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19 咽不下这口气

作者:阿琐

  平贵人被噎着,眼珠子上上下下打量章答应。(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许久不见,当日咸福宫门前的宫女已出落得美丽动人,脸上那淡定从容的神情,像极了一个人,明明一直没听说皇帝再眷顾过这个小答应,她当初想法儿折腾这样的事,就是想德妃不自在,皇帝碍着永和宫不再临幸这个章佳氏,是应该的。

  可是这个女人脸上不见半点急躁郁闷,爽朗地笑容里,好像她的日子过得很如意。而平贵人的确没亲眼看到园子外皇帝和乌雅岚瑛说话的一幕,只是自在宫道上遇见她后,就一直派手下盯着而已。她怎么觉得,若是自己兴许还会看错,那些替她盯着的人,一定不会看错,分明是这章佳氏在撒谎。

  “昨天皇上提起章答应,说她温柔可爱,看样子是平贵人你看错了,章答应和德妃的妹子身量差不多,远远瞧着看成一个人也有。”上首的皇贵妃突然开口,她身边还领着毓溪,低头问她,“昨天乌雅家的二小姐,是不是和你们一起玩来着?”

  孩子简单,不问她们细致的问题,当然就粗略地回答,昨天的确一起玩来着,她怎么能想到平贵人所说的那件事,朗朗童声应答是,底下的人又觉得孩子不会撒谎,再有章答应这么说,都觉得平贵人故意刁难德妃,要她难堪。

  岚琪心里很不舒服,不知为何她觉得平贵人一定不会胡说八道,既然是要自己难堪的,就不能说没把握的话,但现在众口一词说她看错了,自己当然也要顺着台阶下。遂一笑了之,大大方方地说没什么,之后大家取乐玩笑,便是有人在意这件事,也不会露在脸上。

  这日的宴会很圆满,除了那个小插曲外,总算宾主尽欢,客人散去宫女太监忙不迭收拾东西,环春见荣妃娘娘一个人离去,章答应没跟在身后,往屋子里探了探身子,果然见章答应立在炕前,主子正与她说话,环春便掩了门,不叫人进来打扰。

  这边岚琪听罢解释,明白皇帝的确是和自家妹子私下说了话,章答应说,皇帝和二小姐说的什么她不晓得,只是觉得不该让平贵人那样拿出来嘲弄,才一时冲动替二小姐打圆场。

  对岚琪来说,这终究是尴尬的事,她明白长此以往还要出事,她管得住岚瑛但管不住玄烨,下一回指不定又在什么地方说话,让她更生气的事,玄烨这样子也就算了,为什么妹妹也要瞒着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要紧的话,提都不提?

  “娘娘,您若没有其他事,臣妾先告退了。”章答应福了福身子,她觉得德妃的脸色很不好看,想想也知道为什么,身边出了自己这么一个宫女之前已经很尴尬,若连亲妹妹也这样,德妃娘娘该多难受。

  “杏儿。”岚琪却喊了她的名字,温和地说,“今天的事谢谢你,既然你当众说皇上夸赞你,这事儿就不能没下文,这些日子你自己准备一些,我想不必我操心什么,话传到前头去,皇上心里也明白该怎么做才好,内务府一直没有撤你的绿头牌,大概就这几天吧。”

  章答应听得愣住,突然心头一晃跪下道:“娘娘,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只是想……”

  岚琪却笑:“你早已是皇帝的女人,侍寝再正常不过。我说过,既然做了这个答应,就别再让人看笑话,你好好伺候皇上,自己的前途自己挣吧。”

  “臣妾不要什么前途,臣妾……”

  “杏儿,就当是帮帮我呢?”岚琪的笑容淡了,不设防地露出了几分忧愁,“我的妹妹会如何,我心里没有底,我需要一些时间来面对,至少这些日子,我不想再听见外头风言风语。”

  章答应抬头望着她,见岚琪神情憔悴,心里定了定,点头答应道:“臣妾明白了,臣妾会好好伺候皇上。”

  岚琪总算又露出几分笑容,让她起来走到面前,拉了手轻声说道:“可别想着是为了我,为了你自己,若是觉得皇上是值得依靠仰慕的男人,就真心实意地待在他身边,他是你的丈夫呀。”

  章答应颇为动容,重重地点了头,不久后跪安离去,屋子里只剩下岚琪一人,今日永和宫里充满了美酒佳肴的气息,寝殿里点了檀香也压不住这股味道,直叫怀着身孕的她心浮气躁。

  环春送了章答应出去,再回来见主子坐着发呆,不知要不要近身伺候,站在门口犹豫的功夫,岚琪在里头喊她了,问她岚瑛在什么地方,环春说在公主的屋子里哄公主睡觉。

  “毓溪也在?”

  “皇贵妃娘娘领回去了。”

  岚琪无力地哦了一声,脑袋里空空的不知想什么好,疲倦地躺下去,想了半天竟是说:“咱们永和宫几时才有人住进来?你说将来住进来的那一个,会是什么样的人?”

  环春不知道应什么好,显然娘娘是在担心二小姐会不会成为东西配殿的主人,可皇上真那样做,只怕和主子的情分要走到尽头了,他们往后再也不会有从前的情意绵绵,能相敬如宾就算不错了。

  而这件事,虽然章佳氏出面替乌雅家二小姐圆了场,可平贵人的话每个人都听得真切,背过德妃仍旧在议论,再者那天看到的人还不少,渐渐有更多的人证明皇帝的确是和乌雅家的二小姐说话,不消两天功夫,这事儿就在宫里传遍了。眼瞧着临近除夕,赶不及元旦新春,宫里就出了这么一件大新鲜事儿,所有人都等着看永和宫再出新人。

  这天皇贵妃带着毓溪驾临永和宫,说是送毓溪来和温宪玩耍,其实根本没必要她亲自跑一趟,果然见了岚琪的面,皇贵妃不等屏退宫女就变了脸色,环春几人才退出门,就听见皇贵妃训斥自家主子。

  “你怎么回事,弄出个小答应来还不消停,怎么把自己妹妹也送进来?你怀着孕不能伺候皇上,想法儿要笼络他的心我也管不着,可你要么就清清白白把人送去皇上身边,别弄出这些暧昧不清的事,你不要脸面,也要为四阿哥想想,你到底是他的生母,你要外头的人怎么看待他?他在书房里再怎么用功努力,好名声也要被你们姐妹毁了。”

  皇贵妃说得怒气冲冲,岚琪竟半句话也说不出,眼下事情的确暧昧不清,她没法儿给皇贵妃一个交代。两天了,岚瑛什么都没对她解释,姐妹俩同在屋檐下,却已经两天没正经碰过面说话,妹妹不开口,她自己也憋着一口气,心里头越来越烦闷,冷不丁又被皇贵妃这一顿抢白,直觉得头晕目眩伤心至极。

  外头环春听得也气坏了,这里头根本没她家主子什么事儿,正恨皇贵妃太自私,赫然瞥见二小姐站在窗下,小姑娘神情紧绷,漂亮的眼睛里更聚满了恨意,一定是因为皇贵妃欺负姐姐而愤怒,环春担心二小姐会冲进去和皇贵妃理论,刚想上前来劝劝,却见二小姐转身就往外跑,她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二小姐,您去哪儿?”

  这动静传到里头来,皇贵妃和岚琪都愣了愣,两人茫然地望着外头,不多久环春便进来禀告,尴尬地说着:“娘娘,二小姐跑出去了,不知跑去哪儿了。”

  岚琪气道:“赶紧跟上她啊,别迷路又冲撞了谁。”

  之后皇贵妃也呆不下去了,起身要走,自觉刚才的话说得太冲,可想她是为了胤禛好,又不觉得自己过分,才走出寝殿的门,瞧见永和宫的人跑回来,岚琪就跟在她身后,此刻也不好回避什么,便让那小太监在门前回话,小太监气喘吁吁尴尬地说:“二小姐、二小姐进了乾清宫了。”

  “乾清宫?”皇贵妃和岚琪异口同声,闻言皆十分惊愕。

  环春还冷静,问道:“二小姐哪儿认识什么乾清宫的路?”

  小太监伏地磕头应着:“奴才该死,是二小姐发现奴才跟着她,硬是让奴才领她去乾清宫。”

  岚琪心底一片寒凉,冷声道:“怎么去不得呢,你没做错,乾清宫又不是虎穴狼窝,她怎么就去不得?”

  皇贵妃回眸瞪着岚琪,本想发作说她什么,可见身后的人脸色越来越差,一时又不忍,吩咐环春:“照顾好你家娘娘。”便扬长而去。

  果然皇贵妃才走出永和宫的门,岚琪就支持不住了,环春几人七手八脚把她搀扶回来,六阿哥没了至今,再没见主子这般失魂落魄,想想也够寒心的,杏儿到底是个宫女,还是不明不白去了乾清宫的,可这一次亲妹妹和皇帝对上眼,什么都是主动的,把她这个姐姐撂在一边,撇得干干净净,换做谁也咽不下这口气。

  岚琪冷静下来不久,气色就缓过来了,毕竟还知道自己怀着身孕不能太伤心,半个时辰后外头说二小姐回来了,正犹豫要不要见她,岚瑛自己跑来,姐妹俩相见,岚琪脸色绷得紧紧的,妹妹则是低着头说:“姐姐,我要回家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