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43 我就放心了,三更到

作者:阿琐

  “您不要难过,太皇太后眼下很好呢。【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对于太皇太后的身体日渐衰弱,环春跟着岚琪有目共睹,此刻只有安抚这句话,对于生命的衰老同样无可奈何。

  岚琪说罢那几句,渐渐镇定,收起悲伤的面孔,挺起胸膛道:“我不能悲悲戚戚,将来太皇太后不在了,我更要活得精彩,不要让那些人觉得我没了慈宁宫就不成了,往后的日子还很长,宫廷生活注定不平静,我还要管六宫之事,咱们慢慢来。”

  之后几日,岚琪照旧往来慈宁宫,渐渐宫内传闻章答应的孩子将来要给永和宫抱养,加上之前说她生不出儿子的事,宫中不乏有人为此不平。一面讥讽德妃生不出儿子,一面又嫉妒她在皇帝面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连自己没儿子了想要个阿哥都那么容易,诸如僖嫔曾打十二阿哥主意不得果之辈,暗下拳头都要捏碎了。

  又因皇帝连着几天在永和宫,德妃虽然忙着照顾太皇太后,可与皇帝之前照旧情意绵绵,宫里早就有传闻说德妃懂得勾魂摄魄的媚术,可是这一次还没说开,另一件叫人惊讶的事迅速在六宫游走。从太医院传出的消息,说德妃暗中让太医为她准备避孕药,她如此盛宠却服药避孕,显然不大正常,一时真真假假难以分辨。

  另有人说,德妃已屡次产育,女人生子最伤身,为了永葆青春,她不想再生养也有道理,加上如今传闻章答应若产子便由德妃抚养,那她有了养子的确可以不在乎生或不生,即便这一个将来夭折,顶多另有其他人生了,再抱给她便是了。

  说到底,永和宫那位是宠妃,在她身上任何不可思议的事,都稀松平常。

  这么多年,不管宫里传什么,岚琪都不许永和宫上下的人出去与人辩驳,她从刚开始面上不在乎心里难受,到如今面上心里都能云淡风轻,不过这回她却在乎了,她在乎宫里那些人怎么看待她。

  这日在慈宁宫,岚琪缝好了太皇太后入冬要穿的棉袍,老人家一年比一年消瘦,衣裳的尺寸年年在改,她虽不是十分精于针线,可太皇太后如今已不穿别人做的衣裳,少不得她来费心。

  本高高兴兴拿来要太皇太后试穿,却见她绷着脸,苏麻喇嬷嬷亦是神情凝肃地站在一旁,见德妃来了,上来拿过衣裳,朝太皇太后努了努嘴,岚琪才走近,就被呵斥:“跪下。”

  她心里一惊,但猜想该是避孕药的事,立定了不跪,反笑着问:“您也听见那些话了?”

  太皇太后皱眉瞪着她,怒言道:“既是传闻,我怎会相信,可苏麻喇派人问了,竟然真有这回事,这些天你总来回两趟说回去吃药,我让你拿到慈宁宫来你也不肯,就是因为在吃这东西?你好大的胆子,我还没去告诉玄烨,他恐怕只当传闻没顾得上,若是知道了该多伤心?他那么在乎你们的孩子。”

  老人家一通说,冷静下来又道:“我也知道,你是该保养身子了,不再产育的确是最可靠的法子,可你傻不傻,你们小心点就是了,为何非要吃药?若伤了身体,你怎么兑现对我的承诺,替我照顾玄烨一辈子?”

  岚琪笑嘻嘻坐到太皇太后身后,虽被嫌弃谁要与她嬉皮笑脸的,她还是笑着把事情解释清楚。

  在太皇太后面前是说自己要保养身体,心里则是想太皇太后最后的日子里能尽心尽力,不要再因为产育而不能照顾她,而那一晚与玄烨**之后,的确让她萌生避孕的念头,甚至隔天就想要吃药来避免一夜缠绵可能带来的结果,可对于生命的重视,更因失去过孩子而无法真的做出这样残忍的事,她到底还是放弃了。

  但这个念头,却让她想到更多。她要开始为自己考虑,当初怀孕被人下迷药的事至今心有余悸,这一次她要抱养章答应的孩子,宫里宫外的人就会想德妃果然一心求子,为了断她的前程,不知道暗中会有什么人对她下手,与其给别人机会来扼杀她可能得到的小生命,不如自己放出话去,让所有人知道永和宫德妃不打算再生养。

  “臣妾不会吃那些药,不怕别的,还不怕把您气坏了?”岚琪笑眯眯地说着,哄着太皇太后道,“六阿哥没了后,宫里宫外的闲话也不少,没什么人同情可怜臣妾,却有无数的人暗下叫好,他们还惦记臣妾再要求子重新稳固地位,如今章答应若生阿哥,是一子,但毕竟不是臣妾自己生的,那些人一定不能放心,臣妾还没见岁数,真要生也不难。您不要担心,臣妾绝不会伤害自己的身体,弄出这些风言风语,不过是想做戏给人看。”

  太皇太后微微皱眉,岚琪说了这一通,其实两三句她就懂了,这孩子是开始算计了,开始真正防备别人,眉间的皱纹渐渐松开,唇边却露出慈祥的笑纹,问她:“岚琪,你是不是觉得我快不行了,开始为自己的将来打算?”

  岚琪心头一慌,忙屈膝在地,连声道:“太皇太后,臣妾不是那个意思,是、是……”她终究没底气,因为她就是这么想的,虽然她没有恶意,可这话多伤人心呐,老人家还好好活着,她就惦记起将来的事了。

  “傻孩子。”换来的,却是太皇太后一声笑,她颤巍巍俯身拉了岚琪的手,岚琪怕她太辛苦主动站起来,重新坐回身边,只听太皇太后道,“我知道你依赖我,一直担心我走后,你会不知所措,会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心里着急怎么办才好,就算苏麻喇能多活几年,她终究是个奴才,现下好了,你能这样想这样做,我就安心了。”

  “太皇太后。”

  “岚琪啊,我自觉身体大不如前,如今不过是强打精神,自己也觉得辛苦。但活着乐呵,看到儿孙满堂,看到你们高兴,我就留恋这人世。”太皇太后慈祥地笑着,已然苍老的手轻轻摩挲着岚琪娇嫩如玉的手背,欢喜地说着,“不管我还能活多久,一年还是两年,你再辛苦辛苦,多陪陪我。”

  身历三朝,睥睨天下,踏着战火走入紫禁城,面对文武百官,以柔弱双臂辅佐两代帝王的女人,在这一刻,却拉着自己的手,说让多陪陪她。

  博尔济吉特木布木泰的生命就快走到尽头了,光芒万丈的荣耀她不在乎了,叱咤风云的日子她也不想过了,她的孙儿足以撑起天下,她的重孙子们足以绵延子嗣,她完成了一生的责任,如今只想安逸自在地度过晚年。

  太皇太后笑悠悠地说:“明年畅春园就要落成开园,玄烨说要接我过去住,我想啊,妃嫔们一定也要去凑热闹,人多没意思,可是我先去不让她们去,又要话多。跟玄烨说好了,让他带着后宫先去住一段日子,等她们玩够了,我再过去过个夏天,当然啦,若是我还能活到明年夏天。”

  “咱们可说好了,臣妾好好陪着您,可您也不能再说这种话,不管明年夏天还是后年冬天,臣妾都会陪着您,咱们只把每一天都过好了,长长久久的。”岚琪笑着说的话,说着说着却哭了,渐渐哽咽泣不成声,伏在太皇太后肩头说,“岚琪舍不得您。”

  门外头,刚去放棉袍的苏麻喇嬷嬷站着没动,立在她身旁的是刚刚过来的皇帝,似乎也是为了永和宫里用避孕药的事,来时火气冲冲的,可与她站着一起听皇祖母和岚琪说话,皇帝身上的怒气渐渐散去,此刻唯留下一抹悲伤,叫人看着十分心疼。

  玄烨没再进去,转身往外走,在屋檐下又站定了没动,仰起头不知怎么了,嬷嬷看皇帝努力地睁大了眼睛,似乎要把眼泪含回去似的,稍稍平复了心情,才与她笑道:“既然她有主意,就不必过问了,您也劝劝皇祖母,别为岚琪操心。嬷嬷,往后宫里的事,能不往慈宁宫传就不传了,只管告诉皇祖母高兴的事,皇祖母精神好就让公主阿哥来陪,不论是太子还是其他阿哥,真会叮嘱书房,只要慈宁宫宣召,任何事都能停下来。”

  “奴婢知道,这些事儿您就教给德妃娘娘吧,每天都把太皇太后哄得可高兴了。”嬷嬷笑着,但也很残忍地说极现实的话,劝皇帝,“万岁爷心里要有个准备,到时候朝廷里兴许要有些动静,您要早早就盯好了。”

  玄烨沉重地点头应道:“朕明白。”

  皇帝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岚琪等之后嬷嬷告诉她,才晓得皇帝来过,说起避孕药的事,已然恢复心情的岚琪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缠着嬷嬷说:“其实连太皇太后和皇上的着急,我都算计进去了,他们着急当真了,外头的人才会更相信,反正只要那些人放心我不会再生养,就能少些麻烦。”

  嬷嬷却问:“万一有了呢?”

  岚琪得意地笑着:“我要全心全意照顾太皇太后,皇上又不缺伺候他的人,我这儿不惦记不吃醋,皇上还高兴呢。”

  自然这是说的玩笑话,玄烨缠她,她自己会多加小心,再者皇帝也知道轻重,知道眼下什么情况,那之后的日子,夜宿永和宫的时日有限,因时常抽空去陪皇祖母,两人在慈宁宫倒是常常相见。

  待得秋风阵阵,八月一过,九月的天真正开始寒冷,七月里清军围攻雅克萨城,僵持两月,沙俄终于投降,沙皇彼得一世来书求和,朝廷上下为之雀跃,因八月中秋未有庆祝,皇帝拟在月末设国宴庆祝并犒赏三军,后宫妃嫔皆可列席,太皇太后这一次没有再逞强,大大方方地说身子经不起宴会的折腾,不参加了。

  宫内久违地热闹起来,因贵妃当日让荣妃剩下银子支援前线,皇帝虽然没要这笔银子,喜在龙心大悦,下旨褒扬皇贵妃拥军之情,皇贵妃面上有光很是得意,宴会前六宫女眷并宗室命妇等聚在承乾宫说话,但见皇贵妃意气风发,女人们私下里都纷纷猜测,皇贵妃会不会好事近了,坤宁宫的门也该为她打开了。

  这边厢岚琪则在慈宁宫陪着太皇太后,只有布贵人领着几位公主过来,纯禧端静如今都是大姑娘,安安静静陪着太祖母寻乐子,岚琪姐妹俩对坐挑几针绣活小声说话,比不得宫内几处热闹的地方,这里安安静静的,直到温宪被送来,一路嚷嚷着进门,才打破了满室的安宁。

  太皇太后从老花眼睛后头眯着眼睛看温宪跑来,纯禧半路拦住这小丫头,费劲地抱来太祖母跟前,拍拍屁股要她行礼,小丫头却不听话,径直爬到炕上黏着太祖母,软软地说:“太祖母,夜里放烟花,您去不去呀?”

  “太吵了,太祖母听了头疼。”太皇太后笑着,揉揉她说,“叫奶娘给你把耳朵捂住,别吓得哭鼻子。”

  岚琪过来,教训女儿要懂礼貌,小丫头只管甜甜地笑,冷不丁问起:“额娘,毓溪姐姐怎么不进宫了,每次热闹时候都能看到毓溪姐姐,我看到恪靖姐姐和一个不认得的姐姐在一起,他们说那是大哥的福晋,那我四哥的福晋呢?”

  岚琪和太皇太后对视一眼,太皇太后笑道:“童言无忌,不碍的,该怎么就怎么样。”

  众人这才不规避提起乌拉那拉家的小姐,岚琪随便找个借口就敷衍了女儿,但是娘儿几个坐着说话,端静却说:“儿臣今早在景阳宫见过户部尚书家的小姐,是给荣妃娘娘请安的,给荣宪姐姐送了礼物,瞧见儿臣在那里,连声说之后会把儿臣的礼物送去钟粹宫,挺和气的人,就是……”

  小姑娘说半句停下了,瞧瞧太祖母,又瞧瞧自己额娘和德妃娘娘,布贵人问她要说什么,端静公主才笑道:“就是长得不大好看,咱们大皇兄多英俊呀,有点儿不般配。”

  布贵人忙道:“小孩子家家不要胡说。”便要她们领温宪别处去玩儿,几个女孩子走开了,太皇太后说,“我还没见过,怎么不领来我瞧瞧?”

  岚琪为惠妃解释:“皇上说过不是您的召见,六宫不能来打扰您休息,您若想见,惠妃怎敢怠慢。”

  太皇太后便道:“既然今天在宫里,就领来吧,现在人在哪儿?”

  布贵人说她去找一找,之后离开,岚琪给太皇太后略梳妆一番,瞧着精气神极佳,笑着说:“您一会儿给不给见面礼,大重孙媳妇自然要多些的,可将来也别亏待我们四福晋。”

  不多久惠妃就领着准儿媳匆匆而来,因早有圣旨,惠妃如今大大方方的,反是不见皇贵妃再招摇地领着个小女娃娃到处显摆,此刻但见一位清秀小姐跟着惠妃进门,低着头也看不清面容,但举止有度落落大方,是个不错的孩子。

  太皇太后让孩子抬起头,入眼果然姿色平平,虽然已经过一番精心打扮,可看惯了宫内妃嫔莺莺燕燕,看惯了公主们漂亮可爱,突然来这么一个姿色平平的女孩子,另种意味上的叫人眼前一亮。但虽不大好看,还算瞧着亲切,既然圣旨已下,就是半个大重孙媳妇了,太皇太后不喜欢惠妃,对大阿哥一向疼爱,爱屋及乌也对这孩子有好感,拉在身边问了几句话,小姑娘落落大方,果然是贵族人家出来的孩子,很有教养。

  之后公主们把人带走,惠妃留着听太皇太后示下,说起大阿哥宫外宅邸的事,太皇太后叮嘱:“胤禔是皇长子,宅邸不能太寒酸,可尚无爵位,也不要太铺张奢华,你不能出宫为他料理,事事都要叮嘱儿媳妇去做,他们年轻不懂事,你要替他们看着些。胤禔小时候时常跟着我,如今虽不大见了,我心里还是疼他,让他好好过日子,皇室里我这一代玄孙是有了,可到底不是玄烨的孙儿,我盼着胤禔给我争气呢。”

  惠妃很是感慨,深深拜服谢恩,不多久退出来,岚琪相送到门前,她们好些时候没说说话,惠妃此刻道:“说句大不敬的话,好久不见老人家,今天瞧见唬了我一跳,怎么越发苍老了。”

  岚琪淡淡笑道:“人都会老的。”

  惠妃看她一眼,两人彼此沉默,之后等准儿媳别过几位公主回来,才一起离开,岚琪喊来布姐姐说:“晚宴我还是不想去,看着那边热闹,想着太皇太后这里冷清,我不好受。姐姐领着孩子们去吧,温宪横冲直撞的,别又闯祸了。”

  这一晚乾清宫摆宴,隆重热闹,太子率诸皇子、公主并六宫妃嫔拥簇太后列席,唯有德妃陪伴太皇太后未有前来,再有便是大腹便便的章答应,如今正是要生养的时候,不敢让她胡乱动弹。

  前头酒宴热闹时,后宫便显得十分安静,景阳宫门前忽然窜过一道影子,但见小雨不知从哪儿回来,跑回章答应面前说:“主子,奴婢打听好了,您真的要去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