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11 来为我守陵

作者:阿琐

  “佛祖面前,皇上怎么说起哄人的话?”岚琪恬然一笑,她知道,只有这样笑着,才能和玄烨好好的,再多的委屈再多的无奈,只要她还想和玄烨过下去,还想守护这份感情,就要把这些都放下。(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如果在这段感情里,玄烨对自己付出的是真情实意,那她在其中付出的,就是宽容,更宽容。

  玄烨神情温和,眼中有愧疚,只是不再那么浓烈,想那一日他赶来慈宁宫找岚琪解释,那一股子愧疚才叫强烈,以至于岚琪甩脸走人他都没动气。反是这几天缓过精神,才略觉得几分不服。可再怎样都没底气,他在乎岚琪,虽然难免其他女人从身边走过,可若知道章佳氏是永和宫的人,绝不会碰她。

  “朕往后,再不做这样叫你伤心的事,可你也不能将来提起来呕人。为了你,皇祖母可是狠狠地骂了朕,朕亲政以后再被皇祖母这样严厉地责备,竟是为了这种事,想想都可笑。”玄烨笑着,不由自主地还是来拉了岚琪的手,“不要生气了。”

  “太皇太后责备您,那也是心疼了才着急,您想想臣妾啊,这些日子被外头的人怎么说?”岚琪要抽回手,人家紧紧抓着不放,若非在佛祖面前,怕就要把她拉入怀里搂着了,岚琪挣扎了两回没抽回来,索性放弃了,微微撅着嘴说,“可是臣妾不能生气,也不敢生气,放下来大度宽容地对待这一切,心里才觉得安宁平和,不然总担心您会反过来怪臣妾小气,担心言行不当反让您失去了耐性。其实那天才走出慈宁宫,臣妾就后悔了,怎么能甩皇帝的脸面。”

  “你该生气的。”

  “该不该的,也发过脾气了。皇上既然哄臣妾,一切都过去了。”孕中的女人很是柔美,媚眼如丝秋波阵阵,只是一笑,足以颠倒众生。但这里是佛家清净之处,怎容得他们儿女情长,玄烨起身,将她小心翼翼搀扶起来,一起再向佛祖拜了拜,便携手出来了。

  太皇太后已在寝殿歇下,原本出了佛堂岚琪就不敢再和皇帝牵手,玄烨哄她说做给皇祖母看看,是以老人家此刻瞧见他们手牵手进来,不禁笑骂道:“这会儿好了又这样没规矩,哪见过皇帝和妃子手牵手在外头晃悠的?你们啊,踏踏实实的我就高兴了,别动不动拌嘴吵架,吵架吵多了终究伤感情。”

  岚琪笑着:“臣妾哪儿有胆子和皇上吵架?”说着替换下宫女坐在太皇太后身边,给她捶背。

  太皇太后嗔怪:“还不是我把你宠坏的,近来越发厉害不懂规矩。岚琪你可要记住了,不管什么事都不能让皇帝当众难堪,就是委屈死你了,也要护着玄烨的体面,知道吗?”

  岚琪在太皇太后身后,朝玄烨做鬼脸,但旋即太皇太后就严肃地说孙儿:“当着岚琪的面我也要说你,你也三十多的人了,再往后十年,要知道保养。逢场作戏的不长久,可别为了一夜贪欢,就伤了要陪自己一辈子的人的心。自古皇帝称孤道寡,说到底也是个个儿自己作的,非要处处留情,势必处处伤人,还巴望着别人一心一意对待自己?”

  岚琪在后头幸灾乐祸,玄烨瞪了她一眼,在祖母身边坐下道:“您这话当着岚琪的面说,她一定还有下回。”

  太皇太后笑道:“你别再算计永和宫的人,怎么有下回?”说着,却把两人的手抓来交叠在一起,语重心长地说,“我已经耳聋眼花,走路都不利索了,别气我,你们真心真意地好,皇祖母才安心。这么些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难不成日子越发安稳,倒要生了嫌隙?”

  这话说得岚琪心头一酸,伏在太皇太后肩头,老人家伸手搂过她道:“早几年我就把玄烨交给你了,何况往后呢?岚琪你要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事,不论多委屈,都要一心一意对玄烨。紫禁城里上千号的人,可你只有一个,若是强扭的瓜,我也不敢这样说,就知道玄烨心里有你,而你心里更满满都是玄烨,我才敢这样托付你。”

  岚琪眼眶微微湿润,可不敢哭,太皇太后总说自己依赖岚琪的照顾,实则岚琪也早早依赖上这个老祖母,她十几岁进宫,和家人相处的时间都不见得比在慈宁宫的日子长,十年前太皇太后感慨垂暮,她还能望着老人家的黑发心里笑一笑,但如今看她白发苍苍看她行动越来越缓慢,再也抓不住时光的流逝,太皇太后这样的话,她真真是听一次少一次。

  “臣妾会一辈子站在皇上身后,不论什么事,您放心。”岚琪软软地应了一声,又恳求,“可是,咱们今天不说这些好吗?”

  太皇太后早早看淡生死,今天说这些也非要赶着嘱托什么,即便明天就离去,她也不会遗憾,只是还活着一天,就忍不住多啰嗦一天,这辈子对儿孙们的爱,都在这啰啰嗦嗦的话里了。

  玄烨亦是动容,陪着祖母说些有趣的话,太皇太后又把李公公找来,骂他年纪大了就不要硬撑着,找个好的人接手宫里的事才是,李公公笑说他还硬朗得很,至于谁将来接替他的位置,这一次的事,他已经把罪魁祸首解决了,保证往后乾清宫再不会有这样的事,更是向德妃娘娘赔罪,说是他的疏忽。

  岚琪倒是笑道:“这会儿说赔罪就没意思了。”更是当着太皇太后的面对玄烨道,“皇上若真在乎臣妾的面子,往后对章答应也多照顾些吧,自此冷落了才叫人说三道四,又该说臣妾善妒霸道。皇上凭着心意,若是还瞧得上章答应,就别委屈了人家,这些些大方臣妾还有,可若您看不上章答应,也别勉强,臣妾可不敢管乾清宫的事。”

  玄烨知道自己这个把柄算是落在岚琪手里的,不禁恨恨道:“皇祖母您听听,这话哪一句是真客气的?”

  半真半假,都是玩笑,气氛再没有凝重起来,之后玄烨和岚琪一道离了慈宁宫,但太皇太后却把李公公留下说话,严肃地叮嘱他:“没了那个,他们还会打别人的主意,保不准明天又冒出来个小李子小周子,若是有合适的人选,早早就定下,不然有人惦记着,就是祸端。”

  李公公有年纪了,虽不及太皇太后高寿,可这么多年尽心尽力伺候皇帝,身子衰老得更快,上回从瀛台回来就有些吃力,因此算是看清了自己还能有多少年,心里明白得很。

  太皇太后道:“你卸下来后,让皇帝赏你田地宅子,出宫去安度晚年,也叫人伺候伺候你。”

  李公公伏地叩首道:“奴才想好了,离了紫禁城,就去给先帝爷守陵,还望太皇太后成全。”

  太皇太后笑道:“那不如将来给我守陵,好时不时给我讲讲孩子们的事。”

  “太皇太后……”李公公老泪纵横。

  “就这么定了。”太皇太后安宁地笑道,“便是离了宫,你也要硬朗些活下去,我可要知道往后几十年的事,我们玄烨,必然是一代圣君,我要看着他把大清建立成更加鼎盛的帝国。”

  苏麻喇嬷嬷立在边上,已是眼含热泪,这会儿主子把李公公的未来定下来,那自己呢?早些年就想好,若是能伺候主子终老,到时候就跟她一起走,可现在越来越觉得,太皇太后一定会要她继续留在皇帝身边,她想走也走不得。

  这边老人家们淡然面对即将结束的生命,离了慈宁宫的玄烨和岚琪,则憧憬着往后更美好的人生,太皇太后也曾经年轻过,玄烨和岚琪也会有一日变老,这世上只有岁月,对每一个人都公平。

  走出慈宁宫后,岚琪就请皇帝自行回乾清宫,玄烨知道她的心意,没有勉强,她等圣驾离去后才慢悠悠往永和宫走,环春几人小心搀扶着,总担心她娇弱的身体。

  因心中郁结都散了,岚琪脚步轻盈悠哉悠哉,一路和身边的人说说笑笑,本是心情大好,偏偏冤家路窄,半道上听见斥骂声,走过路口就看到那边有宫女在挨打,边上气急败坏地站着小赫舍里。

  “主子,咱们别管了。”若是旁人,环春还愿意她家主子管点闲事分散心思,但见是平贵人,实在避之不及,赶紧搀扶岚琪走开,好在那平贵人也没跟上来纠缠,本以为绕开了就不会惹事上身,谁知隔两天,宫里就有莫名其妙的谣言。

  那天挨打的宫女,是平贵人身边伺候的,不知犯了什么事那天被当街责打,半夜里就想不开寻了短见,本该是平贵人的事,可传到宫里头的话,却说是平贵人那天路遇德妃娘娘,因宫女失礼冒犯,被德妃娘娘责罚,才逼得人寻死。

  死了宫女,可大可小,荣妃总要来过问一声,问到岚琪怎么回事,听说她只是路过而已,啧啧道:“这话若是平贵人自己传出来的,她想干什么?她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来挑衅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