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56 挫败的德妃

  孩子不会撒谎,更何况十阿哥那么小的孩子,他喜欢觉禅贵人,才会觉得这是很恐怖的事情,不管他是怎么撞见这光景,毫无疑问现在觉禅氏并不是在咸福宫养病,而是被贵妃软禁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亏得贵妃今天面不改色地来赴宴,方才与人谈笑风生,也根本看不出来昨晚才发过那么大的脾气。

  “胤禩你在哪儿,快来。”热闹处七阿哥在喊人,更唤小太监去找,这边八阿哥听见七哥喊他,便拉了弟弟往哪里去,一面听见他在嘱咐十阿哥,“不要怕了,没事的,觉禅贵人很快会没事的。”

  岚琪索性又往柱子后头隐了隐,只等孩子们跑过去,突然听得一声炸响,是那边在点鞭炮,温宪的尖叫声也跟着传过来,小丫头满世界找额娘,岚琪这才迎过去。

  “额娘我怕,额娘抱抱。”温宪缠着岚琪撒娇,平日里小霸王似的公主偏是个胆小的,岚琪温柔地哄她,可眼下她有更要紧的事做,见四阿哥在边上,招手让他来,“德妃娘娘不能离席太久,四阿哥帮我看着温宪可好?”

  四阿哥笑着点头,牵起妹妹的手,宠爱地说着:“四哥带你去点兔子灯,我们不玩鞭炮。”

  “四哥我要那个最大的兔子灯。”妹妹顿时乐呵起来,乖乖跟着走了。

  此刻环春几人也找过来,毕竟她家娘娘不能离席太久,已经有人问德妃去哪儿了,岚琪整理仪容再次回到宴席上,不经意与玄烨目光相交,皇帝温润地笑着,却看得她心底发慌,匆匆就把目光略开,她身上显而易见的慌张看在玄烨眼中,皇帝不禁微微皱眉。

  坐定后,岚琪满心想着如何把觉禅贵人解救出来,这宫里能想到她的人几乎没有,若一直无人关心,她一辈子被贵妃软禁,只要咸福宫的人不往外说,只要外头的人没想起来去看,谁晓得今天明天是不是还活着。

  想到这些,心里头直打颤。她到底是把觉禅氏给坑害了,这件事里最关键是她,最危险也是她,以她的心智怎能预想不到可能的后果,可她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自己,岚琪突然觉得,自己是利用了觉禅氏对她的感激,把人家一片诚心,全用在这不正道的事上了。

  她终究不是做这些事的人,没有义无反顾的魄力,没有鱼死网破的狠心,怪不得最早与皇贵妃商量时,皇贵妃会那样打量她,说她是不是太勉强了,问她真的能狠下心去算计这么多?

  岚琪晃了晃脑袋,不去想这些没用的事,现下要想法子如何才能把觉禅贵人救出来,她身在妃位,没资格硬闯咸福宫,贵妃能有许许多多说法来解释觉禅贵人为何被“软禁”,她若不能一下子撂倒贵妃,只会助长她的气焰,甚至觉禅氏更因此受苦,可她要怎么做才好?

  脑袋里头一个冒出来的,便是皇贵妃,皇贵妃答应帮她,答应会在最后替她向贵妃发难,岚琪信她不会食言,可猛然抬头看过去,却见皇贵妃满面喜色双颊绯红,只要有人过去敬酒,她都是笑着一饮而尽,女眷们越起哄,她越是得意,皇贵妃大宴时常常喝醉,也不是稀奇的事,岚琪眼睁睁看着她今天又要被抬回去。

  唯一的希望破灭了,宴席将散时,皇贵妃已要被提前送回去,因是皇室家宴,宗亲贵族们见惯了皇贵妃的豪爽,这般虽有失仪态,可皇帝都乐呵呵地不计较,底下头谁敢非议,看着青莲几个宫女搀扶皇贵妃向皇帝和太后请辞,众妃嫔宗亲又起身恭送皇贵妃,岚琪心里直打鼓,连这一个也靠不住了,难道她真的要硬闯咸福宫?

  起身抬头,再次不经意地和玄烨对视,她从未有过此刻这般心虚的时候,几乎是匆匆掠过目光,根本没敢定睛看皇帝,脸上的尴尬紧张早已掩饰不住,坐下后略饮了一杯酒算是压惊。

  皇贵妃走后不多久,宴席很快就散了,皇帝侍奉太后回宁寿宫,未要众妃嫔相随,嘱咐众人早些各自回去,十九便是大阿哥成婚的日子,还有许多事要忙碌。

  众人散了,温宪公主已经被太后带走,没什么要她操心的事,可她还是满面心事重重,连荣妃都来问:“怎么了?你今晚一直心神不宁。”

  这件事,荣妃也知道些许,当日在承乾宫提起十阿哥的衣裳好看,便是她们事先想好的对策,之后未免荣妃麻烦,岚琪没再与她提起过这里头的事,但近来咸福宫不太平,荣妃知道是岚琪在做什么,冷眼瞧着宫里的反应,一直默默为岚琪捏把汗,此刻听岚琪说了觉禅贵人可能的遭遇,摇头啧啧道:“贵妃实在狠,可惜你我都不能硬闯咸福宫。”

  “皇贵妃娘娘也醉了,贵妃只要不让我们去找人,咱们就进不了咸福宫。”岚琪很着急,此刻竟是束手无策。宫里还剩下她能依靠的,便是太皇太后、太后和皇帝,这几天太皇太后身子才见好,所以今晚才硬让她来参加元宵宴,可她却要拿这些事去烦老人家操心,想想就不忍心。太后虽也可以托付,可如此一来无疑要让太后与贵妃彻底翻脸,想想太后与钮祜禄皇后的旧情,也实在觉得不妥。

  “求皇上,你下得了决心吗?”荣妃一语道破岚琪的心事,她最想也最不敢的,就是求皇帝。

  岚琪知道,自己若开口,玄烨不会不帮她,可这件事由始至终没有对皇帝提过半个字,他早就说了要放过贵妃这一次,不追究钮祜禄家的责任,不能破坏他们家族的平和,要让法喀素继续挟制阿灵阿,可她非要反其道而行,非要为妹妹讨个公道,现下她又有什么脸面去求玄烨帮忙?

  此刻吉芯匆匆跑来,说荣宪公主好像发烧了,荣妃一时也顾不得岚琪这边,匆匆回去看女儿的病情,岚琪变得更加孤立无援,皇贵妃醉了,荣妃没能力帮她,太皇太后那里不敢惊动,太后不便搀和这件事,而玄烨,她不敢去求。

  妃嫔都散得差不多了,环春拿氅衣给主子兜上,轻声劝:“主子咱们走吧。”

  岚琪很挫败,声音也变得沉重干哑,问环春:“如果她死了怎么办。”

  “奴婢不知道。”环春摇头,此刻说什么都对主子没有帮助,若是贵妃和觉禅贵人之间自已闹出什么矛盾弄得要打打杀杀,她家主子未必这么在乎,可现下觉禅贵人完全是为了她身陷险境,若是真有个好歹,恐怕她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要不我自己去吧,闹一场闹得动静大了,也不会没人管。”岚琪病急乱投医,“何况皇贵妃娘娘明天一定能醒酒,我知道这一夜等也等得,可我就怕出什么事,真有什么事,一夜之间也能要了人的性命。”

  “娘娘您别慌乱。”环春无奈极了,劝说道,“您真是要闹得动静大了,何不先去求太皇太后或者太后,不是一样的结果吗?闹得动静大了,也早晚惊动她们。”

  “都是我不好……”头一次为了私欲经历这样的事,还把别人给坑了,岚琪平日的智慧聪明和从容淡定都不见了,此刻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可以闯去咸福宫来个鱼死网破,可她要顾及的人和事实在太多,她身上的弱点,在这件事上完全暴露出来。

  “娘娘,咱们走吧。”环春也无奈,只有催促主子回去,但才让小太监压轿预备搀扶她上轿,后头匆匆有人跑来,灯笼下看得清是皇帝身边的梁公公,他笑着着急地说,“娘娘没走远真是太好了。”

  岚琪不解,问他何事,梁公公道:“万岁爷让奴才传旨,今晚请您去乾清宫。”

  “可是?”

  “娘娘见谅,大概皇上是有事儿和您说,不然从宁寿宫回来,直接去永和宫最方便了。”梁公公好像也不大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尽量把话说得婉转,之后便吩咐人把德妃送去乾清宫暖阁,自己又麻溜儿地回去复命。

  岚琪到了暖阁,环春在外头和几个小太监说话,想问问皇上为何去了宁寿宫还没回来,不多久就有消息传来,环春急急忙忙跑回来告诉岚琪:“娘娘,皇上今晚去咸福宫了,是要温贵妃娘娘侍寝。”

  “那……”岚琪呆呆地望着她,她不明白,玄烨既然要去咸福宫,把自己放在这里干什么?

  环春也摸不清皇帝的意思,唯一想得到的是:“娘娘,皇上会不会已经知道了?”

  岚琪脑袋里一个激灵,她怎么那么傻,明明知道这宫里没有秘密,没有什么事能真正瞒住谁,玄烨和太皇太后都是眼观六路的人,他们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这些日子在干什么?可是每天在慈宁宫也没见太皇太后有什么异样,偶尔见皇帝,他也似乎根本没在意什么,岚琪就自以为是了,就自欺欺人了,就觉得,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

  “皇上想做什么?”岚琪重重地跌坐在暖炕上,“他把我留在这里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