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64 想死就痛痛快快死

作者:阿琐

  岚瑛笑眯眯地应着:“小时候撒娇,额娘不看哭脸,越哭越不答应,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地说,哭哭啼啼算什么,若是哭闹额娘要打人的,咱们家的女孩子都不爱哭,您看娘娘她也是。(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在旁笑道:“怎么说得咱们额娘母老虎似的?”又与太皇太后笑道,“您别听她胡说,年纪小不懂事。”

  老人家却笑:“你们额娘我也见过,是个有涵养有体面的妇道人家,父母言传身教,好的不好的孩子们都会看着学着,你们姐妹俩能有这样好的性子,怎不是你母亲的功劳?”

  岚瑛甜甜地笑着,小妇人不害羞,大大方方地说:“阿灵阿也喜欢看妾身笑,说他就从没见过哪个人,笑得这样好看。”

  “你怎么没羞没臊?”岚琪上来打她,却被太皇太后护着说,“多好的事儿,难不成你要天天看着你妹子哭?”

  屋子里其乐融融,岚瑛原就如乌雅夫人说的,是活泼开朗的孩子,之前进宫多少有些拘束才收敛些,而今时常入宫,又经历这么多的事,渐渐也成了历练能干的小妇人,越发放得开了。

  老老少少说会子玩笑话,太皇太后便要休息,打发姐妹俩回永和宫去,说慈宁宫怪闷的,难得姐妹相见,好好聚聚。

  伺候太皇太后午睡前,岚琪却向她求了个恩旨,老人家本十分犹豫,岚琪再三保证她绝不会心软,这才点头。之后从慈宁宫出来,两人不急着回永和宫,而是沿着西六宫的路一直往北走,直到咸福宫门前才停下。

  “你早已是钮祜禄家的人,以嫂子的身份去劝,合情合理。”岚琪伸手将妹妹的发髻扶周正,一面担心地说,“不管你与她说什么,都不要承诺会解了咸福宫的门禁,我是不会答应的,方才我许诺太皇太后,你也听见了。眼下你去见她,除此之外想说什么都成,要紧的是解开你心里的结,即便是散散怨气也好,对姐姐来说,她们哪个都比不上你来得重要。”

  “姐姐放心。”岚瑛爽快地点点头,也说,“姐姐不让我来,我也要求您让我来的,阿灵阿托我了,我知道,贵妃怎么都是他妹子,他还能念这点亲情,说明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如今他们家都明白贵妃没指望,巴结我才是正道呢。”

  “瞧你狂的,可不许得意忘形。”岚琪到底宠爱妹妹,找人来扔钥匙进去开了咸福宫的门,还殷殷叮嘱,“别叫她伤了你,小心些,我在佟嫔那儿坐坐等你。”

  岚瑛头也不回地应着便进去了,脚步轻快神情轻松,俨然未出嫁的小姑娘一般,实则却是被丈夫千娇万宠的小妇人的骄傲,她神采奕奕,越发比得咸福宫里宫女太监憔悴黯淡。

  冬云听见外头有动静,跑出来怎敢想会是福晋来了,吓得呆在门前动也不敢动,等岚瑛到跟前与她说话,竟是双膝一软捂着脸哭泣。

  岚瑛望着她,知道害自己小产那些东西是冬云做的,可她受命于贵妃,也有她的苦衷,姐姐不许她同情咸福宫里任何一个人,岚瑛自己也没那么傻,但看到冬云可怜,还是动了恻隐之心,温和地说:“都过去了。”

  等入寝殿,一屋子浓浓的药味,满满摆了一桌的食物,只是没有动过的痕迹,还有两碗黑漆漆的药搁在边上,岚瑛伸手摸一摸,已经不怎么烫了。

  “药给娘娘吃了吗?”岚瑛问。

  冬云摇头,悲戚戚地说:“就快连水都喂不进了。”

  岚瑛叹气道:“难为你。”说着走近贵妃的床榻,四五天不进米水,本也不至于要死人,但贵妃心神郁结满心求死,境况就很不一样,她本就纤瘦,这一下更是瘦得有些吓人。

  “妾身参见贵妃娘娘,娘娘千岁金安。”岚瑛恭敬周正地行了礼,清脆琳琅的声音触动了床榻上的人,贵妃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了面容姣好精神焕发的女人。

  “娘娘何以病到这步田地,阿灵阿和家人在外都十分担心,奈何如今不能进宫来看望,今日托妾身求了恩旨来看一眼,还望娘娘好生保养,没有什么比身体更重要了。”岚瑛礼貌大方地说着,明明眼前人害得她失去孩子,甚至可能一辈子无法生育,她却能以德服人,淡定从容地面对这一切。

  便是如此,才叫温贵妃心中更加抑郁,为何被害的人能活得多姿多彩,而她却行将枯朽,不是应该反一反,不是应该她此时此刻得意地望着无助可怜的乌雅岚瑛,为什么所有的事在她身上都不能如愿?

  到现在,温贵妃仍旧抱怨命运的不公平,却不想想一切都是她自己给自己带来的悲剧,她一辈子都在怪别人,却看不清大部分的痛苦,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滚出去!”孱弱的人从嘴里蹦出三个字,简单明了,旋即恹恹地别过头,再不看鲜亮明媚的乌雅岚瑛。

  “臣妾自然会走。”岚瑛淡淡一笑,转身见冬云跟着,便吩咐,“你在门前看着,我有话与娘娘说,不想叫爱惹是生非的小宫女太监听去。”

  冬云立刻转身去门前守着,岚瑛再来摸一摸桌上的药,回眸问贵妃:“娘娘要服药吗?不烫手也不冷,到底屋子里暖着的,这会儿吃正好。”

  病榻上的人不言不语,但虽然双目紧闭,眼皮子底下眼珠却滴溜溜地打转,心里一定是乱极了,奈何她气息奄奄无力动弹,不然指不定要从床上跃起来,亲自把岚瑛轰出去才好。

  “德妃娘娘让妾身来,是想劝您不要求死,但若非阿灵阿托妾身来看您一眼,便是德妃娘娘的命令,妾身也不愿踏入咸福宫半步。”岚瑛回身走来,不近不远地站在床前,平和地说,“妾身不敢尊大,但此刻,只身为嫂子对您说几句,您听或不听,妾身心意都到了。”

  床上的人稍稍侧过头,越发显出抵触的情绪,只是她没力气反抗,似乎连坐起来的力道也没有了。

  “阿灵阿说,他和家人都已经明白,皇上早已不是从前的皇上,如今的朝政局势绝非他们能轻易左右,看似权臣在朝内势力盘根错节,仿佛一手遮天的架势,实则一切都捏在皇上手里,他要谁强谁便强,他要谁消失谁就一刻都不能多留。所以家里早就放弃再与皇上较量,不如顺着皇上的意思好好办差,如此还能保得钮祜禄一族的颜面尊贵,咱们家毕竟是满洲旧贵还出过皇后,这点老脸面,往后吃上十几代都足够了。”

  岚瑛说罢这些,见床上的人略略有反应,稍等一等,便听贵妃冷笑:“你算什么东西,来指点我们家?”

  岚瑛淡然一笑,应道:“妾身是您的嫂子,是您兄长明媒正娶的妻子,是如今钮祜禄家当家的女主人。”

  床上的人有了激烈的反应,温贵妃怒目圆睁,可她数日不进米水,一点力气也没有,挣扎了几番身子又软下来,唯有粗粗的喘息。

  “原本您可以高高堂上坐,接受妾身的跪拜,妾身在您面前不敢抬头,也是应该的。”岚瑛说道,“可惜您把自己折磨成这样,即便妾身此刻不敢对您不敬,可眼下这架势怎么瞧,您的狼狈挫败,真是可怜极了。”

  “闭嘴……”

  “劝人求生的话,各种各样的说法,什么许诺保证都能有,为了挽回一条生命,要紧时刻谁去考虑其中的轻重,可若之后不能兑现又逼得人求死甚至死了,难道还是劝说之人的错?”岚瑛沉着冷静,仿佛一肚子话都是昨晚都想好的,此刻一一说来毫不犹豫,“妾身只能替阿灵阿和家人向您承诺,您若还想好好活下去,宫里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轮不到家人来操心您什么,但有一件事可以保证,您真要求死,家人一定为您求得风光大葬死后哀荣。”

  床上的人显然抽搐了一下,而门外守候的冬云也听得几句,听到“风光大葬死后哀荣”这八个字,吓得魂都没了,立刻跑进来连声道:“福晋福晋,您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岚瑛不以为意,淡定地说:“难道你以为,我是来求贵妃娘娘活下去的?这本该是娘娘自己觉悟的事,岂容得我一个年轻小妇人指指点点?我今日来是告诉娘娘,娘娘若想死,家人一定会为她求皇上安排好后事,想死便痛痛快快地死,娘娘这辈子总该有一件如愿的事,是不是?”

  “福晋?”

  “我的话都说完了,如今咸福宫是禁地,不宜久留。”岚瑛说罢,转身向床上贵妃施礼,“妾身离宫后,与家人一起等娘娘的消息,您若继续绝食,不出四五日,家里就能准备后事了。”

  “滚……”温贵妃仿佛用尽所有力气,绝望凄厉地嘶吼。

  岚瑛毫不在乎恶言恶语,起身后不徐不疾地走开,一直走出咸福宫的门,听得大门在身后哐当合上,才长长吐一口气觉得浑身轻松,瞧见环春在路上等她,立刻绽出如花笑容,拉着说,“可把我憋坏了,快带我去找姐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