来可靠的人往昌瑞山行宫去,一面又请来数位太医再给德妃请脉,太皇太后问了许多话,知道岚琪要在明年正月里临盆,之后早早打发岚琪回去歇着,头几个月要紧,不许她再来跟前伺候。

  是日夜深,苏麻喇嬷嬷来瞧瞧太后是否入眠,一面要吹灭烛台上的蜡烛,忽听太皇太后唤她:“苏麻喇,是你吗?”

  “主子,是奴婢,您还没睡着?”苏麻喇嬷嬷再将蜡烛点燃,过来支起帐子,细心地问道,“是不是屋子里闷热?”

  太皇太后摇头道:“往后夜里的事让底下宫女来做,你年纪也大了,也该让别人伺候你了,好好保养身子。”

  “奴婢硬朗着呢。”嬷嬷笑,拿大枕头给太皇太后垫点着,好让靠着舒服一些,又问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太皇太后摇头道:“是心里不踏实,我这身子一天天的自己知道,还有些日子。”

  嬷嬷笑道:“如今都好好的,您为了什么烦恼,德妃娘娘也又有喜了,奴婢觉着这一次,能得个小阿哥呢。”

  “你说真得了小阿哥,是好事还是坏事?”太皇太后微微一叹,却又摆手道,“罢了罢了,我不该多烦心,这是她自己后半辈子的事,我也看不到,操心做什么。”

  “您担心什么?”苏麻喇嬷嬷不明白。

  太皇太后苍老的眼中满满都是忧虑,昏暗的烛光下,早见不着她年轻时叱咤风云的魄力,只看得一个长辈对子孙的疼惜,沉甸甸地说:“胤礽若无福长寿,将来毓庆宫的位子,这些个阿哥们还不得争破头?福全常宁我都交代了,可太多的人,我已叮嘱不过来了,又总觉得会有那一天,心里怎么能踏实。”

  苏麻喇嬷嬷静静地听着,好半天才问:“主子恕奴婢不敬,多嘴问一句,若是将来太子真无福,您和皇上心中,可有属意之人?”

  太皇太后缓缓阖目,极轻微地摇了摇头,轻声道:“皇室传承,不能寄托在一人身上,若不然,为何还要三宫六院来为皇家开枝散叶?”

  那一晚年迈的主仆俩说了许多话,可是这些话不会传到第三人耳朵里,凝春堂不过是轻悄悄又安宁地度过了一夜,谁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至于皇室传承这样的话,更容不得平常人来议论。

  隔天,因德妃有孕的好消息散开,园子里热闹起来,跟来的妃嫔本都是与永和宫相好的,这一天都聚在瑞景轩看望她,而向来不大与人交往的觉禅贵人也稀有地一起来凑热闹,丝毫不掩饰与德妃的亲和,端嫔看在眼里,心里头掂量着,那章答应恐怕是真失了德妃的心了。

  而禁城比昌瑞山行宫还早些知道德妃有身孕的事,六宫的惊诧自不必说,连承乾宫皇贵妃心里都不得劲儿,消息传来后,青莲进出寝殿好几回,可皇贵妃一直都在发呆,直到小和子从书房回来,照旧每天替主子来请皇贵妃娘娘按时吃药,她才醒过神问了几句。

  青莲逮着机会便问主子怎么了,皇贵妃道:“在想从前我欺负德妃的事,那会儿的我究竟怎么想的,德妃也没对我怎么样,可我恨她入骨,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她。再看看如今的一切,我养着她生的儿子准备将来依靠一辈子,你说四阿哥一天天在我跟前,是不是等同一天天替他亲娘扇我巴掌?”

  “您说这话,要是叫四阿哥听见,四阿哥该多伤心呐?”青莲忙劝道,“娘娘,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您想想,宫里头那么多阿哥,哪个像四阿哥疼您这样疼自己额娘的?”

  皇贵妃身子一晃,眼里热泪涌出,努力想要笑,可一咧嘴眼泪却落下来,她自嘲着抬手抹眼泪,却撩了一手背的鲜血,青莲惊呼娘娘流鼻血了,皇贵妃却木愣愣地看着自己手背上的血。

  青莲按着娘娘让仰面不要动,才要唤外头的宫女去请太医,皇贵妃拦着说:“别大惊小怪,天热而已,你们这一闹,胤禛今晚又要睡不着了,这不是好了吗?”

  那之后,皇贵妃的确没再继续流血,换了衣裳收拾干净,吩咐底下不许惊着四阿哥,歇息半天不见异状,似乎真是因为天热,而刚才费心想那些事动了心火,更加燥热的缘故。

  但是青莲几个都担心皇贵妃的身体,劝说现在的药吃着总是时好时坏不大见效,该请国舅爷再找更好的大夫开方子,总这样不温不火地耗着不是个办法。

  皇贵妃却无所谓,道:“他们不是都说了狠话了,我是年轻里伤了根本的,最要紧就是静养。”

  青莲默默不语,她也知道畅春园是个好去处,皇贵妃若能去那里静养再好不过,但她放不下四阿哥,皇帝曾要带她同往,皇贵妃自己拒绝了,可在禁城里待着,几时能得一个“静”字?

  傍晚四阿哥下学归来,来给额娘请安时察觉她脸色不好,询问是否不舒服,见青莲几个闪烁其词,聪明的孩子一眼就看出端倪,硬是从她们嘴里问出什么,皇贵妃哭笑不得,与儿子撒娇道:“这世上没几个人能管你额娘的,偏偏你管得,你不要生气,额娘好好的呢。”

  四阿哥却绷着脸,埋怨母亲不好好保重身体,嘴上不说心里已有了主意,面上安抚了几句,回去后便要小和子准备笔墨,要给皇阿玛写请安的信。

  这边四阿哥的信尚未送出禁城,昌瑞山行宫里,已得到京城加急的传信,李公公得了好消息兴冲冲地往皇帝这边来,半道上遇见太子,胤礽见他春风满面,笑问是不是朝廷有喜事,李公公一时高兴未及多想,忙回道:“是畅春园传来好消息,德妃娘娘又有喜了。”

  太子浓眉微微一颤,垂下眼帘微笑,哦了一声便走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