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16 帮我解决她

作者:阿琐

  小孩子顽皮,冬日里也能玩一身汗,身边人稍有疏忽,热乎乎的身子在冷风口一吹,里头衣裳湿漉漉的捂半天,怎能不生病。【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这晚岚琪就是觉得女儿的身子越来越烫,顺手摸一把额头惊觉她发烧了,才大半夜地折腾了太医来。

  皇帝这晚在乾清宫,没翻牌子也没往后宫来,永和宫不曾让消息传过去惊扰圣驾,可乾清宫里的人却时刻盯着德妃娘娘这儿,大清早皇帝赶着上早朝前的半刻功夫跑来永和宫看了眼女儿,知道温宪没有大碍,才放心地去听政。

  岚琪心里怪玄烨太偏心,咸福宫那边不定要怎么想这事儿,可又明白,玄烨若不喜欢何来的偏心,不让他来看一眼闺女,他这一整天都要心神不宁。

  但因为岚琪有身孕,公主很快被太后接去照顾,毓溪则留在了永和宫里,小丫头很安静乖巧,就是不想回家,唯一向岚琪提的要求,便问能不能等公主身体好了让她们再一起玩几天。岚琪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不忍心她回去又天天哭着学这学那,一时心软,答应她去跟家里说一声,让她在宫里过了腊月再回去。

  小姑娘欢天喜地,孩子的本性露出来,笑得很是灿烂,而她比温宪坐得住,陪着岚琪玩耍解闷,就是看着大人们剪窗花也能安静地待一两个时辰,岚琪剪一枚窗花就给她讲一个故事,毓溪听得津津有味。等环春她们伺候主子吃安胎药,小姑娘便像模像样地给递手巾拿糖果,小小年纪很会照顾人,绿珠笑着说:“毓溪小姐瞧着,就跟娘娘的亲闺女似的。”

  岚琪则玩笑:“你们这样说,等温宪听见了又该吃醋,那个小醋缸子比她额娘还强。”

  因为温宪公主的病不要紧,大家也没太紧张,毓溪小姐活泼可爱哄得岚琪很高兴,环春她们乐意看到主子笑,当然都更喜欢毓溪小姐。只是永和宫里这样的温馨叫旁人看不下去,皇贵妃听说毓溪一直跟着岚琪,且十分亲昵,心里就不大舒服了。

  她挑中了毓溪做儿媳妇,如今虽不曾言明,宫里宫外的人早已心里都明白,乌拉那拉家是必然要出一个皇子福晋了。虽然人人都更渴望毓庆宫太子妃的位置,可那是塔尖儿上的存在,争得头破血流都未必能有,指不定还要因此错失其他的良机,故而像皇贵妃这样主动向乌拉那拉家暗示的,他们怎能不牢牢抓紧机会。

  这日下午承乾宫就来人接毓溪小姐过去,岚琪没在意,倒是紫玉的一句话提醒了她,她没好气地说:“皇贵妃娘娘可真小气,什么都怕主子和她抢,连毓溪小姐都不放过,难道是怕将来小姐成了四阿哥的福晋,不和她这个婆婆亲吗?”

  彼时岚琪叮嘱她们不要乱说话,特别是将来做福晋这种话,心里想想还成,绝不能宣之于口。但私下静心来想,她的确是疏忽了,皇贵妃的脾气就那样,并非自己一定要让着她,尊卑有别不说,毓溪会被万里挑一的选进来,也是皇贵妃前后花费了好多心思,如今小丫头却和自己腻在一起,来日若真因此和皇贵妃疏远,反是她的罪过。

  但大人们的心思复杂,孩子要简单得多,毓溪陪着皇贵妃一样能玩得高兴,对孩子来说,既然都不是自己的亲额娘,只要开心就行了,哪儿能想到自己将来要和她们婆媳相处,再者在承乾宫能等到四阿哥,这也是让她高兴的事。

  傍晚四阿哥下学归来,看到毓溪在这里,面上淡淡的并不热情,皇贵妃让儿子和毓溪玩一会儿,人家正经地说:“额娘,我已经过了玩耍的年纪,上了书房就不能玩耍了。”

  胤禛说完这些就往自己的屋子去,毓溪跑上前几步,可是不敢追过去,眼巴巴地望着四阿哥离开,身后皇贵妃跟过来,搂着她问:“毓溪喜欢和四阿哥玩是不是?”

  毓溪撅着嘴点点头,小声说:“可是四阿哥不喜欢和毓溪玩。”

  皇贵妃笑道:“他是个书呆子,咱们不理他,回头娘娘把其他公主请来承乾宫陪你,咱们热热闹闹地玩,看他馋不馋。”

  毓溪这才甜甜地笑着:“等五公主病好了,也要和公主一起玩。”

  之后的日子,乌拉那拉家的小姐便一直住在承乾宫,几天后温宪的病好了,太后怕孩子虚弱出来疯玩一阵又病倒,下了狠心不让她出门,非要过了小年才行,那些天便有其他公主来承乾宫,或是景阳宫钟粹宫等把毓溪接过去,这些家常小事,也无人在意。

  腊月里宫中进进出出的人不少,大内关防比以往更严谨,未免麻烦,阿灵阿这次只带了老母亲入宫,母子俩两手空空什么都没带,也省得一道道门询查,是以温贵妃见了他们时,冷笑道:“你们这样子进来,人家越发要说我咸福宫落魄了,其他宫里娘家送东西进来,各宫各院都有一份,咱们往年不是也这样,今年哥哥你死了媳妇,就不惦记妹子了?”

  家里人都习惯了贵妃的脾气,这么多年过来,早听得耳朵起茧子,他们也非真的空手,几张大额的银票还是拿得出来,可温贵妃又数落他们:“这么大的数额,我怎么花?难不成银票还能撕开来用?”

  只等冬云与他们母子解释,才晓得贵妃为什么变得戾气深重,提起来了,温贵妃自然要恨,冷哼着:“我们小公主那么可怜,太医都说不成了,皇上也不见紧张。她的女儿稍有些头疼脑热,那个着急呀,合着我生的孩子,不是他们爱新觉罗的种么?”

  温贵妃年纪见长,说话也比从前来的冲,阿灵阿心里叹了叹,他本有事要与贵妃商议,此刻也不管她了,自顾自说道:“额娘年老,弟媳妇不经事,家里不能没有个做主的女人,那么大的家业要有人管着,可臣每日为朝务分身无暇,实在管不过来。若要续弦娶继室,又恐遭人诟病无情无义,发妻尸骨未寒就迎新人进门,可家里实在不能缺个家主母,想来求娘娘一个恩典。”

  温贵妃冷哼:“说白了,哥哥就是不想把当家的位置拱手让给弟弟吧。”

  阿灵阿不言语,贵妃便道:“原本是很容易的事,我跟皇上提一提,让皇上给你指婚,哥哥你正当盛年,应该再娶继室续弦,可是啊……”她凄厉地一笑,“可是我在皇上面前说不上话,哥哥不知道吗?我这个贵妃,还不如一个小贵人得意。”

  阿灵阿皱眉头,刚要开口,温贵妃示意冬云把老夫人带出去,留下她们兄妹俩,她目色幽冷,一阵阵地冒着杀意,轻声吩咐:“哥哥替我把德妃解决了,没有了她,我就能跟皇上说上话,莫说给你指婚撑起家业,你在朝廷上的事,也会更如意,我们十阿哥的前途,也会和现在大不同。”

  阿灵阿看着贵妃,冷静地问:“娘娘从前不是叮嘱臣,尽可能不要伤害德妃,您说德妃不会和您为敌,不是说对您而言,德妃也是一个依靠吗?”

  温贵妃眼神定定的,昔日种种从眼前晃过,可她真心付出的时候,谁正眼来看她了,那个人人都道贤德温柔的乌雅氏,当初正眼看她了吗?到如今,更是因为她的存在,自己一无所有,反正人人都嫉妒她,谁能想到,到底是谁要害她。

  “哥哥你不去做,也就别指望我能帮家里什么了,从前我不想帮,现在我相帮也不能帮,咱们都看着办吧。”温贵妃冲兄长一笑,起身唤冬云来,“送客。”

  阿灵阿走出咸福宫,一路心事重重地往宫外去,这一年朝廷和后宫都发生了很多事,明珠失去了长子是个沉重的打击,赫舍里家的小女儿在后宫屡屡做出丢脸的事,他家的贵妃一直虚有其名,如今小公主的生命也岌岌可危。算下来,只有皇帝外祖家顺风顺水,毫无疑问,德妃的存在,无形中支持了承乾宫的地位,皇帝爱屋及乌,又是亲表妹,这两个女人绑在一起,怎能不一手遮天。

  阿灵阿一边想着,一边从宫里出来,正好一架马车停在宫门前,车上跳下年轻的女孩子,生得漂亮可爱,车上一位稳重的妇人探出脑袋嗔怪:“进了宫要守规矩,别蹦蹦跳跳的,若敢给娘娘添麻烦,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女孩子冲母亲笑了笑,便有宫里的人来接她,几人拿了行李进宫去,妇人并没有下车,马车直接调头离宫而去,阿灵阿在旁打听了几句,才知道是皇帝下旨让德妃娘娘的妹妹进宫陪她过年。

  阿灵阿突然觉得妹妹的忧虑不无道理,德妃失去了六阿哥,重心必然在四阿哥身上了,若顺利把妹妹送去皇帝身边,姐妹俩一同笼络住皇帝,再加上皇贵妃,其他皇子阿哥,还有什么前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