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47 我不要她可怜

作者:阿琐

  众人战战兢兢地说是,平贵人紧紧握着玉瓶,美艳的脸上妆容涣散,又抬手一抹,更是狼狈不堪,吸着鼻子说:“姜还是老的辣,她一定是看穿那些贱人的嘴脸,就知道我早晚会被她们算计,等着,她们一个个都给我等着,只要我还能走出去,就不会有她们的好日子。(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宫女们慢慢打扫满地残片,又将平贵人搀扶着坐起来,她镇定后让大家把破损的东西扔出去,把好的都留下,再清点一下少了些什么,列出单子回头问家里要,脸上的笑容更是狰狞幽冷,恶狠狠地说:“他们不能不要我,这辈子我缠定他们了。”

  如此,平贵人才刚刚解脱了之前的束缚,转眼又因再次伤害皇嗣的嫌疑被要求闭门思过,没有她在宫里晃荡,大家心里都觉得踏实,毕竟偶尔看看脸色也就罢了,她动不动欺负人的脾气,谁也消受不起。

  进入十月,天气越发寒冷,度过酷暑,凉爽的秋天里人们寻尽乐子,眼下秋风渐远,便开始养精蓄锐准备越冬。慈宁宫里更是处处小心,对于年迈的老人家而言,冬天是一道关,能看见春天生命才有希望,没有比让太皇太后康健地活下去更重要的事。

  十月里拟定了大阿哥婚礼的具体日子,将于正月十九举行,这是皇帝头一回娶儿媳妇,果然十分重视,再者太子尚未大婚,大阿哥婚礼的规格不用对比着能不能越过储君,太子一派的大臣也无说话的立场,便渐渐铺张开,一并宫外的宅子也选定了地方开始修缮装潢,一切都步入正轨,比起除夕元旦,仿佛正月里大皇子的婚礼,更叫人瞩目和期待。

  转眼京城落下第一场雪,岚瑛踏着雪入宫请安,她好些日子没进宫了,德妃得了十三阿哥也没进宫来恭喜,这会儿已是十一月上旬,太皇太后因知岚琪的妹妹要入宫,打发她回来陪着妹妹要紧,岚琪难得偷闲一日,便在永和宫暖阁里坐着等妹妹来。

  岚瑛来时,姐姐歪在暖炕上睡着了,身旁静静卧着一对奶娃娃,她欣喜地立在边上看,一个小阿哥一个公主,小阿哥才出月子不久,那个子快赶上大她几个月的姐姐,孩子们胖嘟嘟的脸颊总叫人忍不住想捏一把,岚瑛忘记自己从外头进来手里冷,才一抹小公主的脸蛋,人家就被冷醒,一睁眼大哭,把打瞌睡的岚琪惊醒,见是妹妹来了,正手足无措地立在炕边,笑着嗔怪:“你瞧你,我才静一会儿,又招惹他们。”

  孩子们一哭,乳母嬷嬷们便赶紧来伺候,而小姐姐哭着闹醒了弟弟,十三阿哥也跟着哭,小家伙的嗓门可不小,他一哭反而把姐姐镇住了,两个孩子实在热闹极了,岚瑛每个都抱了抱亲了亲,但因啼哭不止,还是叫人给抱走了。

  “今天雪那么大,怎么进宫了?”岚琪拉着妹妹坐下,许久不见,新婚的小妇人越发娇媚可人,与姑娘时很不一样,而妹妹也心疼地看着她说,“姐姐瞧着好疲倦,你瞧这眼底下的青色,怎么不好好休息?”

  “前几日天气转冷,太皇太后有些头疼脑热,我照顾着她没顾得上自己,这些天才好了,知道你今天来,太皇太后让我来陪陪你。”岚琪说着,自在慵懒地挪了挪身子,让妹妹坐到一旁,岚瑛便先脱了自己的外衣,才蹭过来,笑着说,“这样没规矩地懒着,叫人看见就不好了。”

  “没有外人会来。”岚琪不在意,想起来便问妹妹是否先去过翊坤宫,岚瑛说她去问候过,不过温贵妃一如既往不见她,不见也好,省得大家心里都不痛快。

  “反正咱么礼数周全,别人就不能挑错。”岚琪宠爱地摩挲妹妹的手,白嫩柔软的手似乎和从前不大一样,随口便说,“阿灵阿把你养得很好,觉着胖了些没有?从前摸着你的手,干瘦的一把,现在才是所谓的柔软无骨。”

  “是胖了呢,额娘说胖一些才好。”岚瑛羞赧地一笑,面上飘起两朵红云,渐渐连脖子都红了,轻声呢喃,“姐姐,我有了。”

  岚琪一愣,等明白过有了什么,真真又惊又喜,竟不知如何是好,比她自己有喜都来的高兴,岚瑛憨憨地笑着:“额娘说不敢太招摇,不让我对外人说,家里也只有阿灵阿自己知道,今天进宫是特地来告诉姐姐的,额娘说三个月了,可以说了。”

  “已经这么久了?”岚琪简直不敢信,又怪妹妹和母亲,“额娘真是太小心,告诉我有什么不行的,连我都当外人了?”

  “姐姐在宫里那么忙,不想给你添麻烦。”岚瑛软软地伏在岚琪肩头,娇滴滴地说,“我心里害怕呢,到现在都不踏实。”

  “不怕不怕,额娘会陪着你。”岚琪哄着妹妹,又问她,“阿灵阿呢,他高兴不高兴?”

  “高兴,因为不是头一回当爹,处处都很谨慎,额娘希望他先别对家里人讲,他也答应了。”岚瑛笑着,小妇人面上满是幸福,告诉姐姐,“年纪大些,是会疼人,对我好对阿玛额娘也尊敬,真想象不出来,原来私底下是这样的人,姐姐,我算不算得是嫁了个好男人?”

  “只要你过得幸福,管他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都是好男人。”岚琪欣慰不已,想想之前因此和皇帝闹矛盾,似乎有些过激,虽然玄烨未必能看得出阿灵阿会是个顾家疼爱妻子的男人,至少自己也不敢武断地认为妹妹将来会不幸,现下这般美好,真真是老天爷的赐福,所以她才觉得自己太过于顺风顺水,拜佛祝祷时,真不敢再许下什么心愿,给佛爷们添麻烦了。

  “阿灵阿让我先来告诉姐姐,过几天他会亲自告诉贵妃娘娘,他说既然贵妃娘娘不喜欢我,就不委屈我去面前看脸色,能不接触就别接触了。”岚瑛说着丈夫的话,笑声笑着,“我真没出息,现在都有些依赖他了,还说往后要为姐姐看好钮祜禄家呢,觉得自己快被他降服,什么都要听他的了。”

  “若是过得不好,你怎么会依赖他?姐姐说过了,宫里的事不用你操心,过好你的小日子,我想阿灵阿跟着朝廷忙忙碌碌担惊受怕,回到家里,有你这个小娇妻知冷知热为他操持好一切,能不心疼喜欢你?”岚琪说得满面笑意,唤来环春几人也告诉她们这个好消息,众人都给岚瑛道喜,岚琪又翻出许多东西要送给妹妹,之后更是换了衣裳,亲自带妹妹来慈宁宫。

  太皇太后知道小妇人有喜,欢喜地揽在身边说,“你姐姐多子,你一定也有这福气,只是还年轻,自己身子骨未长齐全,一定要小心。你若觉得在婆家不自在,跟你姐姐说,咱们下旨把你接回娘家去安胎也容易,还怕他们家里人说三道四?”

  岚瑛只会傻笑,岚琪则道:“太皇太后哪能拆散人家小夫妻,眼下如胶似漆难分难舍呢。”

  小妇人羞得话都说不出来,屋子里满是笑声其乐融融,到底德妃在慈宁宫地位不同,其他妃嫔娘家有什么好事,哪里轮得到被太皇太后眷顾,乌雅家的二小姐却与众不同,说到底还是德妃的面子大。岚瑛空手而来满载而归,这样走一遭,宫里多少眼睛看着,渐渐便有消息传开,都知道钮祜禄家的新福晋有喜了。

  消息传到咸福宫,温贵妃正不大耐烦地喂十阿哥吃饭,听见冬云告诉她似乎新福晋有喜了,她手里的勺子停下来呆呆地看着冬云,儿子等不及要吃,凑上来一扑,将她手里的碗掀翻盖在她衣裙上,一碗粥洒得到处都是,贵妃气得在十阿哥屁股上揍了两巴掌骂道:“就知道吃,你什么时候才长大?”

  稚儿无辜,吓得大哭,冬云让乳母抱去配殿里请觉禅贵人哄哄,这边忙着收拾清理,给主子换了衣裳,贵妃立定着由宫女给自己穿戴,眼神定定的不知想什么,半天重新坐回暖炕上,才恨道:“她是什么低贱的人,也配给我们钮祜禄家生儿育女?”

  冬云只劝:“终究是喜事,娘娘还是高兴些,早点送赏赐去好。”

  贵妃冷笑:“她也没来告诉我,我送哪门子的赏赐?”

  “福晋进宫先来请安,离宫也来请安,您都不见,想必若是您见了,应该先告诉您的,听说永和宫也是今天才刚刚知道。”冬云无奈地解释着,又规劝,“娘娘为何不放下芥蒂,您若对新福晋好些,德妃娘娘一定也……”

  贵妃倏然瞪着她,恨恨道:“我做什么要靠她施舍,她哪里比我好?你们记清除了,我再不是从前那个可怜虫,巴望着能和她交好做姐妹,我到底为什么要那样低三下四求她可怜?”

  冬云无话可说,这一年一年各色各样的折腾轮下来,她都记不清主子几时又变的心性,之后几天温贵妃都不高兴,可是到阿灵阿进宫求见的日子,温贵妃又一改嘴脸,倒是和和气气地与兄长说了会儿话,还准备好东西让她带回去给岚瑛,连冬云都以为贵妃想通了。

  日子一天天过,十一月里下了好几场大雪,腊月头上一直阴云密布狂风大雪,难得到腊八这天放晴,都说果然是节日的好日子,各宫往来走动总算有几分腊月的热闹。

  初九这天岚琪在慈宁宫陪太皇太后摸牌,绿珠匆匆从永和宫赶来,让环春把娘娘请出来说话,岚琪手里还捏着牌,以为是奶娃娃们不舒服,谁晓得却是晴天霹雳,岚瑛今晨小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