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23 挑唆

作者:阿琐

  玄烨有些不高兴了,避开岚琪的目光说:“朕没有逼她。【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可正如太皇太后怪皇帝太自以为是,在岚琪看来,皇帝还不如逼岚瑛能让她来的痛快些,现在变成了岚瑛心甘情愿为了姐姐牺牲自己,更让她无法接受。

  “所以呢?你来乾清宫找朕,不是为了谢恩,如果贵妃没先一步到,你要对朕说什么?”玄烨回过味来,问岚琪,“岚瑛是为了你,朕更是为了你,从前的你总能大方接受别人的好意,你说那样才是对他人好意最大的尊重,可现在你是不是在跑来对朕兴师问罪,为何不能坦然接受朕的好意?”

  彼此都失去了最大的耐心,岚琪也好,玄烨也好,这番谈话一直没个重点,玄烨起先还抱着玩笑的心,可碰上岚琪冷冰冰的态度,这下岚琪想要晓之以理,皇帝却已经失去耐心,他们的沟通从未出现过如此大的障碍,今天似乎注定说不明白了。

  之前章答应的事,岚琪在慈宁宫拂袖而去,同样的错她不会犯第二次,可是面对着玄烨,真真无话可说,玄烨这样的态度,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她是该体谅玄烨为她考虑为她周全的心意,甚至应该为此感激涕零。可谁来体谅她的心情,要她如何排解,往后一辈子都担心妹妹过得不好的忧虑?

  “皇上,工部尚书领牌子进宫了。”李公公适时地进来,虽不知里头帝妃二人气氛已十分尴尬,但来的恰是时候,可以让皇帝名正言顺地离开,不至于弄得两人不欢而散,岚琪起身福了福,请皇上去为政事忙碌,玄烨抿着嘴没说什么,将至门前时,还是回头吩咐,“把鞋子换了再走。”

  乾清宫外,温贵妃气得晕晕乎乎地被冬云塞入暖轿,可里头太热了,直叫她闷得透不过气,又半路折腾下轿子要自己走,可是冷风一吹又觉得头晕哆嗦,冬云几人搀扶她站定了不动,眼看着贵妃眼泪要冒出来,赶紧劝说:“娘娘,几位贵人就在后头呢,别叫人家瞧见了。”

  温贵妃转身一看,果然是平贵人几个在后头晃悠,似乎是见到贵妃停下来,她们正紧赶慢赶地要追过来,心里头不免十分厌恶,一想到平贵人的嘴脸,想到曾经对她出身的嘲讽,如今自家却摊上这样的事,赶紧抹掉眼睛上的湿润,对冬云说:“扶着我慢慢走。”

  这边动了几步,后头的人已经追上来,可咸福宫到底贵妃之尊,除了平贵人近了贵妃的身,其他人都不远不近地在后头行礼不敢上前,平贵人不屑地朝他们撇撇嘴,这边笑着迎上贵妃道:“臣妾给娘娘道喜了。”

  温贵妃心中暗恨,冷声应:“好些日子不见你,果然在宫里禁足反省,礼仪也比从前周全。”

  平贵人有备而来,对于这样的挖苦不以为意,幽幽笑道:“臣妾年轻不懂事,还请娘娘往后多多指教,这一次也是在家好好想清楚了,咱们宫里头论出身,谁还比得过娘娘。而臣妾位份虽低,家中在朝廷尚有几分脸面,往后应该多与娘娘往来,不要和那些出身低微的人混在一起,失了该有的尊贵。”

  温贵妃刚刚在乾清宫颜面尽失,这会儿又被一个小贵人挖苦,说什么不该和出身低微的人混在一起,她们钮祜禄家可是要把人娶进门做当家太太了,明摆着讽刺她的境遇,再看平贵人刻薄尖酸的嘴脸,恨不得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可不等温贵妃发作,平贵人先笑道:“娘娘,将心比心,咱们这样的贵族家,谁愿意娶一个小家碧玉回来?臣妾本也想恭喜娘娘,可瞧您这脸色架势,就知道是不中意。娘娘,臣妾是不是没猜错?”

  温贵妃被说中心事,没有立时回应,平贵人却伸手来搀扶一把,扶着她慢慢往前走,轻声道:“眼下虽有了圣旨赐婚,可人还没进门,那种小门小户能有什么家规礼教,但凡出了那么点儿差错,乌雅家的闺女不再清清白白,只怕连皇上也要顾及钮祜禄家的颜面,退了这门婚事。这话虽然难听,可臣妾实在觉得,德妃的妹子配不上娘娘家里,尽早退了这门亲事才好,想要嫁入钮祜禄家的大家闺秀,排着队给您挑呢。”

  温贵妃眉头一颤,到底是平贵人心思歹毒,竟能想到这样的事,眼下皇帝不松口退了这门婚事,她只有自己想法子,哥哥已经偏向了永和宫,这人还没进门呢他就要抛弃自己,将来还能指望他们为自己做什么?她在这宫里诚心对人却换不回真心相待,一年年熬过来有了孩子也照样被忽视,既然人人都对她冷血,就别怪她无情了。

  但贵妃尚不至于迷了心窍,要和平贵人为伍,轻轻推开她的手转而搀扶冬云,傲然道:“这些话只在我面前说罢了,说出去就是你的罪过,皇上赐婚是天大的好事,岂容得你胡乱猜测,今日我不与你计较,可换了别人,谁晓得你要不要又去宫道上跪几个时辰。”

  平贵人笑容轻飘,毫无诚意地应一声:“臣妾知道了。”

  她不再尾随,由着贵妃走远,却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得意地扬起眉毛,边上宫女凑上来问主子做什么冒险对贵妃讲这些话,万一把她惹急了,又要被欺负,平贵人哼笑:“她急我什么?如今最恨的是那一位,我只要火上浇油,然后看他们斗得两败俱伤就好。”

  可这紫禁城里,但凡活下去的,有几个心里没算计,这边两个人自以为是算计着别人,把全天下的人都当蠢货,偏偏最蠢的,指不定就是她们。温贵妃和平贵人在路上说话,多少双眼睛看着,远处的人胡乱猜测或许不作数,可近身的人听见一两句,就不一样了。

  咸福宫里,觉禅贵人可住下好些年,向来为人温柔谦和,便是贵妃身边的几个人对她,也比对自家主子多几分好感,有些事不用觉禅氏费心去打听,就能有人主动来告诉她。

  可是觉禅贵人的一举一动,也在温贵妃的监视下,想要从她眼皮底下再把消息传出去同样不容易,可温贵妃是没耐心的人,觉禅氏却天生一副好涵养,不动声色的,等到元宵节六宫欢聚的时候,就把一些话传到永和宫去了。

  且说元宵,是皇帝与德妃的定情之夜,可两人不为外人所知的在乾清宫的“不欢而散”,到底影响了彼此的关系。外人看着皇帝和德妃还是那样和睦美好,但太皇太后稍稍一眼就看得出,两人根本就和从前不一样,都戴着面具强颜欢笑,不过是在人前做出相敬如宾的模样,老人家心里担忧,苏麻喇嬷嬷便劝她:“牙齿和舌头还打架呢,主子耐心瞧瞧,都是真心在乎对方的人,早晚能有人解开这个结。”

  元宵这晚,皇帝没有和德妃多亲近,而是翻了章答应的牌子,在乾清宫度过一晚。

  眼下德妃怀着孩子不能伺候,皇贵妃又正不巧在好日子里,大好的夜晚就便宜了一个小答应,连宜妃和皇帝说句话都是硬凑上来的,众人纷纷都说到底是永和宫出来的人,德妃自己不能陪在身边,她调教出来的人,照样有本事把皇帝迷住。

  虽说大家嫉妒的是章答应,矛头还是依旧指向德妃,却都不知道,实则皇帝和德妃的关系陷入前所未有的冷战,就是李公公和环春想在中间使劲儿调和,两边都冷冰冰的油盐不进,幸好还没闹出笑话让六宫耻笑,但长此以往,早晚要被人发现。

  元宵后两日,章答应因许诺温宪公主来陪她扎绣球,这日独自来永和宫,温宪哪里有什么耐性坐定了做手工活计,没多久就嚷嚷着要去承乾宫找毓溪姐姐玩耍,章答应不敢阻拦,由着乳母把公主带走,自己便要往正殿来向德妃请辞。

  出门正见紫玉端着汤药不动,问她怎么了,说是脚下鞋子开线了不好走,她便接过汤药让紫玉去换鞋子,自己将汤药送进来。

  屋子里静静的,章答应放下汤药等人来查验后才要往里送,才站定,就听里头德妃的声音说:“果然像是平贵人说的话,她这是想挑唆贵妃和我的关系,真是费心了。”

  章答应觉得自己不该听这些话,刚想要走,里头已经听见动静,环春出来看到她,笑得有些尴尬,禀告了主子是章答应在外头,岚琪反而把她叫进来,让环春在外面看着。

  “臣妾不是故意听您说话的,娘娘恕罪。”章答应低头垂手地站着,紧张的满面通红。

  岚琪在慈宁宫行走时,常常也无意中听见太皇太后和苏麻喇嬷嬷的一些话,刚才原是自己不小心,怎么能怪人家偷听,温和地笑着:“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家能做出这种事,咱们还听不得说不得了?既然你听见了,我也顺带提醒你,这些日子你常进出乾清宫,皇上对你好了,别人就该眼红嫉妒,你在宫里要小心言行,别让人捉了把柄欺负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