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14 走到了岔口

作者:阿琐

  毓溪被带走,温宪嗲嗲地依偎到母亲身边,抓了桌上的果子,先给额娘,岚琪让她自己吃,小公主便不客气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搂了女儿,问她:“温宪抓伤了毓溪姐姐,皇祖母训话了没有?”

  温宪点点头:“皇祖母凶我了,皇祖母可凶了。”

  岚琪算是松口气,心里也觉得太后不至于溺爱孩子到了黑白不分的地步,看五阿哥在人前礼貌乖巧,怎么能到了毓溪身上,就不管不顾,想了想又问:“皇祖母一定也讲过不可以和哥哥姐姐们抢东西,你怎么要去抢毓溪的东西?昨晚恪靖姐姐又为什么说你打她?”

  “皇兄皇姐一直都是让着儿臣的。”毓溪扬着下巴,颇有几分骄傲,更哼了一声说,“是恪靖姐姐抢我的东西。”

  岚琪微微皱眉,“那毓溪姐姐呢?小被子是不是皇祖母先送给她的,怎么是抢你的东西了?”

  温宪哼哼:“可是温宪没有那个,哥哥姐姐有的温宪也要有。”她回头看母亲,见岚琪皱眉头,脸上显然是不高兴的模样,撅着嘴也皱起小眉毛,那边毓溪正回来,突然听见公主的哭声。

  温宪腻在岚琪的怀里哭着:“额娘凶,额娘不要凶我。”

  岚琪面对女儿的突然哭闹,竟有些束手无策,突然想到太后有时候会把哭闹不休的女儿送过来,是不是说明在宁寿宫里,太后也有掌控不住这丫头的时候?

  “公主你怎么哭啦?”毓溪跑来,趴在炕沿上,笑眯眯地看着哭闹的温宪,抓了桌上的板栗酥给她,“公主给你吃,不要哭啦。”

  “我才不要。”可温宪却发脾气,一手推开了毓溪,那板栗酥外层的面皮很是酥松,这一甩扔出去,细细碎碎的渣子洒了一炕,而毓溪本能地用劲儿抓住手里那块点心,经不起她这一捏,也全碎了落在炕沿上。

  小姑娘被吓到了,抿着嘴眼圈红红的也要哭,可是被公主更大的哭声吓了一跳,她惊了惊望着黏在德妃娘娘怀里撒娇的温宪,自己吸了吸鼻子,没有掉眼泪。

  岚琪已是满肚子的火,因不便在毓溪面前发脾气,等嬷嬷把毓溪领出去,才开口训斥女儿,可与胤祚从前很不一样,胤祚挨骂就会甜甜地撒娇装傻哄母亲高兴,岚琪往往骂不了几句就没脾气了,温宪则是越骂越哭,越哭越凶,吵得岚琪耳朵生疼。

  环春几人都看不下去,生怕主子动气伤了身子又或真动怒打孩子,赶紧把母女俩分开,这边又要把满是点心屑的炕头打扫干净,玉葵她们搀扶主子下来,一面给她换衣裳,一面还听见外头公主的哭声,隐约还说着:“我要皇祖母……”

  众人见岚琪脸色很差,都不敢多嘴多舌,只等这边收拾妥当了,岚琪要她们把公主再抱来时,环春才劝:“公主还没冷静呢,送过来也听不进您说什么,万一再把您惹急了,动了胎气可怎么好?”

  岚琪无奈地叹息:“这丫头怎么不知不觉的,就成了这样。”

  “金枝玉叶的公主,骄傲一些不碍事儿,咱们公主还小呢,从前端静公主她们在这个年纪,哪个不是娇滴滴的?”环春她们也不管好话坏话,先哄了主子冷静才好,一面有人去让乳母们领公主回宁寿宫,不多久外头终于安静下来,岚琪才缓过神问,“毓溪呢?”

  “毓溪小姐和公主手牵手一起走的呢,小姐很有姐姐的模样,一路上都哄着公主,公主回去的时候,已经笑呵呵了。”环春笑悠悠道,“咱们公主吃软不吃硬,您哄哄她就好了,偏偏您的脾气刚才要非您还顾着自己的身孕不敢动大气,不然小公主今天非得挨揍不可。”

  岚琪摇摇头依旧不能释怀,叹息道:“应该还是为了胤祚,从前教训胤祚我虽然也会发脾气,可比对温宪耐心很多,反而对着温宪很急躁,她着急我也着急,这母女俩碰在一起,还能好么?”

  “公主还小呢。”环春劝她。

  岚琪摇头:“你们总是说这个小那个小,大阿哥太子还小吗?可他们小时候的事就在眼门前,不就是眨眼的功夫?”

  如何教育孩子,环春几人真是没主意,只能盼着岚琪自己冷静下来消气,可谁也没想到,这件事会惊动乾清宫。

  后宫里哪个阿哥闯了祸也不见得皇帝回回都会亲自跑来过问,这天晚膳时分皇帝却去了宁寿宫,说是去给太后请安的,实则在宁寿宫里和女儿说了好一阵子的话,等陪着公主和太后用了晚膳,才转道来永和宫歇息。

  彼时岚琪因为白天害喜辛苦,晚膳也没动就睡过去了,皇帝早命令过他任何时候来都不要惊动已经睡着的岚琪,所以进门时人家安安稳稳地在床上睡着,但玄烨稍稍伸手想给他掖一掖被子,警醒的岚琪就睁开了眼睛,玄烨忙道:“睡得这么浅?朕吵着你了?”

  岚琪慵懒地看着玄烨,到底是笑出来,身子往里蹭了蹭示意他坐下,随口说着:“臣妾失礼,皇上不要介意。”

  玄烨不在乎这些,只是笑道:“你不舒服,朕就不来烦你了,一会儿就走,不然我在你身边,你夜里更睡不踏实,还要惦记着朕明日早起。”

  “不会。”岚琪勾手拽住了玄烨的胳膊,眼皮子还有些沉重,瞧着迷迷糊糊似的,嘴里只管说,“皇上歇吧,跑来跑去累不累。”

  玄烨笑道:“时辰还早呢,是你睡得迷糊了,分不清时辰。朕在宁寿宫用的晚膳,立时躺下不好。”

  岚琪听说这些,索性自己清醒了起床,要和玄烨坐着说说话,但李公公突然又送来几本加急的折子,她便给研墨伺候皇帝批折子,这样一下大半个时辰,只顾着正经事,等玄烨手里的都看完李公公拿回出去,岚琪才想起问什么时辰,要安排皇帝洗漱。

  都是惯例要做的事,永和宫里的人手脚勤快,玄烨进来时看到岚琪在书桌前收拾笔墨,笑道:“你动手做什么,一会儿手里染了墨,又要去洗手。”

  岚琪笑一笑没有回应,仔细地将玄烨用过的东西收拾好,随口说:“温宪过来时,什么东西都好奇要拿来看,怕把您的东西摔着了,臣妾平日都仔细收好的。”

  说这句话,越往后越心酸,如今只能说是为了温宪,实则是她一向有的习惯,从前怕胤祚顽皮摔了他皇阿玛的东西,这么些年,总是顺手就要给收起来的。

  但她眼中稍纵即逝的悲伤,没有逃过玄烨的眼睛,皇帝立在床前等她回来,可又见她恬静地微笑着,心知彼此都在努力变得更坚强,掠过心头的伤痛要学会适应和面对,岚琪既然不提,他也不要提起来才好。便只道:“朕教训过温宪了,女儿虽要宠,可也不能不教导,朕心里有分寸,你安心养身体。”

  岚琪有些意外,玄烨太忙碌,阿哥们的事都是硬挤出时间来管,公主们的事他从来不过问,今天却特地跑去宁寿宫和女儿说话,不用问也知道,他怕自己担忧,希望自己能释怀,能开心。心中暖暖的,也不再说什么矫情的话,只笑道:“那小丫头的臭脾气,没把皇上惹火了?”

  玄烨朗声笑:“怎么没生气,差点要揍她呢,这小丫头怎么这么拧巴?”但又满目宠溺的神情说,“但就是太可爱了,软软地往怀里一钻,朕哪儿还有什么脾气,听她叫几声皇阿玛,心都酥了。”

  两人说着话,已稳稳地躺下,外头环春领人来熄灭蜡烛,检查炉火,之后便都退下了,屋子里静静的只有他们俩,玄烨累了,身子一靠上床困倦就袭来,岚琪见他眼皮沉重,便不多说话,只记得玄烨睡着前含糊的一句:“温宪将来要嫁在京城,这样坏脾气可不成,会给你丢脸,可你放心,朕替你看着呢。”

  疲倦的男人很快就睡着,岚琪看着他安逸的睡颜,突然有哭得冲动,捂着嘴好一阵压抑后才平静。她心里曾很没道理的怨过玄烨,怨他对自己太好,好得福气溢出来,以至于牵累了孩子,可多荒唐的人才能想出这荒唐的话,岚琪为自己只是有过这样的念头都感到羞愧。

  “可是玄烨……”岚琪轻轻靠在了丈夫的胳膊上,心里默默念着,“我从来没有这么迷茫过,即便你在我身边,即便我们还有女儿,即便我肚子正孕育新的生命,可我却还是走到了岔口似的,不晓得之后该走哪条路,玄烨,我从来都没这么迷茫过。”

  夜渐深,永和宫的灯一盏一盏熄灭,除了门前值夜的人脚边的火炉偶尔发出炭木崩裂的声响,万籁俱静,谁都不愿打扰这样一个宁静的夜晚。可子时才过不久,永和宫的门突然被拍响,守门的小太监吓得赶紧应门,只听外头说:“咸福宫贵妃娘娘请皇上过去,小公主病了。”

  消息传进来,值夜的梁公公皱眉嘀咕:“怎么又是咸福宫?”

  李公公送完加急的折子便走了,为了保养身子他不再给皇帝值夜,今日轮到梁公公,前些日子的麻烦事虽没有他什么事,也连带着也叫师傅训过话,近来做事更加小心,怎么就又遇上温贵妃矫情了。

  然而这一次,温贵妃偏偏没有矫情,咸福宫里小公主一度停止了呼吸如同死了一般,即便缓过一口气,也是气若游丝孱弱得不行,赶来的太医几番诊断,甚至对贵妃说了要有所准备的话,她这才吓得不知怎么好,要去请皇帝来。送话回来的人说:“说是让娘娘等一等,皇上起了就来。”

  可是今晚咸福宫的消息根本就没传进德妃的寝殿,温贵妃守着女儿一等,就等到天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