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89 乌拉那拉家的小姑娘

作者:阿琐

  “四阿哥您可千万别和皇贵妃娘娘提这事儿,娘娘若告诉奴才的师傅,师傅非打断奴才的腿不可。(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小和子哭丧着脸求四阿哥,“奴才不要赏赐银子,您别累着背书就好。”

  “小和子,这话怎么说的?”岚琪问。

  小和子忙应道:“四阿哥每天太用功了,实在累着了,昨晚回去倒头就睡,皇贵妃娘娘也没让叫醒,耽误了背功课,所以……”

  “不要你多嘴多舌。”胤禛训斥小和子,凶他道,“你再胡说,我真叫人再打你一顿。”

  岚琪上前摸摸胤禛的脑袋:“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胤禛你年纪还小,读书虽重要,长身体更重要,书房里的功课不至于那么累,你是不是自己另找书本来看了?”

  胤禛没吱声儿,边上弟弟却嚷嚷他饿了,岚琪便笑:“先回去用膳,一会儿你背好了书,若时辰还早,跟皇贵妃娘娘说一声,来永和宫玩一会儿,昨儿你皇阿玛赏了胤祚西洋物件,他只会摔摔打打浪费了,我收着没叫他碰,等你来教他怎么玩。”

  “可是……”

  “那些西洋物件,书本上可没有,这个世界大着呢。”岚琪温柔地笑着,拢着儿子的肩膀,“咱们走吧,早些回去用膳,陪皇贵妃娘娘说说话,我听青莲讲,承乾宫里出个状元郎了,如今宫女太监走路说话都轻手轻脚,就怕吵着四阿哥念书。”

  胤禛憨憨地一笑,心情似乎好些了,之后一路回去,岚琪没让胤祚跟过去,带着吵吵闹闹的他回永和宫等着,小家伙胡乱吃了几口饭就老在门前晃悠等他哥哥来,坐在门槛上不让动,终于夜幕降临时门前有灯笼进来,说是四阿哥到了。

  “四哥来啦。”胤祚兴奋地跑出去,他好些天没跟哥哥玩耍过,现在的日子是越来越闷,盼星星盼月亮地把哥哥盼来,撒开腿就往门前跑,谁晓得半路在地上摔个大马趴,就听见他嘹亮的哭声在院子里散开。

  岚琪本在里头将玄烨赏赐的东西拿出来,听见儿子哭了,赶紧出来瞧瞧,却见胤禛把胤祚从地上拉起来,拍拍衣衫上的尘土,给他揉揉膝盖胳膊,心疼地说着:“你看你跑什么,摔疼了吧?”又教训他,“别哭了,男孩子不能老哭。”

  岚琪看得心里软乎乎,不多久两个小家伙到跟前,胤禛礼貌地行了礼,岚琪问他晚膳用得可好,背书是不是背好了,他说都背给额娘听两遍了,这才过来玩的,胤祚等不及额娘跟哥哥说那么多话,她反而被儿子轰走让歇着去。

  岚琪让乳母们看好了便让他们兄弟俩玩耍,自己回屋子里去继续准备胤祚端午节穿的吉服,环春帮着在边上打下手,闲话着说起来:“从前娘娘狠心说再不管四阿哥的事,奴婢一直以为将来就是看到您和四阿哥形同陌路,真没想到现在这样,兄弟俩能玩得那么好,四阿哥即便知道了您是亲额娘,也没改变什么。”

  岚琪感慨:“我也不曾想是这个光景,要说功劳,都该是皇贵妃娘娘的。以前我们都不开心,是皇贵妃处处提防着我,明着暗着让我难堪,后来彼此说明白了,她不再防备我,让孩子顺其自然地长大,才有了今天吧。”

  环春随心就说:“奴婢想啊,不知哪一天,能听四阿哥喊您一声额娘,四阿哥将来有了福晋,小福晋会不会对您也很尊敬,越是期待将来的日子,越是怕实现不了这些事,反而不想阿哥们长大了。”

  岚琪却毫不强求,淡淡地笑着:“看着他们健康安好,是我最大的愿望,何况胤禛心里知道我是额娘,并不讨厌我,我已经很满足。你说起他将来的福晋,若是在这事情上让她难以抉择,只会给孩子们添麻烦,他们在宫外好好过着小日子就成了,我还有胤祚呢,不怕没儿媳妇孝敬。”

  环春笑嘻嘻说:“是了是了,奴婢是私心,想着将来老了您赏赐奴婢去阿哥们的府里养老,奴婢可不得看看那边好相处么?”

  岚琪笑骂她:“你可真敢说啊,平时教训香月她们倒一本正经,在我面前总没个正行。”更自信地笑,“我还年轻呢,说不定还会有儿子,你放心,我多的是儿媳妇给你挑。”

  环春笑得合不拢嘴,说主子才是最敢说的,不过她家主子去年为了陪驾南巡一直小心翼翼提防着不要有喜,但今年已经定了不去盛京,若是皇上出门前能有幸得送子娘娘眷顾,正好那几个月在家里养身子。

  “哪能那么巧的,顺其自然,想多了反而难有,我也不着急,温宪还很小呢。”岚琪手里做着针线活,不知不觉一件衣衫缝制好了,竟是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岚琪才想起兄弟俩在屋子里玩耍,天色晚了不能不把四阿哥送回去,可是赶过来看时,胤禛和胤祚已经互相依偎着睡着了。

  跟着四阿哥的乳母已经主动跑回承乾宫去想问问能不能留四阿哥在这里睡,那么巧皇帝今晚到承乾宫,青莲就做主让四阿哥留在这里,乳母此刻见德妃娘娘来了,便把这话说了。

  “环春你还是再去问一下,娘娘若安寝了便罢,不然娘娘亲自点头才好,也别给青莲添麻烦。”岚琪很谨慎,让环春和乳母再跑一趟,自己则轻手轻脚将东西收好。

  两个小家伙合着衣裳就倒头在炕上睡了,宫女嬷嬷们都不敢动,说是六阿哥先睡着的,四阿哥本是躺下看他会儿,看着看着也睡过去了。

  “四阿哥是累了。”承乾宫的人不在跟前,岚琪才说心疼的话,“皇贵妃娘娘太小心,孩子读书要紧,身体更要紧啊。”

  再等环春回来,果然得了皇贵妃亲口答应,岚琪这才亲手把两个小家伙抱到床上去,胤祚睡得小猪似的,怎么动他都不醒,一身衣服脱掉了翻个身就继续睡着了。而胤禛倒是警醒,但醒来迷迷糊糊,岚琪温柔地哄他:“额娘让你在这儿睡了,明天德娘娘一早来叫你起床,不耽误你去书房。”

  胤禛迷迷糊糊的,被岚琪哄了几句又睡着了,她看了会儿确定儿子们都睡踏实了才回去。可心里惦记着明早要催胤禛起床上书房,竟是一晚上没睡踏实,隔天一清早就过来,到底是小孩子,早晨很难起,岚琪亲手给还睡眼惺忪的孩子穿戴整齐,环春早早准备好了早膳,吃了几口他才清醒些,猛然想起昨晚背的书有些生了,正好去书房的时辰还有一刻钟,岚琪这边最不缺的就是书本,帮着他又温习了几遍,待得到了时辰,小家伙才高高兴兴地走了。

  岚琪立在宫门前看儿子离去,才对环春说:“昨天我还怪皇贵妃让四阿哥太辛苦,这下才知道她有多辛苦,能每天料理这些事,已是极大的耐心了。”又笑着说,“快了快了,等胤祚上了书房,咱们天天都要这么忙,就那小家伙,指不定每天早晨光喊他起床,我都要发脾气骂他几次才成的。”

  环春笑道:“这是您的福气,别人想还不成呢。”

  说起福气,四月底时,景阳宫的万常在有了喜脉,翻翻记档的日子,正是那天温贵妃不让平贵人侍寝,皇帝当夜召了万琉哈氏去乾清宫才有的喜。万琉哈氏入宫也有些时日了,皇帝对她恩宠有限不亲不疏,这一次真真是福气好,不过一夜恩宠,就得了身孕,荣妃与众姐妹说起时也笑:“怪不得她近来总觉得不舒服,我都没想能有这么好的事,我这景阳宫风水也不错吧。”

  而眼下宜妃即将临盆,温贵妃已有几个月身孕,再添一个万常在,子嗣兴旺喜上加喜,太皇太后很是高兴,更是合了皇贵妃的心意,让端午节好好热闹一下,荣妃这边才敢松手大把大把地花费银子布置,宫里喜气洋洋地都等着过节。

  但五月初四一清早,宜妃有了分娩迹象,但她近几个月身子总犯懒,一直卧床养胎,故而宫里的事也极少露面,便比不得她生九阿哥时精神,整整折腾了一天,直到傍晚才生下一个小皇子。据说宜妃因此身体受损,恐怕将来难以再有孕,自然这只是宫人们私底下传的话,便是真的,上头也不会大张旗鼓地说出来。

  但皇帝又添一子,是极高兴的事,而宜妃一跃成为妃嫔之中子嗣最多的人,五阿哥、九阿哥、十一阿哥,她一个人生下三个皇子,对皇家子嗣而言,功不可没。太皇太后、太后和皇帝都纷纷下了赏赐,加之六月皇帝又要去盛京,郭洛罗家就是替朝廷守着那边的,翊坤宫一时风头无二。

  但坐月子的女人不能出门凑热闹,隔天端阳节,宜妃只是一个人在翊坤宫养身体,这天王公大臣家有诰命的女眷们都受邀入宫,内廷中送往迎来很是热闹,一些年幼的贵族千金和公子也随母亲入宫游玩,皇贵妃娘娘的侄子舜安颜已有六岁,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很得姑姑喜爱。

  今日皇帝特许书房放半天假,这会儿阿哥们还在书房没回来,女眷们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皇贵妃哄着侄子说:“你可要好好念书将来有出息,姑姑回头就请皇上指婚,许配一个公主给你可好?”

  小孩子不懂事,只管笑呵呵地说好,众人也是一笑了之,都知道皇贵妃这句话不过是玩笑,公主们将来的婚事,可不是她能说了算的,谁也没把这件事当真,即便之后公主们过来了,和宗室家的孩子们玩在一起,也没人会去想这里头的事,大清的公主大多远嫁和亲,若是照皇贵妃那样说,倒是天大的福气了。

  午后日头浓浓的,过了端午天就更热了,书房里散了学,四阿哥带着小和子和几个太监往承乾宫回,天热之后大阿哥三阿哥他们都坐肩舆走,胤禛却说他骑马双腿没力,要好好锻炼才行,来回上下书房都是自己走,如今天热了也不例外。

  一路往承乾宫来,半道上见德妃娘娘从边上的路拐过来,胤禛礼貌地上前行礼,却看到德妃手里牵着一个和胤祚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粉团可爱的小姑娘怯生生地看了看四阿哥,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这是费扬古大人家的小姐,她一个人走迷路了,正好遇见我。”岚琪笑悠悠说着,边上小丫头抬头望了望德妃娘娘,又看了看四阿哥,她似乎还不懂要行礼的事,抿着嘴也不说话。

  胤禛便与德妃同行,说起胤祚已经等得很不耐烦,等下要和哥哥一起登船,胤禛笑道:“他天天都念叨这个,一会儿问问他千字文背出来没有,不然就不跟他一起玩。”

  岚琪笑道:“他这几天可用功了,一会儿若是真背不出,你也带他玩,不然可要伤心坏了。”

  “我也会背千字文呢。”边上的小姑娘突然说话了,脆生生的童音很是甜腻,大概是听德妃和四阿哥说话那么温和就不由自主插进来,但一见两人都看着她,又害羞了,红扑扑的脸蛋上甜甜一笑,便有可爱玲珑的一对小酒窝。

  “毓溪真聪明,你已经会背千字文了?”德妃唤这小姑娘的名字,刚刚遇见迷路的她,问她是谁叫什么是哪家的孩子都能说得清楚,小小年纪很聪明,又生得漂亮可爱,岚琪瞧着很喜欢。

  此时前头有人过来,远远就听见一声“毓溪”,众人循声望,小姑娘看清了是自己额娘,松开岚琪的手喊着“额娘”就跑过去,等岚琪和胤禛再走近了,那边妇人便屈膝行礼,正是费扬古的夫人觉罗氏。

  “妾身参见德妃娘娘,见过四阿哥。”觉罗氏恭恭敬敬地行礼,摁着她的女儿也一起跪在地上,小丫头却娇滴滴地跟额娘说,“是德妃娘娘找到毓溪的。”

  觉罗氏尴尬地向岚琪告罪,说她没能看好孩子,岚琪当然不在意。她从慈宁宫出来,半路遇见这个小丫头站在墙角边哭,问清楚是谁家的孩子,便派身边宫女去找,自己先领她回永和宫,正好胤祚闲得发慌,能有个玩伴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