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27 你将一无所有

作者:阿琐

  玄烨说这话时的模样,岚琪完全能想象出来,虽然一屋子的人尴尬,可她心里明白,人家是在为她担心为她着急,说难听的平贵人算什么东西,她的确犯不着去和她计较,自己全身而退尚好,若有什么闪失,实在不值当。(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娘娘,您若没什么吩咐,奴才就先告退。”李公公尴尬地笑着,又殷勤地说,“娘娘安胎要紧,过些日子风一吹还要扬柳絮,到底永和宫里干净安宁些。”

  岚琪点点头,她知道玄烨是担心她,可做什么还要隔着个李公公来“教训”她,有什么话不能当面来说吗,眼下的他已经不想再见到自己了吗?

  “李公公,你回禀皇上。”岚琪扬眉望着李总管,“我并非闲得发慌没事找事。”

  李公公满面堆笑,一连串的,“是是是是……”

  岚琪微微一笑:“你告诉皇上,我是吃饱了撑的。”

  屋子里瞬间陷入寂静,德妃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神圣不容亵渎,李公公半张的嘴不知是开是合,等一众人回过神,环春赶紧让绿珠几人照顾好主子,自己麻溜儿地拉着李公公出来,急得脸都绿了,小心翼翼地说:“李总管您可千万不能把这话带回给皇上听,这样大不敬的话传出去,我们娘娘还不要给人笑话死了,再万一皇上动了气,往后可怎么好,连带您也要受牵连不是?”

  李公公脑袋晃得拨浪鼓似的,无奈地笑着:“在宫里这么多年,从先帝爷那会儿到现在,还是头一遭遇见这样的事,娘娘的脾气原来也能这样拧,十多年看着娘娘温柔地陪在皇上身边,果然老实人逼急了不好对付。”

  环春急道:“您瞧您这话说的,奴婢可更不知该怎么好了。”

  李公公反而淡定了,冲环春一笑:“你这么多年还没长心眼呐,这样子才好呢,娘娘此刻若是一言不发,我回去没话说,万岁爷一定担心娘娘是不是受委屈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又是多出来的事。可这句没头没脑地话堵回去,皇上才知道娘娘好着呢,这是他们俩的默契,你想想我刚才说的那两句,皇上还能对第二个人说吗?我这一趟没白跑,过年以来心就没踏实过,今晚总算能睡个安稳觉。”

  环春听得一愣一愣,看着李公公乐呵呵地要走,她赶紧跟上来说:“李总管您说的轻巧,可这样子我家娘娘不能出门了,才在平贵人面前的威风怎么办呐,平贵人还不得更嚣张了?”

  李公公笑道:“杂家来这里说了什么,外头哪个人知道?娘娘再两个月就生了,不出门再正常不过,再者说,两人都这样隔着空叫板,还能不见面?你赶紧把永和宫收拾干净,随时准备接驾吧。”

  环春还是不踏实,可李公公到底走了,等她回来看主子,岚琪安安逸逸地靠在大软枕上闭目养神,发现她走近了,才问:“李公公走了?”

  “是啊。”环春应,皱了眉头想半天说,“娘娘您刚才那句话,万一把皇上惹恼了呢?奴婢求李公公别说,可他不肯。”

  岚琪却笑:“若是恼了,也不过继续现在的光景,可若这句话能解开我和皇上的心结,多好啊?”

  “可是您……”

  “你想说,我一向谨言慎行是不是?”岚琪微微叹息,“这一段日子我迷茫得很,人生的路明明是看不见的,可我却觉得自己好像走到了岔道口,这些天和皇上拧着,我倒是想明白了,往后的路也知道该怎么走,心里越来越敞亮。”

  环春不大信:“那您今天还对平贵人发脾气?若是没有怨气,何至于动手啊?荣妃娘娘那样劝您,您都不肯听,这会儿又说心里敞亮。”

  岚琪却道:“对平贵人发火,那是攒着之前的不高兴,你还真当我是佛爷?再说我想通了,也是近来才有的事,至于荣姐姐劝我,我就是想和皇上和好,也不能因为被人劝,那还有什么意思,我白受那么久的委屈了?”

  环春禁不住说自家主子:“您哪儿受什么委屈,奴婢怎么觉得,万岁爷才委屈呢。”

  岚琪瞥她一眼,恨恨道:“别以为我不晓得,你们一个个,都是向着皇上的。”

  众人怎么也没想到,皇帝突然派李公公跑来禁止德妃出门,还撂下不怎么好听,本以为两人的关系要雪上加霜,可永和宫里的气氛却完全扭转了,德妃脸上一旦有了暖暖的笑容,上上下下的宫女太监,都轻松起来。环春更是听李公公的话,把宫里宫外收拾干净,随时准备接驾。

  至于李公公回到乾清宫,正遇上皇帝忙朝务,一时没说上这些话,等傍晚时分皇帝闲下来,李公公才端了参茶进来说:“皇上喝几口润一润,这参茶是蜜制的,娘娘怕您喝参茶多了上火,请太医院调制出这个方子,加了几味清火俊补的药材,吃多了也不伤身。”

  玄烨悠哉悠哉地喝茶,不用问也晓得李总管口中的娘娘是指德妃,清香温润的茶水进了身体,一天的疲惫一扫而空,玄烨也不再似前头刚知道德妃跑去教训平贵人那般着急了,很平静地问了声:“你去传话了?她怎么说?”

  李公公低着头,没瞧见皇帝又喝茶,自顾自一五一十道:“德妃娘娘要奴才回禀皇上,娘娘她不是闲得发慌没事找事,娘娘说她是吃饱了撑的。”

  “咳咳……”玄烨一口茶水呛在嗓子里,咳得双颊通红,李公公想笑不敢笑,赶紧上来伺候,玄烨撂下茶杯,怒视着李总管,“她真的这么说?”

  “娘娘就说了这一句,其他都没有。”李公公略有些不安,又补充,“但是娘娘精神很好,满面红光的,就今天这样折腾,也没见不舒服。”

  “不然她哪里来的精力去折腾这种事?”玄烨直摇头,又怪李总管,“叫你盯着平贵人那边,怎么又出这种事?”

  “是奴才疏忽了。”

  “章答应怎么样了,胎儿可保得住?”玄烨这会儿才惦记起人家的身孕,好歹也是他的骨血,吩咐李总管,“让荣妃好好照顾,别有差错,荣妃是求担当求周全的人,她宫里的人有闪失,她要几天几夜睡不着了。”

  李公公一一都答应下,见皇帝欲言又止,他便耐心等着不动,果然半晌后玄烨问道:“平贵人有没有对她不敬?”

  “听说只是顶了几句嘴,毕竟地位有别。”李公公应着,抬头看了眼皇帝,顺水推舟道,“皇上那么担心娘娘,不如去永和宫坐坐吧,今晚没有大臣进来了。”

  玄烨微微皱眉,必然还有些抹不开面子,但今天听说岚琪挺着肚子对平贵人动手,不管李公公怎么描绘那些事,怎么与他道平安说没事,他仍旧担心岚琪会不会有闪失。

  这几个月虽然彼此僵持着,可一来玄烨开年忙碌本就分身无暇,二来她安安生生在宫里待着在皇祖母身边陪着,自己的确不必担心,就岚琪那样的人,他真想象不出还能与人动手,这一整天惦记在心里,非要亲眼看看她全须全尾的,才能踏实。

  算起来,皇帝腊月以来几乎没进过后宫,乾清宫里虽然频繁有妃嫔进出,几乎没谁能入他的眼。李公公那儿派人盯着永和宫的动静,本以为很快会听到德妃吃醋发脾气的话,结果一天天一月月地过来,人家怀着孩子,比谁都淡定。渐渐的玄烨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怄什么气,就今天那几句话非要李公公原样传达,其实巴不得当面训斥她不自量力。

  李公公笑道:“过几天德妃娘娘家里的二小姐要入宫,皇上是不是赏赐一些什么,二小姐和阿灵阿大人的婚礼就在眼前了。”

  玄烨没好气地说他:“就为了这件事闹的,朕还去给她添堵,她是怎么也舍不得这个妹妹的,恐怕想起来就觉得怨。”

  李公公讨了没趣,不敢再瞎出主意,可皇帝却道:“明儿一早散了朝,你派软轿去永和宫把德妃接出来。”

  “接来乾清宫?”李公公欣喜不已。

  “去前头文华殿。”玄烨淡淡一笑,心情见好,“文华殿修缮完毕,之前带她去,那里还是一片废墟,该让她看看如今的模样。”

  李公公欢喜异常,总算落下心里的大石头,乐呵呵地应着:“奴才一定准备好。”

  皇帝更不忘嘱咐一句:“若是她不舒服,就别勉强出门,你再来告诉朕便是。”

  这一天宫里的热闹,很久以后宫里仍在传说,章答应是永和宫出去的人,得宠不过几个月,就有了好消息,想她从前是瀛台最低贱的宫女,如今却要成了皇子或公主的生母,这般福气运气,真真不是常人能有,仿佛从永和宫出去的人,身上也沾着德妃娘娘的福气。

  相形之下,平贵人莫名其妙脑袋上被砸开花,轮不到她教训奴才,反被德妃一顿整治,章答应被她一脚踢出了喜脉,孩子稳不稳当更牵连着她自己稳不稳当,从永和宫回去好半天都没回过神,夜里好容易外头家里传话进来,却是索额图一句冷冰冰的:“贵人自重。”

  四个字,字字刺心,平贵人想起德妃今天对她说的话,若有一天被家族抛弃,她就一无所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