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75 可否一生为谋?

作者:阿琐

  杏儿几乎将身体缩成一团,她越往后靠,德妃娘娘就越往前凑,被逼急得的人哭着说:“就算您要臣妾喝药,臣妾也一定会喝。(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冷然:“我知道你一定会喝,可我要听的,不是这句话。”

  那一晚德妃在章答应屋子里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有那一声摔坏东西的动静吓着了外头的人。万常在好半天心里都噗噗乱跳,直到德妃娘娘离开后,打扫屋子的宫女说里头洒了一碗药,她们才想起来德妃带着环春是提了食盒进去的。

  然而万常在没敢乱猜更没敢乱说,偏偏第二天章答应离开畅春园回宫,一波谣言随着她的车架一道散入宫中,竟是有传言说德妃不甘心小答应得宠有孕,逼她喝药堕子。

  这样的谣言,在畅春园同样传了两三天,端嫔忍不住来问岚琪是怎么回事,岚琪苦笑:“我是什么性子,姐姐还不知道?我拿了安胎的补药给她喝,人家不领情也就罢了,我原以为她只是失手摔了东西,听听这几天的谣言,才晓得原来她是提防我给她吃虎狼之药。”

  端嫔觉得不可思议,可章答应近来的确行事古怪,仿佛得了圣宠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本以为对待德妃至少还该是从前的模样,没想到明着暗着地也对抗起来了,不免啧啧:“她以为自己是谁,一个小答应也想翻出天?”

  岚琪笑道:“不是说她的经历和我很像?我当年也不过是个常在,姐姐还做过我的主位娘娘呢,谁晓得谁将来会有怎样的前程,她为自己谋前程,我也不能拦着。”

  端嫔满心忧虑,叮嘱道:“她要谋前程是没错,可是别叫她错了主意,你要留心一些,万一嫉妒成恨,将来反过来给你使绊子呢?小人难防。”

  岚琪静静的望着她,她知道,端嫔姐姐这会子对她说这些话,而过几天自己说的话就会一字不差地传到宫里,荣妃还在景阳宫呆着呢,她又该如何看待在她眼皮子底下安胎的章答应?

  但那是宫里的事了,岚琪要管也要等她回宫才去面对,皇帝和太皇太后的意思,似乎要等入秋才回去,说是入秋后园子里叶黄花残景色萧索,比不得如今如今生机盎然的风光,自然这都是后话。

  园子里自章答应被送回宫里安胎,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净,那日众妃嫔随太后在湖边放生祈福,虽不过是凑个热闹,也寄托众人好些愿景,放生之后散去,岚琪随太后走了半程便借故离开,环春已经替她看好,觉禅贵人还在湖边没离开。

  岚琪折返时,觉禅贵人正在湖边大石头上坐着,手里拿了一碟方才的点心,仔细掰碎了扬入湖中喂鱼,引得五彩斑斓的鱼儿成群结队地向她靠拢,直到香荷提醒说德妃娘娘来了,她才察觉身后的动静。看得出来,觉禅氏很喜欢畅春园,至少在紫禁城里,绝看不到她这样自在悠闲的一面。

  香荷又捧来一碟点心,请德妃娘娘喂鱼,岚琪摆手推过,边上环春便立刻拉了香荷说她们去玩,不远不近地去到湖畔另一处,其余的宫女太监也跟着过去,这边只留下两个堪比繁华春景的美人。

  觉禅氏是通透人,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德妃有话说,前前后后的事一切都在她心里,只怕连德妃要说什么,她都猜到了。

  “杏儿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可我现在依旧觉得不可思议,她怎么就听了你的话,愿意做这么傻的事?”岚琪平静地看着觉禅贵人,她知道她聪明,自己不用说什么拐弯抹角的话,之所以等了几天才来与她摊牌,也是想彼此都冷静一下。

  觉禅氏丝毫不意外,同样坦率直白,认真地回答:“臣妾利用了章答应对您的一片忠心,而且章答应聪明伶俐,更比常人胆子大一些,旧年她生十三阿哥当晚的事,臣妾私以为该是章答应自己故意的,显然她是不想平贵人在外欺负您或者她自己,不管怎么样,她能有那份胆子,臣妾很看重。眼下的事,不能让一个胆小如鼠的人来担当。”

  岚琪依旧神情平静,只是问:“何必呢,为了我?”

  觉禅氏与她四目相对,彼此都十分坦诚,她微微含笑:“自然臣妾还有些是为了自己,您不记得了,您把惠妃留给臣妾了。”

  “这是两回事。”岚琪道,“不要把你我的事搅合在一起,我不想为了你的私欲承担什么。”

  “臣妾明白。”

  岚琪这才微微蹙眉,叹一声:“比起你们心甘情愿来为我付出甚至牺牲,我宁愿自己对你们有所求,反正一样都会让我感到愧疚,为什么不让我心里落个明白?”

  “臣妾只是想,您若蒙在鼓里,一切看起来会更真实,不说章答应如何,您太善良了。”觉禅氏道,“藏红花的事,您若更多几分魄力和胆量,不至于最后会要皇上出面,臣妾不知道您将来还会遇到什么事,但善良是您的软肋,即便您自以为狠下心肠了,还是没法儿摆脱骨子里的仁慈。”

  曾几何时,太皇太后和苏麻喇嬷嬷都教导过岚琪,不要让自己的善良被人利用,可不管哪种形式的所谓的利用,她的确一次次在这上头吃了亏,环春说她就不是做那些事的人,她身上注定少一股子狠劲。

  当初亲口告诫杏儿,若无法把敌人踩死,就一定要保持距离别去招惹,可落到自己身上,明明有大把的机会把对方踩死,她却一次次被自己软弱的心左右。

  觉禅氏看得清,想必太皇太后和玄烨也看得清,宫里其他但凡精明一些的女人,都一捏一个准。

  “臣妾是为了自己,顺便为您带一把。”觉禅氏神情严肃,如实道,“太皇太后的身体大不如前,随时随地都会离开人世,不能到那时候您被人欺负了才筹谋这一切,她们必然会瞧准了您失去倚靠,她们只要真动手了,就绝不给您还手余地。将来争的,又岂是龙榻上的温存,她们都有阿哥,争的全是龙椅上的荣光。娘娘,您把章答应放回去,您也愿意认同臣妾,对吗?”

  这些,岚琪全懂,不管是争龙榻上的温存还是龙椅上的荣光,这么多年有太皇太后强大的庇护,那些人不敢妄动,但即便如此还一次次把魔爪伸过来,连她的胤祚都赔上了,将来太皇太后不在,更不知会如何下手,觉禅氏能想到的一切,也都在岚琪的心里。

  “我让她回去,让她自己想法儿去接近那几位,成不成我不强求,她心意已决我拗不过来。”岚琪无奈地摇头,沉甸甸地说,“我真的宁愿欠你们人情,也不要你们心甘情愿为我筹谋。”

  “即便为您,也是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对章答应来说,能为您做什么事,是她最大的荣幸,您为何要为满足了我们的私欲而愧疚?”觉禅氏面上云淡风轻,淡定地看着德妃说,“知己知彼,娘娘就安心把章答应放过去吧,您若不嫌弃,臣妾愿为您的臂膀,之前就与环春说过,这和曾经为贵妃谋事截然不同。”

  岚琪会放杏儿走,会在今天来与觉禅氏说明白,她心里已经决定将错就错把这条路走下去。此刻觉禅氏说愿做她的臂膀,也本是她之前未宣之于口的私心所愿,除了杏儿这颗棋子,一切都照着她所想的发展着,如今她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人去尝试后宫的深浅,某种意义上,她终于走出了第一步。

  “那惠妃呢?你到底要如何对待她?”岚琪定下心后,问起这件事。

  觉禅氏轻轻松松笑着:“日子还很长,慢慢来。臣妾也有几分善心,想要她经历人间美事,再了无遗憾地跌入绝望的深渊。”

  岚琪心头一颤,觉禅氏轻松笑容里隐藏的狠劲,就是她骨子里所欠缺的存在,她不敢奢求觉禅氏和自己一生为谋,可她需要这样的臂膀,来为她成全自己所不能狠下心的事。

  “若有一日你我心意相悖,彼此说明白就可,谁也不必绑缚谁,你是自由的。”岚琪最后道,“我不会像贵妃那样来束缚你,同样的话我也对杏儿说了,但凡有一日你们想离开这条路,我绝不阻拦。”

  觉禅氏笑道:“臣妾活着,就是要走这条路,离开这条路也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娘娘大可放心,何况臣妾主要是为了自己,顺便帮您而已。”

  岚琪再离开湖畔,转身听见香荷笑着说:“主子您过来看,这里有一条金色的大鲤鱼。”她走不远,忍不住也回头看,那边主仆俩临湖观鱼欢声笑语,根本看不出就在刚才,觉禅氏对自己说了那番话。

  “娘娘,觉禅贵人真的可靠吗?”环春的多疑,并不是坏事。

  岚琪摇头道:“现在,是我自己选择了这一切,将来有什么后果,我也会一力承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