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13 女儿怎么教?

作者:阿琐

  岚琪缓步入门,唤了毓溪的名字,小丫头转身见她,笑着离了四阿哥的书桌,乐呵呵跑过来亲昵地喊了声:“德妃娘娘。(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睡醒了没有?我们去宁寿宫,今晚有毓溪最爱吃的松仁炸奶糕,那东西凉了不好吃,咱们这会儿去热乎乎的吃才好。”岚琪牵起孩子软绵绵的手,就要领她走。

  毓溪抿了抿嘴馋得很,又扭头看已起身立在书桌旁的四阿哥,四阿哥是因为德妃娘娘来了才起身离席,不过远远地站着没靠近,似乎还是不想去。

  “四阿哥呢?”毓溪抬头望着岚琪,水汪汪的眼睛里露出几分单纯的渴望,似乎还是想和四阿哥一起去宁寿宫用膳。

  “我要背功课。”胤禛稍稍低下脑袋,慢慢说着,“明天要默书,皇阿玛也要来看,我不能出差错,德妃娘娘您带她去吧。”

  岚琪虽然不知道胤禛是因为思念胤祚才不高兴,但猜得出孩子心里有什么不自在,不肯去宁寿宫绝不是为了什么功课,可她没有勉强孩子,点头答应:“四阿哥好好背功课,一会儿承乾宫里给你准备晚膳,还要吃几口才行。”

  “德妃娘娘慢走。”四阿哥躬身施一礼,毓溪勉强地跟着岚琪走,小姑娘几步一回头,微微撅着嘴想说什么又不敢说,之后岚琪领她出了承乾宫,共坐一乘暖轿往宁寿宫走,孩子依偎在身边,岚琪不经意低头看,见她似乎不大高兴,便温柔地问,“毓溪怎么了?”

  小丫头犹豫地嗯了两声,才娇滴滴地问:“四阿哥以后还会跟毓溪玩吗?”

  岚琪笑道:“毓溪喜欢和四阿哥玩?”

  毓溪点点头:“我还喜欢和六阿哥玩,可是额娘说进宫不能提六阿哥,德妃娘娘,六阿哥也不跟毓溪玩了吗?”

  岚琪很心痛,可这就要去宁寿宫,她不能把悲伤挂在脸上,孩子那么单纯可爱,照她的话来说还不知道六阿哥已经没了,岚琪甚至不晓得她懂不懂生死,不敢贸然教给她什么,只能微笑:“怎么会呢?太后娘娘要留毓溪在宫里住几天,过几天四阿哥的功课不那么紧张了,一定会陪你玩。”

  “真的吗?”毓溪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兴奋地说,“娘娘,我在宫里不用上课,可以每天玩对不对?”

  岚琪奇怪孩子为什么这么说,一句句听下来,才晓得这孩子在家里几乎与阿哥们不相上下,除了骑射,琴棋书画样样都学,说自己好久没有玩耍,说额娘变得好凶,每天都拿着戒尺看着她。

  “额娘会打手心。”小丫头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撅着嘴说,“额娘不让毓溪玩,说毓溪再也不可以玩了。”

  “额娘是为了毓溪好,在宫里这几天好好玩耍,回家还要继续乖乖念书学琴,毓溪乖一些,额娘就不会打手心。往后德妃娘娘时不时派人接你进宫,在宫里玩额娘就不管你了,好不好?”

  岚琪耐心地哄着孩子,听她奶声奶气地抱怨好多话,心里则想,大抵觉罗氏已经被暗示了什么,才会突然对女儿严加教导,她可怜孩子的生活自此被束缚,也明白做帝王家的儿媳有多不容易。毓溪若真要嫁给胤禛,现在没有了乐趣的枯燥生活,才能让她从容面对未知的将来。

  到宁寿宫,岚琪领着孩子向太后行礼,之后则是皇贵妃一直将毓溪带在身边,女眷们都看得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有人私下里恭喜觉罗氏,觉罗氏一味地装傻不明白,敷衍着别人那些客气或不客气的恭维,毕竟孩子还小,将来怎样谁也不知道,先等他们都长大了再说。

  这边惠妃与荣妃坐得近,看到毓溪那孩子在皇贵妃身边得宠爱,连几个公主都被比下去,不禁笑道:“太子和大阿哥的福晋还没个着落,皇贵妃先把自己的儿媳妇挑好了。”

  荣妃不以为意地说:“小孩子家家的,不过多心疼喜欢些,未必有别的事。再者你也不必羡慕,大阿哥已经长大了,再过几年就有儿媳妇喊你额娘。”

  惠妃则道:“姐姐也该给三阿哥瞧瞧哪家的孩子好,儿媳妇娘家什么门楣,出身高低可大不一样,这个乌拉那拉家的女儿,不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荣妃晓得惠妃想挑唆她什么事,故意道:“不管是哪家的孩子,还是出身高低,并非你我能选择,这本来就是上头的事。太皇太后和太后若不管,自然皇贵妃看了算,又或者是皇贵妃是顺着皇上的意思,咱们只能等着喝儿媳妇茶,儿媳妇哪家来的,咱们管不着。”

  惠妃也明白这些道理,虽然一直冷眼挑选着,可她就只有看看的份儿,若是早些年,她还能去慈宁宫或宁寿宫求个恩旨,跳过皇贵妃这边也不要紧,可如今太皇太后和太后面前她都使不上劲儿了,这时候,才觉得几分后悔。但这条路已经走下来,她不继续走下去,无处可走。

  嘀咕完这些话,两人聊几句宫里的事,说起平贵人早就过了禁足的日子,却许久不见她出门,今天也没有列席,不像她往日张扬的个性,惠妃不屑地说:“到底年轻,皇贵妃那么不给她脸面,又是罚俸又是禁足,还让她在宫道上罚跪,我是她我也不想出门见人,赫舍里家的脸面都让她丢尽了。”

  荣妃刚要接话,突然听见女孩子啼哭的声音,众人找到是恪靖公主在哭,小丫头跑回宜妃身边,宜妃问她怎么了,便听孩子哭着说:“温宪打我,额娘,妹妹她打我……”

  恪靖哭个不停,宜妃只能带她离开一会儿,但是孩子的话大家都听见了,岚琪自然要过问,可刚让环春把女儿找来,小丫头就跑去太后身边,脸上气呼呼的满面傲气,太后问她什么,只是轻声应了几句,旁人也不晓得她们祖孙俩在说什么。

  宜妃再回席上,公主没跟过来,她笑着说孩子有些犯困了,让嬷嬷领回去,太后没有计较,跟没提起温宪打人的事。

  那日晚宴后,岚琪独自回永和宫,温宪一向住在宁寿宫,而毓溪也因被太后留下住在那里。孩子们打打闹闹时常有,温宪和恪靖的矛盾大人们一晚上就忘记了,却不料隔天再看到毓溪时,小丫头嫩嫩的脸蛋上多了道指甲印,从耳根子一直划到下巴,幸好伤口不深,太医看过,说悉心保养不会留疤痕,但毕竟人是别人家的孩子,少不得有些尴尬。

  昨晚恪靖说被妹妹欺负,还没什么人在意,今天毓溪被抓花了,皇贵妃怎能不生气,岚琪被喊到承乾宫,皇贵妃很直地对她说:“孩子虽然不在你身边教养,可终归是你肚子里出来的,你不能由着她这样。从前你们都说我要把四阿哥教坏,如今什么样儿?可你瞧瞧温宪,人小脾气可大了,半点不能有不顺着她的事,就因为毓溪是客人,宁寿宫的嬷嬷们对她多用心了些,这小丫头吃个醋就能上手挠人,这都是怎么惯出来的坏毛病?”

  岚琪无话可说,女儿不好的确是她的责任,她也不能用一句“养在太后那里”就推脱,一来有责怪太后不尽心教养的嫌疑,再者她也知道自己对温宪的宠爱,皇贵妃的话没错,温宪的坏毛病,就是被宠出来的。

  “公主将来都要远嫁和亲,你闺女这脾气,出去不是丢爱新觉罗的脸?”皇贵妃冷冷抛下这句话,几乎是勒令岚琪,“随便你用什么法子,好好和太后商量,温宪不能再宠了。”

  岚琪从承乾宫出来时,只觉得头上一阵晕眩,害喜的症状也突然冒出来,不说去宁寿宫问什么话,连走回永和宫都是被环春几人牢牢搀扶的,之后在炕上躺了半天才回过神,不知是否这边有消息传到宁寿宫,中午时温宪公主被送了过来。

  岚琪看到温宪和毓溪手牵手地进来,毓溪脸上虽有伤痕,可乐呵呵的没见什么不高兴,小孩子打闹总是转眼就忘,岚琪突然不晓得,该怎么责备女儿抓伤人家。

  俩孩子被抱上来,环春几人忙着张罗果子点心,岚琪提醒说孩子没洗手,嬷嬷们一个个抱去洗手,毓溪要等一下,岚琪便搂着她,轻轻吹了吹脸颊上的伤痕问:“还疼吗?”

  毓溪摇摇头:“一点也不疼。”

  岚琪很喜欢毓溪的乖巧,又问她:“温宪为什么弄伤你的?毓溪不怪她吗?”

  “额娘说对公主要有礼貌,毓溪不能怪公主。”小姑娘很认真地回答,更道,“如果我不和公主抢,让给她就好了。”

  听毓溪一点点说,才知道是昨晚太后送了一条非常漂亮的小被子给毓溪,温宪睡前跑来看见了,就吵着要盖这条被子不然不肯睡,毓溪再如何乖巧终归是个孩子,因为自己也喜欢,就舍不得让给温宪,俩丫头动手抢,温宪也不是故意打她,只是手一挥,不小心就在她脸上划了道口子。

  岚琪叹息,不知怎么处理才好,又见女儿乐呵呵跑来嚷嚷:“毓溪姐姐快去洗手。”她皱眉看着女儿,没有亲眼见她发脾气,真的想不到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