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73 虚惊一场

作者:阿琐

  得来的不过是岚琪茫然的摇头,她们俩,一个是大清最尊贵的两人面前聪明能干的妃嫔,一个是经年在深宫八面玲珑的大宫女,这会儿站在市井街头,夜幕之下,竟对该去哪儿该如何走束手无策,离了那座高高宫墙围拢的世界,她们仿佛什么也做不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若是有人要害我们,这会子就该动手了,若不然的话,谁认得出我们是宫里的人?”岚琪跑出这么一句淡定的话来安抚环春,稍稍挣扎希望环春能松手,她的手腕已经被捏得发疼了。

  便是此刻,前头有急促的脚步声,黑影绰绰似乎过来了好些人,环春本能地挡在了主子身前,火把灯笼渐渐靠近,便看到一些穿着侍卫的铠甲一些穿着常衣,其中有人问着后头的人:“大人,是不是这两位?”

  立马有人上前来查看,看清了火光下的主仆二人,忙高喊着:“是是是。”然后一溜地跑回去不知要告诉谁。

  围拢的人没靠近她们,岚琪和环春只是被堵在中间,环春挡住了岚琪的面容不想她被别人看到,但很快就有熟悉的身影疾步而来。

  “娘娘,是万岁爷。”环春的心妥妥地落回肚子里。

  岚琪身子一颤,朝来人的方向看过去,光影中见到玄烨熟悉的身影,众多凌乱的脚步声里也能捉到一缕熟悉的刻入心骨的节奏,竟想也不想立时就离了环春朝他奔过去。

  玄烨在远处就看清了被照得通亮的主仆俩,找到人他就安心了,方才的焦急暴躁连自己都不敢想象,好端端地出来玩一趟,这要是把人玩丢了,他往后一辈子要怎么过?此刻倏然看到翩翩身影朝自己奔来,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纤柔的身体猛地撞入怀,未及拥抱她,已感觉到岚琪的颤抖。

  周遭的侍卫立刻旋过身背对帝妃二人,而玄烨也渐渐将怀里的人搂住,摩挲着她的背脊和胳膊,想要安抚颤抖恐慌的人,可方才的焦急暴躁还余存在身体里,一开口就忍不住训斥:“叫你跟着我跟着我,你知道我们身边有多少侍卫?这样都能让你跑了,真能耐,下回再带你出来,把你直接绑在身上吧。”

  不管此刻被怎么骂怎么说,岚琪都无所谓了,她多担心玄烨找不到自己,多担心被什么坏人拐走,她才明白自己如今的存在,早已是离了那座宫城就一无是处的人,所谓的束缚,也正给予了她荣耀和安稳的人生。

  “皇上,我们回家。”岚琪重重喘息,仰面望着玄烨。

  玄烨却笑了,体内的浮躁渐渐散去,平静地应道:“闹成这样,去哪儿都尴尬,不如照原样回客栈去歇一晚。明日这事传扬开,反正如今你不在宫里,管她们说什么,至于园子里,她们都是挺本分的人,除了皇祖母要说你几句,没别人会多话。”

  岚琪无所谓这些了,有事儿没事儿都被卷入各种谣言和风波,现在真有点什么事她心里还踏实呢,只要跟着玄烨,去哪儿都成。

  一行人便照原路返回客栈,穿铠甲的侍卫到了附近才撤下,客栈里的人依旧不晓得来的是什么客人,玄烨希望明天若传出去什么,尽量不要牵扯到他们俩,毕竟妃嫔走失可大可小,既然谣言出于口,管住人的嘴就好。

  回到豪华宽敞的客房,三层本就有两间大屋子,这边环春伺候主子,皇帝在另一处由身边的小太监伺候他,两边都盥洗干净后,皇帝那边有人传话来,环春回来见主子静静地靠在床上出神,便没打扰她,吹灭了卧房内几盏蜡烛,悄然退了出去。

  好半天才有人再进来,玄烨手里掌着烛台,一步步走到卧房前才放下,卧房里摇曳一盏蜡烛,隐约可见岚琪坐于床榻上,她听见动静知道是玄烨过来了,起身但未离开,只是坐在床沿上等他。

  显然眼前的人惊魂未定,玄烨慢步坐到她身旁,笑着说:“已经在朕身边了,还怕什么?”一面说着,拉起她的手,可岚琪却颤抖地往后一缩。

  玄烨不解,岚琪抬起手给他看,昏黄的烛光里也能看见手腕上一圈深色的印子,她苦笑着:“环春怕臣妾跑了,一直下死劲捏着臣妾的手,刚才洗澡时看到,都有些发紫了。”

  玄烨唏嘘:“亏得有环春,如果你们俩再散了,且先找到她不见你,朕才要急疯了。”此刻说来,也是十分后怕,又心疼岚琪的手腕受伤,握起来放在唇边轻轻一吻,伤处被柔润的肌肤触摸,微妙的疼痛感钻入心里,隐隐勾得体内一阵悸动。

  身旁人微微的异样被玄烨察觉,烛光里皇帝的笑容温柔暧昧,稍稍靠近些把岚琪搂在怀里,细声细语地呵护:“怎么啦?因为在外头,所以拘束?”

  简单几个字,继续撩拨岚琪的心火,身子渐渐放松,恐惧不安在体内幻化做涌动的热情,看着凑得自己很近的玄烨,她晃了晃脑袋否定,旋即一下亲上来,双唇相触转瞬分开,可等不及岚琪坐稳,那边就追过来牢牢黏住了自己的嘴。

  身体的重量慢慢压下,等她被温和地放在厚实柔软的床褥上,浑身筋骨顿时松软,唇齿间缠绵的吻,一寸寸点燃涌动的热情,身体的反应往往最最真实,哪怕心中担忧离宫在外不宜太过放肆,但身体还是会忠于她自己。

  衣衫渐褪,才沐浴后的身子,肌肤上留有花瓣的香气,但清幽的花香并未掩盖岚琪本身的气息,那是玄烨最最贪恋的所在,双唇贪婪地想要掠夺她身上更多的地方,游走在柔嫩的肌肤之上,渐渐滑入胸前一片光,落在嫣红之处,身下的人猛然一颤,玄烨笑出声,回到她面前轻轻安抚双唇,笑道:“真没用。”

  岚琪懒懒地笑着,有意无意蹭动双腿,轻悠悠地触碰玄烨身下的禁地,渐渐感觉到昂扬之势,终被玄烨笑骂:“不服气?”

  这样的挑衅,换来更猛烈的掠夺,两处丰盈皆被揉捏ai抚,岚琪忍不住伸手褪下玄烨的衣衫,摇曳烛影中,宽阔的床榻上,肌肤相亲身体相融,所有的情绪都化在**里,原以为在宫外会拘谨,不想却是近年来最放得开的一回,两人都沉溺其中不能自拔,一夜**柔情四溢,仿佛春雨唤醒大地,岚琪的身体也在雨露间苏醒。

  酣畅淋漓的一晚,天明醒来,岚琪甜美的笑容让玄烨安心,见她满面春光神采飞扬,心中更是喜欢,之后盥洗更衣,要趁着大街小巷还未曾热闹,早早赶回畅春园去。

  用早膳时,岚琪才知道昨夜的事,原是夜市上有摊主店家发生矛盾,渐渐从互相辱骂到动手打za,之后事情越闹越大,有人挥刀见人就砍,这才引发了老百姓的躁动,岚琪就是被恐慌避难的人群给冲散的。

  因为这件事较大,恐怕皇帝也在夜市里的事不会有太多人知道,即便知道皇帝当晚在场,其实大臣们都晓得皇帝偶尔会微服出巡,近的就在京城里,远一些还能可去附近的城镇,本不稀奇,就是带不带女人,或许会引些议论。但昨晚岚琪走失并没有太长的时间,未必真会传出去,另一方面玄烨也会下令约束,最好的结果就是当什么也没发生。

  二人平安回到畅春园,岚琪来凝春堂,太皇太后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只是还不晓得昨晚的虚惊一场,没不高兴或训诫岚琪,笑呵呵让她早些去歇着,岚琪自己心虚也不敢多逗留,便回瑞景轩,放下一切事安心休息半天,这一觉补眠,直到午后才醒转,慵懒地靠在窗前看外头的绿树鲜花,环春再来时,也好好歇了一觉精神饱满。

  “娘娘的手腕还是上些药吧。”环春担心岚琪的手,昨晚伺候沐浴时就发现了淤痕,怪自己太紧张抓得太用力,但想想若没抓住主子她们俩再走散了,真不知事情会如何发展。

  岚琪摇摇头,笑容柔软,轻声说:“昨晚我觉得很舒服,日子也不坏,盼着能不能再得上天眷顾,这点淤痕过几天自己散了,不必上药,这几日补药也不必吃了,让身子自己养养。”

  环春会意,她也期盼主子能再有身孕,去年生下小公主后一直精心为她调养,传闻里的避孕药的确每天送来,可都是倒了处理,一口没往主子肚子里去,唯一担心的事前不久病了一场,希望不要对主子的身体有所影响。

  说起昨晚的遭遇,主仆俩依旧后怕,环春倒是说起一件事,搁在她心里很久,岚琪听得惊愕不已,她怎么也没想到,环春当年留下不离宫,其实是玄烨背后动的手脚,环春是后来离宫回家时才从嫂子口中知道的真相,但那时候她想离也不能离了,想明白后就没对主子提过,这会儿说起来,环春笑道:“当年奴婢很矛盾到底要不要离开,心里虽然偏向继续跟着主子,可总会向往宫外的自由,向往和家人在一起,皇上制造了误会,但奴婢觉得皇上不是强迫了奴婢,而是推了奴婢一把,其实奴婢心里很明白,十几年在宫里过惯了,出去了真不晓得怎么活,外头的世界天天在变化,可奴婢什么都不懂?嫁人生子哪里就能真的遇上好的人,还是在您身边踏踏实实的好。您看昨晚的事,娘娘和奴婢什么都做不了。”

  虽然环春说得云淡风轻,可岚琪心里总有些不畅意,偏偏这时候玉葵和绿珠进来,两人脸上都不好看,支支吾吾半天,环春问她们到底什么事,玉葵才嘀咕:“前头有消息,不知真真假假,说章答应有身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