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33 为自己着想

作者:阿琐

  “不过阿灵阿对我挺好的。【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岚瑛忽而脸红,满面新婚小妇人的娇羞,小声对姐姐说,“在家里他什么都帮着我,所以那些妯娌才拿我没法子,不管怎么样,我算有个依靠。我也想,既然嫁给了钮祜禄家,也要为那个家着想,我的心虽然向着姐姐,可只要他们家不作出对姐姐不利的事来,我也会好好为他们家打算。”

  岚琪欣慰地笑道:“这就对了,姐姐只想看到你过得好,其他都不重要。至于那些嘴碎的女人们,只当你是发发善心成全她们发泄几句,不然气疯了气死了,也怪可怜的。”

  岚瑛点头,依偎着姐姐撒娇:“可是长那么大,从没听过这样委屈的话,每次听见心里就好痛,姐姐给我揉揉。”

  “都是人家娘子了还撒娇,怪不得温宪喜欢粘着小姨,你们都是一样的。”岚琪爱抚着妹妹,再次絮叨,“别惦记姐姐在宫里的事,你们都好好的,姐姐就少一分担心,也是帮我了对不对?”

  “我知道。”岚瑛应着,可想起方才温贵妃的嘴脸,又觉得胸前闷得慌,严肃地对姐姐说,“贵妃为什么那么恨您呢,小公主没了也不是姐姐你的错,她这个样子,也换不回孩子啊。我真怕她将来欺负姐姐,回来路上我就想好了,她若是敢欺负姐姐,我一定不放过她。”

  “多能耐啊你?”岚琪嗔笑,让妹妹坐好,给她扶稳发髻上的簪子,一面云淡风轻地说,“我受了伤,有太皇太后疼,有皇上疼,还有家人全心全意只为我着想,可她不一样,或者说她们都不一样,她们背负着家族,所有的事都利字当头,极少有人真的为她们心疼,更多是出了事后,开始算计损失了什么,开始谋划下一步该怎么走,她们的悲伤委屈无处发泄,就只能转化为恨。”

  “这样?”

  “可是恨,也只会让她们自己痛苦,你看见温贵妃痛苦的样子了吗?”岚琪轻轻一叹,“对我来说,只要我无视这一切,就任何影响也没有,折磨的只有她们自己。姐姐不是要教你什么大道理,人生在世,自己都不对自己好,怎么指望别人来对你好?不要拿别人的过错来折磨自己,就像你家里那些妯娌,你若也反过来恨她们,不就要和她们一样痛苦了?”

  岚瑛骄傲地说:“我懂,反正往后我无视她们就好,让她们干着急去。”

  “不能真正无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们可不吃斋念佛有善心。”岚琪殷殷叮嘱,明明她自己对付女人的明枪暗箭也不过尔尔,仗着上头的眷顾照拂一次次化险为夷,真有一天把她独自推上风口浪尖,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和她们周xuan的到哪一步,可是教起妹妹来,却有板有眼。

  “阿灵阿对你好,可能是尊重皇上的指婚尊重我,又或是真心喜欢你,但前者不能长久,后者才能过一辈子。环春说丧妻的男人更会疼人,你就好好让他疼你,就算你要为姐姐着想,也要先拉拢丈夫的心是不是?没有男人不喜欢能为自己把家里操持周全的女人,可这只是一层,你若把持着家里却失去了身为妻子女人该有的温柔体贴,阿灵阿就会怕你。”

  岚琪说着,心中略有犹豫,想了想继续道:“钮祜禄皇后如今也算是你的大姑子了,你可知道她当初为何不能与皇上和睦相处?”

  岚瑛摇着头,嘀咕道:“在家里听见几句的,不过她们都忌讳提起来,不大愿意对我说。”

  “她们也未必真弄的明白,毕竟没在宫里亲眼看着。”岚琪想起钮祜禄皇后,皇后临终前的安逸依旧会让她心酸,大概是为了她才对温贵妃总能留几分余地,也因为贵妃如今的变化,叫岚琪更为皇后感到可惜,此刻对妹妹说,“皇后是真正能干的女子,六宫琐事在她的手下无一不妥帖,事必躬亲处处谨慎,连太皇太后都时常夸赞她。可她一门心思在这上头,对皇上不苟言笑,时时刻刻端着身为妃嫔皇后的矜持尊贵,忘记了她是人家妻子,忘记了她也该温柔一些娇弱一些,皇上不是讨厌她,是不知怎么才能亲近她,说到底没有人和她抢了皇上的感情,是她自己一步步把皇上推开。”

  “真可怜。”岚瑛唏嘘不已。

  “等皇上想明白,等她自己醒悟,已经来不及了。”岚琪重重一叹,“我也是看着她,才明白自己该如何与皇上相处,所以你和阿灵阿之间,要拿捏好分寸,就算你一事无成撑不起那个家,只要你还是小娇妻,他就会一直呵护你。”

  “姐姐这样聪明,皇上可知道?可喜欢?”岚瑛突然开玩笑,被姐姐拍了脑袋笑骂,“不正经,好好记着我的话才是。”

  此时环春进来,问主子永和宫是否要去咸福宫有所表示,岚琪让她看着景阳宫怎么做,照样学着就好,又叮嘱她:“让咱们的人近来低调一些,不要外头显摆小公主,毕竟贵妃娘娘此刻很可怜。”

  环春领命离去,岚瑛又问姐姐:“离宫前,我还要不要去咸福宫告辞?”

  岚琪毫不犹豫地说:“当然要去,你毕竟是钮祜禄家的媳妇,还是那句话,贵妃可以对你无礼,可你不能失礼。”

  如是到傍晚时分,岚瑛要离宫,离开前照例来咸福宫辞别,路上把发髻上鲜亮的珠花簪子都取下了,算是对公主殁了的尊重。

  到了咸福宫门前,这边零零散散有妃嫔出入,进去的人脸上都带着悲伤,可出来时都松口气似的,满面不屑不情愿,岚瑛看了会儿,倍感人情冷漠,至少她自己心里,真同情可怜的公主。

  冬云见岚瑛到了,迎上来说:“福晋又来了,可有什么事吩咐奴婢?娘娘那边……恕奴婢多嘴,您还是不要见了。”

  岚瑛道:“这就要离宫,来向娘娘请辞,娘娘若是不方便相见,冬云你替我带一声问候,想必过几日还要随家里一同进宫来看望娘娘,不着急此刻的。”

  冬云知道新夫人十分守礼,果然是德妃娘娘的妹子,生得一样的好品行,说话自然更加客气殷勤,看着她在门前朝里头福了福,便亲自送到门外,出了门又道:“奴婢不该多嘴,但是奴婢天天在娘娘身边,最知道娘娘的脾气。这次的事还请福晋不要多露面,其实家里来不来人也无所谓,来了大家的心意到了,可是听娘娘一顿抢白挖苦,又有什么意思,她自己也费心神。眼下太医开了安神凝气的药,娘娘能安静几天,养身体最重要了,还烦劳福晋回家与大人老夫人说一声,这次就不要进宫致哀,过阵子再来吧。”

  “我会与家里商量,之后进不进宫,还要看家里的意思。”岚瑛说道,已转身准备走,忽然停下又对冬云说,“你告诉娘娘,小公主没了怎么也回不来,娘娘若不振作起来,也就没有将来了,娘娘要为自己着想才是。”

  冬云有些惊讶,岚瑛却笑:“这话没分寸了是吧?冬云你看着办吧。”

  小妇人随着宫女转身离去,冬云呆呆忘了会儿背影,欠身行礼后转进门来,吩咐门前的宫女太监,不再接待致哀的客人,让他们把咸福宫的门关了。

  冬云走进贵妃的寝殿,正好外头大门关上,榻上歪着闭目养神的贵妃听见动静,闷声问:“怎么关门了,皇上下令的?”

  “是奴婢说的。”冬云开了扇窗通风,一面说,“天色晚了,大概也不会有人再来。”

  “刚刚谁来了?”

  冬云略犹豫,应道:“是新福晋。”

  温贵妃倏然睁开眼,瞪着冬云:“她又来做什么?”

  “福晋要离宫了,来向娘娘请辞,奴婢说您歇着了不再见客,福晋在外头行礼后才走,说是过几天还会和家里来看望您。”冬云一五一十地说,几番掂量岚瑛刚才最后那句话,想到往后可能又要无尽无止陪着贵妃折腾的日子,把心一横道,“福晋让奴婢带一句话给您。”

  温贵妃露出嫌恶的神情,别过脸哼道:“她能说什么?”

  “福晋说,公主注定回不来,娘娘您若不振作,也就没什么将来了,您该为自己着想。”冬云说完,立刻把头低下不敢看贵妃,心里砰砰直跳,等待着眼前人发怒斥骂,可意外的是,寝殿内静了好一阵子,安静得让冬云都忍不住抬眼看贵妃,只见泪水从贵妃脸颊上滑落,教她吃了一惊。

  “你说她现在以什么身份对我说话?德妃的妹妹,还是钮祜禄家的人,我的嫂子?”温贵妃冷笑着,可眼泪却滴滴答答不停,好半天哽咽出一句,“冬云,这么多年我头一回听见家里的人对我说要我为自己想,他们总是要我为家里想,我都听麻木了。”

  “娘娘……”

  “可恶的是,我不待见她这个家人,她凭什么自视是我的嫂子?”温贵妃说着说着,却捂脸大哭,弄得冬云不知所措,但主子这会儿的哭,不闹腾不发疯,就是在宣泄悲伤,和以往很不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