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36 你要为胤禛着想

作者:阿琐

  太皇太后听皇贵妃这般说,她并不感到欣慰,反而提醒:“在我面前说说便是了,在人家面前,你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要有自己威严和尊贵,别让人动不动就看透你的心思。(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我知道你必然对乌拉那拉家要有一番交代,该怎么说话,自己掂量掂量,别失了皇家的体面,天下好姑娘多得是,并非他们家的闺女不娶。”

  “臣妾谨记。”皇贵妃极少能表现出这般五体投地的服气,岚琪在一旁看着,知她是为了四阿哥。如太皇太后所言,皇贵妃一直以来对四阿哥是用尽了心血,她自身的毛病和缺点是难改了,可她没允许四阿哥也沾染这些,每每想到这些,岚琪都不后悔当初那个决定,也许皇贵妃永远不会知道四阿哥会去承乾宫是她的心愿,也许这样才更好。

  两人一并从寝殿退出,恰好见毓溪和温宪手牵手跟着苏麻喇嬷嬷从小厨房过来,毓溪到底比温宪年长,像个大姐姐似的领着妹妹,小公主手里正抓着糕点吃,她时不时便伸手去擦掉蹭在温宪脸上的点心屑。

  温宪见到她们,忙跑过来把手里的糕点举得高高的:“阿玛赐了好多好吃的,皇贵妃娘娘一起吃。”

  皇贵妃笑着与她说了几句话,见毓溪乖巧地立在后头,心中仍是十分喜欢,又想起太皇太后找她来是一起用膳的,此刻离去孩子们兴许会奇怪,岚琪见她神情犹豫,便道:“娘娘且与孩子们说会儿话,臣妾去准备晚膳,太皇太后过会儿也要用了。”

  皇贵妃没说话,岚琪径自走开,瞧她在慈宁宫熟门熟路的模样,瞧慈宁宫的宫女太监对德妃言听计从的架势,她举目四顾这宫殿里的一切,心中五味杂陈。

  她并没有忘记自己曾经的恶,曾几何时她对乌雅岚琪说过的话至今还记在心里,每每想起来背脊上便是一阵阴冷,她不敢正视从前的自己,可从前的自己怎么也挥不掉抹不去,甚至每次看到德妃,都会想,她还记不记得那些话?

  晚膳娘儿几个一起享用,膳后岚琪要一直伺候太皇太后安寝,皇贵妃不必做这些事,便带着毓溪和温宪先回承乾宫,等岚琪回来时,正好在宫道上遇见皇贵妃一行,她刚刚送温宪回宁寿宫,此刻见到岚琪,却冷声道:“你这一天天地在慈宁宫里待着,不惦记小公主吗?刚刚从你门前路过,都听见孩子的哭声。”

  岚琪心里有分寸,从容地应:“乳母们都训练有素,比起臣妾更能带好孩子,臣妾很放心。”

  皇贵妃眉头一挑,摇着手里的团扇慢悠悠走上来:“说到底,慈宁宫里离不开你,是不是?”

  “臣妾不敢。”岚琪应着,心里则犯嘀咕,皇贵妃这又是怎么了?

  两人走近,岚琪微微垂首,感觉到皇贵妃在看着自己,夏日里打灯笼易招蚊虫,路上都是由小太监掌着灯笼远远引路,借着月色和灯笼的指引前行,这会儿皇贵妃看她,也只能凭朦胧月色,岚琪垂首依稀能看清皇贵妃裙摆的绣花,想必皇贵妃此刻,同样能看清她的面容和神情。

  皇贵妃立定了,手里团扇一阵阵摇,口中慢慢道:“太皇太后的身体如何?宫里近来常有传闻,说太皇太后身子骨不大好了,你天天在身边,你该最清楚。”

  “如娘娘所见,太皇太后很好。”岚琪应答,“太皇太后年事已高,自然不能比年轻人,或有头疼脑热腰背酸痛,也是该在年纪上的事,宫里的人太大惊小怪。”

  “从前我对你说的话,你可还记得?”皇贵妃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句,岚琪不禁抬起脸看她,皇贵妃说过的话可多了,她怎么知道是哪一句?

  皇贵妃微微皱眉,干咳了一声说:“从前年少气盛目光短浅,甚至有些心胸狭窄,我说过的话自己想来都很惭愧,可你一向被人夸赞宽容大度,我希望你别记在心里。”

  岚琪听见这话,蓦然一惊,忍不住抬眼望望天上月色,今儿月亮也该是东边起来的吧,皇贵妃能对人说出反省觉悟的话,实在太不寻常了。

  “你要好好照顾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在,才能眷顾你更眷顾我们四阿哥,你终归是四阿哥的生母,你要为他着想,转眼六阿哥没了快一年,你还不知这辈子能不能再有儿子,胤禛就是你将来唯一的依靠,所以从现在起,你做的每件事,都要以他为重才是。”皇贵妃这番话,显然有备而来,说得不疾不徐,比起从前咋呼急躁的架势,更多了几番说服力。

  “娘娘的话臣妾记下了。”岚琪明白不论心里怎么看待皇贵妃此番举动,嘴上一定要答应,不然这月下攀谈,可就没完没了了。

  “记下不只是嘴上说说,你要用心去做。”皇贵妃微微一笑,似乎满意岚琪的反应,摇着扇子望漫天繁星,幽幽一叹,“明天必然又是艳阳高照,这大热天几时能过去?”

  等两边散了,岚琪一路思量皇贵妃今晚这番话到底为了什么,沐浴更衣后来看望熟睡的小女儿,她的小闺女没有两个姐姐出生时那么漂亮,可是憨憨的面容十分讨人喜欢,看着孩子总能忘记烦恼,等她往自己屋子里走时,抬眼瞧见胤祚从前住的地方,心内才一阵抽搐,竟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可她怎么觉得胤祚昨天还在自己怀里撒娇?

  环春见主子脸色不好,知道必然又触景伤情,便想些别的话来分开她的注意,说起刚才皇贵妃的事,岚琪才转过心思来,亦与她道:“你说娘娘她怎么了,好端端地跑来对我说这番话,难道今天太皇太后的话让她醒悟了什么?”

  一面听环春说奇怪,岚琪一面反复想皇贵妃的话,忽然一个激灵,对比她说要自己好好照顾太皇太后,让老人家长命百岁,猛地想起了从前那个不可一世的小佟妃曾对自己说过,说太皇太后不知道哪天就要驾鹤西去,到时候看还有谁能给她撑腰,到时候看她乌雅岚琪还凭什么在这宫里得意骄傲。那番话说白了,曾经佟妃一心盼着太皇太后早点死。

  此刻提起来,环春亦是唏嘘:“这一年一年的,皇贵妃娘娘简直变了一个人。”

  “是啊,翻翻旧账,她可没少折磨我,现在宫里都不见得有人敢这样折腾人,她让我光着脚站在寒地里,端嫔姐姐也多少因为那次的事失去了孩子,至今依旧恨她。”岚琪苦笑着,坐到镜子前看自己的容颜,虽然依旧年轻,终究比不得十年前小姑娘时的模样,岁月会留下印迹,也必然会带走些什么,不禁感慨,“皇贵妃若能真正抛弃曾经的一切,实在是四阿哥的福气,她的话并没有什么错,我要为胤禛好好着想,胤祚没有了,而我本来就亏欠胤禛,更该好好为他用心。”

  “娘娘莫说什么亏欠四阿哥的话,奴婢觉得四阿哥面对您和皇贵妃,很从容坦然,知道该怎么面对生母和养母。”环春安抚她道,“您和皇贵妃娘娘都是当事人,未必看得明白,奴婢们从旁看着,四阿哥真是很贴心的孩子。”

  “是吗?”岚琪终于露出几分笑容,渐渐开始能把对胤祚的悲伤转化为对胤禛未来的憧憬,可还是有些不甘心地说,“真想再给他一个弟弟,一母同胞的兄弟总归不一样,将来他们成了皇上的左右臂膀,要面对更多的事。”

  这一晚,岚琪睡得还算踏实,只是半夜里似乎听见外头有人说话的动静,因在慈宁宫支应了一整天过于疲惫,翻个身又迷迷糊糊睡过去,翌日清晨梳妆打扮时提起来,绿珠应道:“是景阳宫来的人,说章答应不大舒服,荣妃娘娘说环春姐姐胭的酸梅好,打发人来要一些,娘娘真费心,大半夜了还照顾着章答应。”

  岚琪便说去慈宁宫的时辰还早,要去景阳宫看看章答应,来时正好见太医到了,便与荣妃说说话一起等待诊治的结果,她一会儿去慈宁宫,也好有话禀告。

  等岚琪到慈宁宫说了章答应的事,六宫里也都知道了她不舒服的消息,这边已经被禁足一个春天,甚至夏天也没指望能出门的平贵人,也同样能从消息灵通的宫女口中知道,一面恶狠狠地诅咒章佳氏生不下这个儿子,一面又恨道:“必然是故意闹一闹,好让宫里的人继续看我的笑话,只要她章答应不安生,我就抬不起头是不是?”

  转身又看看镜子里自己额头上淡淡的伤痕,幽怨地说着:“还不如当初一脚往她肚子上踢,反正谁也不知道她怀孕,他们还杀了我不成?”

  这自然是气话,若平贵人真把章答应的孩子踢没了,管她知道与否,都是要命的大罪过,岂容她此刻依旧锦衣玉食的活着,更不知满足地咒骂他人。

  她一边骂骂咧咧,有宫女从门外进来,双手奉上一只精巧的鎏金匣子,禀告道:“长春宫送来的东西,说是去疤痕用的药膏,惠妃娘娘请平贵人试试看,别在额头上留疤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