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32 温贵妃丧女

作者:阿琐

  宫里传说德妃生不出儿子,话虽偏激刻薄,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自六阿哥之后,德妃连生了三个女儿,这一胎本都觉得算是老天对德妃丧子的补偿,可她的福气到底没大出天去,还是生了个女儿,不怪那些嫉妒得要疯了的人趁机挖苦。(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然而小公主诞生的喜悦,却真正冲淡了岚琪的丧子之痛,心中虽然也期盼能是个阿哥,能是胤祚再来做她的孩子,可不论男女都是她的骨肉,又一个娇小的新生命等待她抚养,让她再一次燃起生命传承的信念。

  太子讲学完全结束后,也是小公主洗三的日子,岚瑛进宫来给姐姐帮忙,皇帝也在这日才被允许来永和宫看望德妃。

  到如今皇帝抱孩子的姿势依旧十分笨拙,直叫岚琪看得心里发慌,让岚瑛赶紧接过来,新婚的少夫人十分能干,抱过小公主就要出去,对玄烨笑道:“皇上陪娘娘说会儿话,等下吉时到了,妾身再来请您观礼。”

  乳母等人一道跟着岚瑛出去,玄烨对岚琪笑道:“朕的眼光不错,你的妹妹的确是能干的孩子,听说钮祜禄家之前乱了大半年的事情都料理起来了,朕这几日见阿灵阿,也觉得他更精神了。”

  “人家可不是孩子了,他们夫妻似乎很和睦,阿灵阿必然是多让着瑛儿的。”岚琪笑着,让玄烨坐下歇会儿,问起这几日太子讲学的时,见皇帝满面春风,甚是骄傲地告诉她太子如何长进,如何没有辜负他这么多年的栽培教导,慈父之情溢于言表。

  岚琪有那么一瞬羡慕和渴望,盼着若有一日玄烨也如此为她的儿子骄傲该多好,可惜胤祚没了,胤禛的事则轮不到她来为此高兴。

  玄烨似乎洞悉这一瞬而过的悲伤,没有说穿,只是道:“太医禀告朕,说你分娩十分顺利,调养一两月就能复原。虽然朕舍不得你一次次生儿育女的辛苦,可你好好调养身体,咱们不强求,若是送子娘娘又偏心了你,没有好的身体可就不成了。”

  岚琪赧然一笑,言语中带了几分暧昧,轻轻推一把玄烨:“到底是送子娘娘偏心,还是皇上偏心?”

  两人长久不曾肌肤相亲,这样的话自然十分亲昵,玄烨在她额头上轻轻一扣,笑骂道:“好好养身体。”

  很快到了吉时,玄烨去观礼小女儿洗三,公主们基本都到了,瞧着如花似玉的女儿们,皇帝心情甚好,温宪最是娇滴滴的,缠着阿玛说:“以后是不是都要喜欢妹妹,不喜欢温宪了?”

  玄烨说她若不听话,大家自然喜欢妹妹多些,霸道的五公主便跑来妹妹身边,冲着襁褓里的小婴儿说:“要是大家都喜欢你我不喜欢我了,我就揍你。”

  一屋子人都乐了,玄烨回来再看岚琪,说起温宪的霸道,嘲笑女儿爱吃醋的毛病像她。

  太子出阁顺利,自己又安全分娩,岚琪知道皇帝心情好,好久不见他脸上这样舒心的笑容,自己也放开包袱高兴一回,陪他说笑。

  屋子里帝妃说悄悄话,旁人不敢打扰,岚瑛张罗请各位来观礼的娘娘公主们在偏殿用茶,荣妃瞧着她能干精炼的模样,玩笑道:“可惜你阿玛额娘不多生几个闺女,瞧见你们姐妹都这样好,我都想讨一个做弟妹了。”

  众人又起哄问岚瑛新婚之事,年轻的少夫人羞得满面通红,从这边逃出来要去看看小公主,却见门前有人慌慌张张跑来,不知嘀嘀咕咕说什么,另一边正好见环春走过来,那听了话的小太监赶紧找上前。

  岚瑛等了会儿,环春见她在这里,便赶紧过来说:“咸福宫的公主又发病了,让通报给皇上。”

  “当然要通报。”岚瑛应道,“我也该过去瞧瞧才是,毕竟也算是贵妃娘家的人,今日进宫我也照姐姐说的先去咸福宫请安,但是贵妃不见我,可姐姐说贵妃可以不见我,我不能短了礼数。”

  两人商议好了,便由环春进去向帝妃禀告,果然屋子里的笑声停下来,岚瑛立在门前等,好一会儿功夫,环春才皱眉出来对她摇摇头:“皇上说先不去了,让盯着咸福宫的消息,娘娘劝了,可皇上不肯去。”

  偏殿里荣妃正好出来,原要找岚瑛过去说笑话,见她们个个儿皱着眉头,问来得知咸福宫那里不大好,便决定要过去看看,岚瑛见荣妃要去,更大胆了,跟着她道:“妾身和娘娘一同去,毕竟妾身是钮祜禄家的人了。”

  荣妃没有异议,与岚瑛同往咸福宫来,看到觉禅贵人立在门外,远处乳母领着十阿哥站在屋檐下,整座宫殿死气沉沉,宫女太监脸上都刷了浆糊似的,见了荣妃来也没个人支应,觉禅氏才走上来要行礼,里头突然想起凄厉的哭声,便听温贵妃在哭:“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

  众人听见哭声都是一惊,宫女太监旋即纷纷跪下哭,岚瑛知道这是宫里的规矩,镇定地跟在荣妃身后,果然见里头有人跑出来说:“公主殁了。”

  一行人往里头来,温贵妃趴在摇篮边哭得涕泪滂沱,眼见幼小的生命逝去,谁都难免悲伤,但公主一向不好,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太医口中的奇迹,荣妃和觉禅氏心里都有准备,更有觉禅氏看得明白,这几个月里,温贵妃早就对公主失去耐心,她今天这样悲伤虽然也正常,可相比孩子还活着时这个额娘的冷漠无视,不免叫人觉得虚假心寒。

  荣妃在这里,很快有人来问如何料理公主后事,她才要交代,温贵妃突然斥骂他们:“你们急什么,还没有去禀告皇上,等皇上再来最后看一眼公主,你们急什么?快去禀告皇上,快去啊。”

  她这样哭,才突然发现屋子里的人,看清了荣妃身后的年轻妇人,正是她的新嫂子乌雅氏,想起今天是德妃女儿洗三的日子,她必然是进宫来给姐姐贺喜的,再看自己的女儿一命呜呼,不禁悲从中来恨由心生,毫不顾忌地指着岚瑛骂道:“你来做什么,快出去,你给我记着,咸福宫的门永远不许你踏进来。”

  荣妃想劝几句,温贵妃更呵斥道:“不要以为你进了钮祜禄家的门我就会高看你一眼,你和你姐姐一样出身卑贱,滚出去!”

  荣妃怕岚瑛年轻,经不住这样的羞辱,怕她冲动之下对贵妃做出鲁莽的事,赶紧让觉禅贵人领出去,觉禅氏也不愿岚瑛吃亏,拉着她出来,劝慰道:“贵妃娘娘一向如此,你不要放在心上,高贵低贱,从来不是谁一句话就能说了算的。”

  岚瑛点点头:“多谢贵人提点,妾身明白。但妾身如今毕竟是贵妃娘娘的嫂子,咸福宫有事妾身不能袖手旁观,既然做了钮祜禄家的人,就该为家族尽心。”

  “公主的后事,后宫都有料理的规矩,不用你来操心,不如回承乾宫去陪着德妃娘娘,想来娘娘心里也会有波动,产后体虚,经不起费心神。”觉禅氏温和地劝说岚瑛,到底是把她送出了咸福宫。

  岚瑛回到永和宫时,皇帝已经离开了,凑热闹的人们因为听说咸福宫公主去世也都散了,方才还热闹着的宫殿,此刻只有小公主偶尔发出的啼哭才会让人想起新生命的喜悦,也许是岚瑛的心情变了,才会觉得永和宫也不一样,见到姐姐时情绪很低落。

  “怎么了?”岚琪觉得妹妹不至于为了贵妃丧女而难受,至于她自己,早就知道贵妃的女儿保不住,虽然为她可惜难过,但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妹妹如此低沉不免要她觉得奇怪。

  岚瑛没有回答姐姐,闷声坐了好一会儿,见绿珠送来产后的汤药,亲手侍奉姐姐吃了,听绿珠提起咸福宫的事,得知皇帝传话到咸福宫,说唯恐见了公主悲伤,让贵妃更添烦恼,此刻不宜相见,着荣妃办理公主的后事,并照顾贵妃的身体。

  “皇上这样都不去,实在狠心了。”岚琪觉得不妥,可她晓得玄烨一定另有用意,她一直知道皇帝的“狠”,只是还不曾在她身上发生过,她也不敢想象若有一日玄烨对自己发狠,她会有多绝望。

  岚瑛终于开口时,却问姐姐:“可曾有人当面对着姐姐说咱们出身低贱吗?”

  “没有啊。”岚琪嘴上应着,心里很不舒服,猜想贵妃是不是对妹妹说了这样的话,便宽慰她,“嘴是人家的,咱们管不着,姐姐兴许也被人说过,可我不记得了。”

  岚瑛往她身边坐近些,挽着姐姐的手似乎能觉得安心,慢慢说起:“他们家的女人都很厉害,因为不能当家都嫉妒我,都是明着在我面前,背对着说这些话的。姐姐你知道吗?就是明明知道我要从这条路走过,她们就坐在边上背对着我说我的坏话,根本就不怕被我听见,故意要说给我听,可是又不敢看着我说。我现在觉得,她们还不如温贵妃呢,贵妃至少还当着我的面说。”

  岚琪听得心疼极了,捧了妹妹的脸颊道:“别理她们,若是过得如意的人,她们有高贵的血统又如何,活得却比谁都卑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