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08 教规矩

作者:阿琐

  一句身不由己,似乎所有的事都该放下,十年前的乌雅岚琪,同样因为一句话改变了命运,那时候的她觉得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怀着感恩的心看待周遭的一切,小心翼翼地守护皇帝和自己的感情,大起大落之后,更加明白深宫生存的不易。(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可人在高位,眼中的世界果然会有变化,纵然岚琪牢牢记着嬷嬷当年的话,掩藏在身体里的私心还是会不断膨胀,她明白,十年之差,自己早不是当年的乌雅岚琪。

  这一天的雨,直到黑夜降临才停下,大雨没有阻挡流言蜚语在各宫游走,静悄悄一夜过去后,新晋章答应的传说,就在宫里散开了。

  章佳氏本是在瀛台当差的宫女,莫名其妙被德妃收为己用,想她永和宫里并不缺伺候的人,突然收留一个新宫女,且样貌出众漂亮聪明,一定不单单是要她干活那么简单。

  于是有种声音说,德妃丧子之后一心再求皇子,在瀛台霸占皇帝,如愿以偿有了身孕,眼瞧着一年光景不能侍驾,便弄来更年轻漂亮的女人想要稳住皇帝的心,甚至有说早在瀛台已送上龙榻,昨晚乾清宫的事,不过是做戏。

  甚至渐渐有人说皇帝对永和宫盛宠不衰,以往封印的日子可以数日不离,就是因为里头主子奴才一窝子人伺候着,永和宫关起门来什么yin乱的勾当都有,环春几人,也早就爬上过龙榻。

  各种传言,越说越难听,少不得是有人煽风点火制造谣言,毕竟德妃高高在上,底下没几个敢真拿永和宫开涮,但谣言就是这么传开了,如春日里狂风一吹漫天飞舞的柳絮,觉得伸手就能抓到,可风一吹它就跑,往往扑个空,此刻也根本不晓得,是那几张嘴在传说这些不堪入耳的话。

  传言各色各样,唯一不变的,每种说法都指向德妃,不管皇帝是在乾清宫里要了哪里的宫女,不管章答应到底几时上的龙榻,归结起来,是德妃媚惑主上,是德妃不择手段守着皇帝对她十年的恩宠。

  永和宫的墙和别处一般无二,透得进风听得见声,上上下下人都知道的事,岚琪怎会不察觉,三四天后宫里的人大多连门都不肯出了,岚琪看他们这样子,心里气不过,这日让环春去请太后带温宪一起到园子里逛逛,打扮齐整后,大大方方就出门。

  半道上与太后相遇,温宪蹦蹦跳跳就要额娘抱,五阿哥跟在太后身边,向德妃行了礼,岚琪许久不见五阿哥,这一眼看得,直叫她恍然以为见到了胤祚。

  两个孩子差几个月,太后曾就说他们该是最亲近的兄弟,最爱把两个奶娃娃放在一起看看哪个长得壮,可是现在,就剩下五阿哥自己了。

  太后见岚琪瞧着五阿哥定定地出神,心疼她又想起六阿哥,上来挽着手道:“要多把心思放在肚子里这个孩子身上,不然这孩子多委屈,额娘一点都不惦记他。”

  “是。”岚琪收敛心神,但也不隐瞒心里的事,对太后道,“瞧着五阿哥长个儿了,孩子这个年纪天天都在长大,就想胤祚若还在……”

  “你瞧瞧温宪,不是也每天在长大?我想胤祚他也不愿额娘,天天为他悲伤。”太后温和地劝说岚琪,与她一同往园子里去,前头温宪和五阿哥追逐着,这边娘儿俩说说话,快到园子时,却见荣妃领着章答应已经等候在那里。

  太后对岚琪道:“咱们大大方方地玩一玩,叫那些个嘴碎的睁大眼睛瞧瞧,宫里头太太平平的,哪里容得她们兴风作浪。”

  章答应上来行礼,两三天不见,礼仪规矩学得不差,又穿戴了比宫女时更鲜亮的衣裳,站在面前恬静地一笑,果然是漂亮水灵的人,难怪那一晚玄烨会对她来者不拒,哪有男人会不喜欢漂亮女人的?

  几人陪着太后进园子逛,荣妃说本想带万常在也来走走,可她临出门突然不舒服,就留下了。

  “头一胎格外小心,辛苦你忙着宫里的事,还要照顾这个。”太后笑悠悠地说着,便唤章答应到跟前,吩咐她,“景阳宫里的事多替荣妃分担些,把万常在照顾好了,平安生下皇子或公主,少不得你一份功劳。”

  章答应恭敬底福身:“臣妾谨记。”

  “章妹妹是勤快人,性子好为人又和气,万常在更是与她亲如姐妹,她们一般年纪的在一起,总是比跟着臣妾有意思。”荣妃笑悠悠夸赞章答应,见边上岚琪神情平静,也放心了。其实她们几个都是宫女来的,挤兑新人也就是否定自己的过去,在荣妃看来,章答应好好挺起腰杆在这宫里活下去,才是给她们这些出身的争口气。

  不多久太后和荣妃领着温宪和五阿哥一边儿玩,岚琪怀着孩子不好走动,章答应陪她坐在这里晒太阳,两人半天也没说话,还是岚琪突然道:“皇上大概这阵子还没缓过神,等空下来了,会想起你的,若乾清宫再翻你的牌子,要好好伺候皇上。”

  章答应脸上没了方才的笑容,神情黯然,脑袋低垂,岚琪笑她:“怎么,皇上只是几天想不起你来,你就不高兴了?可宫里头就这样,那么多娘娘在,谁也不能天天盼着和皇上在一起,时间久了,你就明白了。”

  几句话却说得章答应眼圈通红,人家哽咽道:“娘娘若能像环春姐姐那样骂奴婢一顿,奴婢心里才能舒服些,如果奴婢小心些不被人掳走,也不会有这些事,奴婢宁愿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还回永和宫伺候您。”

  岚琪摇头,苦笑道:“这样子我倒该骂你了,什么奴婢?你不再是奴才了,答应位份虽低,也是皇上身边有名有份的女人,不要自惭形秽,更何况你是我永和宫出去的,把你的头抬起来。”

  章答应却更加低下头,岚琪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笑着说:“在我这儿装可怜么?那晚你是不是也这样对着皇上了?啧啧,果然是叫人心疼的。”

  这样一句没羞没臊的玩笑话,才让章答应真的放松下来,岚琪这几天火气已经消了,想想宫里多少宫女和杏儿一样,只不过杏儿是自己身边的她才觉得膈应,那些皇帝不往后宫来的日子里,多少宫女爬上龙榻,但她们没那么好运气,杏儿能在答应的位份上,也是太后看在她的面子,想堵住六宫的嘴罢了。

  这边太后和荣妃见岚琪和章答应好好说着话,太后叹道:“到底德妃心胸宽广些,换做承乾宫里的人,恐怕早被皇贵妃乱棍打死了。”

  荣妃连连点头:“臣妾那日领章答应去承乾宫行礼,皇贵妃娘娘那嫌恶的眼神,臣妾心里看得直哆嗦,若非臣妾跟着,指不定章答应去承乾宫就有去无回了。”

  太后笑道:“我说的不错吧。”但又问起荣妃,“查出结果了吗?你没先告诉德妃吧。”

  荣妃稍稍点头,可满面犹豫,太后不耐烦道:“还不告诉我?太皇太后已经很生气,再不给老人家一个交代,你也跟着挨骂去吧。”

  “是乾清宫的赵公公指派手下的人做的,至于谁唆使的赵公公……”

  “难道是温贵妃?”太后想到咸福宫,是因为温贵妃当初给皇帝用催情药,这次章答应既然也是被药物所惑,跑不掉就是那个神叨叨的女人。

  可荣妃连连摆手:“温贵妃产后虚弱一直在安胎,臣妾想过,但去瞧过娘娘,就娘娘那么孱弱,哪能动这些心思。查了两天,看是谁与那赵公公往来密切,大概、大概就是平贵人。”

  “什么大概?”太后没好气,恨恨道,“你既然说了这个人,就必然是她了,她进宫以来可没少闹腾,这一次竟然把手伸进永和宫,索额图真是调教了好侄女,她姐姐从来就没这些本事。”

  “赫舍里皇后温柔大度母仪天下,臣妾至今都幻想娘娘若还在世该多好。”荣妃提起往事不禁感慨。

  太后道:“现在提了有什么用,你且派人看好了这个小赫舍里,有什么事来告诉我,容不得她兴风作浪。”

  且说自从太皇太后开始让太后管六宫之事,明着暗着调教儿媳妇撑起这个后宫,从一开始太后很不适应,到如今已颇有几分架势,荣妃更是得力的帮手,便是荣妃自己也暗暗庆幸押对了筹码,将来太皇太后西归瑶池,她还可以有太后这个靠山。

  在园子里逛了近一个时辰,正预备送太后回宁寿宫,留守在家里的吉芯匆匆跑来,在自家主子身边耳语几句,荣妃微微皱眉头,又转而告诉太后,太后冷然一笑:“那就去瞧瞧。”

  这边景阳宫里,万常在正小心翼翼陪着平贵人逛她的配殿,平贵人头一回来景阳宫,那么巧大家都不在,荣宪公主也和其他姐妹去翊坤宫找恪靖玩耍,宫里就留下了大着肚子正不怎么舒服的万琉哈氏。

  谁都晓得万常在能有今天,是当日代替了被温贵妃欺负的平贵人,在乾清宫得了一夜恩宠。平贵人心里一直憎恨她,平时大家都防着两人不要见面,宴会相聚也是远远地离开或紧紧跟着荣妃,偏偏今天谁也不在家里,万常在要自己接待这位骄傲跋扈的贵人。

  正如赵公公当日愿意巴结平贵人一样,她小小一个贵人能在宫里横着走,仗着的是家族势力,是东宫太子,就连景阳宫的奴才也不敢太怠慢她,还是吉芯趁机溜出来找荣妃回去,生怕闹出些什么事。

  此刻平贵人瞧见万琉哈氏这里朴素寒酸,很不屑,万琉哈氏对她低眉顺眼的,满足了她骄傲的心,倒也没怎么为难她。可就要走时,转身瞧见万琉哈氏扶着肚子做出辛苦的模样,一时恼火她在显摆自己有身孕,更恨她抢了自己的好运,总觉得若那一晚送子观音来过,这孩子本该是她的。

  平贵人扶一扶胸前金镶玉的蝙蝠形领扣,长长的护甲上也闪烁着耀眼的碎宝石,她一个贵人的打扮比几个主位娘娘都来得华丽,万常在在她面前,实在黯淡无光,只听她道:“我这就要走了。”

  万常在赶紧欠身:“贵人慢走,今日怠慢了,改日臣妾一定好好招待您。”

  平贵人却媚眼斜视,冷哼道:“景阳宫的规矩,好像和其他地方不大一样呢?”

  众人面面相觑,搀扶着万常在的宫女低声在她耳边说:“贵人是不是要您行大礼?”

  “可是……”万常在如今独自很大,身子一直也挺弱的,虽然上头没明言可以免了她行礼,但宫里的妃嫔都乐得面上和气,平日见了也都要她免礼,谁不愿在人前充个好呢,可今天平贵人却非要为难她,偏要看她挺着肚子,周周正正的行礼。

  “奴婢搀着您吧。”宫女觉得常在今天不低头,平贵人怕是不肯走,牢牢搀扶住万常在,跟着一起屈膝下去,万常在哆哆嗦嗦,她都看不到自己的脚,下盘一点力气也没有,才要蹲下去,门前有人进来道:“你挺着肚子,干什么呢?”

  众人转身看去,见荣妃扶着太后进来,后头缓缓又见章答应搀扶德妃进门,一行人站定了,万常在则刚好不上不下的时候,脚下一软就坐下去了,吓得几个宫女七手八脚来搀扶她,太后顺势故意对德妃冷冷道:“你也别站着了,带孩子们里头坐着去。”

  章答应忙搀扶德妃往里走,岚琪就没正眼看平贵人,和章答应说说笑笑就走开了,这光景倒是让平贵人看得怔住。

  荣妃在旁则笑道:“平贵人教我们万常在规矩呢?怎么太后娘娘来了半天了,你也……”

  平贵人吓得一哆嗦,赶紧向太后和荣妃行礼,太后则冲荣妃冷笑:“这几年新人进来,都疏忽教规矩了是吗?你瞧她这几下子,叫宗室里的长辈们瞧见,不知道怎么笑话我们皇上的后宫呢。”

  平贵人还有几分气性,顶嘴道:“臣妾在家时,叔父就从家族里头挑选年长的嬷嬷教导臣妾宫廷规矩,太后娘娘说的,该不是臣妾吧?”

  “就是说你呢,你两个脚怎么站的,是这双鞋子太好看了,显摆呢?”太后冷然呵斥,唤过身旁有年纪的嬷嬷道,“领平贵人去外面风凉的路口学怎么行礼,每样重复一百遍,我想她就知道宫里规矩到底多严谨,如今大家族的千金,都养得太娇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