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50 子凭母贵

作者:阿琐

  阿灵阿的神情变得有些僵硬,显然对他或家族而言,温贵妃依旧是很重要的存在,他们并没有像赫舍里一族那般抛弃了平贵人,他们仍然期待温贵妃可以在后宫地位永固,毕竟一个是自家女儿,而德妃,只不过是随时可将他们抛弃的姻亲。【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玄烨示意威武诸人下去,岚琪在一旁同样起身要走,皇帝却留下她,淡淡一笑:“没什么要紧事,就是深宫里的事,你阿玛他们才不便知道。”

  岚琪这才端坐不动,只听阿灵阿战战兢兢地说:“贵妃近来与家兄往来密切,说些什么臣不敢揣测,并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贵妃娘娘与此事有关联,请皇上恕罪。”

  “你继承了家业,你的长子是原配所生,也该由他继承家业,你的兄嫂是你原配的姐妹,对他们来说,想要保住长子在家中的地位,无可厚非。但新夫人得宠,将来必定子凭母贵,你身为弟弟尚且能执掌家族,何况你的孩子们。”玄烨慢声道来,看了眼岚琪,继续说,“这件事,的确是你家族内斗才显得更有说服力,想想贵妃何至于如此蠢,她送来的东西出了差错,不是惹祸上身?”

  阿灵阿连声称是,岚琪却开口:“也许贵妃娘娘没算计到,家里会拿一碗粥供奉祖先,毕竟是咸福宫的赏赐,家人好生受用才是礼数。既然没有证据证明此事与贵妃相关,等同没证据证明娘娘的清白,臣妾贸然有这样的想法,还请皇上恕罪。”

  玄烨神情不改,座下阿灵阿却慌张起来,着急地说:“娘娘容臣多嘴,贵妃在深宫全靠家族支持,眼下臣蒙天恩与娘娘做了亲戚,往后必然也支持娘娘,家族如此,贵妃娘娘又怎会……”

  岚琪却从容道:“大道理漂亮话,本宫听得不少,本宫并非认定贵妃娘娘做过什么,只是眼看着妹妹受了这么大的苦,心中咽不下这口气,倘若有证据证明贵妃的清白,本宫自然不敢对娘娘有所非议。”

  阿灵阿紧张得满头汗,厅堂里烧炭很暖和,他的领口都有些湿了,尴尬地说着:“要证明一个人有罪的证据很好找,可如何证明一个人清白?臣不曾办过案子,并不懂这里头的门道,娘娘恕罪,可否再给臣一些时日?”

  岚琪微微一笑:“只怕这次的事难有个结果,本宫那样说,只不过希望大人往后能多多留心贵妃娘娘,娘娘心思单纯易受蒙骗,不要再让你多心善妒的兄长和她往来,教唆着做出了不得的事,以绝后患。”

  阿灵阿这才明白过来,起身伏地说他一定会照德妃娘娘说的话去做,岚琪又笑着嘱咐他:“家和万事兴,你的兄嫂也是岚瑛的兄嫂,不要叫人说,新夫人挑唆你们家族不和。”

  阿灵阿是连声称是,岚琪不知他素来在朝廷上是什么嘴脸,更不知他一贯面对贵妃是什么态度,至少对岚瑛算是尽心,如今对她也算恭敬,当然此刻皇帝在边上,他怎么都要笑脸相对卑躬屈膝,岚琪还不至于得意忘形,也压根儿没打算与阿灵阿什么往来,唯一的希望,就是妹妹能过得幸福。

  “继续查,若查到贵妃与此事有关,必须禀告朕,真不会为难你们兄妹,但若让朕先查到,而你隐瞒不报,有些话就不那么好说了。”玄烨此刻才严肃地开口,“这件事可大可小,你们心里要明白。”

  阿灵阿连连叩首答应,不多久退下去,岚琪原该起身去请阿玛额娘进来,可走到门前却反手关上了门,玄烨略觉奇怪,但见岚琪走到面前,霍然屈膝道:“皇上,臣妾也有话要说。”

  “怎么了?”玄烨含笑。

  “方才皇上说,瑛儿新夫人受宠,将来子凭母贵,她生的孩子若夺去长子继承家族的地位也无可厚非。”岚琪昂首望着玄烨,虔诚庄重地说,“但这毕竟是一家一户的小事,长子还是次子继承家业,的确单凭一家之长的喜好亲疏即可,可一样的事不能随便发生在朝廷和皇室。臣妾明白自己眼下的身份地位,皇上方才那句话让臣妾心中很不安,只想请皇上放心,臣妾绝不敢有非分之想,生育子嗣是上天赐福是皇上垂爱,只盼着孩子们健康长大前途光明,不敢觊觎东宫之位,肯请皇上放心。”

  岚琪深深拜服,玄烨的神情亦变得凝肃,他不会怀疑岚琪仗着自己得宠而做出非分的事,可身为帝王,他的确要有这份防备的心,如今被岚琪开诚布公地说出来,他心里也微微有些震撼,方才不经意对阿灵阿说出的话,显然有意无意地透露了他的心迹,可他并非针对岚琪或其他人,只是这一切,早就成了他作为帝王的本能而已。

  “朕对你的宠爱,随时可弃,你背后无家族扶持,来日皇祖母西归瑶池,你也就失去了最强大的依靠,试问单凭你一人,要如何在深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玄烨不屑地一笑,起身将他心爱的女人搀扶起来,“朕明白你的心意,更明白咱们的感情,虽然高兴你能表白这番话,可毕竟是有些残酷的现实,是你的无奈,也是真的无情,心里真不痛快。”

  “是臣妾不好,好端端地说这些话,但皇上那几句,的确让臣妾有所触动,方才面对阿灵阿臣妾也诸多倨傲无礼。”岚琪终于自在地笑起来,眼眉弯弯很是轻松,“臣妾早就说过,往后有什么话都要说出来,憋在心里不好受,不要一点一点积攒这种没必要的芥蒂,将来变成解不开的心结,臣妾盼的,可是让您一辈子都不嫌弃。”

  “可惜若是上了年纪,皮肤不嫩了,腰肢不纤细脸蛋也不光滑了,朕大概是要嫌弃的。”玄烨笑悠悠没个正经,岚琪撅着嘴垂下脑袋说,“嫌弃就嫌弃吧,到时候臣妾就虐待那些年轻的妃嫔撒气。”

  厅堂里有朗朗笑声传出,等候在外的威武夫妇面面相觑,不晓得帝妃二人能有什么高兴的事,乌雅夫人怯怯然对老爷说:“咱们闺女这样得宠,我可真不想看到有失宠的那天。”

  威武嗔怪妻子:“胡说什么,娘娘的心境和其他人不一样,怎会遭皇上嫌弃,你们女人只当男人看到年轻漂亮的就会动心吗?皇上富有天下,他什么得不到,只怕就是咱们这小门小户的天伦得不到,可这些,娘娘能给。”

  夫妻俩的话没有旁人听见,说得却仿佛是这个道理,自古帝王称孤道寡,又岂是随口说说的,美人何其多,美色更不能长久,相伴一生还是要靠真心实意的彼此珍惜。

  短暂的小聚,帝妃很快打道回府,岚琪虽不舍家人,但如今相见比以往更加容易,略略伤感后,便放下了,趁天黑前赶回皇宫,在太皇太后面前说了许多有趣的事,而玄烨也跟过来劝说皇祖母开年后就随他过去静养,太皇太后不愿妃嫔们留在宫内嫉妒,玄烨却道:“若是嫉妒必然是对皇祖母没有孝心,孙儿绝容不得,能让她们留在后宫,已是宽容了,还想去住什么园子?”

  岚琪不愿好好的事闹得不开心,玩笑着缓解气氛,对太皇太后撒娇:“臣妾就是在您跟前尽心,才一直没被皇上嫌弃呢,不然早就不知打入何处冷宫了。”

  玄烨瞪她,太皇太后笑骂:“就你这没规矩的话,活该被嫌弃。”欢喜一阵子,太皇太后又道,“正月里要忙胤禔大婚的事,先不要宣布咱们之后要去园子里住的消息,没得让人分心去那边打点,亏待了大阿哥的婚礼,玄烨啊,只是你头一回娶儿媳妇,既然给了大阿哥体面,就别在什么地方打折扣,别让他们将来有话可说,至于太子大婚,都是往后的事了。”

  说起孩子的婚事,玄烨正好有一件事要禀告祖母,此刻说道:“太子妃地位非凡,孙儿想要谨慎择选,之后想先给太子立侧福晋,若是遇得可靠妥当的孩子,扶正即可,若是不大好则不适宜为太子妃,自然另外再选,皇祖母您看,这样是否可靠?”

  太皇太后赞同,缓缓说道:“太子妃的确不能随便决定,将来的一国之母,必然处处都要优秀才好,容貌家世倒是其次,我若还能为你选,自然尽心的,若不然,将来你也不要擅自决定,女人看女人比你们男人更多些心眼,找个可靠的人商量,便是太后,也可听她说几句。”

  玄烨便看着岚琪,人家却连连摆手:“臣妾不可靠,皇上到时候,可千万别来麻烦臣妾。”

  太皇太后大乐,笑玄烨道:“你瞧瞧,捧在手心里宠着有什么用,要紧事情一件做不得,将来你厌烦了她,我也不奇怪。”

  这一切当然都是玩笑取乐哄祖母高兴的,将来真有什么事商量,岚琪绝对是最可靠的,她没有私心能冷静看待一切,玄烨心里很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