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58 还有脸哭?

作者:阿琐

  绝望的人仿佛再次听见心碎的声响,简单四个字,把她所有的希望都击破,耳听得脚步声要远去,她又凄厉地问:“皇上……您像当初讨厌姐姐一样,讨厌臣妾吗?可是臣妾,全心全意地对您啊。(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玄烨已跨出门槛,稍稍定一定身子,冷漠地说:“朕不曾讨厌你的姐姐,朕册封她为皇后,是因为她担得起那份责任,而你,没有资格与她相提并论。”

  这一句话后,颀长的身影迅速从门前消失,外头匆匆忙忙有侍奉御驾离开的动静,旋即咸福宫的门被关上。宁静的夜晚里,还能听见上锁的咔嚓声,但皇帝给了贵妃面子,这一道锁是上在门里头,上锁后太监将钥匙从墙头抛出去,往后若有人或东西进出,一直都会这么麻烦,若嫌烦的,就把锁挂在外头,反正除了贵妃以外,没人有所谓。

  咸福宫一夜之间变成了“冷宫”,来日在六宫中议论,总会有人知道是贵妃虐待觉禅贵人所致,自然早有人传说是贵妃下手毒害德妃亲妹妹小产,德妃记恨贵妃也是理所当然。元宵这晚又各种稀奇古怪,譬如德妃被留在乾清宫里,而皇帝明明去了咸福宫,却不欢而散又赶回来与德妃说话,总之一切都说明,温贵妃的下场,与德妃脱不了干系。

  悄无声息的,平贵人被禁足不知何日出头,竟然连温贵妃的咸福宫,也成了冷宫,永和宫里那个看似不争不抢温柔如水的女人,真真不好惹。

  但这些都是后话,都是将来对永和宫的议论,此时此刻乌雅岚琪正迷茫地待在乾清宫暖阁里,耳畔仿佛还萦绕夜宴的喧嚣,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的等待,饮酒后的人,加之屋子里温暖如春,她渐渐坐得腰背酸痛,不知不觉靠在大枕头上,心里盯着一件事想,过度集中精神很容易就犯困,温暖的气息里,岚琪竟渐渐有些犯迷糊。

  “主子,皇上回乾清宫了。”环春奔进来告知,却见岚琪歪在炕上要睡着了似的,被她这一喊倒是惊醒,但酒气上头的人难免有些犯晕,即便坐起来了,脸上还是一片茫然。实则听说玄烨回宫了,岚琪悬着的心落下了,莫名其妙多了几分安心感,精神更是因此变得放松些。

  只是容不得她这样暗下喜滋滋地犯迷糊,立时有小太监跑来说:“万岁爷要娘娘过去伺候。”

  岚琪应了,环春匆忙给她穿好鞋子,着急时也没顾得上检查主子的仪容,赶紧先把人送过来要紧,这边有太监送水盆木桶和热水出入,要伺候皇帝洗漱更衣,那些事岚琪做起来本十分顺手,可微醺的人难免晕乎乎的,才接过小太监端进来的水盆,手里一滑落在地上,大半夜那动静震得人心惊肉跳,岚琪犯晕的脑袋也被震醒了。

  “烫着没有?”皇帝突然出来,瞧见一地的水,但见岚琪好端端地站在一旁,面上紧张的神情倏然松开,而岚琪乍见玄烨,空荡荡的心瞬间被填满,迎上来想要与他说话,玄烨却一转身又走进去,理也不理她。

  环春没喝酒,脑袋比主子清醒多了,瞧这架势忙给边上小太监们使眼色,一溜人放下东西赶紧出去,岚琪再端着热水进来时,听见寝殿的门合上的声响。

  在等待皇帝归来的时间里,岚琪已经被环春伺候着洗漱过,也因此才更多了几分困意能睡过去,不过似梦似醒睡得并不踏实,突然被环春惊醒,又突然见到玄烨归来,而对于外头的事她一概不知,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皇帝这样大半夜走,咸福宫那里该多痛苦,但现在的她,再也没有怜悯温贵妃的心了。

  “皇上,请洗手。”岚琪端着热水到暖炕前,玄烨盘膝坐着,大半夜了还有闲心拿几本奏折翻翻,岚琪走过来他不曾看一眼,这会儿与他说话,也只当做没听见。

  水盆有些分量,平日里时常是有小太监搭把手,即便独处,也是三两下功夫的事,今天这样捧着不动,岚琪才感觉到沉重。御用的铜盆本就不轻,再放一盆热水,捧得不稳怕水洒出来,更加小心的用着力道,皇帝那儿一本折子没放下,她的双手就打颤了。

  “皇……”她想再请一次,可见玄烨眼皮子都不动,抿着嘴心中很是委屈,竟是脑中一热,转身就去放下水盆,双手释下重负,更是感觉到酸痛,不自觉地甩了甩胳膊。

  玄烨见她跑开才抬眼,看她站在一旁揉着胳膊,又气又好笑,冷声说:“这点事,你就受不住了,不是自诩天天在慈宁宫伺候皇祖母,这点小事也做不得?”

  一句话里字字都带火药,岚琪觉得自己今晚凶多吉少,可是这样耗着不是法子,她知道玄烨没讨厌她,这样闹就是心里不痛快,可要罚她也好骂她也罢,大半夜谁都累了,别这么耗着成不成?

  “朕还说不得你了?”玄烨见岚琪犟在那里不动,一时恼火,呵斥她,“过来!”

  岚琪被吓得一哆嗦,不自觉地就挪到玄烨面前,而玄烨这会让才仔细看她,冷不丁瞧见脸上一道印子,紧张又心疼,抬手捏起她的下巴转过脸问:“哪儿弄的?”

  岚琪自己没明白,伸手摸了摸,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尴尬地支支吾吾:“大概是……刚才睡着压出的印子。”

  玄烨摸了一把,的确软绵绵的不像伤痕,有些地方也渐渐淡下去,这才略略安心。可一想到自己在咸福宫给她收拾烂摊子,她却在这里安逸地打瞌睡,眉间紧蹙,微微咬着唇,恨不得要揍她一顿才能解气,而偏偏人家还低下头顶嘴:“臣妾在慈宁宫,可不做端盆送水的活儿,太皇太后舍不得。”

  玄烨顿时心硬起来,冷着脸说:“可你做得那些事,敢不敢去告诉皇祖母?只怕从今往后,连你在慈宁宫端盆送水的活儿都轮不到做,皇祖母养一个没用的人在身边,做什么?”

  这话说重了,岚琪的神情也紧绷起来,等待的时辰里,她把什么都想明白了,皇帝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是她自欺欺人地选择无视这个事实,认为既然那么久了也没人来干预,那就是都不知道,现在玄烨这样说她,她一点也不惊讶,只是心里难过,因为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

  皇帝再问:“咸福宫那里闹婴儿哭,是不是你找人做的?”

  岚琪点了点头,玄烨又问她是不是找觉禅氏帮忙套出贵妃心里的鬼,她也承认了,一时屋内静下来,听得见皇帝微微的叹息,好半天也不敢抬头看他一眼,之后忍不住了才轻声嗫嚅:“臣妾只是想给妹妹一个公道。”

  “可朕怎么跟你说的?”玄烨的声音很是恼怒,一字字震得岚琪直发慌,但她明白,人家若是真厌恶真心寒,谁还有功夫大半夜来教训她,有这个做依靠,胆子渐渐也大了,与其憋在心里成了芥蒂,与其将来越走越远,不如现在把话说清楚,哪怕自此生分了,也落得个心里敞亮。

  “臣妾明白一切要以大局为重,可是……”

  “闭嘴。”玄烨突然呵斥她,根本不听她的解释,冷着脸说,“你想说什么,朕还不明白?你以为你动那些心思,朕都不知道?反是朕太惊讶了,一直冷眼看着,想看看你到底是糊涂了还是变了,你明明知道这宫里不会有朕不晓得的事,只看朕是否在乎,愿不愿意过问,结果呢?”

  岚琪此刻已经抬头望着他,玄烨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叫她读不出喜怒哀乐,正要觉得心里疏远,皇帝却道:“没本事,就修炼好了再算计人,做得不上不下还要朕去替你收拾烂摊子,你知不知道觉禅贵人被折磨得就剩半口气,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她?”岚琪目瞪口呆,她知道觉禅氏被折磨了,可没敢想会只剩下半口气这么惨。

  “为什么不来跟朕说你要什么?你明知……”

  “皇上已经说了,不追究,可是臣妾不甘心,妹妹在钮祜禄家是一辈子的事。”岚琪方才被喝止,此刻却打断了皇帝,一股脑把心里话说出来,“臣妾只是这后宫里的一个,许多年后宫里新人辈出,皇上能不能记得臣妾也不知道,现在若不为妹妹争取,难道等将来连保护的能力都没有,眼睁睁看着她被欺负?您现下要利用钮祜禄氏,但十几年后呢?如果到时候钮祜禄氏不再重要,可我的妹妹还在那个家里。”

  “那你,就好好修炼本事再做这些事。”玄烨面色冷肃,却并不无情,眼睛里隐隐泛出几分柔光,“朕若要阻止你,何必等到现在,皇祖母说想让你试一试这后宫的深浅,可是到今天,朕若不再出面,觉禅贵人冻死在咸福宫的话,你就会一辈子背负这个愧疚。所以朕才生气,气你跟着皇祖母那么久,半点本事也没学到。”

  岚琪的额头被重重一点,疼得她往后踉跄,但很快就被玄烨拉住了手,这一下触碰,却勾出她的眼泪。

  “还有脸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