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52 见一面真难

作者:阿琐

  “我能帮你什么?”突然被恳求相助,皇贵妃平添出几分欣喜,可以帮德妃,意味着自己被需要,意味着乌雅岚琪,也有力所不能及的事。(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臣妾要查是谁给岚瑛下的药,臣妾怀疑是咸福宫动的手脚,可即便查到是贵妃,皇上已言明不追究此事,臣妾又在贵妃之下,更不能对贵妃娘娘做什么,只有您可以压制她。”岚琪朝皇贵妃欠身,“臣妾因为妹妹才不得已应付钮祜禄家的人,四阿哥的前程,臣妾不敢说比娘娘您看得更重,但保护四阿哥不被人伤害的心,臣妾一定不亚于您,您可以为了四阿哥付出一切,臣妾都明白。”

  皇贵妃皱眉头,并非不情愿,只是她不清楚这里头的事,但问:“要怎么做才好,我可一点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事。”

  岚琪则再三提醒她:“娘娘一旦答应了臣妾,至少这件事上,您会和贵妃起冲突,甚至牵连国舅府和钮祜禄家要撕破脸面,皇上已经答应不追究贵妃,那么即便臣妾查到是贵妃联手宫外的人对岚瑛下药,制裁她也不能用这个罪名,可臣妾不甘心,哪怕强加别的罪名,也要她为此付出代价。臣妾可以忍受她的无理取闹,但妹妹不能在钮祜禄家被人欺负,娘娘您若答应了,这件事就要做到底,您要是有所顾虑,现在就拒绝,臣妾也不会失望。”

  皇贵妃冷笑:“对我来说,你不要越走越远,将来做出对不起胤禛的事就足够了。至于和钮祜禄家撕破脸皮,我和他们家有过好脸吗?本来就这么回事,不过是各自忙各自的,消停了几年而已,你觉得我有什么可怕的?只要你不背叛四阿哥,咱们一切都好说。”

  不知为何,虽然眼前的人全心全意为她的儿子着想,可岚琪总觉得背上些许发冷,太过偏执并不是好事,她甚至担心皇贵妃有一天会为了胤禛做出了不得的事,她一切都为了儿子考虑,即便有一日做出不好的事,她也一定会觉得自己为了儿子,没什么不可以的。

  不禁心中暗暗想,要想法子把皇贵妃拉回来一些才好,不只是为了皇贵妃好,更是不愿四阿哥将来为了皇贵妃的过失背负什么罪孽,何况她昨天才对玄烨说,绝不会仗着宠爱,子凭母贵,做出动摇毓庆宫的事。

  之后两人商议这件事该怎么做,皇贵妃听得一惊一乍,她为德妃不显山不露水的心机惊讶,更因这件事本身觉得兴奋。她不管六宫的事,只为胤禛忙碌,眼下更没人与她争地位高低,连从前和昭妃锋芒相对的乐趣也没有了,如果皇帝不来承乾宫,她的生活越来越枯燥乏味,因此在岚琪看来是无比严肃想要为妹妹讨一个公道的事,在皇贵妃,却跟玩儿似的,坐等看一场好戏。

  之后的日子,宫里一如往年准备着过年,荣妃惠妃井井有条地操持一切,德妃终日在慈宁宫伺候太皇太后,宗亲贵族时而往来内宫,不知不觉热热闹闹地就迎来了除夕元旦。

  正月初三时,皇贵妃在承乾宫摆宴,六宫之外,更有宗亲女眷,如今宫里阿哥公主本就多,再加上宗室里的孩子,吵吵闹闹的声音,比台上锣鼓还吵闹,可是皇贵妃喜欢孩子,一整天脸上都笑得花儿似的。

  晚宴时按位份高低分坐,青莲来复命说温贵妃依旧不来,皇贵妃哼笑:“嫌戏吵闹就罢了,如今饭也不吃了,贵妃这一天天在咸福宫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真是要修佛得道不成?”

  一句话带过,没有人会接着这扫兴的话题继续下去,况且有孩子们嬉闹,公主里头如今温宪最是娇惯霸道,偏偏一张嘴比蜜还甜,娇滴滴地总能哄得皇贵妃十分高兴。

  开席不久,皇帝为助兴更给皇贵妃体面,赐来美酒佳肴,另外阿哥公主和宗室的孩子们,各有玉佩一件,只是东西都不大一样,让皇贵妃分赏,大阿哥和太子今天随皇帝在一起接见各国来贺新年的使臣,并没有列席,皇贵妃先挑出两件好的,一件让惠妃带回去,一件让青莲之后送去毓庆宫,剩下的才让孩子们自己来选,温宪霸道非要先挑,兄弟姐妹都让着她,小公主很是得意。

  温宪之后便让孩子们照着年龄,从小到大来选,孩子们一个个过来拿礼物谢恩,众位额娘和其他妃嫔女眷,都笑眯眯地看着,如今皇家子嗣兴旺,真真是值得高兴的事,终于没人一件玉器拿去,皇贵妃边让青莲将御酒分赏众人,岚琪朝荣妃递过眼色,荣妃会意,且笑道:“方才孩子们一个个看,咱们十阿哥身上的衣裳可真漂亮,不大像是针线房里的功夫,娘娘您说是不是?”

  皇贵妃今天高兴的把正事儿都忘了,荣妃这么一说,才回过味来,应道:“大概是咸福宫里的人做的,我这儿没有能手,一概都是针线房送来什么穿什么。”便问道,“咸福宫里,是不是有针线上能干的宫女?”

  众人齐刷刷将目光投向席中的觉禅氏,今日过节她穿戴得多几分喜庆,珊瑚红的锦缎用香色丝线绣的福禄寿喜四字团花,珊瑚红隐在香色花纹下,不张扬不耀眼,也不会显得与节庆格格不入,至于自身的容貌不必赘述,那些宫外少见的女眷们入眼,也是互相使眼色为之惊艳。

  觉禅贵人手里正夹一筷子菜要喂怀里的十阿哥吃,根本没听见荣妃说什么,边上佟嫔便与她笑道:“娘娘们夸赞十阿哥的衣裳漂亮,是不是你做的?”

  觉禅氏赶紧起身回禀:“十阿哥长得快,针线房今年送来的衣裳是入秋时量的,已经不够穿了,臣妾才连这几日给做了这身吉服,臣妾针脚粗鄙,恐怕失了阿哥的尊贵。”

  荣妃笑道:“哪里会粗鄙,一向都知道觉禅妹妹针线功夫了得,太后也喜欢你做的衣裳不是?”

  觉禅氏谦卑道:“娘娘夸赞,臣妾只是会缝缝补补而已。”

  坐下有人议论开,似乎说觉禅贵人就是从针线房出来的宫女,当年辗转跟了惠妃,不知为何被皇帝一夜宠幸成为后宫,再后来的经历也十分崎岖坎坷,倒是跟了咸福宫至今,太太平平,没见什么出格的事。

  “我总觉得针线房的功夫不好,连量个尺寸也弄不清楚,我们四阿哥的衣裳实在太将就了,可惜针线房挑不出个好的来,我也懒得费心。”皇贵妃悠哉悠哉接过御酒,等青莲继续给其他人斟酒,自己笑着对觉禅氏道,“一会儿散了席,你留下给四阿哥瞧瞧,正想再给四阿哥做身漂亮的吉服,再半个月,可是他大哥的婚礼了,没一身体面的衣裳可怎么好。”

  惠妃忙在旁笑道:“娘娘怎么突然提起来,一会儿大家又来闹臣妾喝酒,这大婚还没办儿媳妇还没进门,臣妾可是醉了好几回了。”

  众人果然纷纷恭喜惠妃,一时把做衣裳的事又搁置下了,觉禅贵人以为皇贵妃只是心血来潮,之后照顾十阿哥用膳,自己与佟嫔几位说说话,一餐饭吃得还算尽兴,可不想散席时,青莲竟真的笑着来挽留她说:“贵人请在偏殿稍等,四阿哥过会儿就来,麻烦贵人给我们四阿哥量量尺头,若是您不嫌麻烦的,再给做一身衣裳就更好了。”

  觉禅贵人问十阿哥怎么办,青莲说她们会好好送回去,不由分说就让小宫女请贵人在偏殿等候,觉禅氏静静地坐了小半个时辰,外头宾客基本都散了,也没见有人来。这里毕竟是承乾宫,是她曾经差点被打死的地方,心里明白还是不要擅自行动的好。

  如是耐心等候,之后只等外头连收拾碗筷桌椅的声音都静了,才突然有人进来,可来的不是四阿哥也不是皇贵妃,却是早就抱着小公主和十三阿哥回去的德妃娘娘。

  “要见你一面,真不容易,防着贵妃娘娘怀疑你呢。”岚琪从容地脱下氅衣,身后环春跟来拿下,青莲端来两盏热茶,便一道关门出去了。

  这是觉禅氏没想到的场景,德妃为了私下见她,竟然通过皇贵妃的关系,大概连刚才莫名其妙提起十阿哥衣服好看的荣妃也是一道的,这是要做什么事,弄得这样谨慎?当初德妃为了知道关于六阿哥的事,可是大大方方把她请去永和宫,难道现下,有比那个更重要的事要做?

  “难得见你一次,开口就要你忙帮,想想也实在太唐突,你是不愿卷入是非的人,可这一次,我却要拉你下水了。”岚琪认真地说,“要你做背叛贵妃的事,你可愿意?”

  觉禅氏脑中迅速翻转这些日子以来的事,思绪停在钮祜禄家新福晋的身上,她也知道,德妃娘娘的妹妹腊月里小产,外头有传言说是吃了贵妃送去的腊八粥出事,可她天天在咸福宫,真没察觉贵妃有什么歹毒的动静。

  “臣妾能做什么?”但意外的,觉禅氏心里一点也不排斥德妃的相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