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307 来了这里,身不由己

作者:阿琐

  环春几人心头一紧,小心翼翼搀扶主子进门,便见杏儿跪在当院,边上香月正气哼哼地挖苦她,环春冷喝:“瞎站着做什么,主子回来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香月赶紧跑过来,见环春盛怒,主子脸上又刷了浆糊似的,半句话也不敢嘀咕,可还是被环春指桑骂槐训斥:“做奴才的要守本分,一个个都像你这样没规矩,永和宫还成什么样子,给我屋檐底下站着好好反省去。”

  见香月瘪着嘴委屈,岚琪更烦,摆手说:“算了,都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别再闹出什么动静,我很不舒服。”

  众人忙拥簇岚琪回寝殿,走过杏儿身边,岚琪视而不见,一行人就这么要过去,但听杏儿哭道:“娘娘,奴婢不知道怎么回事,奴婢死也不会背叛您……”

  岚琪充耳不闻,径直回屋子里去,眼下怀着身孕又一夜不眠,莫说有不高兴的事,就是没这些事也不够她精神的。回了屋子就歪下,本想歇一觉,可心里烦根本睡不踏实,依旧是睁大着眼睛生闷气。

  院子里杏儿还跪着,只是绿珠来对她说:“你别哭哭啼啼的,主子担心你在外头迷路冻着,一夜都没睡,这会儿让她歇一歇,你要跪着没人拦你,可你别吵着主子休息。”

  九月的天尚未十分寒冷,大正午的太阳亦有几分灼人,杏儿直直地跪在那里,晒得脸上汗珠子直往下淌,可是午后天气瞬间翻脸,前一刻还是浓烈的阳光,后一刻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岚琪被雨水匝地的动静惊醒,原来那样坐着生闷气,也不知不觉因为太疲倦而睡过去了,但醒来并不解乏,头疼身子懒,又想到那些事,脸上没半点精神。

  环春送安胎药来,她吃两口就烦了,正漱口时,瞧见门前玉葵和绿珠嘀嘀咕咕说悄悄话,岚琪皱眉看了眼,环春没好气地说她们:“不过来搭把手?”

  几人都晓得环春今天吃枪药了,老老实实过来做事,倒是岚琪问她们:“在说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玉葵怯生生说:“杏儿她还跪在院子里,雨下得很大,再这样下去,奴婢们怕别闹出什么事。”

  环春叹了一声,对岚琪道:“还是让奴婢去打发她,已经闹得够难看了,再弄出什么人命,咱们永和宫几时这样丢脸过。”

  岚琪坐着没动,漱口后又靠着歇下去,听见环春出门的动静,可外头雨声太大,都不晓得她们说什么,想到杏儿平时老实本分的模样,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心里头终究咽不下这口气,转身吩咐绿珠:“打伞,让我出去。”

  两人一惊,但不敢违逆,拥簇着岚琪出来,可外头的雨一盆盆水往下倒似的,绿珠到底拦着说:“娘娘,还是让杏儿进来吧,您这样出去淋雨可怎么好。”说着转身冲入雨幕,那边环春还和杏儿僵持着,一见这边的光景,不由分说一左一右把人拖进来了。

  暴晒之后又淋雨,还硬生生足足跪了几个时辰,岚琪从没下手这样惩罚过什么人,今天这事不是她的意思,但也因她而起,地上湿透了的杏儿脸色惨白,弄得地毯都湿了一大片,看得她很不忍心,便不急着问话,吩咐环春:“先把她收拾干净。”

  杏儿再回到岚琪面前,已经换了干净衣裳被灌了两大碗姜汤,绿珠她们也坏,煮姜汤不给她多放糖,辣的杏儿脸红扑扑火烧似的,但比起刚才的惨白,倒是让岚琪安心些了,又见她站着双腿打哆嗦,知道跪得膝盖疼,叹了一声说:“坐下说话吧,永和宫里从来没有折磨宫女的规矩。”

  这样一说,杏儿反又跪下哭了。

  她昨天半夜清醒后发现自己在皇帝身边,吓得魂都没了。从前在瀛台见过几次圣驾,虽然只是远远地看,但也认得清,何况在那么富丽堂皇的寝殿里,身边睡个大男人,整个紫禁城里,除了皇帝还有谁?可她怎么也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只记得从宁寿宫出来后,后脖子被重重一击,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若是晕厥跟个死人似的,皇上怎么会碰你?”环春终于忍不住了,一股脑儿把肚子里的火气发出来,说着说着自己也觉得过分,杏儿却是低垂着脑袋照单全收,虽然她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皇帝的确临幸了她,不论如何,她都背叛了德妃。

  此时门前小宫女来,说太医院来给德妃娘娘请脉,德妃有身孕,一直都是由慈宁宫吩咐下,一日两趟地照顾她的身体,岚琪让请进来,照规矩把了脉,太医说德妃有些气血瘀滞,请娘娘好好宁心静气地调理,众人都在心内嘀咕,不约而同气呼呼地瞪着杏儿。

  岚琪瞧这光景,真真又气又好笑,忽而心中一个激灵,吩咐太医:“可否劳烦大人,给这位宫女瞧瞧?也不知道她什么不好,大人看看再说。”

  太医领命,让杏儿坐下调匀气息,然后隔了丝帕给她把脉,又让伸出舌头看苔色,说了声失礼后撑开了杏儿的眼皮子,两边眼珠子都仔细看了看,不禁皱眉头。

  环春见太医面有难色,似乎不便当众说什么话,便请太医借一步,好半天环春才回来,无奈地看了眼杏儿,到主子身边耳语了几声,岚琪听得心里突突直跳,皱眉问:“真是这样?”

  环春点点头,岚琪嘴上不说,心里则想,龙榻上到底什么模样,似乎还得问问玄烨了,想着想着又十分生气,终究意难平。

  但杏儿的冤屈算是弄明白了,她后脖子上有一块淤青,显然她说被人袭击没有骗人,而太医也证实这姑娘似乎吃了迷情之药,脉搏苔色还有眼珠子里的混沌,即便听说被大雨浇得湿透了,她体内还有不曾散去的欲火,且要吃几天清俊的药压一压,不然很容易闯祸,而闯什么祸,大家心照不宣。

  这样一来,岚琪至少不会觉得自己一番好心被人背叛利用,至少杏儿没有真正地背叛她,要去查一查到底怎么回事也不算太难,李公公这些日子不当差,昨晚乾清宫是哪几个奴才当差,抓起来一问就知道。可那样一闹,皇帝会没面子,弄得好像他惧内一般,不过是要了个宫女,难道还要看永和宫的脸色吗?

  说来说去,旁人委屈吃哑巴亏都不要紧,最最要紧的,是皇帝的颜面。

  环春恨恨道:“娘娘宽心,不必大张旗鼓地查,李公公也有法子解决那几个龌龊东西,就是不晓得谁在背后指使,还弄来这种药给杏儿吃,既然如此,必定是想让您不痛快,咱们要真不痛快,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主仆俩说这些,杏儿在边上听着,忍不住问:“奴婢、奴婢吃什么药了?”

  环春竟是笑出来,拉她到身边耳语了几句,还抱歉地说:“刚才那样骂你,我实在是气坏了,你别往心里去。”

  杏儿听得糊里糊涂的,大概晓得自己是被人下药了,可一听环春姐姐这样讲,更加觉得自己对不起主子,泪珠子往外冒,岚琪才开口说:“怎么说你也是皇上的人了,现下没有给你安排去处和名分,就先留在永和宫吧。”

  之后环春将永和宫所有人叫来,岚琪要大家对杏儿以礼相待,不要让外头笑话永和宫里没规矩,越是别人等着看笑话的时候,越要把腰杆挺直了,但正想让她们收拾配殿让杏儿住进去,内务府却来人传话,说太后娘娘的旨意,给章佳氏答应的名分,搬去景阳宫居住。

  “和荣姐姐住?”岚琪不觉得不好,就怕给荣妃添麻烦。

  可没多久荣妃亲自冒雨来,和岚琪私下里在屋子里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再出来时,便对杏儿说:“往后可就是章答应了,宫里的规矩回去慢慢教你,只是你心里要明白这一切怎么来的,德妃娘娘不和你计较,是她大度,去给娘娘磕个头,咱们就走吧。”

  岚琪哪儿要杏儿磕什么头,反而让环春拿了两件首饰送给她,不再似之前那般怨气深重,而是温和地叮嘱她:“太后娘娘给你名分,顾全皇上的颜面,更是顾全我的颜面,本来这样的事宫里再寻常不过,便是我,曾经也是布贵人身边的宫女,我恨你,难道就不想想自己吗?也许该是你的福气,皇上若再想起你,你也要好好伺候皇上,就为你大半天跪在外头晒太阳淋雨,往后的日子也好好过给别人瞧瞧。”

  杏儿已是泣不成声,那模样,就和十年前自己对着布贵人哭一样,岚琪心内五味杂陈,反安抚她不要害怕,说荣妃性子最好,去了景阳宫不会受委屈,正好万常在大着肚子,她过去还能帮忙照顾。

  不说杏儿此刻什么心境,岚琪却觉得心平气和地处理这件事,反而少了些怨气,明知道她有生气的道理,可心里总揣着几分不安,还是荣妃看得透,方才就对她说:“咱们的男人是皇帝,就注定了这些事我们都要笑着面对,只有他抛弃我们,没有我们抛弃他的道理。放眼宫里哪一个能甘心这种事?可来了这里,身不由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