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68 再试深浅

作者:阿琐

  因公主哭闹不止,宫女太监们都急着去给公主找小狗,那小东西来回蹿,突然跑到摔碎了药的地方,只是在地上嗅了嗅舔了舔,就一命呜呼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屋子里的气氛很沉重,玄烨抱着女儿,温宪还伏在他肩头呜咽,小姑娘依旧沉浸在额娘要打她的害怕里,不曾察觉到父母脸上异样的变化,不知道她的皇阿玛已经铁青了一张脸。

  岚琪合上窗户后呆了那么一瞬,但很快就警醒过来,转身望着父女俩,不由自主地长开了怀抱,玄烨知道她的意思,便把女儿抱过来放入岚琪的怀里,可小公主发现自己落到额娘手中,以为就要挨打了,吓得死命挣扎哭闹,一双手伸向阿玛要抱抱,但是很快又发现,额娘没打她也没骂她,只是把她搂在怀里,紧紧地拥抱着。

  屋子里的哭声渐渐止息,偶尔才有轻轻的抽噎声传来,温宪终于在额娘身边安静下来,之后便听见娇滴滴认错的话:“额娘不生气,温宪以后一定乖乖的。”

  岚琪的心变得柔软,捧起女儿胖乎乎的脸颊,撅着嘴与她说:“若是下回额娘再看到你打人,或是有人来告状,怎么办?”

  骄傲的小公主涨红了脸,瘪着嘴又要哭,却被额娘揉了揉脸吓唬:“不肯回答的话,现在就打屁股。”

  温宪又哭出声,哭哭啼啼答应以后一定不犯错,额娘才抱着她拍哄,跟她说好些道理,也答应她这次不罚她了,更哄她说小狗不见了,另给她再弄一只来,直哄得小丫头眉开眼笑,才让乳母带去。

  这些时间里,皇帝已在外头听下面侍卫禀告,推测地上的药里有见血封喉的剧毒,具体什么毒要等人来查验后才能知道更详细的结果,而刚才那个送药并撞到温宪公主的宫女已经被拿下,唯恐她有自尽的嫌疑,堵着嘴绑着手脚牢牢看住了。

  玄烨再回岚琪的屋子,她正靠着闭目养神,玄烨走近时她睁开眼,淡淡笑:“皇上前头不忙了,在这里耽误好一阵了,臣妾没事,温宪也不哭闹了。”

  玄烨道:“朕不忙。”

  岚琪笑:“那这件事,皇上预备怎么处置?”

  皇帝眉心一震,面前人从眼底流露出的不信任,让他感到愧疚,一时没开口,彼此静静地望着对方,终于还是岚琪先说:“只怕查,查下去又是哪位背后的势力在作祟,又是不能动摇的朝廷根本,皇上投鼠忌器,咱们终究要以大局为重,臣妾明白。”

  玄烨眼底有恨意,一手抓起岚琪的手,稍稍用了几分力道,让她吃痛不由自主绷紧了身体,只听皇帝说:“这一次不论查到谁,朕都给你一个交代。”

  岚琪面上的神情轻松下来,笑容也不再那么虚伪,是真正由心的欣慰。其实在玄烨再进门前,她并非单单闭目养神,是在心里将这件事过了一遍又一遍,最终决定,不要像从前那样面上应承心里抱怨,告诉自己,若这一次皇帝仍旧因为顾全大局不能给她一个切实的交代,她就让自己和玄烨冷静一段,不然之后的日子应付着他的一切,自己早晚又会迷茫甚至奔溃。

  她想,与其走到那一步怀疑彼此的感情,不如坦率地不开心,不开心一阵,总会过去,至少不勉强扭曲自己的心情。

  但是这回,玄烨却斩钉截铁地告诉她,会给她一个交代,可就在这句话的一瞬,岚琪自己却改主意了,她方才已下令瑞景轩的人不得对外张扬,皇帝的侍卫也不会到处去胡说,本是担心太皇太后不高兴,现下则另有了计算。

  “皇上能不能把这件事留给臣妾?”岚琪眼中渐渐有盎然生气,不再似方才那般黯淡,反手握住玄烨道,“上一回咸福宫的事,臣妾做得一塌糊涂,太皇太后和您不是都想让臣妾试一试后宫的深浅,那这一回,您还在边上继续看着,让臣妾为自己讨一次公道,若是又不成了,您再出手帮最后一回,往后臣妾再也不惦记这种事,遇到任何事都躲在您身后,一辈子也不操心了。”

  这话倒是将玄烨说笑了,嗔怪道:“何必说一辈子的话,饭总是一口口吃,朕并不想你急于求成,往后的路还很长,慢慢走便是了。”

  “那皇上答应了?”岚琪莫名兴奋起来,仿佛摩拳擦掌要上战场。

  “朕答应了。”玄烨颔首,又道,“小梁子一直跟着朕做永和宫相关的事,他如今在宫里也颇有些体面,将来李总管的位置大概也是他的,这一次你便差遣他,即便他来日做了总管,也是你的人。将来你料理六宫的事,有他搭把手,许多事办起来也容易。”

  “怕太皇太后担心伤身体,已经不让人对外去说,皇上也不要告诉皇祖母,臣妾日后自会与她说的,反正这一次没伤着什么人。”岚琪心情渐渐好起来,脸上的笑容更加自然,还自信地说,“其实就算没有温宪这一闹,那药也会被发现,如今环春给臣妾吃药,吃之前都要再查验,她做的比谁都仔细,这点点伎俩,伤不到臣妾。”

  “让你这样防备,才辛苦,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玄烨并不轻松,对宫闱倾轧始终忌惮憎恶,若是背后的势力也罢了,若只是几个女人之间的心思,到底是怎样扭曲的心,才能对别人痛下杀手,而他这个皇帝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杜绝这些事?

  身为帝王,同样有他的无可奈何,他偏爱哪一个冷落哪一个,自有他不对的地方,可这些不足以成为杀人的借口,偏偏所有人犯下罪恶时,都会把原因推在皇帝身上,那他又去找谁来推脱理由?

  “这也是臣妾的责任。”岚琪反过来安抚玄烨,“历朝历代的后宫都是这样,皇上比臣妾还明白,咱们说好了要一起面对,这一次您能答应给臣妾一个交代,臣妾心里就很满足了,查不查得到最后一步,就看臣妾自己的本事了。”

  玄烨不是特别高兴,反问她:“你近来对这些事,越来越上心了,朕不是怕你变得城府深重,而是觉得过上那样的日子后,你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自在安逸。”

  “臣妾被您和太皇太后保护了十几年,是时候张开翅膀,自己来保护孩子们了。”岚琪眼中掠过一抹哀伤,声音渐轻,“胤祚的事,只怕臣妾一辈子也忘不掉。”

  “那件事……”

  “臣妾明白,过去的就过去了。”岚琪微微一叹,“皇上也有皇上的难处。”

  玄烨皱眉,这次却是摇头说:“那件事,朕迟早会给你个交代。”

  岚琪却不强求了,只是淡淡一笑:“皇上的心意,臣妾明白。”

  瑞景轩里有人在德妃药中下毒的事,到底没传出来,畅春园里如今人头简单,比不得紫禁城里人多口杂,想要隐瞒一件事并不难,而且随行的妃嫔大多与岚琪交好,不是那些爱嚼舌根子的人,两三天后这件事没人提起来,连瑞景轩里的人都要忘了。

  这日岚琪身体大好,而天气渐暖要删减衣裳,太皇太后入春穿的袍子因她病倒一直没来得及改,眼下才病了一场精神也不足以穿针引线,在环春的提一下,请来觉禅贵人帮忙搭把手,觉禅氏最擅长针黹女红,人长得漂亮,做出来的活也干净利落。

  但看着觉禅氏手里针线不停时,岚琪却是被她额头上掩盖伤痕的胭脂所吸引,不知她怎么弄的,用胭脂在伤痕上画出花型的图案,似真似假停在眉上,不经意看一眼就足以吸引人,而再细细地看,衬着她天生丽质的面容,更显得妩媚多姿。

  “额头上的疤痕去不掉了吗?”岚琪问,“听说太医院有治伤痕的药,宫里女人都爱惜自己的皮肤,容不得一点点磕碰,他们当然会研制出这样的药来,要不要我帮你问一问?”

  觉禅氏含笑摇头,抬手将针在发髻间微微摩擦,婉言谢绝:“臣妾觉得这样挺好,是否娘娘觉得太扎眼了,只是因为如今园子里人头简单,没有宫里那些口舌是非,臣妾心情好就有心事打扮,若是将来回紫禁城,一定不会这样装扮惹人瞩目。”

  岚琪随口说:“但你若此刻让皇上吸引,哪怕回到紫禁城再如何朴素简单,照样惹人瞩目。”

  觉禅氏眼神一慌,忙道:“娘娘误会了,臣妾只是心情好,看到满园春色就……”

  岚琪这才察觉自己的失言,忙道:“你我都是后宫妃嫔,天职就是伺候皇上,皇上便是喜欢你,我也该大度地与你相处,那本就是我该有的责任,更何况我那么了解你。再者说,皇上身边总要有形形色色的人,我何苦非与你计较?方才只是一句玩笑话。”

  觉禅氏忙道:“是臣妾多虑了,但臣妾的确应该谨慎言行,在您面前可以坦白说,臣妾不是对皇上不敬不屑恩宠,而是觉得若承恩,才是真正对皇上的不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